森田心理疗法实践(2)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矫治方法 > 森田疗法

森田疗法

森田心理疗法实践(2)

发布时间:2010-05-30
点击量:

1、对人恐怖
这是一种强迫观念,患病率较高。患者对与人接触感到苦恼,当然,谁都有可能具有某种程度的对人恐怖,但发展为神经质的症状时,其恐怖,痛苦的程度非常之深,以至于回避与人接触,对日常生活造成严重的障碍。对人恐怖又可细分为多种,其中最常见的是赤面恐怖。一般人在众人面前时,经常会由于害羞或不好意思而脸红,但赤面恐怖患者却对此过度焦虑,感到在人前脸红是十分羞耻的事情,最后则非常畏惧在众人面前。患者一直努力掩饰自己的赤面,尽量不被人觉察,并因此而十分苦恼。患者惧怕到人面前,在乘电车时,总感到自己处在众人注视之下,终于连电车也不能乘。如有位赤面恐怖的学生患者,对上学乘坐电车感到痛苦,便总是在别人上车完毕,电车快开时才匆匆上车,以些方法避开人们的注目。因为坐下会在别人正面相对,但干脆站在车门口来隐藏自己的赤面。又如一们学生患者,因赤面恐怖不能乘电车,只好坐出租汽车或干脆步行。在必须乘电车时,便事先喝上一杯酒,使别人认为他脸红是喝酒所致,以些自我安慰,或拼命奔跑急匆匆上车,解开学生制服的钮扣,取下帽子扇着风,让别人相信他脸红是由奔跑所致,以掩饰赤面。另一患赤面恐怖的医生,为了掩饰赤面,便配带红色领带,还有人为了缩小赤面的面积,而留起了胡须。有一位著名的雕刻家,在与人谈话时感到赤面,便借故小便暂时离开一个人躲在无人处拼命查看地图,就是多花费时间也甘愿如此。

上述症状在正常人看来似乎很可笑,但对患者来说却象落入地狱般痛苦不堪。他们觉得不治好赤面恐怖症状,一切为人处世等都无从谈起。我曾收治过一名患者,这位患者在听到别人说他气色很好时,也感到是在指责他的赤面,因而感到非常痛苦。患者把被别人发现自己的赤面当作最痛苦的事情,便厌烦一切与人交往的活动,事事采取回避退让的态度。

在对人恐怖中还有视线恐怖。患者主诉与别人见面时不能正视对方,自已的视线与对方视线相遇就感到非常难堪,以至于眼睛不知看哪儿才好。患者一味注意视线的事情,并急于强迫自已稳定下来,但往往事与愿违,终于不能集中精力与对方交谈,谈话前言不搭后语,而且往往失去常态。

有的视线恐怖者与许多人同在一个房间时,他并不注意自已对面的人,而是十分注意旁边其他人的视线,或认为自己的视线朝向旁边的人而使其感到不快。结果患者的精力无法集中于对面的人。有个学生在上课时,总是注意坐在自己旁边的同学,或总感到旁边的同学在注意自己,结果影响了上课。

表情恐怖也是对人恐怖的一种。患者总担心自已的面部表情会引起别人的反感,或被人看不起,对些慌恐不安。表情恐怖多与眼神有关。患者认为自己的眼神令其他人生畏。或认为自己的眼神毫无光彩等。我曾收治过去一位表情恐怖患者,他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眼睛过大,黑眼球突出,这样子被人瞧不起,又认为自己的表情经常是一副生气的样子,肯定会给别人带来不快,他冥思苦想,竟然想到用橡皮膏贴住眼角,认为这样就会使眼睛变小,但眼睛承受极大的拉力,非常痛苦,也很难持久。最后,患者下决心做手术,当然没有一个眼科医生会给他做这样的手术。还有一位患者。他认为自己总是眼泪汪汪,样子肯定很丑,竟找到我商量是否要切除泪腺。另有一位公务员,他认为自己说话时嘴唇歪斜,给人带来不快,竟因此而考虑辞职。有的患者则认为自己笑时是一副哭丧相,有的患者认为自己眉毛、鼻子长得像病态的样子等。有个女学生在和别人开玩笑时,听别人说自己的脸长得像一副假面具,从些她对自己面孔倍加注意,不知如何是好,最后甚至不愿见人了。

