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凡家训》注释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矫治方法 > 佛学疗法

佛学疗法

《了凡家训》注释

发布时间:2013-09-13
点击量:
 


(恨若秋水注释)

一、改过之法

孔子说:“过则勿惮改。”如果有了过失,就不要害怕改过。

在东周的春秋时代,各国官吏相互往来频繁,学问与阅历都很丰富,因此仅凭观察一个人的言语举止,就能推测出他的吉凶祸福,没有不灵验的。这种事在《左传》、《国语》等各类记载史实的书中都能看得到。

大概说来,一个人在尚未发生事情之前,预先显露出的吉凶祸福现象,都是发自他的内心,而表现于外在的行为。

凡是待人处事比较稳重、厚道的人,常常能够获得福报;而行为不庄重、过分刻薄的人,常常会招致灾祸。一般的凡夫,学问不深、见识浅陋,没有识人之明,就像是眼睛得了眼翳病一般地看不清楚,却说祸福没有一定,是无法推测得出来的。

一个人如果能以至诚之心待人,那他的心就与天道相吻合。一个人福报将要到的时候,只须看他所做的善行,就必能预先得知;灾祸将要降临时,只须看他所做的恶行,也必定能够预先推测得到。现在如果想得到福报而避开灾祸,在还没有讲到行善之前,就必须先从改正过失开始做起。

但是改正过失的方法,第一、要发起羞愧心。试想,古代的圣贤跟我们一样是个男子汉,他们为什么能够千古流芳,成为大众学习的榜样;而我为什么一事无成,甚至到了声名败坏的地步呢?这都是由于过分沉溺于逸乐,受到世俗的欲望所染污,并且偷偷地做些不合乎义理的事,还以为别人不晓得,而表现出傲慢的样子,毫无一点羞愧心;就这样日益沉沦下去,逐渐变成禽兽之流,但自己却不能发觉。世界上各种可羞可耻的事情,都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

孟子说:“耻这一个字对于一个人,关系实在是太重大了!因为若能知耻,就可以成就圣贤之道;如果不知羞耻,那就只是像个禽兽罢了。”这些话都是改正过失的重要诀窍呀!

改过的第二个要素,是要发起戒慎恐惧心。须知,天地鬼神都在我们的头顶上监察著(秋水注释:举头三尺有神灵。言行举止需处处小心翼翼,以免亵渎神灵,恐遭到报应),祂们是难以欺骗的。我们纵然在幽暗之处犯过,大家虽然不容易发觉,但天地鬼神却像镜子般地照著我们,看得实在非常清楚。所犯的罪业若是重大,必定会降下许多灾祸;就算是轻的过失,也会减损现有的福报。我们怎么可以不惧怕呢?

不只如此!就算是在没有人在的地方,神明仍然清清楚楚地看著、指著人们的一切作为;我们虽然掩盖得非常隐密,文饰得非常巧妙,但是内心的种种意念,早就显露出来了,神明全都看得很清楚,终究还是难以自我欺瞒。如果被人看破了,就会变成一文不值,怎么可以不时常存著敬畏之心呢?

不仅这样!一个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存在,就算犯了满天的大罪恶,都还可以悔改;古人有一辈子都在作恶,到了临命终前却能悔悟过来,萌发一个善的念头,于是得到了善终的果报(秋水注释:这正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这就是说,只要能够发出一个勇猛坚决的善念,就足以洗刷一生所积下的罪恶呀!譬如上千年的幽暗山谷,只要有一盏灯光照射进去,那么这千年来的黑暗就可以完全除去。所以过失不论是久远前犯的,还是最近才犯的,只有能够改过,才是最可贵的。

但是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间,一切都不是恒常不变的;我们的肉体也是很容易死亡,只要一口气不来,呼吸停止了,这个肉身就不再归我所有。到这个时候,就算是想要改过,也没有办法了。

到了这种地步,在明显可见的世间果报上,将须担受千百年的坏名声而遭人唾骂,虽然有孝子慈孙这些善良后代,也洗刷不掉这种恶名;至于在看不见的阴间之中,还要在千百劫的长时间里,沉沦到地狱里受到折磨,纵然是遇到圣贤佛菩萨,也无法救助、接引。这种恶报怎么可以不惧怕呢?

