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zy学习秋水理论后的总结 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康复案例

康复案例

陶zy学习秋水理论后的总结

发布时间:2020-06-27
点击量:

2016冬季秋水理论网络学习班学员:   陶zy (大学教师、律师)                               

时间过得真快,也很慢,从去年12月份开始到176月份的秋水理论网络学习班结束了。六个月的学习让我成长很多,感觉内心厚实踏实了不少。

去年5月份我从银行辞职,因为我还对未来抱有一些想法,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些更有趣的事。7月我来到温州一所大学做老师,带上我的全部行李,似乎打算在此长期驻扎了。但生活总是不可预料,我在温州过得并不顺利,受到学院院长的打压。9月的一天中午,我无意中加入了执立老师的口吃群,在群里我发现了秋水老师、汪立彬老师、热心的童童姐等好友,那时群里经常会有一些公益讲座。我有空就听。在温州的那段日子,我的信心降到了低点,在群里我找到了重新出发的勇气。我想我可以放弃这里的一切,重新开始。尤其是在通宵达旦地看秋水老师的空间文章后,更坚定了我试一试的冲动。我要去深圳做律师。随后,我11月底来到深圳,12月初找到律所上班,当时就住在高中同学的出租房里,睡沙发。

当时口吃依然是我的一个心病,我很在意它。12月的某一天,秋水老师在执者成之微信群发布了开班讲课的公告。我当时是抱着拯救自己的心态报名的。因为当时每周的工作汇报都让我挺紧张的,并且最怕打电话。当时的自己是不符合一个律师的要求的,也受师傅和同事的批评和冷眼。我在意口吃,回味口吃,试图从结果端纠正口吃。听完基础课程,我并没有感觉学到什么新的东西,因为我大学时就研究过心理学,看了很多心理学书籍,普通心理学,发展心理学,儿童心理学,脑神经科学,变态心理学等等都有涉猎。除了老师讲的自己的故事和案例,其他的觉得比较枯燥。因此基础课学完我就不太想学了。3月份,基础课结束,中级班开始了,我本想就此算了,因为已经收到老师的《口吃原理与康复》这本书了。但是后来经过与秋水老师的交流,我索性把中级班和高级版都报了,当时心理还挺纠结的,但反过来一想,也就两千来块钱,打水漂也就算了。口吃者这种纠结、抠门、喜欢计算得失,要分毫不差的特点在这上面算是表现出来了。

那时我还没有明白一些道理,一发现有口吃现象,便觉得郁闷,并且问秋水老师怎么听了这么久的课,还没见起色呢?说实话,当时是怀疑的。秋水老师也回复了我,但当时境界未到,对口吃认识不深,不能完全理解老师说的话。

我由于工作原因,不能按时听直播,于是我就听录音。中间还有一个月时间没有听录音。心理是觉得自己都懂,老师讲的怎么一样呢?心理是浮躁的、傲慢的,带有判断和评价的。总之,就是用个人的浅薄理解去贸然概括事物,自以为了如指掌,然后将之防置一边,而不去试图理解其中更深的堂奥。

一个自以为是的人是永远无法进步的,因为他的思维表面已经涂上了一层光滑坚固透明的反射层。他脑中的模式足够多,认为世界不过如此,一遇到新鲜事物,他便用这些陈旧的模式去概括它,这个概括必然是删除了新鲜事物的特性。然后他更加骄傲,自言自语,我什么都懂。看,又被我参透一件东西,这个世界难道没点新鲜东西吗?

其实这本质上是一个虚幻的思维游戏而已。存在于那些骄傲又自以为是的人身上。

当然,这一直是我身上的一个毛病。当我发现它更严重的存在于我父亲身上。我突然明白这是一个人的性情。正如老师说的,有时优点就是以缺点为代价的,他们都有共同的神经连接。正如一个乐观的250。乐观是他的优点,250是他的缺点,但是乐观和250的来源是一样的。

实不相瞒,在听课过程中,我是带着拯救自己但同时也带着怀疑的眼光去听的,有时我会特别注意老师在讲课时的口吃现象。咦,怎么秋水老师也有时说话出现结巴现象呢?他讲的理论是不是假的?是的,我承认经历过这个阶段。

随着我听课的深入,尤其当老师讲到口吃原理部分,我深深地叹服秋水老师对口吃机理的精彩论述,沉醉于其中。秋水老师带着我们这些“瞎子”将口吃这个怪物前前后后摸了个遍。

之前我仅是通过自己的哲学和失败的经历,对口吃有一个粗浅的轮廓性的认知,并且有些认知还是错误的。比如:口吃者就是脸皮不够厚,只要脸皮够厚,口吃就会离开你了;有口吃现象的人一定会痛苦,口吃现象越多越痛苦。并且也没有意识到最关键的:对口吃的纠结、懊悔、抱怨和回味、训练是在强化口吃。

