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十年求治血泪:沉塘淤泥,急流勇退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成功案例

成功案例

口吃十年求治血泪:沉塘淤泥,急流勇退

发布时间:2020-08-31
点击量:

编者按:本文作者,小杨在大约18岁时参加了口吃矫正班。开始意气风发,信心满满,以为解决口吃指日可待。

然而,当她一次次乘兴踏上去西安的列车,一次次拖着沮丧憔悴的身躯回家。

前后十年矫正口吃的历史,一个黄花少女变成了30多岁的女士。就是因为被误导“只要到生活中坚持用发音法说话,口吃一定会消失!”

带着这个信念和希望,她一直没有结婚,一直没有干自己想干的工作,就这样耽误了一年又一年。下文是她泣血写下的句子……


患上口吃病有二十多年了。从2001年第一次参加矫治,到今天已有十年。坚持练习了10年的发音法,采用了10年的自我暗示法,进行了10年疯狂的突破法,在矫正师10年的激励中,我每天充满激情练习发音法、呼吸法、突破法,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他人迷惑中,在失落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虽然不知内情者看不出我的语言有丝毫的破绽,甚至我可以一些重要场合流畅说话或演讲,但我自己清楚自己是什么状态。

每天说话都要提醒自己用发音法说话,过着行尸走肉般,如同上刑场般的生活。口吃还是从前严重,心理障碍比以前翻了几番。 先前的藏着、掩着、自我折磨,到后来的手段,都是为了一个目的——消灭口吃。 而口吃也真的是因为我的种种重视,强大到足以颠覆我的整个人生。我有时想,如果我失忆了,醒来会不会不口吃呢,如果我经历了生与死,会不会顿悟呢。直到去年,我生了场大病,当时我以为我把口吃放下了,可病好了,还是一切照旧。那时,我才开始怀疑,我所认为的是不是出了错。 认识秋水老师很偶尔,当时我加了一堆与口吃有关的QQ群,就在那当中遇到了秋水老师。因为经过多次的矫治,我已经不相信暗示疗法、暴露疗法,我太过于理性,接受负性暗示的能力远强于接受正性暗示。所以我需要一种系统而又深入的,真正能够说服我的理论,无疑秋水理论是最适合的。 经过了秋水老师三个月的远程指导,我终于明白问题的症结所在。口吃不过是表露出来的冰山一角,根源是我极端自我,追其完美的强迫思维症。 不管我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我的确应该算是一个强迫症患者。在我的心里,有着非常强烈的对错标准。以我的标准,来衡量一切的事物与情感。我认为说话时紧张、害怕,那是不对的,所以我排斥它,企图改正它。殊不知,越是想要不紧张,就越是紧张,就越是说不好。然后受到外界嘲笑,然后更加恨自己,恨口吃。口吃病也就是这样产生的。而我又用口吃病产生的方法去矫治它,当然只能是越治越糟了。

 顺其自然,为所当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切情感冲动都是有其原因的,情感冲动只是一个结果。对情感冲动不能压抑,更不能与之对抗。若是压抑、对抗了,只能使其呈几何级数增长。我能控制的只有行为,也必须去控制行为。 当我内心想要的,与理性判断的起冲突时,不要去责怪情绪的不正确,也不要试图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更不要改造这种情绪。只能顺着这种情绪,然后转移注意力,去做正确的事情。 这与对待孩子是一样的。如果孩子想要做某事,而那事是不对的。此时,如果你粗鲁的骂他,指责他,他肯定会大哭不止,甚至会产生逆反心理。但是如果,你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去做别的他感兴趣的事情,然后再耐心的同他讲道理,他多半还是会听的。我的内心就藏着一个任性的孩子,只能哄着、宠着往正确的方向去引导,不能斥责、打骂。 受到别人的指责、嘲笑、讥讽,心里当然是难受的。这很正常,人人都是如此的。

