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田心理疗法实践(4)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矫治方法 > 森田疗法

森田疗法

森田心理疗法实践(4)

发布时间:2010-05-30
点击量:

 

十二、慢性神经性失眠症的本质与治疗
失眠的原因和状态各种各样,有的是伴随兴奋而出现的精神障碍,也有的是由于抑郁症,这类患者多主诉有失眠症状。这都是真正的失眠,如果把引起失眠的原发病治好,失眠也就自然好转了。对于这类病,这里从略。

我要在这里论述的是神经质症常见的慢性神经性失眠症。这种失眠症主诉最多的是入睡瞧,另外也有睡眠过浅、易醒、多梦、醒后再难入睡等,其中还有的患者主诉快到天亮时才入睡,却一直到中午时分才醒来。这类失眠症患者多伴有心身疲劳感、头重感、反应迟钝感、注意散乱、记忆力衰退、倦怠感、精力减退等症状。患者自己主观武断地认为这些症状都是由于失眠而引起的,于是更加害怕失眠,进一步甚至害怕夜晚,每到夜晚睡眠时,就如临大敌一般。

但是,这类失眠症患者的绝大多数,并没有特别的衰弱现象,他们多少年来,一直在从事正常的工作。森田正马先生曾对此饱有疑问,这个疑问就是神经性失眠症是否真的象患者诉述的那样确实存在失眠。森田对这类患者住院后的情况做了认真的观察,终于弄清了神经性失眠症的本质。这类失眠并非真正的失眠,只不过是患者的失眠恐怖罢了。这是一个极其大胆的见解,它的意义不限于失眠症,同时,也揭示了其他许多神经质症状都有带有明显的主观性的问题。

如前文所述,不能胜任工作、疲劳感、记忆力衰退等,这些症状都有是由患者自己主观臆造出来的。实验结果表明,患者的理功能几乎都在正常的范围之内,所以,推测失眠也很可能带有这种性质。

在森田的指导下,慈惠医大的堀田繁树为了弄清神经性失眠症是否真的失眠这一问题。对患者的睡眠状态做了直接的观察和实验。他采用的方法是在主诉有失眠的患者睡下之后,每隔三十分钟,呼唤一次患者的名字,如果呼唤一次患者没有回答,便继续呼唤,直至患者能回答为止。这样就可以从开始呼唤到患者回答之间,呼唤的次数上,测定出患者睡眠的深度。如果呼唤一次,患者能立即回答,就证明患者处在清醒或极浅睡的状态。如果连续呼唤五次,患者才能勉力回答时,证明患者已处在相当深的睡眠状态。这种方法非常简单,但测试者要从晚上十点一直守候到翌日清晨七点,所以非常疲劳。堀田实验的病例中,只有一例是几乎彻夜不眠,另有一例在测试的第一天夜里出现失眠,但第二天夜里却睡得非常好。除此之外,另外被测试的十几例患者,都得到了几乎与正常人毫无差异的睡眠曲线,由此可以证明,患者已得到了充足的睡眠。堀田的实验方法似乎过于简陋,但近来,我们利用脑电图,对患者的睡眠状态进一步做了科学的、客观的测定。利用睡眠时脑电图的大脑波形,分别测出了似睡非睡、浅睡、深睡、最深睡等到各种睡眠状态。慈惠医大的远滕四郎对失眠症患者和正常人在一夜中的大脑波形做了比较。结果弄清了患者中只有少数人入睡不好,其他患者的睡眠变化几乎与正常人无异。

堀田和远滕都得到了相同的实验结果,但患者本人并不这样认为,他们早上醒来,诉说的自已昨夜的睡眠量总比实际测定的睡眠量少的多。尽管我们使用脑电图已得到患者深睡的睡眠曲线,但患者还是说自己睡眠太浅。无论我们怎么解释,对方总是不相信。在患者中,确实有因失眠恐怖而入睡困难的人,但他们最后还是睡着了,他们仅仅是因为害怕失眠,脑子里总纠绕着一种失眠的观念而已。这种观念只在清醒时才能起作用,但在睡着时却根本不能起作用了。患者在睡不着时感到非常痛苦,也就感到这段时间特别长,但在睡着之后,患者处在无意识状态,因此就感到只有短暂的一瞬,这样,患者就感到整个就寝时间似乎都没有睡着。失眠症患者中,还有总认为自己多梦、浅睡的人,正常人也经常做梦,但他们一般并不留意于此,早上醒来也就忘记了。但也有的人对梦的内容特别感兴趣,甚至梦醒之后,立刻把梦的内容记录下来。由此可以知道,人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做梦。对梦特别注意的人,会自然地把注意力强烈地集中到做梦上,也就会记住梦的内容,所以,他就会感到自己做梦特别多。神经质症患者主诉失眠、多梦,这也和其他症状一样。由于自身的不安,已经带上了主观的色彩,他们主诉多少年来一直睡不着觉,同时却又毫不衰弱地一直从事着正常的工作。这确实是自相矛盾。

患失眠症的人都想尽可能地多睡觉,有人的就寝时间竟在十小时以上。我们正常人的睡眠,如果有四、五个小时的直正熟睡时间就已足够了,所以,其他时间都处在清醒、似睡非睡、浅睡的状态,患者正是对这段时间感到特别长。

又由于长时间的躺在床上,便会多次从睡眠中醒来,所以他就觉得整夜没有睡好。有的患者快天亮时才好不容易睡着,却能一直睡到下午,这实际上已经是一种恶性循环了。
这种失眠症应如何处置呢?

首先,我们应理解患者的心情,他们为了尽快入睡而焦急万分,但越是焦急便越难入睡,患者为了睡眠而做出的种种努力却收到了完全相反的效果,必须让患者明确这一点。人的睡眠有一个自然的过程,人应该服从于这个自然的过程而不要强迫自己赶快入睡。总之应该采取能睡多少就睡多少的态度。人只要没有特别的病理性兴奋(如出现某种精神障碍),就会由于睡眠的本能,保证每天睡足六、七个小时。当然,由于个体差异,有人需要较长的睡眠时间,也有人只需要四五小时就足够了睡眠时间不能一概而论,但只要做到服从自然,他就会睡足所需要的睡眠时间。

总之,我们如果不去考虑睡着睡不着的问题,就会较快地顺利入睡。我在当学生时,曾长时间地因失眠而痛苦,有时已过了半夜但仍无睡意,我甚至不想再睡觉了,出现了一种"反正睡不着,就由它去吧"的心理。结果,这时却开始睡着了。我有很强的求知欲最近,我晚上上床之后,总喜欢看些古典书籍、通俗的科普书(如天文学、人类学、地理学、生物学、历史学)。这些书非常有意思,但却不至于使我出现特别兴奋,因此,往往看着书就感到了睡意。我只是在不想睡觉的时候,才读那此书,所以,我不会因为失眠而痛苦。但读小说过于吸引人,会越读越想读,所以,读小说是不太合适的。

失眠症的患者不管能否睡着,每天都应保证七八个小时的卧床时间,而且要按时起床,即不管睡着睡不着,都要按时起床,就象正常人那样进行正常的工作和娱乐。对患者进行住院治疗时,让患者都这样做,并不给予催眠药或镇静剂,但患者却可在不知不觉中感觉不到失眠了。如果有意地延长就寝时间,就会相反地打乱正常的睡眠曲线。。神经性失眠症的治疗,应该与治疗其他症状一样,让患者对症状采取顺应自然的态度,坚持正常的生活,适应外界事物的变化,认真的工作。患者如能着重于培养这样的生活态度,就会慢慢的克服失眠的问题。