此外,有的患者在异性或许多人面前便感到极大的压迫感,不知所措,连话也说不出来,有的患者总是注意自己旁边的人,甚至在看电影或听课时,也因此对电影或讲课的内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总之,对人恐怖的病例举不胜举,这类患者有一共同点就是认为别人注意到自己的赤面或表情,这些症状正是自己的弱点,已被人看破,因此非常痛苦,无法解脱。有趣的是,即使患者最密切的朋友,往往也很难发现患者的苦衷。而与患者初次见面的人或电车上的乘客,就更不可能发现患者的症状了。但是,患者却对自己的症状深信不疑,这就是典型的神经质症患者。一般说来,患者十分固执,很难听信别人对其症状的解释说明。

2、疾病恐怖
疾病恐怖也是神经质症中患病率较高的一种,可以说与对人恐怖相差无几。疾病恐怖患者,一般自认为所患的疾病有结核、精神病、麻风、癌、性病、胃肠病,急性传染病,高血压、心脏病等。当然,一般人都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十分注意,但神经质症患者的一大特点是他并不注意全身的健康状况,而只坚信自己生了某一种疾病,杯弓蛇影,朝思暮想,不得安宁。患者医生给予治疗,做了X线拍片,心电图,血、尿化验等,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还是放心不下。患者顽固的认为自己患了某种疾病,坚决要求接受治疗。还有的患者已知道自己现在没有患病,却坚信将来一定会得这种病,因此对其日常生活造成极大的负担。如有位学生,听说高中入学考试要检查身体,同时也要检查生殖器,便极其害怕患上性病,甚至对使用公共厕所也感到非常可怕。即使在自己家里用便时,也要事先极其认真地把手洗干净。这个学生上学途中经过一所性病医院,每次路过那里便害怕得要命,最后只得绕道走。另有位梅毒病恐怖患者,读了各种医学书,坚信自己患有梅毒病,反复几次做了血液检查,结果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患者还是不放心,听说脑脊液检查最准确,又忍受痛苦做了检查,结果仍是正常。尽管这样,患者仍对自己患有梅毒病坚信不疑。麻风病恐怖患者人数也比较多。患者发现自己的皮肤稍有异常,便害怕自己患了麻风病,继而感到皮肤的某些部位推动了感觉,眉毛和脸色也不正常。患者听说麻风病由鼻涕传染,之后一看到别人擤鼻涕,就恐惧万分。

疾病恐怖中最多的是高血压恐怖,这类症状多来至不注意患者心理状态的医生的警告。如果患者的血压稍微有些高,医生就警告其注意预防半身不遂,从此,患者便担心随时都可能得脑溢血,终于不敢一个人出门了。我收治过一位患者,这样患者以前因心神不定,情绪焦躁,请别的医生诊治,结果查出有轻微动脉硬化,并当即告诉他必须注意预防脑注溢血。从此,这位患者患了卒中恐怖,连走路也轻步轻挪,自然,正常地工作更是完全不可能了。患者到我处进行住院治疗,没用一片药,三个星期从早到晚地进行体力劳动,连他本人也感受到惊奇。我把这类由于粗心医生的警告而引起的症状称为医源性神经质症。另外,还有大量的感冒恐怖患者,他们每天都测量体温,一发现接近37度,就立刻停止工作,有的人害怕感冒,一年四季都戴着口罩,有的人一和别人接触,就立即把手指一个一个地洗干净。有的患者本来没有任何胃肠病,但患者本人却坚信自己患有胃溃疡,数年间,一直接受严格的食物疗法。但到我院治疗,从入院之日起,一直给与普通的饮食,没有任何不适,这连患者本人也感到不可议。
(心脏病恐怖参照第12项)