此时,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想,他为什么会这样做,是否情有可原呢。二是,觉得很生气,很受伤。这两种情感都没有错。认为它是错的,想去改变它,压抑它,那才是错的,才是强迫症。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不公正的事情,如同在我前进的道路上会遇到或大或小的障碍物一样。不要与障碍物去较劲,绕开它,继续前行,它是客观存在的,无法改变,主观能做的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或者尽量少受伤害。如果因为遇到障碍物不高兴了,没有关系,前方会有新的风景让我很快忘记这一点。 明白了这些,还要再去压制、对抗说话时的紧张、恐惧、口吃冲动吗?当然不能,因为这些“果”,不过是先前种下的“因”的显现而已。如果,在口吃发生的初时,能够明白这些道理,对它听之任之,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可是现在前因已经结出了恶果,条件反射已经枝繁叶茂,我必须采取措施来使之慢慢枯萎。 这么多年来形成的心理问题盘枝错节。口吃已经成了我所有问题的出口。我习惯于把所有的不如意都归集为口吃,认为只要我把口吃病治疗好了,就什么都好了,我把注意力、希望全部都放在治好口吃上。可如今发现我的期望错了。如同,一个人竭尽全力跑到终点,才发现方向跑反了。口吃本身只是一个小问题,是我的重视和在意让它变得无比强大。即便真的不口吃了,又能怎么样呢,我想要的一切都能实现吗?当然不能。更何况,口吃无法在我的期望中治疗好。 我只能告诉自己,我无法消灭口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口吃还是会陪伴着我的。我想要的,我只能靠自己去争取,而且是带着口吃一起去争取。这很残酷,也很残忍,打破了我多年来自欺欺人的幻想。但很真实,人可以活在梦中,但是梦一旦醒来,就不能再假装入梦。 老师说,不治自愈。讲的就是无为而治,真正放下口吃,放下心中的不切实际的念想。但并不是说,什么也不做,坐等时机的转变,或者说任由口吃伴随自己郁闷一生。我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的。比如切实选定自己的人生目标,比如积极主动的投入到生活中去,比如勇敢从容地面对各种场合,比如聪明机智的绕过难发音,比如淡定坦然地面对各种失误与非议。 我不信天,也不信命。但我相信,付出总会有回报的,即便不能马上回报也会堆积回报。只要我真正投入的去做了,去生活了。

口吃能不离开我吗?即便不离开,也能成为可有可无的一部分了。我的一个朋友说,真正的安全感不是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也不是找到一个可靠的人,而是让自己的内心能够足够的强大,强大到足以解决身边的一切问题。我觉得很对。心中无鬼,何俱口吃? 这很美好,可是好像很难,我的能力可能不够。其实并非如此。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重要,我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观众,更没有人打着探照灯来关注我的一言一行。只要我能够投入的去做,去生活,出错,做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做事过程中的失误和错误都是能够被原谅的。其实那惩罚远没有我心中恐惧的那么大。 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人生只是一个过程,结局都是死亡。有些人毕生追求的,正是有些人与生俱来的,可见最终能够达到什么程度,拥有什么并不是人生的最大的意义。前两天看《画壁》,对最后一幕印象很是深刻。芍药问众仙女,你们今天快乐吗?众仙女回答:快乐。活着就是为了快乐,为了幸福。 我以前其实一念之执,导致步步维艰,被口吃束缚得越来越紧。当秋水老师一讲到不治自愈的时候,我是从心里排斥它的。因为如果接受了,那么意味着:我这么多年来所盼望的,所期待的一切都是错的。人总是要怀着希望,才能甘心过着自 己并不乐意的生活。尽管心中的期望十年来都未能成真,但我深信总有一天,它会变成现实的 。可这一切的事实明明白白摆在我面前,被秋水老师分析的清澈见底,让我不得不服!

我的工作是软件开发,每天面对着电脑。最初这份工作我也是喜欢的。可惜,我是高度近视,我不免为视力而担忧。于是,我想要转行。找了好久才发现,我还可以去做实施(培训) 。可唯一横在我面前的是口吃。于是,我开始踏进矫治班的大门。我一直深信,只要我把口吃 这个问题解决了。我就可以转行去做实施(培训),我就可以摆脱目前的生活了。 不治自愈是要告诉我,这十年来,我所想的一切都是错的。口吃不是我转行的障碍。真正阻碍我的,是我的纠缠(强迫)心理、逃避心理、懒惰心理。口吃不过是因我的纠缠心理而 结出来的一个丑陋的果子罢了。它是一个表象,而不是根源。 口吃最初应该只是一个小雪球,后来被我越滚越大。