人只有在清醒的时候,才会有各种各样的担心事,所以人们都希望有一种无忧无虑的状态,人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感觉不到任何的忧虑和痛苦,所以,人们也想尽可能地多睡觉,甚至想得到超过生理需要的睡眠。这是一种"一睡万事休"的逃避态度。人们有了这种心理,就很容易为睡不着觉而痛苦。让患者觉悟到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抑郁症也有失眠的症状出现,但这种失眠与神经症的失眠完全不同,前者一般为真正的失眠,如果不加处理,会使患者的睡眠时间明显减少,所以,必须使用药物治疗。这样处理,会加快抑郁症失眠的治疗。由以上看出,两种失眠的治疗方法极不相同,因此,出现失眠时,必须根据专科医生的诊断,接受正确的治疗。
就神经性失眠症的治疗而言,医生一般认为心理疗法太麻烦而不愿使用,往往轻率地使
 


?用药物疗法,结果,失眠永远也不能根治,甚至有许多患者出现了药物中毒。

十二、慢性神经性失眠症的本质与治疗
十三、神经质的住院治疗
我们已经理解了衰弱、强迫观念、恐怖症等是如何产生的问题,如果按照已讲过的要领认真去做,就应该达到治疗的目的。但是,如果患者处在被困扰的神经质症状态,要真正地理解这些是非常不容易的。有时患者自认为理解了,这种理解也只限于对文字的表面意义上的理解。患者要按照治疗的要点真正付诸于行动就更加困难,甚至可以说患者只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住院疗法就是为这种患者创造一种崭新的环境,使患者能主动进取,得到新的生活体验。
住完疗法是治疗神经质症的最佳方法。
住院疗法是我的恩师,已故森田正马博士创立的,这种疗法并非简单的机械的疗法,所以目前尚未能以大规模普及,但到现在为止,已经治愈了几千例患者,可以说已经取得了十分可喜的成绩。
这种方法是为了切断患者的精神交互作用,使患者养成外向型的生活态度,最终目的是使患者获得对生活体验的自信。医生并非使用高压的强制性手段,而是指导患者自发地去体验。因此,医生并不对患者进行"应该外向,应该积极"之类的说教,甚至不直接触动患者的主诉,只是在患者诉说有不安或痛苦时,告诉患者应顺应自然,老老实实的接受自己的不安和痛苦,或根据具体情况,参照患者所记的日记,,适当地对患者进行指导。除此之外,都等待患者自发性的萌动,而且,这种自发性活动是让患者遵照一定的生活规定,而很容易地实现。
住院生活的规定
这种生活规定叙述如下:
第一期:绝对卧床期。这一期间一般为四天到一周。在此时间内,禁止患者会客、读书、谈话、抽烟等,什么安慰也不进行,除吃饭和大小便外,保证绝对卧床。患者可在些期间内,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或陷入更加痛苦的状态,但患者必须忍受这一切痛苦,烦闷,一切听之,不能采取任何措施,只能默默地忍受这一切痛苦和烦恼。患者住院之后,情绪上可得到暂时的安定,但随着终日卧床,各种想法象云雾一样涌现,会对这种疗法的治疗效果产生怀疑,有时出现极端的苦恼甚至难以忍耐,渴望起床。但是,如果让患者继续坚持卧床,逐渐地会出现安静的倾向。患者可以尽可能地去想自已的一切。在这之后,患者会出现一种无聊的感觉,总想立刻起床去做点什么。这就是无聊期。由此进入第二期。
轻微工作期。由此进入第二期。
禁止外出、看书等,夜里的卧床时间规定为七八个小时,白天可到室外,做些轻微的劳动。患者晚上开始记日记。从第三天开始,逐渐放宽工作量的限制,让患者从事各种体力劳动。患者在第二期的开始,会有一种从第一期的无聊中解放出来的暂的愉快情绪,但几天之后,患者会感到似乎被愚弄,甚至想停止治疗,离开医院。其中确实有人对治疗失去了信心,但这些人都是意志薄弱者。第二期的时间是3天到一周。
第三期:普通工作期。患者可逐渐开始读书。在这期间,暂不过问患者不太愉快的情绪,只让患者努力去工作,以体验完成工作后的喜悦,培养忍耐力。患者会自然出现外向型的态度。工作主要有疏通水沟、播种或割草等农活及炊事、手工操作、木工活等,另外,也做体育活动,集体游戏,绘画、欣赏音乐等。读书主要选择历史、传记、科普读物等。时间为3天至1周。
第四期;生活训练期。1至2周。必要时可允许患者外出,进行复杂的实际生活。此期为出院准备期。
图中形象地描绘出患者在各个期间的心理状态。当然,并非任何一个患者都能如此,由于患者个人情况不一,进程也不尽相同,但这只是治疗周期的长短问题。有的只需要3周即可治愈,有的则需要60--70天。平均为40--50天。
我曾对36例患者做了调查,从中选出10例,以反就他们住院期间的心理变化。以下内容均根据患者自己的日记整理而成。文字上做了一定的压缩。其中也有效果不太明显者,也选在这里供作参考。
第一例:23岁,发病时16岁
1、主要症状;性的烦恼(手淫)、对人恐怖,读书恐怖、视力减退、头痛、失眠、多汗症。
2发病诱因:手淫。患者在海边度过暑假之后,学习成绩稍微有所下降,受到老师的批评。
3、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状态
患者上初中五年级时,学习成绩不太好,患者想赶上去,也想给老师争脸,便一心扑到学习上。患者出现了赤面恐怖,最初是想拣没人走的路走,因为这不可能做到,就不再用此方法。患者想到将来有作为的人,是决不会怕人的,便鼓励自己,终于能勉强出门了。上高中时,每隔二至三个月出现一次赤面恐怖。刚上高二时,患者想克服自己的胆怯而积极地采取措施,两年内,患者一直坚持打撖榄球。开始时效果尚好,但以后却又恶化了。
上大学一年级时,神经质症的倾向越来越明显。患者虽坚持上课,但回家后却无学习。患者自称转换情绪,开始沉溺于看电影、喝茶、饮洒等。从二月到九月,患者有时自暴自弃,有时试着饮用补洒,注射增强身体的药物等等。患者一直认为在家里不能学习,从九月份到次年二月份搬到外面居住,从三月份开始阅读宗教书籍,曾一度去拜访真宗的僧人,但感到没朋超脱的可能,因此也就放弃了。此后不久即住院。
4、住院卧床时的心理
第一天,患者因心理上的冲突感到非常痛苦,但从第三天开始,认识到妄念是自然产生,是无论如何无法阻止的。到第五天,患者已逐渐认识即使现在起床,也不会有卧床前的想法了。
5、起床后的心理
第一天做除草的工作,患者自己竟不知干些什么,只觉得没有意思,随着第二、三天的继续工作,开始对工作产生了兴趣,但并未真正体验到工作的意义。患者对分配工作的人的说话方式感到不满,但又没有办法,只好勉强从命。患者自己很难主动找工作干,只是工作起来却非常认真,也许由于这一点,患者把分配的工作都完成了。患者只是一味盲目地听从医生的指导,心里总想着"只有如此,只有如此",工作都是在这种心情影响下完成的。
6、住院第40天的心理。因患者于第十七天出院,所以天出院,所以无从知晓。
7、相信住院一定能治好吗?相信。
8、住院后,从第几天感到病情好转?第十天。
9、住院后,从第几天开始有了想出院的念头?第12天左右。
10、转归:彻底治愈。
第二例:19岁,16岁时发病
1、主要症状:头痛。
2、发病诱因:患者上初中三年级时,校长去世。患者因此十分惊恐,其后,便出现了症状。
3、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态态:按摩、注射、祈褥、电疗等,患者几乎使用了所有的疗法。
4、住院臣床期的心理。前两天,患者因十分劳累,晚上睡得很好,也就感觉不到有什么苦恼。第三、四天,患者越来越强烈地感到了痛苦,甚至不想住院了。这时,患者出现"任其苦恼吧"、"我就这样一直躺下去!"的不管不顾的想法,之后,却并不感到多么痛苦了。
5、起床后的心理。最初三、四天,患者老老实实地按照医生的吩咐做各种工作,但愿周至10天时,感到这样做是被人遇弄。患者虽出现这种想法,但还是坚持继续工作。这期间,患者又感到自己的病是无论如何也治不好了,这实际上已接近症状发展的极点。从那以后,患者不再有意避开痛苦,虽然还感到头痛,但已经能够带着头痛的症状读书了,对此,患者当然非常高兴。
6、住院第40天时的心理。患者已经能够带着痛苦和不安,正常地从事自己的工作,所以,患者情绪也已经非常正常了。
7相信住院能治愈吗?相信。
8、从住院第几天起,感到病情好转?第三十天左右。
9、住院期间,从第几天起有了出院的想法?第十天左右。
10转归:治愈。
第三例。37岁,14岁时发病
1、主要症状:失眠症、神经性腹泻,死亡恐怖。
2、发病诱因:在治疗肺炎时又出现肠炎。
3、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状态:患者首先试用改变环境的方法,对饮食极其注意,也曾读过宗教书籍,为能得到某种信仰而过分焦虑。
4、住院卧床期的心理:患者对使用森田疗法能否治好症状感到怀疑,反复考虑,有些医生认为自己的症状已无法医治,自己也总觉得神经症最快也要三、四年,甚至十几年才可能治好,用森田疗法真能治好吗?但患者又想到,自已的朋友就是用这种疗法治好了神经症,即使说朋友的治愈事出偶然,但总归是治好了。患者想到这些,又事情到心情安静了,不管臬,先听医生的再说吧。
5、起床后的心理:患者起床后,主要做打扫卫生,收拾花草。喂养小鸟的工作。患者在做这些事情时心里想,难道这就是森田疗法吗?对这种疗法能否治好自己的症状更加怀疑起来。他在起床第二、三天的日记中写道:"我要能对树叶落到地上一类的小事也感兴趣该多好啊!"医生也在他写的话旁边写道"如果坚持治疗,就一定对落叶也感趣"。
患者认为森田疗法可能有一种治疗神经症的绝招,他想努力得到这种绝招,但是,医生却总是对治疗只字不提,有时,医生偶尔谈到症状,却又突然把话题转到如何高效率地处理事务性工作上了。患者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只记着医生曾说过不管怎样40天即可治愈的话。医生还说过,50天后,不管有无器质性病变,如果能从事医院里安排的工作,就可以认为已具备了从事过去做的银行工作的条件。患者于第七十天出院,临行时,医生曾说:"你回到银行,一定要工作,否则,难以彻底治好。"患者牢牢记着医生的话,虽然感到痛苦,但仍然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这是一好转的病例。
6、住院之后,相信能治好吗?半信半疑。
7、住院后,从第几天感到病情好转?大约在第六十天。
8、从第几天开始考虑出院?患者认为如果这里治不好,再到其他任何地方也不会有好效果,所以,基本没有出现想出院的念头。
9、转归:好转。
第四例:25岁,22岁时发病
1、主要症状:梅毒及淋病细菌恐怖
2、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状态:患者固执地认为自己体内存在着梅毒、淋病及其他性病细菌,将来肯定会有一个悲惨的结局。患者每想到这些,便终日坐立不安,继而四方求医。他翻阅医学书籍,如果发现某种检查方法还没做,就一定再去请别的医生做这种检查。现在,患者只有骨髓尚未检查,他因此仍十分担心。
3。住院卧床期的心理:患者刚住院时,象久旱的禾苗遇到 雨霖,充满希望。但到第二天,患者想到最好把未做完的检查全部都做完,曾一度离开医院。虽然在医生的劝说下,患者又返回医院,但从此便产生了怀疑。这时,患者的疑心并未对其心理造成过大的影响,但到后来,患者一味注意怀疑的事,又坐立不安起来,甚至想到要死。但是,患者想到将来还有许多应该做的事情,又想到了父母,最后下了决心不管多么痛苦,也要坚持把病治好。
4、起床后的心理:起床第一天疑云更浓,患者自己把这些都详细地记到日记里。连续二、三天情绪没有变化,从第十天开始,患者才略有所悟,开始认识到光考虑自己的痛苦是不聪明的,也就是说,患者已初步体验到顺应自然的道理。
但又过了几天,患者对"顺应自然"也怀疑起来,他把这些也记入了日记。又过四、五天,患者认为领悟了顺应自然的本意,从那以后,患者的治疗转入正规。
5、住院之后相信能治愈吗?相信一定能治好。
6、住院第几天感到病情有所好转?大约一个月左右。
7、什么时候出现中途出院的想法?没有下决心出院。
8、住院40天左右的心理?感到已经醒悟。
9、转归:治愈。
第五例:20岁,发病时19岁
1、主要症状:不洁恐怖。
2、发病诱因:在学校时与朋友出现纠纷。
3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状态:患者一直努力忘掉那件事,因此,他经常唱歌,听唱片,看电影,和许多人一起狂欢,总之,患者利用这些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4、住院卧床期的心理:第一天,主要是在昏睡中度过的。第二、三天,患者感到非常寂寞,很想回家。第三、四天,患者对自己的症状非常苦恼。此后,患者又决心医好症状,使家人高兴,并因此使情绪稳定下来,脑子里一直想着治愈后的情景。
5、起床后的心理:患者起床后,只从事一般的劳动,这使患者感到失望,不知究竟能否治愈,心中又不安起来。患者以这种心理状态度过几天之后,自己感到情绪逐渐变好,也能够理解医生所说的话及其在自己日记上做的评语,也不再急于从痛苦中逃脱出来了。有时想到要逃避?苦,但能做到带着这种想法坚持政党的生活,患者已经明白,只要顺应自然,就一定能最终克服症状。
6、相信住院能治愈吗?有某种程度的依赖心理,但不安仍占主要地位。
7、何时感到病情好转?从第二周开始。
