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口吃病经历和痛苦的人生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学员分享

学员分享

我的口吃病经历和痛苦的人生

发布时间:2011-12-11
点击量:

我的口吃病经历和痛苦的人生

秋水口语中心远程学员:新疆:张**(女)

    我是陕西延安人。我的口吃病是大概从几岁就有了吧,我的爸爸、哥哥都有口吃的,但我爸爸后来年龄大了就没有了,我们是有口吃的家史了,因为我的奶奶有口吃,爸爸一辈就爸爸,我的4个伯伯家里都有口吃的,在农村,从我小的时候,村里人就传说,我们是祖坟里,埋了什么了,家里都会有,在我小时候也认为是祖坟里的事,是遗传的,没办法的。

   大概在我朦胧开始懂事时,也意识到口吃不好,让别人笑的,很丢人的,小的时候我的口吃很轻的,我哥的口吃很严重的,我是一个性格很敏感,也很聪明要求很完美的女孩,小的时候,我是一个性格很活拨,很想表现自己,很喜欢说话的一个女孩。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尊心的增强,口吃病对我的影响越来越显了,口吃病的心病越来越重了,性格也开始改变了,慢慢的也不喜欢说话了,开始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也开始斗口吃了,改口吃了,加上我的嫂嫂很不讲道理,欺负妈妈和爸爸和我们姊妹,在农村,是不能和嫂子讲理的,加上在我们那个年代,我们那个偏僻的乡村,那时候我们读书的唯一出路是读师范,当教师,但由于我患有口吃,当老师的梦不能实现,由于自己又是一个很要强,很求完美的人,自己要出人头地的梦不能够实现,以至于在复读了两年后的最后一年当中,我患上了抑郁症,在家休学半年,在当时的农村里,村里的医生诊断我是精神分裂症,妈妈也用讲迷信的方法给我治疗,就再也就没读书了。等我好了,我就离开让我伤心生我、养我的小村,出来投奔我新疆的姑妈,我不能在在乡村待下去了,在待下去,我要压抑死的。我也在想如果走到外面的大世界了,接触到新的环境,我的口吃病就会好的。来新疆刚开始的二、三年里,因为给我的姐姐在帮忙做小本生意,口吃对我的影响不大,那时压力不大的。在回来的几年,姐姐结了婚,我就自己去找工作干,我开始给别人买服装,销售东西......因为,我对自己说“我一定不能有口吃出现的,销售一定要语言表达很好才行的,要能说会道,才能把东西销售出去的,不然,我是不能胜任这份工作的,老板都不会要我的。由于给自己精神上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我就在说话上百分之百的不让自己有口吃的,在干每一份工作的前期,因为老板和同事都不知道我有口吃,我就能表现得很好的,加上我的先天条件很好,我有天生丽质的相貌和气质,应聘都会没问题的。但要命的干销售,都要培训的,在培训课上,要一个一个介绍自己,介绍产品,我是最治命的就是惧怕在人多的场合讲话,这样我的口吃就会暴露无疑的......如果不是太大的企业,培训也许会没有,我就能干上两三个月,甚至更长,但如果企业大了,刚去了就培训,就会,找理由离开了,我不想把人丢大了。因为给我打击的事,刻骨铭心、痛到骨髓里去的......记得最痛心的一次经历是:我在一家规模很大的专卖店应聘上了,第二天就要进行培训了。培训的人很多,老师也很严格,第一轮培训就是,一个一个说欢迎词“您好,欢迎光临”,培训老师一说就有点紧张了,在心理一遍一遍的练习了好多遍,想应该没问题,离我还有几个人,我的神经就格外的紧张开了,浑身开始冒冷汗,我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不要紧张,不要害怕,很简单的一句话,别人都说的很好,我也一定行的。终于轮到我了,我的喉头整个都萎缩了一样,身体都在发抖,我试着喊出,试了几次就是喊不去来声音,培训老师站得很远,他还想,是不是没听清他说我话,他又重复了几遍,说的话,但我还是喊不出来,以至于老师走过来,站在我的跟前,看着我喊,这时候,我的头整个低下去了,我也不试图喊了,我喊不出来的,培训老师说的什么,我也没听清楚,当时,我觉得所有人的眼光都聚在我的身上的,别人都把我讥笑死了,世界末日降临到我的跟前来了,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我的耳朵都在闻闻作响,眼前一片发黑,培训老师说的什么,我也没听清楚,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跌跌撞撞的离开的那里,我的意识告诉我,我赶快逃开这里,逃开了让我丢尽脸面的是非之地。眼泪已流满了我的脸,眼泪里包含了委屈、伤痛、受人侮辱、嘲笑......任凭泪水肆意的流淌着,我也没意识去擦,任凭别人差异的眼光,我无心顾及......怎么上的车,怎么回的家我不知道,回去几天里,我的精神仍处在恍恍惚惚,嚼饭无味,......至几次在睡梦中惊醒,这次给我的打击真的太大了,真的是刻骨铭心的。    

经历了这次打击后,我都不敢去找工作去了,过了很长时间。我好像找了一家很小的店面干上了,我在心理就一直在想,能找上一家矫正口吃的机构,哪怕我借在多的钱,用一生去还债,我都会毫不犹豫至于做的,我去图书馆,去找这方面的书籍也没找到的,因为在我周围的人群里,给我的信息是口吃是遗传,不会医治的好的。但我太痛苦了,我只有幻想,能有人给我治好的。那时候在我周围确实从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学校,我在医院也去查过有没治口吃病科-没有的。矫正口吃病的希望是没有了。再后来,我又换了无数次工作,工作中,口吃带来的打击,已是家常便饭了,在一次次的打击中,我的精神和心灵遭受着无数次的摧残、折磨......

