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日女生宁宁的口吃经历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学员活动

学员活动

留日女生宁宁的口吃经历

发布时间:2018-12-10
点击量:

秋水理论面授班68期学员:宁宁(日本留学

印象中口吃开始于初中,当时上英语课检查背诵课文,我总是背的最流利,很多时候一大段课文我可以一字不错的背下来,老师和同学们都很佩服。从那时起,我开始形成了完美主义的倾向。自己准备的时候就特别焦虑,给自己很大的压力。课堂上,有时我可以背的一字不错,心里也很高兴。可大多数时候,总是会有出错的地方。出错后,我对自己感觉很失望,也觉得让老师和同学失望了。现在想想,那时候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加上病态的完美主义倾向导致了我口吃的萌芽。 

但那时情况并不严重,虽然会有口吃的时候,但自己并不十分在意,同学老师家人也没有给我不好的反馈,没有什么让我特别记忆深刻的阴影。但从那时起,我就注意到我生气和别人吵架时,口吃会比较严重,还会有颤音。于是我就尽量避免与人起争执,养成了温吞的性格。到现在经常有人说我脾气好,这可能是口吃带来的一个好的方面。不好的方面就是碰到自己的利益被侵犯时也不敢去据理力争。

高中时让我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是一次上课时,我起来回答问题,问题很简单,可想说的内容就是说不出来,遭到了同学们的嘲笑,坐下时我觉得无地自容。另一件事就是每逢大考,出考场后大家都会熙熙攘攘的聚在一起讨论答案。我的声音天生比较低沉,也不是大嗓门,大家都在说话时我的声音就会被淹没。这样的情况下我就更着急想说自己的做题情况,就口吃的更严重。别的同学很难听清我说的话,就自然无视我,与别的同学去交流。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虽然很想与大家交流,但我只好选择闭口不言。在这种有很多人在场你一言我一语自由交谈的场合下,我开始很难开口说话。 

大学时,我因为口吃不敢去竞选学生会。活动能不参加就不参加。现在想想非常后悔,觉得浪费了美好的大学时光。毕业答辩做ppt展示的情况也很糟糕。 

毕业后我在一家国企工作,我不怎么喜欢这份工作,同时工作中也没有太多与别人交流的需要。对待同事们总是表现的比较冷淡,平时能不说话就不说话。一方面是自己的假清高,好像谁都看不上,另一方面也是用所谓的高冷来掩饰自己的口吃和社交无能。这就是既自负又自卑吧。 

不甘心做这份不喜欢的工作,我决定出国留学。经过一段时间的脱产学习和准备,我申请到了自己梦想的学校的MBA,还非常幸运的获得了十几万元的奖学金。这时,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然而到日本后,生活上的不习惯和学业的压力让我的口吃变得非常严重。我在课堂上不敢发言,会心跳加速,出现口吃预感,注意力无法集中在课堂内容上。和同学的交往也极不顺利。我的同学们都是各行各业各国的精英,而我连话都说不连贯,我变得极度自卑。我觉得愧对录取我的学校,愧对给我提供奖学金的机构,愧对支持我的父母。我开始封闭自己,不与同学交流,不参加活动,每天上下学的路上都很怕碰到同学。有时等地铁时都会很想跳下去,解脱我的痛苦。我意识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于是申请了休学。 

我的症状还包括恐惧电话,对别人讲谢谢再见讲不出来,对发生过的事情控制不住的反刍,口吃预感,不敢讲故事,更别提当众发言了。 

通过在网上搜索,我前几年就开始接触到了张景辉理论和森田疗法。我意识到这应该是唯一一条正确的出路。然而知易行难,道理了解了,自己却做不到,做不到不去在乎,不去纠结。我一直没有寻求专业帮助也是因为我相信应该投入到生活中,口吃就会自然而然的好起来。然而事与愿违。我不知道是其中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希望秋水老师帮我走出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