8、何时出现中途出院的想法?刚住院时,患者总想回家,第几天,几乎下了出院的决心,甚至给父亲打了电话。
9、住院40天的心理:已充满对森田疗法的信任心
10、转归:治愈。
第六例:30岁,8年前发病
1、主要症状:胃下垂(食欲不振、有胃部存食感)。
2发病诱因:暴饮暴食、喜吃零食、消化不充分、失眠、肺炎、性生活过度。
3、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状态:1、使用食欲增进剂及镇静剂,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变好:2为了增加营养,大量摄入鱼和蔬菜等:3、为了保证睡眠和提高食欲,坚持每日散步两次,也做些轻微的体力劳动。
4、住院卧床期的心理:第一天,由于一直卧床,食欲大减,使患者大伤脑筋。第二天,感到十分大厌倦。第三天出现失眠又担心睡眠不足。第四天,感到更加无聊,担心以后的三天,自己能否坚持得住。第五天,也感到无聊,又想到这样做会使身心得到休息,竟感觉不到无聊了,第六天,想做点什么事情。
5、起床后的心理:尽管有一定的不安,但缍开始了工作。第十天左右,患者对自己的身体健康充满了自信,但仍有轻微的不安。从第20天开始,情绪逐渐稳定,工作得很起劲。第30天因脚气病,情绪略有低落,工作也稍有松懈。
6、相信住院能治好症状吗?因症状十分严重没想到能够治愈。
7、何时感到病情有所好转?第十天。
8、何时出现中途出院的想法?从第十二天起想中途出院。
9、住院第40天时的心理?情绪已基本稳定,从早到晚一直忙于工作,但也想在心理方面进行进一步的锻炼。患者已明白,知识+工作=才能。
10、转归:治愈。
第七例:38岁(女),37岁发病
1、主要症状:死亡恐怖、失眠恐怖
2、发病诱因:去年三月、婆婆生病期间,患者感到压力很大,开始出现失眠。五月份,患者做了肋骨骨髓炎手术。
手术后,一直持续高烧,因此,又找名医检查,结果查出肺门及肺脏等均出现病变。患者对此十分害怕,总认为自己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又雪上加霜,后果不堪设想。患者终日焦虑,悲观至极,终于导致严重失眠。
3、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状态:住院前,天天担心会突然死去,为了生存而绞尽脑汁,但总感到没有治好。最后,患者来到东京,住在亲戚家里,想暂时忘掉疾病的痛苦。在这期间,患者听说有森田疗法,便想到就是治不好死亡恐怖,也可以治好失眠症,因此来到了医院。
4、住院卧床期的心理:在卧床期间,患者天天在不安中度过,失眠、腹痛、盗汗,连食欲也没有了。患者想照此下去,岂不更加衰弱,但又想到如果就此回家,以后还是要遭受症状的折磨,索性坚持下去,这样,患者被一种自我矛盾的心理所束缚,连自己也下不了决心。在卧床期,患者向医生诉说自己的痛苦,但没有得到任何安慰。医生只说:"请不要考虑,如想消除症状,就得保持不安的状态"。既然如此,患者也只好认定,反正没有办法,生死听天由命吧。
5、起床后的心情:第一天,患者为起床而感到高兴,觉得精神、身体却非常轻松。患者来到厨房,看到许多待涮洗的物件,想自已是无论如何也做不了这样的工作的。但从第一周,患者就可以胜任炊事工作了,只是感到十分疲劳,心理上仍有一定程度的不安。起床第、五天,崛田医生为患者做了失眠检查,结果睡眠非常正常。患者以前一直认为自己睡不好觉,现在弄清了自己真正的睡眠情况,多少有些安心在做第二次失眠检查时,患者的睡眠深度比第一次还要好,患者知道后,当然十分高兴。
6、住院时,相信能治愈吗?怎么也不相信能够治愈。
7、住院期间有无中途出院的想法?觉得似乎每天都想出院。
8、住院第40天时的心理:住院四十天时,患者开始读书、外出等,能够外出,就感到整个世界充满了光明,竟每天外出二、三次。有时遇到下雨,也毫无顾虑的外出。患者自己感到与刚住院时相比判若两人,因而非常感激。
9、转归:治愈。
第八例:22岁,16岁时发病
1、主要症状:赤面恐怖、读书恐怖、白发恐怖。
2、发病诱因:患者一次乘电车时,遇到一们高年级的同学正坐在自己面前,患者当时未来得及与他打招呼,只好就装作不认识的样子,但患者总觉得对方在注意自己,断而开始出现赤面。
3、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状态:患者自己的心理急剧地发生了变化,竟私自练习如何在人前保持沉着的表情,如何做出毫无拘束的样子。患者又考虑用改变身体状况的办法来改变自己的心理,因此,他热心尝试做冷水浴、体操、练习其他体育项目等,也坚持静坐法。患者也读些有关英雄传奇之类的书籍,想以此振作自己的精神。
4、住院卧床期的心理:患者想用这种疗法解救自己,所以非常安心。但同时又怀疑这种疗法到底能否治好自己的症状。从第三天开始,患者感到非常无聊,竟不再考虑疾病,只想着赶快起床。
5、起床后的心理:开始三、四天,患者只是一个劲地劳动,以后,感到自己的病并未治好,又消极下去。从第四五天开始,感到已没有办法治好症状,干脆不再管它,也不向医生诉说自己的想法,只是埋头工作。但随着时间的延长,患者觉得症状越来越轻,从起床第35天起,已经开始上学了,这时,患者已把注意力转到学校的事情上。
6、住院之后,相信能治好症状吗?六分相信,四分怀疑。
7、住院后,第几天开始感到病情有所好转?从第27---28天左右。
8、住院后,第几天想出院?第十二、三天。
9、住院第40天的心理?患者感到已立足于新的觉悟基础之上,又翻开了生活的新一页,想努力提高自己的绝对价值。
10、转归:治愈。
第九例:32,发病时 15--16岁
1、主要症状:胃弛缓、反刍癖。
2、发病诱因:患者生在一娇生惯养的家庭环境。因而出现了胃弛缓。反刍癖发病原因不明。
3、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状态:患者把治疗症状放在第一位,为了治疗胃弛缓,吃饭时,只食用稀饭、面包、牛奶、鱼段、菠菜等,尽量避免激烈的运动,日常的工作也只能随意而为。患者从15----16,岁时,即出现反刍癖,直到住院前,症状仍时好时坏,但本人从未认为能治好,患者也曾请医生看过,医生告诉他只要有治愈之心就可以治好症状。患者开始限制食物的摄入量,不使胃中过多地存留食物以此控制反刍,但这一切者无济于事。患者自认为这是极不光彩的事,因此尽量不让人知道,当然更不会主动把症状告诉别人,只想偷俞地治好症状,但是,母亲经常发现患者不正常,询问有何不适,患者也只简单"嗯"了一声作罢。患者认为不消除反刍就不会有高兴之日,患者刚住院时,已认定自己是不治之症,也失去了治好的信心,已不抱彻底治好的希望了。
3333333333333333333333
住院卧床期的心理;患者有随波逐流的心理,不管症状能否治好,住院四十天,权当把身体交给医生任其摆布。患者有此心理,反而稍微平静了些。因此,患者严守住院规则,开始时,食用普通饮食,患者提心吊胆地食用原来很少吃的副食品,出乎意料之外,他并没有出现烧心、腹泻等现象,而且大使也非常正常。第一个星期,原来的胃部不适也感觉不到了。
5、床后的心理:起床两周时,患者为自己不能做工作而感到悲观,他砍只有坚持工作才能治好症状,但是,患者特别不擅长体力劳动,既使象挖坑这样的工作,也只会机械地舞动几下铁锹而已。医生提醒患者注意一下别人劳动的样子,这时,患者突然觉悟到自己之所以不能劳动,完全是由于自我中心的心理所致。患者虽有所觉悟,但以后却并未根除这种心理,以至于使这种心理反复出现。也在这时,患者谈出反刍癖的症状,医生在其日记上用红笔写道:"这是无法消除的。"患者一筹莫展,只好听天由命了。
6、住院之后,相信能治愈吗S?半信半疑。
7、住院后,从何时感到病情有所好转?可能从住院第四周。当时患者做帮忙建鸡舍的工作,干得十分认真,竟忘记民天黑。当时的痛快心情,现在仍记忆犹新。患者把这种心情写进了日记,医生在旁边用红笔注道:"如能舍弃自我,则万物皆备于我"。其后不久,患者突然发现自己的胃部症状治好了,而且,反刍癖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患者自己想努力弄清到底是什么时候,最后竟回忆不起来。
8、住院第40天时的心理:症状大为好转,连医生也为效果明显而高兴,但是患者本人又恐怕再出现反复,心里稍有不安。由于患者家庭的原因,他于第38天就出院了,实际上,他还想进一步继续体验。
9、转归:治愈。
第十例:32岁,31岁时发病
1、主要症状:因自我厌恶引起忧郁,精神病恐怖。
2、发病诱因:某矿山发生崩塌事故,死了许多人,患者曾前去处理,之后出现症状。
3、住院前对症状采取的措施及心理状态:公司曾允许患者停止工作,安心休养,但患者生性闲不住,还坚持在公司里做些内勤工作。同年五月底,患者开始参禅,感到心境有了转机,也逐渐体会到生活的乐趣。但患者又滑到了另一个极端,变成了理想主义者。由于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患者又产生了新的心理冲突,并为此而感到痛苦。九月底,患者痛苦到了极点,只好又一次停下工作。虽然他读了《根治法》一书、使病情略有好转,但不久又产生了精神病恐怖,终于采取了自暴自弃的态度。
4、患者住院前,在自己家里总想消除精神病恐怖的症状(患者想运用《根治法》来完善自己的心理),但事与愿违,又出现了担心自己会发狂这种新的恐怖。因此,患者来本院治疗。住院之后开始卧床。患者考虑不管臬,总有医生守在身边,情绪稍微安定下来,四、五天后,患者感到恐怖症状已逐渐减轻,竟流下了眼泪。第六天,患者的情绪更加平静,甚至想起床工作了。患者分析自己现在的心理应该说是正确的,从而认识到通过卧床,肯定能得到些什么。
5、起床后的心理:起床后四天之内,患者可能因过度劳神或过度抑郁,经常独自在房间里或在其他放置杂物的小屋里陷入沉思。从第五天开始,出现想工作的欲望,之后逐渐转入正常。第十天时,患者自觉完全正常,要求回家工作,但被医生劝阻,患者对这一突破感到非常高兴。在这以后,患者又曾出现过一过性的恐怖和郁,但都顺利地克服了症状。第23时,患者被允许外出、看书等。在这期间,医生曾用红笔为患者写道:"保持这种状态,坚持做好工作,会更迅速地好转"。第29天开始,患者把注意全部集中到工作上,日记中再未出现过有关症状的记录。
6、住院后,相信能治愈吗?相信只要诊断为"神经质症",就一定能治愈。
7、从何时起有出院的想法?第十天。
8、住院后40天时的心理:抛弃了一切疾病意识,专心致志地从事工作。同时也对其他事物有了正确的态度,对"现实"与"理想"也有了正确的认识。患者感到自己对别人也更加关心了。
由以上病例看出,患者刚住院时,有的相信这种疗法能够治好症状,有的半信半疑,有的则干脆不信。在36名患者中,相信者17名,半信半疑者13名,不信者6名。但不管信与不信,只要按照医生的指导去做,都会逐渐好转。病情好转,就会自然相信医生,相信医生就会加快治疗进程。但森田疗法并不是要求患者从一开始就必须相信的信仰疗法。
患者住院之后,感到自己病情开始好转的时间因人而异。36名住院者中,10天之内感到开始好转者9名,20天者5名,30天者14名,40天者2名,还有2名直到住院60天时才感到有了好转。实际上,患者住院后不久,其症状就已经有所好转,由于患者相互信任被疾病意识所束缚,许多人感觉不到病情已好转的事实旱灾去,一些根本不能工作的患者,住院后完全可以胜任所做的工作,但这些患者中,有人直到现在仍说自己没有治好。这可能是因为这种人完善欲过强,只注意到不好的方面的缘故吧。当然,这种人尚不能说他们已彻底治愈,他们自认为还未治好,这种想法本身就是神经质的残余。
在接受治疗的患者中,也有人错误地认为如果治愈了就应该没有任何不安和恐怖。我们说即使治好了神经症,也应该具有正常人所具有的不安和恐怖。如果感觉不到任何的不安,就只有感情麻木的精神病患者中才会有这种现象。 ?容易弄清其中的道理。人们横过马路时,如果前方一汽车奔驰而来,谁也会感到不安,这是人所必有的自卫心理,因为出现不安,才可能躲开汽车。但是,我们对汽车的不安并不会一直持续下来,
除了当时的不安,平常对此并不十分介意。我们之所以能这样,就因为这种不安没有引起心理的冲突,既然出现不安,就任其不安,我们并未想到要特别故意地消除这种不安,而只是单纯地接受这种不安。神经质症被治愈后,患者的心理与此十分相似,患者原来由于汽车恐怖不能横穿马路,现在能够横穿马路了,但是,他在横穿马路时,肯定会因汽车驰过而引起不安,只不过平常没有被这种不安束缚罢了。
同样,对人恐怖即使治好症状,与人接触时也决不会总是镇静自若,见到生人,无论如何会有些紧张,但平常却并不会被这种紧张心理所束缚。
因此,有的患者认为与人见面仍感到有些紧张是未治愈的表现,这种想法是不合情理的,而且可以说,这样认为的本身就证明这位患者仍没有治愈。所谓治愈并非是将人的一切不安和恐怖全部消除,而是指将不安和恐怖控制在正常人的心理范围之内,其程度是比较低的。这一点必须弄明白。神经质症患者通过体验所觉悟到的自己症状的实质,这种觉悟并非单纯的表面文字,这种体验也不可能只通过别人的劝说或自己读了几本有关的书籍就可以得到。这种体验必须深入到患者的心灵深处,即使以后环境有所改变,也不会轻易对体验所得的心理状态有过大的影响,这种完善之后的心理会对本人的生活带来极好的影响,会使其性格变得越来越坚强,森田疗法可以对患者治愈症状起到根本的作用,除此之外,其他药物的,物理的,或单纯暗示的方法都不可能有此作用。