改过的第三个要素,必须发起勇猛心。人在犯过之后,不能够改正的原因,大都因为得过且过、退堕畏缩。我们必须在明白过失以后,立即痛下决心改正过来,不可以延迟、疑惑,更不应当犹豫不决,东等西等,不敢下定决心。

犯了小的过失,要像是被尖刺戳进肉内一般,必须赶快地剔除。若是犯了大的罪业,更须像被毒蛇咬到手指一样,要尽速将指头斩断,不可以有一点点犹豫、停顿,否则毒液蔓延到全身,就会立即死亡。这便是《易经》中,风雷之所以构成〈益卦〉的道理所在。

如果具备这三种心—耻心、畏心和勇心,那么一旦发现犯了过失,就能够立即改正;就像是春天的冰块遇到了阳光,还须忧虑它不会融化掉吗?

然而一般人的过失,有从犯过的事实本身上戒除的(秋水注释:这是从事物发生时,要审时度势,见机行事,及时制止自己的不当言行。譬如在火车站候车室吸烟,险些被人查获,立即掐灭烟头。),有的从认识其中的道理而改正的(秋水注释:这是从源头上认识事物的本质后作出的决定,因而具有恒久性。譬如,认识到吸烟有害身体健康,即使有些好处,也利大于弊后,就戒烟了),也有从心念上来改正的(秋水注释:这是一时萌发的善心,没有恒久性。譬如,在火车站候车室,正想吸烟,突然想起这很不文明,于是立即制止了自己的行为冲动);所付出的努力程度不一样,因此所得到的效果也就有所不同(秋水注释:譬如做好事。有的人只是为了做做样子,这就是从事物本身来改;有的人一时善意的冲动做点好事。有的人发菩提心,以求正果。持之于恒,心甘情愿做一辈子好事。戒烟也是如此:如果认知到位,就会很轻松自如解脱。如果仅仅只是一时冲动,就会半途而废。再譬如做家务也是一样。家庭主妇之所以任劳任怨,默默无闻的做家务,是因为她们认知到位。而许多男人认为家务不是爷们干的活,就厌恶它。即使一时冲动,想帮下妻子干点家务,也是不久长。如果男人转变观念,认识到干家务就是锻炼身体,马不停蹄,乐在其中嘛。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只要认知到位,改过就十分的轻松自如。反之,就会“催一下,就动一下”,勤快人和懒惰人的区别就在此)。

譬如以前杀害生命,现在戒除不再杀了;以前发怒骂人,现在也都戒除不再发怒了;这是就所犯的事情而将它改掉。但是这只是从外在来勉强约束,会比从根本上自然改正还要难上百倍(秋水注释:防微杜渐。万事需正本清源,从源头下手,即萌芽时期下手治理,很轻松。如从中途,即茁壮成长的时期下手,则难啊。譬如离弦之箭,在离弦之初去阻止,很容易;但射到中途的飞箭,就很难阻止,这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道理。所以,改过需要防患于未然,把问题扼杀在萌芽之初,才是上上之策。);而且犯过的根源仍然存在,东边勉强把它消灭后,西边却又冒了出来,实在不是彻底扫除干净的方法。

善于改过的人,在还没有禁止他去做某种事情之前,就应该先了解不可以做的道理。譬如过失在于杀害生命,就应该想到:上天有好生之德,所有的动物都爱恋自己的生命,如果杀它来滋养自己的身体,怎么能够心安呢?

而且当它被杀时,既已受到宰割,在尚未断气之前,却又将它放进锅鼎中去烧煮,种种的痛苦穿透进入骨髓里面。

人们为了滋养自己的身命,各类珍贵肥美的东西摆满眼前,尽情地享受,却未曾想到这些美食吃过以后,也都会化成粪渣排出,到最后一切都是空的。实际上蔬菜类的素食菜汤,就已经足够让人填饱肚子、供给能量,来养活自己的身命,何必一定要去杀害它们的生命,来折损自己的福报!