在口吃原理部分,通过秋水老师对看不见摸不着的口吃进行全面的、深刻的、逻辑的阐释和剖析,我的心眼逐步打开了。我认识到口吃的本质乃是一种记忆。这种记忆与普通的记忆不同。它是我们害怕的,不可抗拒的记忆。而口吃者难以解脱也就在这种不可抗拒之中,在不可抗拒中加深记忆,在加深记忆中更加不可抗拒,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在听课时,我的心中产生了这样一个图景:一个无意中打了死结的绳子。绳子是可见的,因此我们知道要从逆方向解开它。但口吃这个死结是看不见的,且可以感受到的是口吃现象,于是我们自然而然从口吃现象入手,不足为奇。比如我小学时就曾经干过这样的事,我要喊姑姑,于是不间断的连续说姑姑、姑姑、姑姑,心想到了姑姑身边应该可以喊出来吧。或者有些人去训练难发的音,一天读一万遍,就不信发不出来。

这种做法如同秋天到了,树叶黄了,一傻子看不顺眼心里难受,拿绿漆将树叶刷绿,因为他只能看到树叶,看不到树的其他部分。不要为树叶悲伤,不如为树根施肥,不要抱怨秋季的肃杀,四季更替,秋天也有它的美。

更深入一点,精神分析发现口吃的潜意识,从潜意识入手解决问题,找到潜藏在内心深处的负性记忆。并通过催眠等方法将负性记忆释放。这可以一时解决口吃者的问题,因为此时他的心理很干净了轻快了,口吃暂时离开了。但是从潜意识着手解决口吃问题的人却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这些负性的潜意识是怎么来的?为什么口吃患者会有这些负性的潜意识呢,而其他的有口吃现象者却没有这些负性潜意识呢?这也是治标不治本,如同井里的水,掏干净了,又渗出来了。

还有从口吃的紧张入手,以为放松、消除紧张就可以治好口吃。这和从潜意识入手差不多,都是一时痛快,过后口吃依旧。更有甚者从刺激物入手,我不是当众讲话口吃吗?那我就不当众讲话了。我不是说大家好的“大”口吃吗?那我变一个音(发音法),说“二”家好。好,就这么办。只要我长期避开发生口吃的环境,长期用发音法使自己不发生口吃,那么口吃现象就没了。口吃的产生是因为口吃现象,没有口吃现象,口吃也就没有存在的基础了。照这种逻辑,几年不说话也可以成为治疗口吃的方法了。

从口吃现象入手明显是错误的,不说不能治本,更无法治标,这种傻事我记忆中也只做过一次,当然其他从现象入手解决问题的事我做过很多,皆因心眼未开,不明事理。从潜意识和从紧张入手解决问题错在哪里呢?错在一时痛快,治标不治本。

为什么?因为如果一个人的认知错误的话,一个心理阴影解除了,下次遇到一点口吃现象(口吃现象是人人都有的,一个人说话必然会出现口吃现象,连奥巴马也会口吃,一个从没有口吃现象的人是机器人,就像计算机从不会算错),他又会大惊小怪,在错误的认知下,担惊受怕,啊?我刚才怎么又口吃了,我的口吃又回来了吗?怎么办啊?这样一想,又会形成了新的心理阴影,建立了新的条件反射,负性潜意识走了旧的,来了新的。

同理,让自己放松也只是权宜之计。生理的放松并不能持续,一张一弛是生理的节律;并且生理的放松和说话流利没有绝对关系。

记得我前年就试过放松,在上班的路上告诉自己:放松,放松。还记得吗?那天你躺在沙发上,睡在地版上说话,你没有口吃哦!

实践告诉我,这样做不顶用。试过几天就不想试了。放松如果不配合正确认知,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属于假的放松,空洞的放松。

人们说爱情三要素是亲密关系、友谊和激情。没有正确认知的放松只不过是没有友谊和激情的爱情,所谓的亲密关系必然是虚伪的,无法维持的。

另外,口吃者的突破也属于冲击潜意识、放松之类的解决方案。2015年从银行辞职前后,我想把口吃这个压在我心里的石头拿掉。我试过练胆,骑个自行车在公园里和各种人打招呼?根本不认识。见人就说“你好”,说完交叉而过,不敢多说。碰到回复的,也碰到觉得莫名其妙的。结果呢?仍是隔靴搔痒,不顶用。断断续续试过一两个月就没试过了。