十五、神经质症与其他症状的区别
新闻报道和科普性医学刊物中,经常有这样的文字;"神经症如果进一步恶化就会成为精神病"。这句话从专业角度是完全错误的。狭义的精神病的发病初期,不管其症状多么轻也仍然是精神病的开始,但神经质的症状不管多么重,也仍然是神经质症。所以。神经质症状,决不会出现反常意识的异常行为。有时从外观上看,两都有相以之处,但实际上两者决非一种病。对此本不应该有所顾虑,但有些神经质症患者经常担心自己得了精神病。有的患者在痛苦到极点时,总感到自己现在就已经成了精神病患者。还有的读了有关精神病的书籍,或听了别人的道听途说,便认定自己已出现了精神病的症状,这些都是被精神病恐怖所扰罢了。这种人决不是精神病患者。我们可以断定,总担心自己是精神病的患者,就不容易患精神病,而实际上有可能患精神病的人,一般并不害怕精神病,就是说这种人根本没有精神病的疾病意识,他们根本觉察不到自己的精神失常。所以,精神病患者做出了异常的行动,本人却认为是完全正常的。从客观上看,他们没有自我反省能力,连自己很普通的生理现象也担心是生了病,这与精神病完全不同。
在出现神经质强迫观念时,患者感到自己心身的某个部位有缺陷,式出现病变,由于每日焦虑而影响了正常生活,有时患者自己也感到这是杞人忧天并想努力扣除掉,却往往不能如愿。但患者有精神病时,患者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的病变,因此也并不想要排除掉什么,即使有个别患者有这种意识也是极微弱的。神经质症患者都有种强烈的欲望,想要克服自己的弱点,过政党健康的生活。为此,他们付出了人所不知的辛苦。从患者有无克服症状的意识及这种意识的强弱上就可鉴别神经质症与精神病。我们切不可忘记这一重要的鉴别点。
强迫观念与精神病的妄想有时在外观上十分相似,临床经验较少的医生可能很难判断准确,但这完全是两种病。精神病中的妄想只见于精神病,一般指患者的完全不合情理的错误的思维。别人指出这种思维的错误,患者也不能对此加以纠正,而认为这就是事实,并没有任何怀疑。强迫观念是一般正常的人都多少有的一种思维和感受,强迫观念只会给人带来一定程度的慢性的苦闷。但精神病患者的妄想却大都离开了人的正常思维。如强迫观念患者会认为自己的胃有严重的消化不良,而精神病患者大多坚信自己的胃已经破裂了。
对人恐怖患者对与人接触感到痛苦,但即使有这种痛苦,患者也会有强烈的欲望,希望接触较亲近的人希望泰然自若的与人往交,希望进一步地参加社交活动。正因如此,才引起了心理冲突。但精神分裂症患者只是单纯不愿见人,努力避免与人接触。他们并不想排除这种非社会性的态度和做法,也几乎没有想改变这种性格的意识。所以,精神分裂症与神经质症有本质的不同,前者只是单纯地不愿见人,后者除此之外,同时又讨厌自己这种非社会的倾向。应该说神经质症患者忍受着双重的苦恼。精神病患者经常出现被害妄想,他们毫无根据地认为别人会伤害自己,认为自己总被人跟踪。神经质症患者有时也会出现这种感觉,但同时他们又会意识到这可能是由于自己过分思虑的结果,而仔细分析判断。但决不会象精神病患者那样,认为自己要被害而到处逃避。
总之,精神病患者的妄想含有十分离奇的内容,正常人很难理解。神经质症的任何一方面都具有正常人的思维内容,如果患者坦白地说出其症状,则任何人都觉得自己也有过这种感觉。
下面简要途述二、三种与神经质症相似的疾病。
1、抑郁症
有些人过去并不腼腆,但如果患了抑郁症,就会显得无精打采,对外界事物不感趣,悲观厌世。这是抑郁症的主要征。抑郁症患者把所有事情都主观地认为必定出现不好的结局,把将来看作一片黑暗,失去了希望。患者回忆过去,又全成了值得后悔的事情,他们极其悲观,有极强的劣等感,总认为自己是一个毫无价值的没有任何能力的人,或认为自己已失去了所有的财产,或认为自己的身体善每况愈下,已不可救药,甚至认为自己过去犯下了大量的罪行等等。患者一般动作缓慢,工作效率也大大降低,思维僵化,遇事不能做出判断,与人接触感到痛苦,总一人独居。又因为与世隔绝,不通消息,患者又感到孤独凄凉得要命。患者一般都有失眠的症状,但也有少数患者出现嗜睡的现象。由于以上症状,患者中有人竟企图自杀,至于因症状而胸中烦闷,坐立不安者就十分普遍了。
严重的抑郁症与神经质症很容易区别,但较轻微的抑郁症因患者与正常人几乎无异,就很容易被误诊为神经质症。患有轻微抑郁症的患者,只是感到有此情绪低落,气力减退,对外界事物很难发生趣,工作虽不能说越做越差,但一般费时较多,效率降低。但是,我们如果认真对上述症状做以分析,就会发现这类患者没有神经质症必有的内心冲突,没有强烈的想治好疾病的欲望。让抑郁症患者持续卧床,他们不象神经质症患者那样感到无聊。再者,神经质症患者在出现症状前一般都比较内向,但抑郁症患者一般都是些比较好动,做事热情高,比较正直的人。
抑郁症即使还进行任何治疗也会自然好转,一般很少超过半年。所以,如果症状持续几年了,一般不会是抑郁症。
抑郁症如果接受适当的治疗,快则两个月,慢则半年,一般都可治愈,但在治病期间,病人感到非常痛苦,病人亲属等为看护病人也感到心情沉重,都希望尽快治好。
抑郁症的治疗方法一般以服用抗抑郁剂为主。如果效果不明显,也间或使用电休克疗法。使用这种疗法,可预先注射短时间的麻醉剂,使病人在感觉不到痛苦时,达到治疗的目的。再者,抑郁症好转之后,若再进行心理指导和作业疗法,可使治疗效果更加巩固。
抑郁症可通过治疗在短时间内治愈,但由于患者情况不同,有的一生只出现一次,有的却会反复发作数次。
2、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精神病,发病数量,种类都比较多,症状也并不固定。有的患者有明显的夸大妄想、被害妄想,有的总说听到各种人的声音(听幻觉),也有的说些支离破啐的语言,或总是自言自语、傻笑等。如果有以上症状,就比较容易做出诊断。但精神分裂的初期,有时在外观上与神经质症十分相似。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如果仔细调查其生活史,就会发现许多与神经质症的不同处。有些精神分裂症的初期,呈现出强迫观念症状,也伴有妄想,但他们没有复杂的内心冲突。有的看上去类似对人恐怖,但他们只是单纯的厌人症状或被害虫妄想,他们讨厌别人,而且对自己这种反社会的意识没有任何疾病的观念。他们缺乏自我反省心,没有治疗的欲望,有的即使有,也非常淡薄。患者偶然地也会觉察这种种躯休症状,但这本身也往往是一种妄想,其表现离离古怪,违反常识。这与神经质症完全不同。精神分裂症过去被认为是不治之症,但近来由于精神药物的适当运用,可使症状部分好转。精神分裂症的治愈率也在不断提高。