还须想到,凡是有血有气之类,都具有灵性知觉;既然是有灵性知觉,那么都与我们人类没有两样;就算我们不能够敬肃地修养到至高的德行,使它们来尊敬我、亲近我,怎么可以天天杀害动物的生命,使它们与我结下冤仇,永无止境地恨我呢?

想到这种道理,每当面对著满桌的血肉之食时,自然会发出悲伤怜悯之心,不忍再咽食下去。

譬如以前喜欢发脾气,就应该想到:每个人都会有短处,这在情理上来说,本来就应该加以怜惜、原谅;若有人违反情理而来冒犯我,那是他自己的过失,跟我有何关联呢?这本来就没有什么可怒的。

还要想到,天下没有自以为是的英雄豪杰,也没有怨恨别人的学问;如果所做的事情不能称心如意,那都是自己的德行修得不好,涵养还是不足,感动人的力量还是不够呀!

这些都应该自我反省,那么对于各种外来的毁谤与伤害,都将成为磨练我们、成就我们的助缘;因此,我们要欢喜地接受这种赐教,还有什么可以发怒的呢?

再者,听到别人的毁谤而不发怒,虽然这些坏话说得像火焰薰满天空,也只不过像痴人般地拿著火把,想要焚烧虚空一样,最后将会自己熄灭、停止的。

若是听到毁谤就动了怒气,虽然费了巧妙的心思,努力为自己辩护,那就像春天的蚕儿吐丝作茧一样,只会将自己缠缚住。所以,发怒不但对自身没有好处,而且还会有害处。

至于其他的种种过失和罪恶,都应当要依据客观的道理来认真思考。这种道理若是能够明白,过失自然就会停止,不会再去违犯。

怎样叫做从心地上来改过呢?

人们所犯下的过失,其项目虽然有千种之多,但都是从心里造作出来的;如果能够不起心动念,过失将从哪里产生出来呢?

一个追求学问的读书人,对于爱好美色、喜得浮名、贪爱财物、喜欢发怒等种种过失,不必一项一项地去寻找改过的方法,只要能够一心一意地发善心、做好事,时时观照自己的心思,等正大光明的心念涌现(秋水注释:等候大爱之心涌现),那么自然就不会被偏邪的恶念所沾染。这就好像炎热的太阳,在空中普照著大地,所有的妖怪自然就会隐藏、消失,这是改过最精诚专一的真正妙诀(秋水注释:上面我们知道,改过从认知事物的规律去改变,即明事理,乃治本之道。而治本之法也有上中之分。上策:光明正大之心涌现。一个拥有大爱、仁慈之心,一个大德之人,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一个有坚定信仰的人,一个对个人名利毫不在意,把全身心交给佛祖的人,岂会在意人生的一得一失?这样的人对功名利辱抱着无所谓,又岂能患得患失,又怎么会患形形色色的心理疾病呢?因此,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是不会患心理疾病的。倘若不幸患上了,也不用怕,只要真心皈依佛法,阴霾必然一扫而光。下策:即明事理的认知到位之法。从某件事物的内在关系去梳理,可以消除某种心理疾病。但这只是局部之法。因为这个心理疾病解决了,同一根源的别的疾病可能又来了。譬如,把口吃的因果规律搞明白了,口吃的心理疾病没有了,而同一根源的强迫症可能会形成。)。

