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口吃的辛酸泪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学员分享

学员分享

我口吃的辛酸泪

发布时间:2011-12-11
点击量:

我口吃的辛酸泪

 

秋水口语中心远程学员,辽宁大连:小s

 

听秋水老师的话,开始回忆那些我不想再回忆的那些痛苦的过去。在遇到老师之前,我从来没有认为世界上会有一个人理解我,即使有,我们应该也不会相识,因为我觉得我永远不会和任何人讲我的这独有的痛苦,我从来没有印象我和谁学过口吃或是被哪位患有口吃的人影响过,但最早关于口吃的记忆就是在小学一二年级的一次语文课上,课前都会有一个人用十分钟读一篇故事给全班同学听,平时非常喜欢读课文的我不知怎么了,期盼了好久该轮到我的一天,站起来就结结巴巴,一篇文章被我读的粉碎,那是我第一次对于口吃的阴影,坐到座位上后,脑袋空空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特害怕全班同学的眼光。但小时候的确不太知道腼腆,喜欢表现自己,尤其小学什么事都爱往上冲争第一,想的也就没有太多,但是自己会清楚自己有难发音,可是除了上课发言有时会紧张,平时场合都很少口吃,也几乎不口吃。

直到上了初中,慢慢开始青春期,思想也变得成熟,变得喜欢思考,变得有理想,有追求,自尊心也越来越强,对什么事都要求越来越高,记忆最清楚的一次是一次数学课,老师让我站起来回答问题,答案是口述一个计算过程,我过程都说完了,最后的结论显而易见的是“b>0”,可是“大于”二字我预感就是说不出来,索性到最后我就一直站着不说话,也不强迫自己去说,任凭老师都走到我跟前了,说“说呀,最后是b>0.”我还是不说话,我个子也高,坐在后排全班50多个人都回头看我,可是我就是很高傲的站在那里不说话,也没有表情。老师最后都笑了,我想是无奈的吧。自从那以后,我就变得心思重重,每天就害怕上课发言,也因为那次数学课,特别怕别人一看到我就会问我“你那天怎么了?”之类的话,觉得同学只要看到我就会想起那天数学课的场景而来对我表示怀疑,因为我深知平时我只有难发音,所以很少当众表现出口吃的状态。再后来我就变得越来越敏感了,遇事越来越爱未雨绸缪。到后来,这种心态导致我经常会预先联想未来什么时候我会因为某些字说不出话,我对经常难发的字越来越敏感,我大舅在我小学记事起离婚了,后来大舅变成一个有抑郁症的人,不会笑,说话就是教育人,因为我们两家离得很近,我妈让大舅每天来我家吃饭,一来来了两三年,我喊了两年也从来没有口吃,即使那是我的难发音,但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很多,所以我没有在意,再所以我就没有口吃,我从来不敢跟大舅开玩笑,送个水果都毕恭毕敬的,每天晚上我都会礼貌性地跟大舅再见,即使不带感情,无论在干什么我都要在大舅起身开门的时候我要说大舅再见,这是礼仪,必须的。但是自从心思变重以后,爱胡思乱想,导致最后每天大舅起身要走的时候是我最难过的时候。我变得不跟大舅说再见。妈妈为此说过我,可是我无法解释,只是自己每天变得忧郁寡欢。每天心慌。那段日子是很黑暗的日子,学习成绩也下滑。有一天在大舅回家后,心理承受不了的我突然就哭了,战战兢兢地跟妈妈说,“妈妈,磕巴能不能治”,妈妈是个非常关心我但是很严肃的人,从小经常和妈妈打架,果然妈妈给我骂了一顿,她说“你不磕巴谁说你磕巴了,你不是自己没事找事吗”,我再没放声,也觉得没话可讲,解释不清楚。到后来突然有一天,大舅不再来我家吃饭了,说是不想麻烦妈妈和爸爸,我也终于解脱了。

再有的深刻记忆就是这种每天心慌的感觉又有一段日子复发,是在高中,刚上了高中,都不熟,就担心上语文课,生怕这个老师上课套路会有点人站起来读课文,果不其然,语文老师都是这个套路,虽然一个月都没点到我,但是我每天都紧张,上什么课都紧张,白天紧张晚上紧张,每天心慌,眼瞅着我的成绩要完了,要强的我最后受不了去找了语文老师,以后读课文能不能不叫我,因为我有点口吃,所以每天紧张,老师说很奇怪地笑着跟我说,你现在说话一点也不结巴啊,我说是,我平时说话都没事。就这样,我逃过了语文老师让读课文的命运,但随之而来的也有我见了语文老师就想躲的心理,觉得老师肯定觉得这是个特别奇怪的学生。值得一提的是,有一次,老师还是点了我,但不是恶意的,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我顺利读了一段,没有结巴,即使有几个难发音也没事,坐下后当然我也很高兴,但我同时也觉得,老师也觉得我很荒唐吧,这不是很好么。呵呵。