3、歇斯底里性素质
一般说来,虽然是同一种症状,但如果发生有女性身上,就很容易考虑歇斯底里。事实上,歇斯底里的女性患者确实多于男性,但男性也并不少见。歇斯底里与神经质症确实难以区别,必须了解其平时的性格才能做出诊断。
我在前面讲过神经质者多为内向型性格,但歇斯底里者正好相反,一般表现为外向型性格。所以,歇斯底里的人都尽可能地让别人注意自己,即使发生症状,也是发生在有人的地方。神经质症患者极不希望别人发现自己的症状,别人也确实不容易发现患者的症状,但歇斯底里者希望被别人发现自己的症状,如果没人注意自己的症状,就感到非常痛苦。神经质症的人即使症状如何严重,患者也不会失去意识,他具有客观地分析自己,批判自己的能力。但歇斯底里的人如果症状严重就会出现意识混浊现象,患者往往不顾自已的身份和所处的环境,做出极端越轨的行为,甚至出现卒倒或身体暂麻痹等症状。神经质症患者几乎没有反社会的行动,即患者有很强的自制能力,但歇斯底里都则容易被感情所驱使,自己很难控制住,在这一点上,与小孩的情况非常相似。有位学者曾认为如果将歇斯底里者的智能情况暂不研究,只就其心理发育而言,患者停留在儿童心理的水平。
神经质症与歇斯底里都具有自我中心的特征,但其内容不同。神经质症患者只注意自己心身的缺陷,并无顾及其他人的余地,有的患者可能影响到亲属,也并非主动地使别人烦恼。但是,歇斯底里的患者都极力肯定自己的存在,很容易与周围发生冲突,可以说歇斯底里者是外向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
下面将两者的性格特征做一对比:
歇斯底里 神精质症
外向的以自我中心 内向的以自我为中心
自制力缺乏 具有自制力
感情波动性 感情执着性
意识性薄弱 意识性强
以上列出来的各种倾向,正常人也肯定都某种程度地存在着,许多人经过认真考虑,都说自己有某种倾向,这是很自然的,有这种倾向,只要在一定的程度之内,当然不能称为病态。但是,如果出现了某些疾病的症状,就应该说有歇斯底里性或神经质性。再者,有的人本来的性格没有明显的偏听偏信颇,也会因本人的环境和其特殊的体验而出现某一方面的疾病症状。