人的过失是由心所造作的,所以也应当从心地上来改正;就如同要斩除毒树,必须直接砍断它的根,不让它再度发芽,何必一枝一枝地去砍伐,一叶一叶地去摘除。

大抵最高明的改过方法,是从修心下工夫,当下就可以使心地清净;每当心里刚动了个坏念头时,就能够立刻觉察到,然后马上让这种念头消失,过失自然不会再产生。

如果做不到这种境界(秋水注释:即治心工夫。这其实是告诫人们要认识事物本来规律,然后按照规律去办事。即从认知下手),就必须明了其中的道理(秋水注释:即明理。譬如,我害怕某个人,我就立即思考,原来小时候我曾被其人殴打过,这次见到他表现出害怕,其实还是以前的阴影或回忆所致。想到这,我就不再害怕他了),以便将坏念头打发。若再办不到,那就只好随著恶事将犯时,以强制的方式来禁止自己犯过(秋水注释:即禁止。虽然情感我控制不了,但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譬如,我想归想,做归做)。

如果能以上乘的治心工夫,并且兼用明理与禁止两种较下乘方式,来约束自己的念头,这也不失是个好方法;若只是执著于下乘方式,而不知道用上乘的方法,那实在是太愚笨了。

但是发愿要改过,也是须要助缘(秋水注释:世上绝大多数人只是到了穷途末路才想到悔改,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只有那些一心向善、心有所求、天资聪颖的人受外界因素的启迪,或是得到高人指点后豁然开悟,这就是机缘。),在明处须有良师益友从旁提醒;在暗的方面,必须要有鬼神来作证明。只要能够以真诚恳切的态度,一心一意地忏悔以往所造作的过失,如此日夜施行,毫不怠惰,那么经过一星期、两星期,一直到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之后,必定就会产生效果。

【改过须发愿,也要有助力,明里头,要有益友来提醒呀!来提醒。暗里头,要有鬼神做证明呀!做证明。还要一心一意虔诚的忏悔呀!虔诚的忏悔。】

到了这个阶段,或者会感觉到精神舒适,心境开阔;或者感觉到智慧突然大开,一闻千悟;或者处在烦琐忙碌之中,却能够触类旁通,顺利完成;或者遇到以前的怨家仇人,却能将嗔恨转化,心生欢喜;或者梦到吐出因过去造作的恶业,所形成的污秽黑物,而顿生清凉;或者梦见古圣先贤来帮助接引,前程光明;或者梦到在太空中飞行漫步,自在逍遥;或者梦见各类庄严的旗帜,以及用珍贵的珠宝所装饰的伞盖。

像这些殊胜的情况,都是过失消除、罪业灭去的象征!但不可以因此执著在这些境界中,自以为程度很高而画地自限,不再努力求进步。

从前春秋时代,卫国的贤大夫蘧伯玉,在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时时反省、觉察以往的过失,而完全地改正过来。到了二十一岁,知道以前的过失尚未完全改掉;及至二十二岁,回头检点二十一岁时的自己,就如同身处梦中一般,还会糊里糊涂地犯过。这样一年又一年地逐步改正过失,直到五十岁那年,还察知过去四十九年尚存的过失。古人对于改过之学的学习态度,就是这么认真、严格。

【时时反省己过失,年年检讨再检讨】

像我们这种庸碌的凡夫所犯的过失,就像是刺猬身上的毛一般,丛集于一身,但回想以前所做过的事情,却常会像是看不到有什么过失一样;这实在是由于太过粗心大意,不晓得要仔细去省察,眼睛像是长了翳病一般,看不清楚自己的过失呀!

但是,一个人如果过失、罪恶较为深重,也会出现征兆,以作检验:

有的心思封闭、精神昏沉,所交付的事情转身就忘记;有的虽然没有什么可以烦恼的事,却常现出一副烦恼相;有的遇到品德高尚的人,却显出难为情、见不得人的样子,提不起精神;有的听到圣贤之道,心里却不欢喜;有的在布施恩惠给别人时,反而招致对方的埋怨;有的夜里梦见一些颠颠倒倒的恶梦,甚至经常语无伦次,失去了正常的模样。这些都是因为过去造作罪孽,所应现出来的表征。

如果一出现与此类似的情况,就应该振作精神,舍弃过去不好的思想行为,力图开辟崭新而正确的人生大道,希望你不要耽误自己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