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状元的口吃悲剧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学员体会

学员体会

高考状元的口吃悲剧

发布时间:2018-04-15
点击量:

编者按:2009年,北京科技大学高材生黎力抢劫银行一案,震撼全国,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对此案进行了详细追踪报道。
   因为口吃、强迫、抑郁等心理问题,步入大学的黎力开始迷失了人生的方向,破罐破摔,最终走向了犯罪的道路(媒体采访相关报道)。

经过黎力本人同意,现将他最近写给恨若秋水老师的《我的口吃经历》一文予以公开发表。希望对广大口吃者有警醒作用。

另外,秋水老师决定免费帮助黎力同学走出口吃阴影,回归正常生活,成为一个对家庭有责任,对社会有爱心,对国家有贡献的正常人。    

f6758ea096884a3c83eaa7a4f554abad_th.jpg

我记忆中,我的口吃是从初三开始的。当时是一节化学课,老师是一位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年轻人。有一天上课的时候,我起立回答一个问题后,他说:“黎力,你怎么说话结巴啊。”全班哄堂大笑,我脸红无比,坐下后整节课都没有抬起头来。后来每当早读课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可以流利说话,我都与同桌说话,有时一说就是一节课。我记得他一直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我,现在想来,其实我的口吃在与他说话的过程中越来越严重。

后来中考完的一个暑假,我到同桌家附近的一户人家玩,那户人家的女儿进房间之后,看到我,开始嘲笑我:“黎力,你、你怎么是个结巴子啊……

她嘲笑了两三分钟,我感到无地自容,当时就默默地回家了,从此之后再也不到那户人家去玩,也不找那户人家的男孩子玩了(本来和他玩的很好)。并不是出于怨恨,而是感到羞耻。

进入高中之后,也许是换了一个新的环境,我记得我的口吃有所缓解,至少没有跟我同桌在早读课上时那样结巴的很厉害。从高一到高二(我14岁上高一,因为启蒙比较早),口吃比较轻微,口吃的记忆也很少。但是进入高三之后,随着学习压力的增大(有时一整天都不说几句话,就是埋头学习),我的口吃突然变得很厉害。记得有一段时间,我感到自己有一些字很难发,于是跑到楼上的空教室去对着窗口说这些字,但是发现无论自己如何挣扎,都说不出这些字。高考完回到家的时候,跟家里人说一句完整的话都很难说出来。

不幸中也有幸运,高三一年的努力,我的成绩提高了很多,最后考上了北京科技大学自动化专业。

来到大学之后,一下子感到了自己的不足。同学有来自北京的,东北的,大庆的,西安的。其中尤其以一个北京的同学口才很突出,他每周末回家,返校后每天晚上跟我们讲笑话,每次都逗的大家哈哈大笑;还有1个丹东的同学,口才也很好。总之晚上寝室聊天的时候气氛是热火朝天,然而我却感到自己想参与进去都很难,一想说点什么,口吃预感就来了。

另外是有一次上英语课,2个班级的人在语音教室带着耳机,老师叫我朗读一篇课文,我试着读了几个单词,最后发现自己读不下去了,最后只好说:“Sorry!“当时感到无地自容……那个丹东的同学有一次在电话里和同学大声的对着我的面说:”我们宿舍有一个人说话结巴。“

凡此种种,我的大学生活过的很痛苦,当时自己也小(16岁半上的大学),完全不懂调节的方法。最后加上当时有乙肝,家里经济也不好,自己慢慢自暴自弃起来,经常跑到学校机房里面玩一款叫《反恐精英》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经常玩到宿舍快要锁门时才回到宿舍。

值得一提的是大二的五一假期,我跟母亲要了1500块钱,到北京林教授语言矫正中心上了7天的课。那个班所教的方法大致是:第一阶段练习腹式呼吸法和一些绕口令,第二阶段有节奏地去说话,期间有朗诵、对话等练习,第三阶段出外与人对话。总而言之,重点强调的是腹部呼吸法和有节奏的去慢慢说话。当时在这个班的时候感觉有所好转,但是五一过完之后,很快又打回原形。后来我又在晚上的时候去过2次,她们叫我根据教材自己平时多多练习。然而我在自己每天傍晚在学校的小树林里练习了半年之后,发现没有什么进步,最后放弃。

大三的下学期,我的一个室友把电脑借给我一个学期,他自己准备考研,我如获至宝。开始逃课,每天在宿舍玩电脑游戏。就这样课程也越挂越多,最后不得不要延期。

在延期的两年里,我不再好意思跟家里要钱,而是通过做家教维持自己的生计。可能是迫于生计的压力,我想起了自己初三口吃刚出现的时候,母亲要求我说话慢一点的情景。于是我的口吃有所好转,至少可以与家长通电话以及正常的家教。就这样慢慢过了一年多,我的课程重修好了一大半。但是到大学六年级时发生了一件事,我和青梅竹马在不联系4-5年之后(我上大学,她上中专并且之后工作)又取得了联系。

