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朱朱的口吃经历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学员活动

学员活动

秦皇岛朱朱的口吃经历

发布时间:2018-11-18
点击量:

第67期秋水口吃面授学员小朱(女)

我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得上口吃的,但我清楚地记得,在三岁的时候,肯定还是一个正常人。三岁时,有一次参加一个全市的儿歌朗诵比赛,很大的礼堂里,下面坐着很多人,上台前带队老师告诉大家不要紧张,我完全不等理解紧张为何物,为什么要紧张。在台上朗诵,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害怕,更不会有对口吃的担心,那是我一生唯一的一次没有的记忆。
后来,到了六岁,口吃现象就比较多了,我自己,我父母,也都记不清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能是因为有一次踢到了热水壶,把脚烫了,有可能是受到了惊吓,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家养伤很久没有去幼儿园,姥姥在家陪我,一天也不怎么说话,语言功能发生了退化,大概就是从那以后,我就有口吃的现象了,但现在年代太久远了,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和这个有关。总之,六岁上学前班以前,我的口吃现象就已经挺多了,但还没有心理阴影。
关于心理阴影,我记忆中很早的一件事是在学前班的时候,同桌小男孩总是欺负我,踩我的凳子,哟擦干净他又踩脏,擦一遍踩一遍,我很生气,就被他气哭了,别的小朋友说,去给他告老师,我就一边哭着一边取老师那里告状,一来我本来就有口吃现象,二来一边哭着一边说话,肯定是结结巴巴地,老师听我这样说话,一直在笑我,不但没有批评那个小男孩,反而还笑话我说话,当时我特别生气,很多同学在旁边看着,我也觉得很没面子,从那件事开始,我就知道了,口吃是一件很不好的事,会被人嘲笑,并且,我这样说话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开始有了这样的概念,心理阴影也就开始形成了。
后来小学初中二年级,我觉得是我的口吃病固话的阶段,那时,每天上课担心老师提问,每天都活的提心吊胆的,但口吃现象时好时坏,大概一年一个周期,有事比较严重,有时就好一点,但是从没有完全好起来过。
初三初四(我们那里初中上四年)还有高一高二这两年,我自认为我的口吃已经不治而愈了,其实现在看来,就是转化为了隐性的。那时,我上课发言,到台上演讲腰酸没有问题,这期间的老师同学,也完全不知道我说话有问题,只是我自己知道,有的时候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这时找个词替换一下就可以了,对生活学习都没有什么影响,也没有很大的心理障碍,每次说话前都很自信,感觉自己能说话,每次都有“不会口吃的预感”,所以每次的确都说的很好,也自然刘不害怕说话了,我以为自己已经好了。
后来上了高三,重新分班,有一次课上回答问题,说的很不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再也找不到之前那种“知道自己不会口吃”的感觉了,大量的口吃预感,再次向我袭来,完全没有招架之力。突然间全面恶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在已经的十多年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严重的口吃状况,心理压力也一下子变得特别重。那是高三,别的同学都在拼命地学习,可是我连一页书都看不进去,被口吃折磨出了抑郁症,天天都在担心说话,担心老师提问,担心和同学交流,惶惶不可终日,成绩也一落千丈,不得不和老师学校打招呼,不上学了,自己在家里复习。虽然结果还是考到了一个还不错的学校,但是我知道,那完全是靠的我高一高二打下的基础,如果高三没有这么大的心理困扰,我一定还能考上一个更好的学校。
2008年,第一次到陈家戎老师那里去治疗,当时真的觉得很神奇,说不出来的,只要一用方法,马上就说出来了,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救星,于是非常刻苦地建议,早晨晚上努力地读书,练发音法,心想,为了改变命运,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殊不知,一着不慎,坠入深渊,我陷入了一条不归路。
回来以后,我按照老师说的,不用方法不说话,开口就要用方法,的确口吃现象好了很多,我自己很高兴,周围的同学朋友也很高兴,也很支持我,鼓励我坚持用下去,可是慢慢的,大概过了两三年,我发现发音法不管用了,有的时候,遇到强烈的口吃预感,无论再怎么用方法,还是会说不出来,我以为是我建议的不够,于是更加刻苦地练习,我以为是方法有问题,于是2011年又去了一次西安,但回来后还是一样,大概只能保持两三年的时间,就不管用了。于是,14年,16年又先后去了两次。17年那次不算是学习,只是为了面试,在那呆了几天,但面试还是失败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认识到陈家戎的方法或许是不太科学的,开始不再迷信他,而是上网寻找其他的方法,于是找到了秋水老师。
前前后后一共八年的时间,先后到陈家戎那里去了四次,回忆这些年,真的是悔恨交加,秋水老师说的对,练习发音法,表面上可以缓解口吃现象,其实,进一步强化了心理的病根,我自己也的确深受其害,越练越严重。在高三严重的时候,大概也没有出现过那种无论如何死活说不出来的情况,但是练发音法却让我的痉挛越来越多,并且很多时候,一开口就痉挛,根本打不开嘴。这是以前没有的现象。
现在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用发音法,或者打着拍子说话,就又回到了过去的轨道,因为这种东西,要么干脆不用,要么就每句话都要用,一方面,如果遇到口吃预感临时用一下,是用不上的,用了也没用,另一方面,如果我前面的话用了发音法,或者打着拍子说,后面如果不打拍子了,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如果一直不用,会出现大量的口吃,但有时也会流畅,如果用,就离不开了。所以我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说话,有的时候,遇到预感,好像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也不知道该怎样停下来。希望在这里能得到老师的解答。
近三年,主要是因为年龄大了找不到男朋友,并且受到了太多的拒绝,让我的心里负担越发严重,口吃现象也越发严重。我现在已经不求能够说的多么流畅,只要不出现那种痉挛性的口吃,不会嘴巴僵硬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只要能让我顺利表达出想说的意思,不耽误事就可以了,可是连这都做不到。
希望老师能帮我脱离苦海。
谢谢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