最长的朗读,当然是以消除口吃为目的的朗读。

2010年寒冬腊月坚持了2个月,2012年夏天坚持了3个月,当时用的是最大声、最快速、最清晰法。每晚在南昌的江西艺术中心声振屋瓦,不知有没有感动天地,反正是感动了我自己。2015年底坚持1个月。后来发现对“消除”口吃效果不大就没怎么坚持了。

当然通过朗读可以学到一些新知识,这是我坚持朗读这么久的一个重要原因。

至于那些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发音法、呼吸法,我在2009年痛苦纳闷时,从网上了解过,但从没试过,我的本能就觉得别扭不靠谱,当然也因为我口吃不算严重,我是隐形口吃,不然可能也会用发音法、呼吸法了。

那么口吃之因在哪里?该从哪里入手呢?秋水老师告诉我们“因”在认知,在自己的思想意识层面。

只有从表意识入手,才能解开口吃的死结。解开口吃从接受口吃开始,不是盲目接受,而是基于对口吃原理的了解后(正确认知)自然而然的接受。接受后,才能做到言前不纠结、言中不对抗、言后不评价。进而淡化记忆,淡化口吃。从而逐渐解除对难发音的执着。

当然口吃康复有一个过程,它不是治好的,是自愈的。“治”口吃如同搅一滩浑水,越搅越浑。只有不去管它,它才会变得清澈如初。因此任何以消除口吃为目的的行为最终都是治不好口吃的,因为这种行为就如同是搅那摊浑水,只会加强口吃记忆,加强对口吃的执着,从而使口吃更加严重,形影相随。

现在说来,口吃问题竟然如此简单。但是认知的提升却不是凭空而来的,需要的是学习和阅历,是理论到实践、实践到理论的反复检验和锤炼。

我记得2013年读研二时,我就在口吃贴吧上看到了秋水老师,甚至在读大学时我就在网上看到了钱厚心老师的讲义(提倡发音法矫正口吃),好像也听说过张景晖老师(提倡认知心理疗法治疗口吃)。但我当时是在失败的打击下,已经对治口吃不抱啥想法,翻了几页就没看。但没有彻底的放弃“矫治”(搅混水)的想法,还是有留恋,徘徊。

一遇到口吃了,或者预感来了,或者想到因为口吃放弃的机会,失去的青春,就感到难受,就会想去治口吃。我在想,如果我当时就照着这几位老师的正确路径踏踏实实地走,也许我早已经解脱了。钱厚心老师的理论我不了解(后来通过学习秋水理论后,才知道他主张发音法),至少张景晖老师提出过治疗口吃的不对抗、不纠结、不评价、不回味、不演练的心法。秋水老师继承发扬张景晖老师的理论,但否定其允许口吃以及厚脸皮可以治口吃的错误思想(张老师的允许口吃不具有普遍适用性,尤其是对年轻人不适用)。

但是历史是不可假设的,人生是不可假设的,人生是残酷的,冰冷的,走向死亡的。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这就是人生,从来不公平,更多的是痛苦。也正因为这样,我们要学会爱,从一个不懂爱的人,到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去关心一个人,这是一辈子的学问。人的价值不在于获得多少财富和名誉,而在于他能影响多少人,带动多少人向着爱的方向走完他的一生。

回到我说的我在听课时怀疑过秋水老师这个话题。尼采说过: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会凝视你。稻盛和夫在其《活法》中写到:决不可描述恶念。我认识到,这是我思维的一个小小游戏,和秋水老师无关,秋水老师只是这个游戏剧本中的一个符号而已。我当时心中有深渊,心中有口吃恶念,所以我才会那样想。那样想只会让我掉进深渊,掉进口吃陷阱中。不知你是否能领悟这其中的奥妙?

在这期网络班中,秋水老师用他的大爱,呕心沥血,将其全部理论和心得,毫无保留,倾囊相授。老师的执着和坚持令我们这些晚辈真是自叹不如。秋水老师不厌其烦、深入浅出、娓娓道来,用其正知 
正见引领我们这些迷途羔羊走向正确的人生轨道,让我们面向阳光,沿着爱的道路继续我们的人生。我相信经历口吃这一劫,我们比一般人多了一种面对世界和理解世界的方式,让我们活得更好,并影响更多的人。
    感谢秋水老师!祝愿秋水老师身体健康,阖家欢乐!

感谢这六个月来同学们的陪伴,我们都是可爱的人,善良的人。只是一不小心生活给我们开了个玩笑,绳子打了个死结。如今心眼已开,我们解开就是。

祝愿同学们能确立正确认知,顺其自然,早日全心投入生活,创造精彩人生。

以上是我的一些体会,错误之处,还请老师批评指正。

                                  陶zy

                             201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