读者读了本章的内容,肯定有人认为自已就有一定的歇斯底里性,但是,有这种感觉的人一般不会出现歇斯底里的症状。其原因就是有这种感觉就证明其有内向的自我批判能力,这实际上偏向于神经质的倾向,歇斯底里性质的人不会觉察到自己的歇斯底里症状,所以也就很少能做克服症状的努力。
治疗歇斯底里症有各种方法,其中对能接受神经质治疗的患者也可使用这种疗法,但如果采用神经质治疗和其他治疗相结合,可更快地收到治疗效果。
4、意志薄弱性素质
有种病称作慢性麻醉药中毒。患者注射麻醉药形成习性,因而所使用药物的剂量必须越来越大,每天几次或几十次地接受注射,如果不这样,情绪就变坏,但却不能戒除。患者为了达到注射药物的目的就心安理得地说谎,不讲理,甚至连妻子的困难也毫不介意。他们自己无力戒掉这一恶习,就入院接受治疗。住院后几天内可逐渐恢复正常,十天之后,即使完全停止注射也感觉不到痛苦。但患者出院之后,几天或几个月之内就又开始注射。慢性酒精中毒的人也与此大致相同。我把这种人称作意志薄弱性素质。这类人不愿意踏踏实实地做工作,往往成为失业者,即便如此,却也心安理得。
意志薄弱性素质的人往往具有神经质症的某此症状。如有些类似强迫观念,每天必须反复地做某件同样的事情,否则就情绪低落,心情不佳,为了消除这种不快,他们就必须重复某一奇怪的动作。这就象麻药中毒患者必须要接受注射一样。
有这种强迫行为的患者经常做各种奇怪的动作,如有的拼命地吐睡沫,有的在出门时,反复出去进来几次,有的总是在空中划圆圈等等,患者不做这些看来愚蠢的事情,就总感放心不下,而且根本控制