3、失眠症
失眠症也非常普遍。我所指的是由于神经症引起的失眠,至于因某种内科疾病引起的失眠,则另当别论,我认为神经性失眠,多数为抑郁症和神经质症(请参照抑郁症项)。失眠由于个人情况不同症状变相当复杂。有的入睡困难,有的人易醒,还有的人早醒后,再难重新入睡,也有人表现为整个睡眠都自浅睡或多梦状态等。其中以难入睡者最多。

他们一直害怕失眠,一上床便处在失眠恐怖状态,简直把夜晚当成无法战胜的恶魔。患者往往煞费苦心地设法保持睡眠,如服用安眠药,睡前做体育锻炼、洗澡等,或用热水洗脚,认为头部血流量下降,也有的患者使用,特殊的枕头,为了安神而进行腹式深呼吸或数数等。再者,患者把一切可能妨碍睡眠的东西全部统统取缔。如有的患者,听说钟表的声音会妨碍睡眠,就干脆把钟表停住,有的患者一定要住在装有隔音设备听不到广播的房间里。还有的患者听到下雨的声音就会妨碍睡眠,经常半夜起来在雨水滴落的地方,铺上草垫子等消音的东西。患者都极端害怕?失眠,他们自己认定一睡不好觉,第二天就会疲劳,精神不振、无法工作,睡眠成了患者最关心的头等到大事,因而 患者就更加惧怕失眠。关于这类失眠的本质将另在十二章详加叙述。

4、头痛、头重、头脑不清
这类患者一般主诉有头重感受,头上像戴着某种盖子,脑子像一盆浆糊,混浊不清。患者不能有条理地考虑问题,与别人谈话时,也很难准确地理解对方的意思。也有的患者伴有头痛,这种头痛并非激烈的难忍的疼痛,而是整个头部的钝痛。这类症状多与天气时间有关,有的发生在阴霾深沉的天气,有的在阳光普照的白昼特别严重,有的多在早上发病,也有的在阳光普照的白昼特别严重,有的多在早上发病,也有的多在黄昏发病等,情况不一。有的患者在学习时,感到思路不清,便认为这种状态是不可能学好的。结果,精力无法集中于书本。严重影响了学习效果,而且担心学习会便头脑更加混浊。患者情绪低落,精神沮丧,解决这一问题自然成了患者最强烈的愿望。为些,他们也绞尽了脑汁,开始接受药物治疗,在头上作冷敷等。听说头脑不清的行治疗。当然,这些努力终究毫无结果。这里必须指出,这类患者在看自已非常入迷的小说、电影,或观看精彩的体育比赛时,便全然忘了自已头重,头痛的事,与正常人完全一样,但过后又依然故。
5、胃肠神经症
这类症状一般都由内科珍治,但真正的胃肠神经症却是神经质疗法最易治疗的病症。关于这种病症,古闲博士曾在森田教授的指导下,做过详细地调查报告。患者主要症状有肠胃功能低下,摄入的食物长时间留在胃里引起胃部不适胃疼等现象,还有的患者出现呕吐感、腹泻、便秘、腹胀等症状,甚至有将吃下的食物重新回到口中做反刍的怪癖。有的患者被诊断为胃下垂,长期接受食物疗法及药物疗法,结果丝毫不网见好转。由X线片可看出,这类患者中,只有极少数人确有轻微的胃下垂现象,但大多数人胃部无异常。既使在有胃下垂的少数病人中,患者身体的胃下垂与心理的神经症也没有直接的联系。我用神经质疗法彻底治好了患者的神经质症,但患者的胃下垂并未解决,实际上患者已基本正常了。
我曾收治过一位患者。他被诊断为胃下垂,连续两年接受食物疗法及药物疗法,结果患者身体非常消瘦。到我院后,立即改用普通饮食,停止食物及药物疗法,只使用神经质疗法。50天内,患者体重增加了11公斤,胃下垂的症状也完全消失。这类患者大多长期对自己的肠胃过度注意,对饮食神经过敏,由于心理作用影响了食欲,使消化液分泌减少,胃肠蠕动也发生了变化,引起了真正的消化不良。这种症状采用神经质疗法当然见效,而采用食物疗法和药物疗法之所以收效甚微,就因为其未触及真正的病因。