    在一次次的摧残、折磨中,我就下定决心要自己改好口吃,在每次说话的时候,我都在高度注意着说话,把要说的话一次次的练好,越练面对人说话的时候越紧张,每当说话的时候我都大汗淋漓,胸口憋的疼,就在下次说话的时候,更加的注意说话,更加的压口吃,改口吃,抵抗口吃,自己把自己整个都封闭起来,觉得和我在一起每个公司的同事都在嘲笑我的口吃,尽管我的先天条件比她们强很多,但我觉得她们都在嘲笑我的口吃,,我也不愿意和她们在一起玩,都是独来独往的,只有偶尔的一两个真心的朋友。我在想,如果我没口吃,你们算什么,我那点都比你们强,我一定干的比你们好十倍。你们算什么!我就更加想让我好,我整天把所有的心思和经力都用改口吃上,在睡梦中,要不我就是口若悬河,语言畅通无阻;要不就是,重现白天的口吃给自己带来的尴尬、耻辱、痛苦......每当这时,心理的痛苦的纠结更深一层。睡醒后,觉得睡了一晚好累呀,浑身没力气了,但眼睛一睁开,又要面对冷酷的现实,改口吃的决心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加深着,一次次换来了更加的伤痛,只能给自己原本千疮万孔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斗口吃把自己斗的筋疲力尽,疲倦不堪......生活毫无生机、乐趣而言,人生乏味...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活得真的很没意思!

我后来干了一个地方的前台,经理人很好,他很看好我,说我跟别的女孩有不一样的气质,很犹豫。他说很想帮帮我,他说她认识一个老医生,医术很高明的,她的针灸很厉害的,让她给我治疗,她给我实行了针灸的治疗,医生说我们一说话,就紧张,是因为神经系统太紧了,靠扎针可以缓解紧张的神经的,然后结合读报纸、朗诵文章,就会好的,我每天身上被扎满针,一次好像是二十多分钟,时间好像是两个月吧,我在朗读的时候本来就不口吃的,也许是心理的作用,当时觉得就是好多了。但是过后肯定不管用。后来我在"演讲于口才"杂志上看到,吉林有一个函授班,惊喜若狂,我参加了,我想我的口吃有救了,书和磁带我都快听烂了,没起多大的作用的。在后来,在我们市了,发现了一个家庭矫正班,我也参加了,没任何用的。在后来,过了很多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央视某节目上,看到了**老师,开的口吃矫正班,当时,我的心都是蹦出来了,原来,真的有矫正口吃的学校了,当时,我真的太兴奋了,我想我的口吃病真的有救了。当时,我马上联系,就去了,呆了四十多天,回来没过几个月,就反复了!又过了两年,又去了,老师说了,我们的新习惯还没建立好,老习惯太顽固了!这次回来,保持的时间要比上一次长一些,后来有反复,我们想的是说话方法又用不好了。由于的孩子快回说话了,我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不敢早要孩子的原因,只有我自己清楚。我想等我那一天口吃好了,我就能放心的要了。但托的年龄实在太大了,不能不要了。现在孩子会说话了,我的口吃病不好,我心急如焚呀。在一次,我又踏上去**城市的火车,再次去建立新的说话习惯去。这次,我一呆两个月,我想很多学员,都在学校工作了,他们用发音法说话,看起来都不口吃了。他们不是为工作而去的,而是为自己口吃能彻底矫正好。但我有家,有孩子呀,我不能呀。这次回来,坚持的时间是最长的,有七、八个月吧,又出现了反复。我彻底的要崩溃了,我的孩子越来越大了,我不好怎么办呀。我的思想意识整个都要僵化了、迷茫了......

虽然我曾三次去了同一所矫正学校,花费是好几万元,但我丝毫不怪那里的老师,他们也尽力了,可能是我自己没有好好坚持练习吧。

最近听到在矫正学校担任矫正老师的小x(他是我在矫正班的同学),他也和我有着几乎同样的经历。他的决心比我更大,留在矫正学校任教。但他的口吃病却变得越来越重。他一直在掩盖内心的痛苦。直到自己精神快崩溃的时候才去了南方,找到秋水口语康复中心。他在秋水理论的指导下彻底解脱了,十多年的心病总算掉下了。他现在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更为神奇的是,他的强迫症和社恐症同时也消除了。她建议我接受秋水理论的指导。我说我在新疆乌鲁木齐,离江西太远了,家里有孩子要照看,没有时间去。

我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口吃,而是没完没了的强迫自己去纠结口吃,实在让我痛苦不堪呀。我希望秋水老师能够解脱我的苦难。万分期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