前文章举过躲避汽车的例子,由此很?容易弄清其中的道理。人们横过马路时,如果前方一汽车奔驰而来,谁也会感到不安,这是人所必有的自卫心理,因为出现不安,才可能躲开汽车。但是,我们对汽车的不安并不会一直持续下来,
除了当时的不安,平常对此并不十分介意。我们之所以能这样,就因为这种不安没有引起心理的冲突,既然出现不安,就任其不安,我们并未想到要特别故意地消除这种不安,而只是单纯地接受这种不安。神经质症被治愈后,患者的心理与此十分相似,患者原来由于汽车恐怖不能横穿马路,现在能够横穿马路了,但是,他在横穿马路时,肯定会因汽车驰过而引起不安,只不过平常没有被这种不安束缚罢了。
同样,对人恐怖即使治好症状,与人接触时也决不会总是镇静自若,见到生人,无论如何会有些紧张,但平常却并不会被这种紧张心理所束缚。
因此,有的患者认为与人见面仍感到有些紧张是未治愈的表现,这种想法是不合情理的,而且可以说,这样认为的本身就证明这位患者仍没有治愈。所谓治愈并非是将人的一切不安和恐怖全部消除,而是指将不安和恐怖控制在正常人的心理范围之内,其程度是比较低的。这一点必须弄明白。神经质症患者通过体验所觉悟到的自己症状的实质,这种觉悟并非单纯的表面文字,这种体验也不可能只通过别人的劝说或自己读了几本有关的书籍就可以得到。这种体验必须深入到患者的心灵深处,即使以后环境有所改变,也不会轻易对体验所得的心理状态有过大的影响,这种完善之后的心理会对本人的生活带来极好的影响,会使其性格变得越来越坚强,森田疗法可以对患者治愈症状起到根本的作用,除此之外,其他药物的,物理的,或单纯暗示的方法都不可能有此作用。

十五、神经质症与其他症状的区别
新闻报道和科普性医学刊物中,经常有这样的文字;"神经症如果进一步恶化就会成为精神病"。这句话从专业角度是完全错误的。狭义的精神病的发病初期,不管其症状多么轻也仍然是精神病的开始,但神经质的症状不管多么重,也仍然是神经质症。所以。神经质症状,决不会出现反常意识的异常行为。有时从外观上看,两都有相以之处,但实际上两者决非一种病。对此本不应该有所顾虑,但有些神经质症患者经常担心自己得了精神病。有的患者在痛苦到极点时,总感到自己现在就已经成了精神病患者。还有的读了有关精神病的书籍,或听了别人的道听途说,便认定自己已出现了精神病的症状,这些都是被精神病恐怖所扰罢了。这种人决不是精神病患者。我们可以断定,总担心自己是精神病的患者,就不容易患精神病,而实际上有可能患精神病的人,一般并不害怕精神病,就是说这种人根本没有精神病的疾病意识,他们根本觉察不到自己的精神失常。所以,精神病患者做出了异常的行动,本人却认为是完全正常的。从客观上看,他们没有自我反省能力,连自己很普通的生理现象也担心是生了病,这与精神病完全不同。
在出现神经质强迫观念时,患者感到自己心身的某个部位有缺陷,式出现病变,由于每日焦虑而影响了正常生活,有时患者自己也感到这是杞人忧天并想努力扣除掉,却往往不能如愿。但患者有精神病时,患者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的病变,因此也并不想要排除掉什么,即使有个别患者有这种意识也是极微弱的。神经质症患者都有种强烈的欲望,想要克服自己的弱点,过政党健康的生活。为此,他们付出了人所不知的辛苦。从患者有无克服症状的意识及这种意识的强弱上就可鉴别神经质症与精神病。我们切不可忘记这一重要的鉴别点。
强迫观念与精神病的妄想有时在外观上十分相似,临床经验较少的医生可能很难判断准确,但这完全是两种病。精神病中的妄想只见于精神病,一般指患者的完全不合情理的错误的思维。别人指出这种思维的错误,患者也不能对此加以纠正,而认为这就是事实,并没有任何怀疑。强迫观念是一般正常的人都多少有的一种思维和感受,强迫观念只会给人带来一定程度的慢性的苦闷。但精神病患者的妄想却大都离开了人的正常思维。如强迫观念患者会认为自己的胃有严重的消化不良,而精神病患者大多坚信自己的胃已经破裂了。
对人恐怖患者对与人接触感到痛苦,但即使有这种痛苦,患者也会有强烈的欲望,希望接触较亲近的人希望泰然自若的与人往交,希望进一步地参加社交活动。正因如此,才引起了心理冲突。但精神分裂症患者只是单纯不愿见人,努力避免与人接触。他们并不想排除这种非社会性的态度和做法,也几乎没有想改变这种性格的意识。所以,精神分裂症与神经质症有本质的不同,前者只是单纯地不愿见人,后者除此之外,同时又讨厌自己这种非社会的倾向。应该说神经质症患者忍受着双重的苦恼。精神病患者经常出现被害妄想,他们毫无根据地认为别人会伤害自己,认为自己总被人跟踪。神经质症患者有时也会出现这种感觉,但同时他们又会意识到这可能是由于自己过分思虑的结果,而仔细分析判断。但决不会象精神病患者那样,认为自己要被害而到处逃避。
总之,精神病患者的妄想含有十分离奇的内容,正常人很难理解。神经质症的任何一方面都具有正常人的思维内容,如果患者坦白地说出其症状,则任何人都觉得自己也有过这种感觉。
下面简要途述二、三种与神经质症相似的疾病。
1、抑郁症
有些人过去并不腼腆,但如果患了抑郁症,就会显得无精打采,对外界事物不感趣,悲观厌世。这是抑郁症的主要征。抑郁症患者把所有事情都主观地认为必定出现不好的结局,把将来看作一片黑暗,失去了希望。患者回忆过去,又全成了值得后悔的事情,他们极其悲观,有极强的劣等感,总认为自己是一个毫无价值的没有任何能力的人,或认为自己已失去了所有的财产,或认为自己的身体善每况愈下,已不可救药,甚至认为自己过去犯下了大量的罪行等等。患者一般动作缓慢,工作效率也大大降低,思维僵化,遇事不能做出判断,与人接触感到痛苦,总一人独居。又因为与世隔绝,不通消息,患者又感到孤独凄凉得要命。患者一般都有失眠的症状,但也有少数患者出现嗜睡的现象。由于以上症状,患者中有人竟企图自杀,至于因症状而胸中烦闷,坐立不安者就十分普遍了。
严重的抑郁症与神经质症很容易区别,但较轻微的抑郁症因患者与正常人几乎无异,就很容易被误诊为神经质症。患有轻微抑郁症的患者,只是感到有此情绪低落,气力减退,对外界事物很难发生趣,工作虽不能说越做越差,但一般费时较多,效率降低。但是,我们如果认真对上述症状做以分析,就会发现这类患者没有神经质症必有的内心冲突,没有强烈的想治好疾病的欲望。让抑郁症患者持续卧床,他们不象神经质症患者那样感到无聊。再者,神经质症患者在出现症状前一般都比较内向,但抑郁症患者一般都是些比较好动,做事热情高,比较正直的人。
抑郁症即使还进行任何治疗也会自然好转,一般很少超过半年。所以,如果症状持续几年了,一般不会是抑郁症。
抑郁症如果接受适当的治疗,快则两个月,慢则半年,一般都可治愈,但在治病期间,病人感到非常痛苦,病人亲属等为看护病人也感到心情沉重,都希望尽快治好。
抑郁症的治疗方法一般以服用抗抑郁剂为主。如果效果不明显,也间或使用电休克疗法。使用这种疗法,可预先注射短时间的麻醉剂,使病人在感觉不到痛苦时,达到治疗的目的。再者,抑郁症好转之后,若再进行心理指导和作业疗法,可使治疗效果更加巩固。
抑郁症可通过治疗在短时间内治愈,但由于患者情况不同,有的一生只出现一次,有的却会反复发作数次。
2、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精神病,发病数量,种类都比较多,症状也并不固定。有的患者有明显的夸大妄想、被害妄想,有的总说听到各种人的声音(听幻觉),也有的说些支离破啐的语言,或总是自言自语、傻笑等。如果有以上症状,就比较容易做出诊断。但精神分裂的初期,有时在外观上与神经质症十分相似。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如果仔细调查其生活史,就会发现许多与神经质症的不同处。有些精神分裂症的初期,呈现出强迫观念症状,也伴有妄想,但他们没有复杂的内心冲突。有的看上去类似对人恐怖,但他们只是单纯的厌人症状或被害虫妄想,他们讨厌别人,而且对自己这种反社会的意识没有任何疾病的观念。他们缺乏自我反省心,没有治疗的欲望,有的即使有,也非常淡薄。患者偶然地也会觉察这种种躯休症状,但这本身也往往是一种妄想,其表现离离古怪,违反常识。这与神经质症完全不同。精神分裂症过去被认为是不治之症,但近来由于精神药物的适当运用,可使症状部分好转。精神分裂症的治愈率也在不断提高。