6、性功能神经症
性机能因人而异,有的性欲强烈,有的则比较弱,这与食欲的强弱道理相同,但从个人的身体况状和精神因素对性欲的影响来分析,性欲比食欲更容易发生变化。因此,许多人会偶然地出现梦遗、早汇、勃起不全、快感减退等现象,这些现象对一般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奇怪,也算不上是病。但神经质症患者往往劣等感极强,而且有强烈的完善欲,他不认为这是暂时的,而立即坚信自己已患了病,接着便认为自己已不在是真正的男子,因此而痛苦异常。患者越注意自己的性功能,就使其性功能愈加不正常,致使患者本人更加痛苦。因此,患者试图注射激素来调整性机能,但这种纯由心理因素引起的症状是不可能用激素治愈的。已故庆应大学教授北川正醇博士,曾就些类症状不能使用激素而应使用心理疗法的问题做过证明,这一点必须告诫一般的医生,对所谓性神经衰弱,不能使用激素疗法。北川博士的调查中有这样一例。患者为52岁男子,主诉性欲减退,勃起不全,在一年半内,连续注射一百多次性激素,但效果只达到暗示作用的程度,暗示作用只是暂时的,没有解决任何本质性问题。患者便四处奔走求医,仍未治愈。这一类患者除主诉有性功能异常之外,还时常伴有疲劳症、头重、记忆力减退、对人恐怖等各种神经质症状。可以认为,这些症状均与性神经衰弱有关。另外,还有部分患者认定这种性神经衰弱是由手淫引起的,这种症状可称作手淫恐怖。患者都有手淫史,以后在通俗医学书籍或报纸广上看到了手淫的危害,便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认定自己已经因手淫患了性神经衰弱。当然,经常有手淫行为会产生疲劳感,但正常人自己会自然地对这种行为加以节制,即人能保持自然的调节,一般说来,由手淫引起的心身衰弱可不视为病态。神经质症患者的手淫次数并不多于正常人,即使青年患者也很少超过每周两次,这种频度不会引起过重的疲劳,可见神经质症患者的症状是其心理因素在起作用了。

生殖器短小恐怖也是我们常见到的症状之一。患者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生殖器过短或过小,又进一步认为自己的一切缺陷都由些而来,自已陷入极端的痛苦之中,但是,我们检查了患者的生殖器,绝大多数并无任何异常。可以说,阴茎的大小因人而异,略有差异,短小恐怖症患者的生殖器并不特别短小,即使有稍微的短小的现象也在生理的正常范围之内,不应视为病态。但是,神经质症患者把注意力集中于此,确信不疑,自己根本不能从这种观念中解脱出来。这类患者也同样使用性激素,根据报上登的广告,使用了各种治疗器具等。但如果患者的神经质症得不到医治,则用其他任何方法也不可能治好其生殖器短小恐怖的症状。如我收治了一位患者,因患者生殖器短小恐怖,十几年不能到公共浴室洗澡,虽经过各种治疗但毫无效果。我运用神经质症疗法对其治疗,很快便使患才消除了症状,最后也可以到公共浴室洗澡了。

与泌尿系统有关的有尿意频数。患者刚刚排完尿,只一会儿便又想排尿。患者的注意力过多地集中在排尿上,终日心不在焉,影响了正常的生活。当然,这种症状必须首先排除膀胱等泌尿器官发生病变的可能,但有的患者膀胱并无异常,却一天也要小便几十次,每次尿量甚少,这就是典型的把注意力过度地集中到排尿上而引起的神经质症状。还有一类患者,在车站等处的公共厕所与许多人一起小便时,便很难顺利地排尿,这是由于他急于离开公共厕所,而引起括约肌紧张,不能松弛造成的,这也是一种由心理因素引起的神经质症状,这类患者经过短时间的神经质治疗即可痊愈。

