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无边,回头是岸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成功案例

成功案例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发布时间:2020-08-30
点击量:

首期秋水课堂线上学习班学员  深圳 小廖

2020年7月16日那天,我正被几天来的焦虑和恐惧折磨着,不可自拔,我想起向几年前在QQ上认识的秋水老师求助。我一直相信,巨大的痛苦背后一定藏着巨大的转机。

我是一名口吃患者,以前我一直不确定口吃是一种病,当我学完了秋水理论,我承认我得了一场大病,需要自我疗愈。我多年前就看过秋水老师发表的一些关于口吃的文章,非常赞同老师的观点,当时没有网课,只有面授班,我不方便前往跟老师学习。如果当年有像今天这样的视频网课,那我也就不用受后面的这些苦了。碎片的学习没能我识得口吃的庐山真面目,只有今天这样系统地学习完秋水理论,才让我对口吃有了全面透彻的了解,对自己的问题有了客观的认识,今天我终于可以放下口吃,放过口吃,也放过自己了。

为了给自己和口吃一个了结,也给吃友们一些启发,我最后一次回顾一下我的口吃经历,从此希望不再追究口吃。

我从小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口齿伶俐,活泼可爱。快快乐乐地来到了高中阶段,高一的一堂英语课上,我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突然就结巴了一下,老师和同学们不自觉地笑了,我觉得像是发生了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我是英语课代表,我这么优秀,我怎么可以说话打结呢?从此我就跟自己过不去了,每次课堂回答问题我就紧张万分,生怕发生口吃,我把口吃当成洪水猛兽,唯恐避之不及。其实整个学习生涯下来,我并没有出现因口吃而让同学们笑话的事情,但我却从来没有放下过对害怕发生口吃的焦虑。

2001年大学毕业,当了一名初中英语老师,那个时候工作和生活很充实,好像忘记了害怕口吃,暂时口吃也放过了我。两年半后,我放弃了老师的工作,来到深圳改行做外贸工作期间恋爱、结婚、生子,被卷进生活的滚滚洪流中,口吃也似乎放过了我。2010年,当我儿子三岁开始上幼儿园了,我有一次打电话给老师。老师姓李,当我叫李老师的时候,发现李字变得难发起来,挂完电话我就开始纠结,怎么可以口吃呢?从此我就害怕跟李老师打电话。

2011年我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外贸公司,之前我是家庭主妇,有了自己的公司以后,就要经常去公司,有时要开会发言,我发现我竟然有点害怕当众讲话,其实就是害怕发生口吃,怕别人发现我会口吃。有了这个心结后,遇到一些场合,就会让我特别焦虑,我想我必须克服口吃,不然就难有平静的日子。我去口才培训机构学习,也学到一些知识和演讲的艺术,刻意练习过科学发声,刻意练习演讲,但是反复练习下来,还是拿不走我的心结,对口吃的担心并没有减少。

三年前,朋友介绍我到安利的平台学习,那里都是一群正能量的人,人们都是赞美和认同,有机会训练表达力。起初,我信心满满,感觉进对了环境,有良师益友,经过环境的熏陶,表达力很差的人都可以成为讲师,站在台上娓娓道来,我相信不久将来我也可以

我羡慕台上的老师,他们讲话不用讲稿,连没有学历的老师,也有那么好的表达力,因为真感情好文章,因为他们不口吃。而我时不时会在当众讲话时,遇到难发的字词,特别尴尬,虽然没有人笑我,可我自己无法放过自己。

有时我会被安排上台做亲子教育的分享,假如上台分享是下个月的事情,我从接到通知的那一刻就开始担心害怕。虽然我做足了准备,充分地练习。可越到临近演讲的那天,我越是焦虑,甚至失眠。我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没用,我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摆脱恐惧。只有等到演讲结束,才能如释重负。其实我站在台上并不紧张,但我有一些口吃预感,会出现几处重复性的口吃,观众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自己知道我本来可以讲得更好,我对自己永远不满意,我对自己的口吃明察秋毫。

而近期一次关于口吃的焦虑恐惧把我快逼疯了。我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我发现我叫一个同事的时候总是难以叫出口,他是我的合伙人,也是我的老板,其实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不存在恐高。只是因为他的姓,王字是我的难发音。我害怕我不小心口吃了,被同事们听见就太可笑了。于是我总是在心里打鼓,神经得不到一刻放松,晚上也无法入睡,然后因为失眠,又更加焦虑,因为焦虑焦虑。陷入了强迫思维的恶性循环。这就是秋水老师说的病态口吃患者的心理。

我终于受够了,于是我开始寻找解脱之道。感谢缘分,让我认识秋水老师,让我有机会学习秋水理论。秋水理论,揭开了口吃和强迫思维的真面目,以及告诉我们许多人生哲理。

秋水老师从基础心理学,到口吃原理,再到口吃的康复,全面透彻地分析了口吃形成的原因和解脱之道。原来口吃形成的原因很多,患口吃的人也很多,也有很多像我这样的隐性口吃患者,也不乏女士。

我以前认为女生很少有口吃的,我是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口吃呢?口吃起初是正常的语言现象,因为自己不接纳自己,追求完美,跟口吃对立起来,发生口吃又开始批判自己,从此没完没了。原来口吃不能通过练习让它康复,不是自己不够努力,方向不对努力白费。我企图通过锻炼当众讲话让自己克服口吃,结果却是让自己更加受口吃心理的折磨。我原来觉得口吃是多么的可恶,打破了我内心的平静,浪费了多少美好的时光,甚至损害了我的健康,后来发现要怪只能怪自己的认知错误。

秋水老师用自己碰得头破血流的口吃经历,40年对心理学的深入研究和实践,向世人贡献了秋水理论。把每个口吃患者暗藏的思想和灵魂都暴露无遗,深刻地同情,深刻地批判。我的错误思想通过秋水理论第一次得到系统完全地纠正。一切的痛苦都是因为我跟口吃斗出来的,一切不符合天道和人道的做法都要受到惩罚,种下恶因,收获恶果。

秋水理论的不治自愈,放下口吃,投入到正常人的工作生活中去,才符合天道和人道。如能转念,何需秋水理论?如不转念,谁为你救苦救难?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我将不再执着于追求不口吃,也不再追求成为侃侃而谈的演讲高手,甚至不必追求成功,因为内心的淡定从容才是生命好的模样。当你放下了恐惧,才会活在爱里,而爱是生命高的能量,掌握了爱的力量,世界就在你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