我觉得冷,我想雪球消失。可我不敢 站在外面的阳光下,因为我没有勇气面对每次被阳光融化时淌下的水。我一直躲在冰冷的地方 ,期望着,有一种外力能够将雪球带走,这样,我就可以开开心心的站在阳光下了。你是要告 诉我能让雪球消失的唯一办法就是放在阳光下吗?难道不可以有什么外力让雪球凭空消失的吗 ?比如外星人。    我应该彻底断了“等口吃好了,我就可以.....”这样的句式了。告诉自己,目前就只能 这样了,不用再等了,也不能再等了。各种幻想都可以收起来了,各种场合不管我怕的,不想去的,都统统给我去面对。要说话时,只要不发生强直性口吃,什么换词、调字、变音、停顿 、重复,用手势,拿笔写,统统都用上去吧。 

谁规定我一开口就一定要无懒可击,一鸣惊人的。谁规定,我不可以有讲不好的时候,不可以有拖音、重复的。谁规定,别人给我的评价都要是好的,给我的都要是笑脸的。谁规定,当我心里难受时,就一定是我错了或者是别人错了,一定要想办法去解决的。谁规定,只有说 话完全没有问题了,才可以去见人,才可以去做实施的。    让自己站在阳光下吧,雪球融化时的水,终会被风干,一切终将过去。没有时间的限定,不知道是何时。如果真要有数字的话,那就当是次数吧。一千次,一万次。只有当自己一次又 一次的去面对场景,一次又一次的以自己的聪明化解,一次又一次的原谅自己说话上的不完美 。对痊愈不再心存时间上的期待,才可能实现。    其实不是太难的,不是吗?毕竟又没叫自己去面对强直性的口吃。谁没有期期艾艾,吞吞吐吐的时候,谁没有慌乱,说不出来的时候。谁没有有口难开,只打手势的时候。更何况,大多数情况下,还可以用我的聪明,迂回得不着痕迹。我不是单纯靠嘴生活的,哪怕是实施根基 也应该是业务知识吧,干嘛要对自己的说话有这么高的要求。正常人中,不会说话的人多了去 了。

 其实,我是懒,习惯于逃避,习惯于等待,心理上也比较脆弱、敏感。我想做实施,这个愿望没有错,可必须付出努力。口吃只不过是我的挡箭牌,恨了那么久,怪了那么久,才发现 ,那不过是我逃避的借口。错失的十年,真的是追悔莫急啊。如果时光能够倒转,如果人生能够倒带,那一切都将不一样了。好在也不算太晚,找到了正确方向。以前我真的非常固执,一直死抱着“如果我的口吃好了,将会怎么样,怎么样”。我是不接受现实 。现实的生活当然有喜有悲,有认同有排斥。这一些都不是口吃造成的,而是现实,是人人都必须接受的事实。    我曾问我以前的老师,你如此执着的努力奋斗为了什么?为了名?为了利?为了让人记住你?也许,你再努力也只是沧海一栗;也许,几十年之后,根本就不会再有人记得有过你。他说,我根本就没想过让人记住,也不是为了名利。我只是想按着心的方向去走,照着自己想的去做,到底能走多远,能做到什么都不重要。

幸福是什么,快乐是什么,就是你心存期望,顺着自己心的方向去努力。    顺着心的方向。不管是沉塘作泥,还是激流勇进,只要心能觉得快乐都是对的。如此简单,的确很简单。如此还要再问口吃吗?那不过是一个执念。之前的放不下,丢不开,是因为处在迷雾之中。如今放下了,丢开了,也不过耳耳,前方仍然会有新的烦恼出现。重要的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它。重要的是,我的强迫症已经消失了,我不再纠结口吃了,我终于可以放下手脚去大展宏图。    感谢这场口吃之劫带给我的心灵洗涤。感谢秋水老师和他的理论。没有秋水理论,恐怕我一辈子都会痛苦的纠结下去。

  也感谢我以前的老师,感谢关心我的亲人和我的朋友,感谢我自己。    也感谢所有给我过责难和非议的人。

浙江宁波:杨**(女,秋水口吃首期网络学员)                                                                                                                                                 2011年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