7、疲劳亢进
患者从事工作,在很短时间内就感受到疲劳,使工作难以持续。这类患者坚信自己的疲劳是一种病态,甚至在开始工作之前,就已经预感到马上会疲劳,所以,身体稍有不适,就感受到疲惫不堪,患者也因此大大降低了工作效率,或干脆根本无法工作。疲劳亢进患者到我院接受治疗,在我们的指导下,彻底克服心理障碍,完全可以从早到晚不停地从事正常工作。使患者理解了自己并非真正的神经衰弱,从而得到了医治,使自己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我们有大量的治愈的病例,但也有特殊情况。如果患者本人不能在我们的指导下坚持工作,就不能得到克服心理障碍的自信心,也就很难得到彻底的治疗。

8、杂念恐怖
杂念恐怖患者以在校学生居多。患者要读书,却在头脑中出现了各种杂念, 对读书造成严重的干扰。患者努力排队杂念,统一精神,但愈是如此,结果却愈适得其反,患者更是焦虑不安,坐卧不宁
,使正常的学习无法进行。有的患者主诉在学习数学时,头脑中总是出现语文的内容,不得已只要先学语文。但拿起语文书之后又想起化学,结果化学的内容又干扰了学语文,最后忙忙乱乱,什么也没有学好。有位学生给我来信谈到,他在复习准备考试时,复习学数学,突然想起一个英文单词不会拼,只好暂时停下数学去查英文典,查完词典想继续复习数学,又想起历史课中一次世界大战的年代忘记了,又去查书弄清,结果什么也没有复习好。
除学生患者外,还有大量的患者诉说自己注意力不集中,思维混乱,理解不良等各种症状,使工作,学习无法进行。

9、不完善恐怖
不完善恐怖患者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即对自已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感受不完善,对这些事情的正确与否感受到怀疑,缺乏自信心。如患者写了一封信,将它装入信封封好后,总觉得没写对方的名字,只好拆形开信封存检查,待重新封好后,又觉得写错了日期。甚至在发信时,对信是否确实投进邮筒也不放心,三番五次地用手检查,最后觉得信封确实已投进了邮筒,突然又想起可能没贴邮票,心里又不安起来。有的患者对自己确实已做过的事情也感到怀疑。如一位患者刚洗完澡不久,便再三问别人,自已是不是真的已洗过澡了。就连浴盆上的盖子是否盖好也必须认真检查才放心。我教的一位学生,寒冬季节,他在隔壁房间装了一个煤气炉,便对煤矿气炉倍加注意起来。夜里躺下后总是不放心,竟然不顾寒冷每夜起来四、五次检查煤气阀门是否关紧,即使这样,仍然不能安心睡眠日常事务工作时,感到非常痛苦,使工作效率大大降低。还有的患者,锁门时必须反得检查几次,对自已写的文件反复阅读几遍也不能放心交稿等。

10、不洁恐怖
这类症状往往与梅毒恐怖,传染病恐怖等同时发生。患者直接用手接触某物体后,立刻感受到沾上了脏东西,也可能性沾染了病菌并因此忧心忡忡,甚至不敢扶电车上的扶手,
对来访的客人用过的坐垫,也要拿到阳光下消毒。如果患者直接用手接触了某物,必须立刻用洒精或来苏等对手进行消毒。患者一天要洗几十次手,每到冬天,手便干燥皴裂。患者上厕所时要尽量把衣服脱掉之后才去,大便一次竟然要用十几张卫生纸。有的患者对自己使用餐具一定要进行严格的煮沸消毒,有的患者洗一双袜子竟然要花费几个小时。这样,患者终日生活在不洁恐怖之中,工作根本无法进行。

11、卒倒恐怖
患者由于某种偶然的因素而感到头晕,或听说自己的血压稍有过高,就担心会出现脑溢血而突然跌倒,患者因此恐惧万分,想到突然跌倒十分危险,结果根本不敢单人外出了。