 心态又好了几年,这又上了大学,考的不错,一本大学,大一一年过得都没问题,突然大二的一天,上课老师点名喊“到”,前几次都没有多想很顺利,新鲜的大学生活就这么开始了,但就是好景不长,强迫心理又来了,多上几次课就又敏感地感觉到“到”这个字是我的难发音,越不想去想偏偏这个字总在我脑子里,以后每天要上课啊,一天好几节啊,逃课要扣分啊,还有三年毕业啊,我这可怎么办啊。焦虑症忧郁症又犯了,每天的心慌。08元旦,心理实在是受不了每天心慌害怕的太难受了,哭着从沈阳坐火车回了家,给妈妈吓了一跳,同时妈妈也非常担心,问了理由,我哭着含蓄的说了一些,因为我知道妈妈还会骂我的,她还是会觉得我没事找事,她一跟我嚷嚷的时候,就是我不喜欢跟她讲话的时候,什么能谈的话只要她跟我叽歪,我就什么都不爱说了,这也是我自尊心特强的原因吧。但是妈妈知道我心理确实是问题,陪我去医院找心理医生,我自己都觉得我是天大的笑话,竟然会去找心理医生,但是也没跟大夫说几句话就回家,原因也是我根本没跟大夫说几句关键的,就说自己有点结巴导致每天心慌,果然,心理医生跟我说,没事,你没有事,放宽心,同时再加上妈妈在旁边补充“对啊,她就自己没事找事,我说她没事她就自己天天哭哭啼啼,天天拉着个脸”,那时我就知道,妈妈不管用,心理医生不管用。妈妈不能帮助我还导致妈妈为我担心。同时每天我还要忍受妈妈嫌我“没事闲的给大家都找不愉快”的责备。再后来我听说学校有去韩国交换学生名额,我拼命学习韩语一年,逃课在自习室学,就因为去了韩国上学我就可以不用每天喊“到”了。回国也正好毕业,很完美。拼了十个月,思想极度极端地逼着自己必须考上,我想象不到考不上我会发生什么,终于考上了。如愿以偿,那时候,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出国读书,但是我做到了,突然间的。这里要说的是,在韩国读书的一年过得很美好,尤其最后我还在毕业典礼上代表交换学生在舞台上发言,那是个上百人的大会堂,但是韩文念稿子,没有多少难发音,我很精彩的完成。

毕业一年了,自从回国,又见到大舅,那种思想又来了,美妙的日子过去了,无论我过去的两年多么不在乎难发音,但是从现在开始只要过年过节都会去姥姥家,这就意味着每次我们全家要和大舅一起晚上乘车回来,走到两家的分岔口,我就就要跟大舅说再见,不说就会换来妈妈爸爸的指责说我没礼貌,即使我跟妈妈说过我的心事,但是我还是没有说过难发音有“大舅”“大哥”“大姑”几个字,我觉得说完了,以后别想好了,即使我自己不想了我妈也开始在有些时候关注我了,所以我没有说。24岁了,思想也越来越成熟,强迫思想也越来也重,导致我现在每天都不开心,天天想着下个节日是什么。直到现在我对婚姻都产生抵触情绪,因为看到妹妹婚礼上摄像指挥非常高抗的对公公说“谢谢爸爸”,在加上现在工作每天都用英语,我特别害怕让我去说点什么,因为英语我不容易马上找到替换词。

很痛苦,真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虽然想的多,但很少因为这件事哭过,只是一味很严重的焦虑,但是跟秋水老师交流几次后,包括上了两节课,真是控制不住地在这边边听边哭,不是委屈,是不相信有人真的会有和我一样的心理,我心里多年的秘密有人真的不用我说就会理解我,但同时也有担心矛盾,我真的会好吗?

我觉得我和显性患者不同的地方主要还在于,我不是怕别人笑话我是个口吃的人,而是怕别人发现原来我是个口吃的人,而且我深知这和心理因素有强烈关系,不想不在意的时候就不会口吃,只要有一次思考了,以后就别想好了。我不知道我这样总去试图寻找能有难发现象的情景存在,我还能不能成家,我还能不能活过40岁,因为我太要强了,而且我从来不觉得口吃能治好,所以我不参加矫正,参加完就会是深渊。所以老师,我参加您的课,简直是下赌注,不矫治我可能会纠结一辈子但是图个时好时坏的阿Q精神过完一辈子,矫治完不成功,我就等着栽在这25岁吧。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字,但是其实没写完,但是我相信老师会明白。说实话,虽然心情不好,但是第一次全都写出来,还是呼了一口气,怀揣着希望积极配合老师,给自己一点点得增加自信。

                                                                                               2011.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