3、歇斯底里性素质
一般说来,虽然是同一种症状,但如果发生有女性身上,就很容易考虑歇斯底里。事实上,歇斯底里的女性患者确实多于男性,但男性也并不少见。歇斯底里与神经质症确实难以区别,必须了解其平时的性格才能做出诊断。
我在前面讲过神经质者多为内向型性格,但歇斯底里者正好相反,一般表现为外向型性格。所以,歇斯底里的人都尽可能地让别人注意自己,即使发生症状,也是发生在有人的地方。神经质症患者极不希望别人发现自己的症状,别人也确实不容易发现患者的症状,但歇斯底里者希望被别人发现自己的症状,如果没人注意自己的症状,就感到非常痛苦。神经质症的人即使症状如何严重,患者也不会失去意识,他具有客观地分析自己,批判自己的能力。但歇斯底里的人如果症状严重就会出现意识混浊现象,患者往往不顾自已的身份和所处的环境,做出极端越轨的行为,甚至出现卒倒或身体暂麻痹等症状。神经质症患者几乎没有反社会的行动,即患者有很强的自制能力,但歇斯底里都则容易被感情所驱使,自己很难控制住,在这一点上,与小孩的情况非常相似。有位学者曾认为如果将歇斯底里者的智能情况暂不研究,只就其心理发育而言,患者停留在儿童心理的水平。
神经质症与歇斯底里都具有自我中心的特征,但其内容不同。神经质症患者只注意自己心身的缺陷,并无顾及其他人的余地,有的患者可能影响到亲属,也并非主动地使别人烦恼。但是,歇斯底里的患者都极力肯定自己的存在,很容易与周围发生冲突,可以说歇斯底里者是外向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
下面将两者的性格特征做一对比:
歇斯底里 神精质症
外向的以自我中心 内向的以自我为中心
自制力缺乏 具有自制力
感情波动性 感情执着性
意识性薄弱 意识性强
以上列出来的各种倾向,正常人也肯定都某种程度地存在着,许多人经过认真考虑,都说自己有某种倾向,这是很自然的,有这种倾向,只要在一定的程度之内,当然不能称为病态。但是,如果出现了某些疾病的症状,就应该说有歇斯底里性或神经质性。再者,有的人本来的性格没有明显的偏听偏信颇,也会因本人的环境和其特殊的体验而出现某一方面的疾病症状。

读者读了本章的内容,肯定有人认为自已就有一定的歇斯底里性,但是,有这种感觉的人一般不会出现歇斯底里的症状。其原因就是有这种感觉就证明其有内向的自我批判能力,这实际上偏向于神经质的倾向,歇斯底里性质的人不会觉察到自己的歇斯底里症状,所以也就很少能做克服症状的努力。
治疗歇斯底里症有各种方法,其中对能接受神经质治疗的患者也可使用这种疗法,但如果采用神经质治疗和其他治疗相结合,可更快地收到治疗效果。
4、意志薄弱性素质
有种病称作慢性麻醉药中毒。患者注射麻醉药形成习性,因而所使用药物的剂量必须越来越大,每天几次或几十次地接受注射,如果不这样,情绪就变坏,但却不能戒除。患者为了达到注射药物的目的就心安理得地说谎,不讲理,甚至连妻子的困难也毫不介意。他们自己无力戒掉这一恶习,就入院接受治疗。住院后几天内可逐渐恢复正常,十天之后,即使完全停止注射也感觉不到痛苦。但患者出院之后,几天或几个月之内就又开始注射。慢性酒精中毒的人也与此大致相同。我把这种人称作意志薄弱性素质。这类人不愿意踏踏实实地做工作,往往成为失业者,即便如此,却也心安理得。
意志薄弱性素质的人往往具有神经质症的某此症状。如有些类似强迫观念,每天必须反复地做某件同样的事情,否则就情绪低落,心情不佳,为了消除这种不快,他们就必须重复某一奇怪的动作。这就象麻药中毒患者必须要接受注射一样。
有这种强迫行为的患者经常做各种奇怪的动作,如有的拼命地吐睡沫,有的在出门时,反复出去进来几次,有的总是在空中划圆圈等等,患者不做这些看来愚蠢的事情,就总感放心不下,而且根本控制?不住。
神经质的强迫观念和意志薄弱的强迫行为的不同,可以通过分析该患者对症状的态度及本人是否有较强的反省力、过去生活态度是否放纵等来加以区别,所以,只观察患者表面症状是很难弄清的。最准确的鉴别方法是对患者实施神经质疗法,并对治疗期间的态度进行认真的观察。意志薄弱性素质的人,根本不能认真地遵守住院生活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