12、心悸亢进恐怖(心脏神经症)或焦虑性神经症
这种症状患病率较高。症状发作时,患者脉搏加快、心悸有濒死感,害怕得要命,家人也惊恐万状,立即请来医生有的病人,只要见到医生,病立即就好了。也有的病人要求打针,医生给注射樟脑或生理盐水也行,不管注射什么药,都立即见效。实际上,对这类心悸亢进恐怖患者,完全可不做任何处理,也不必惊慌,将病人放置不动,患者症状很快就会消失。患者对心脏麻痹极端恐惧,有人竟连续几年一步也不敢外出。我在治疗此症时,曾带领患者一起外出跪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使患者本人也感受到不可思议。关于本症的发病机制,我将在后章作详细说明,简言之,是由于某种精神因素。患者确信自己的心脏有病变,某些医生也认为些症为心脏病的一种,称其为阵发性心动过速。因此,有人使用各种强心剂治疗此症,但都不能根除。这仍是神经质症的症状,用神经质疗法完全可以治愈。但如果症状带有歇斯底里的性质则另当别论。与心悸亢进恐怖症状相同的还有焦虑发作、呼吸停止恐怖发作等,这些症状可统称作发作性神经症,或焦虑神经症。这类患者中的确有一少部分人的心脏瓣膜出现病变,但亦不可排除其神经质症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所以,我们应首先治疗其神经质症,这样,即使患者的心脏瓣膜病变依然存在,也完全可以将其脉搏增快的发作次数减至最少,使其程度减至最轻。这类神经症焦虑很强烈,我们称其为焦虑性神经症,又因为症状只在发作时才出现,又可称其为发作性神经症。症状发作时。除不安外,还伴有颈、肩部酸痛,手脚发冷、有气上冲感,手脚颤抖等到症状。多数患者对单独外出感受到焦虑不安,特别对乘电车和公共汽车感到害怕。

13、口吃恐怖
口吃恐怖也可归类于对人恐怖的一种。患者独自朗读时,没有什么异常,但到别人面前时,谈话就难以顺利进行,或开始发音障碍或才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患者对些忧心仲仲,因不能顺利地与人交谈而感受到自已是个残缺的人,终于因此而非常苦恼。我曾收治过一位患者,他在接受治疗之前,在别人面前几乎一句话也不能说,但接受治疗之后竟判若两人。当时他正逢入学考试,开始还担心在主考老师面说不好话,但考试时竟能极自然地对答如流,以良好的成绩通过了考试。

14、不祥恐怖
患者对各种事情都特别注意其吉凶,因此对其正常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如以数字为例,有的患者认为"四"不吉利而"三"最好,结果,做任何事情都一定避开四次、第四、四度等,更甚者,连这个数字的倍数也讨厌起来,如有人特别讨厌十三,竟连每月的十三号这一天什么事也不能做了。?般人中间也时有发生,但这种人只是相信迷信而已,他们对此并感不到任何痛苦。当然这种相信迷信的人不能算作神经质症患者。真正的神经质症患者是注意迷信的吉凶,同时又对相信迷信这一事情本身感受到苦恼。我曾收治过一例患者,他在洗澡之前用手试洗澡水的温度时,一定要用右手试三次,再用左手试三次才能放心入浴。他在上下楼梯时,步子一定要落在单数上,稍有不同,一定重新再走。他做一件未做过的事情之前,一定要数着手指数到一个喜欢的数字,否则宁可不做。患者相信万事有源,这当然十分不方便,患者自身却又无法从这种桎梏中解脱出来,因而痛苦不堪,前来接受治疗。这种迷信不祥但又对此感到痛苦的表现就是神经质的症状。如果迷信吉凶而本人并不感受到痛苦,这只不过是单纯的迷信者,这完全是另外一种人,这种人也有积极进取的精神,当然不会接受什么治疗,也决不会成为神经质疗法的治疗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