这一年寒假我回到家与她见面,我的口吃突然又变得非常严重起来,她可能感觉到了沉默,于是建议我们去另外一个同学家里玩,然而到了那里之后,那个同学的母亲一边和我们一起烤火,一边随口问我几个问题,我口吃的很厉害,回答地很糟糕。当时我的心情一片冰凉,过了一会就借口有事回家了。

当时感到很羞耻,觉得自己完全配不上她,于是过几天就回北京了,从此把自己关在和3个同学一起租的房间里,整日玩电脑游戏,也完全不去学校补课,并且越玩口吃就越厉害(因为几乎不说话),最后连家教的学生都感觉到我的变化,于是我的家教也慢慢地被辞掉了。最后当大学六年级过完的时候,我还是没有重修完所有课程,于是毕不了业。

 面对这种情况,我想到了死,但是又感觉就这样死去对不起父母,想留一笔钱给父母。于是就在2009年7月12日,北京科技大学内中国银行,发生了那一幕……

入狱之后,我口吃依旧。而且在看守所的第一个月,藏了一根筷子,想等晚上值班的时候偷偷磨尖,然后自杀,但是第二天牢头发现少了一个筷子,最后发现在我衣服的夹缝里,于是我被全号子的人打了一顿。但是这一次之后,我再也没有生出过自杀的念头了。

在监狱的7年3个月了,我口吃没有任何改变,但是我的心态有了进步。而且我一直与尚秀云法官、李玫瑾教授、北京的一位赵伯伯和山西长治的刘妈妈等好心人保持通信,她们也一直关心和帮助我。尚秀云法官率领着她的同事们来监狱看望了我5次(包括我从北京调回江西的监狱之后,她们都冒着严寒和风雪、不愿万里来江西来看望我,给我送钱、衣服、书,给我过生日。)李玫瑾教授给我寄了钱,和很多书,如《在北大听讲座》,还有赵伯伯,刘妈妈 都给我寄了钱和别的东西。正是因为她们的关心和帮助,我才一直没有放弃,而是一直在监狱那种环境里苦苦坚持。

 时间终于来到2016年11月1日,是我重获新生的日子。忘不了监狱大门为我打开的时候,自由的气息扑面而来,那一刻的心情难以言述。

 事实上,在出狱的一个月之前的一个晚上,我站在铁窗里向外看,想着自己出狱之后干什么好呢。就是一刹那的心血来潮,我想到自己可以从理科转文科,再考一次大学。说到做到,我从第二天就开始,自己看文学类书籍(语文),看高中历史课本,看地理课本……于是在出狱后第二天,我就在父亲的陪伴下,来到高中母校找到曾经的高三班主任和校长,递上自己头一天晚上写的一封信,表示自己想回到母校复读。万幸的是,校长和老师宽容地接受了我,并免去了我所有学费。就这样,通过七个月艰苦地学习,我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并被英语专业录取(被调剂)。

在复读的这七个月里,我依然为口吃而苦恼,因为是文科的关系,老师经常会点名要我们起来回答问题,每当点到我的时候我就尽量简短地回答,但是有一次政治课上老师叫我背诵一个知识点,我还是暴露了自己口吃的缺点,但是感到自己的脸通红。但是这种情况在这七个月也尽发生了一次,大多数时候我还是靠自己的简短和慢慢说话闯过去了。

在高考前的一个月,我偶然在网上认识了山西的一个大学生,他说他自己用一个方法坚持了2年,最终彻底改好了口吃,我在与他通电话时也确实是听得出来他完全正常了。他把那个方法教给了我:说话前大口呼吸几口,说话时越慢越好,每说4-5个字停顿一下。在开始的一个多月里,我每天中午给他和我妈妈用这个方法打一通电话,后来我说话急、短促的习惯有好转

坚持这个方法有将近10个月,我感觉自己还是有进步,私下与人交流、打电话、寝室夜聊时98%的时候都很流利。开学初我还竞选了班长(虽然最后败给了一个女生,最后竞选上了学习委员),以及我参加了学校演说协会,在大一上学期的活动中表现很好,当众发言很好。我充满信心,我在日记里这样写到:我在大学四年里坚持培养自己这个良好的说话习惯,只要能在这一次的大学的四年里把自己的口吃改好,就是非常有成就的事。

但是只有一点,就是作为一名英语专业的学生经常要上台做英语演讲、当众读英语课文或者PPT英语展示,我发现无论怎么用那个方法,还是会口吃。

特别是上周一,英语听说课我们有一个任务,每个人播报3分钟的英语新闻。尽管我事前准备了很久,自己一个人播报的时候非常流利,但是一上台,无论怎么样深呼吸,或者慢慢说单词,我还是口吃……
    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病依然存在……这也是我找到您的原因。因为我非常认同您的秋水理论,希望得到您的帮助。

黎力2018年4月5日
写于西安交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