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病治疗一年后的感想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学员分享

学员分享

口吃病治疗一年后的感想

发布时间:2012-05-31
点击量:

口吃病治疗一年后的感想

内蒙 小翟

作为一个从七岁就被诊断为有口吃的人,我也在很早的时候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了。可能所有的口吃的朋友都想过,或者都在想这一个问题?在那一刻倒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做的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才导致我们口吃的是那么厉害而别人都只是偶尔的、极少的会发生口吃?

在这里我首先感谢秋水老师,是秋水老师给我指出了正确的方向。在秋水口吃矫治班,我就知道口吃这个东西我们一定不可与它对抗,口吃患者屡战屡败的经历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当口吃的恐惧发生时,我们仍然可以带着恐惧说话和做事。当口吃恐惧发生时,是我们在说话的中间为自己竖起了一道人为的、无法逾越的墙。而导致这种恐惧无法过去的原因正是我们对抗的心理,如果不管它就会好很多。秋水老师还说,正常的情绪(包括恐惧)它的自然过程就象波浪一样,有来就有往,发生了就会过去。只要我们不管它,它就会自然过去。于是,在培训回家后每当我感到有口吃的恐惧时,我就告诉自己,“不要压它,不要压抑那个恐惧,放它走”。果然有效,在以前每当有口吃的恐惧发生时,我必然是死定了。但是,当我用了这个方法后,虽然不是每次都会完全不口吃,但也基本上十次有八九次我可以不口吃了。这种感觉真好!逐渐的我基本上很少会口吃了,只是在很临时很急的情况下才会偶尔必生口吃。而只要是有一定的准备时间,再通过我的默念这句话就不会再口吃了。最大的惊喜是,我发现每当我有其它方面的恐惧时,我用这个方法一样会消融心中的恐惧。那时就感觉太好了,上天让我口吃,但结果是我不但不怕口吃了,就连很多“正常人”也害怕的场所我也不害怕了。当我学会与恐惧相处,我在其它会让我恐惧的场合(比如说当众讲话)也不害怕了。想到这里还真的要感谢口吃,这给了我们一个进步的机缘。虽然当时很痛苦,但过后也是很痛快呀!

就这样过了一年了,我感觉自己自信了好多。由于心里不再担忧口吃这件事,心理也自由了很多,感受幸福的能力也增强了。我感觉生活也变得好多了,再也不象一前那样一片的茫然,心中不再是手足无措的样子了!

但是那个问题仍然会常常的想起,恐惧虽然没有了,但疑惑仍然常绕心头。

直到前几天,我在学习楞严经的过程中。一次看完了视频讲解往回走,想起那几个关键词:“是真的吗?“妄念”、“执着”等。忽然领悟,我们的口吃不就是妄念引起的吗?

下面以上课迟到为例详述其中细节,如有恰当的地方请老师和同学们批评:

首先,我们在上课迟到时心上理亏是自然的。于是我们就心理害怕老师会发怒,会在面子上十分难堪。所以会十分的恐惧,好象老师真的已经会发火一样。而事实上,在彼时彼刻在我们的心中分明已经认定老师一定不会轻饶我们,所以才会害怕的说不出话来。而事实是怎么样的尼?迟到了,老师就肯定会生气吗?如果老师当时心情好,点个头我们就可以回去了。也许老师还会不计较,直接跑回坐位就没事了。如果当时在我们生出心中恐惧,认为老师一定会生气时问自己一句,这“是真的吗?”。有此一问,略加思考,肯定就不会那么害怕了。我们的这种担心根本就经不起推敲,更不且会具有统计学意思。可见,我们那时那个“老师肯定会很生气,我也肯定会很难堪”的念头根本就是妄想出来的,是妄念。正是我们认定了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事实的念头(妄念),导致了我们心中的恐惧陡然而生。速度之快,力量之猛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以至于,很快它就上升到了一个让我们讲不出话来的地步。但是就在此时,如果我们问一句“这是真的吗?”。我们还会害怕吗?

其次,有了这个恐惧我们就一定会口吃、一定说不说话来吗?  问题的答案,在我们的心中显然是在说是。否则的话也就不会口吃了。但事实是什么样的呢?在平时和看电影中间,很多人都会有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例子太多了,随便一想就会想出好几个来。很多的正常人,也会有很多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但是它们并没有成为口吃病患者啊!记得在参加秋水培训班时,老师让我们出去做调查时就有这样一个问题。一个已经退休的老师对我说,“这个没什么啦,每个人都会有说不出话来的时候。这没关系,等一等,等心情缓和下来,就能说出来啦。”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去年我看《为你喝彩》中的女主人公是一个很能说的人,后来做了相声演员。但是她第一次上台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只能笑,笑到我快砸了场子时才开始说话。这就是正常人的态度啊。说不说来就是说不出来。要是我们,肯定会强迫自己说话的。因为现场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不说话。我自己以前就是以这个理由,强迫自己说话、强迫自己口吃的,太有粉刺意味了。

就是这种错误的坚持,不可理喻的执着,我们仍然坚定的认为,我们必须强迫自己说话,而那种说不出话来的时候也必然会导致口吃。现在想来真是奇怪,就是这么一个明显的错误,我们坚持了多久。乃至在无数次在现实的面前碰的头破血流的时候,我们仍然认为“是自己说话的技术不好,或者是意志力不够。”于是,去找报纸念,在每个晚上都责备自己太懦弱,问自己为什么要害怕。学习发音法,学习成功学,学习心理学,或者用其它的一些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更有甚者,练习一个发音法就能练好几年,明知越练越不会好,还是屡败屡战!真的只有用“死不悔改”这四个字,才能形容我们的那个执着的心啊!这是我们犯的第二人致命的错误:“强迫”。

十几年来,我一直迷惑这个过程为什么老想老想不明白。如此二错交织,如何能一下子就明白的啊。而这个过程还只是在我们最初发生口吃时才适用,到了口吃后来就又发生了变化,理解就更难了。多年的口吃患者朋友,都会有一种无名的恐惧和一种不知道为什么不恐惧时一说话也会口吃。这是这种口吃的恐惧已经被我们压抑的很深的缘故。这种埋藏的更深的恐惧虽然在表面上比以前的显性的口吃小,但它隐蔽的部分却更加强大了。我自己也有一部分隐藏在深层的恐惧,这种恐惧在发生的感觉只是隐隐的,当我去分析它的来源时却杳无音讯,一时根本就找不到它的源头。我们只能从显性的口吃恐惧来推断。尤其是练习发音法很久的人,这种恐惧被压抑和积攒,被隐藏的厚度不知已经积累到了何种的程度。

但不管具体情况是怎样的,问题的关键始终是,我们把一个不一定会发生的担心认定为肯定会发生的事实的病态心理和“强迫自己必须马上说出话来”这种错误的态度。这中间自我较真儿的病太心理才是口吃病的病根所在啊。关于这一点,从我以前对口吃的屡败屡战的经历和学习了秋水疗法的与恐惧和谐相处二者迥然不同的效果中中已经得到了证明。

而我后来学到的一句话更可以证明这一点。在我学习张德芬老师的《遇见全新的自己》时那句治疗一切心结的话,在用到口吃恐惧来到时也很管用。“我全心全意的接受你,并且放下对你的需要”,开会时快到我发言时那种无名的恐惧升起时,我就看着那个恐惧,不断的对它说“我全心全意的接受你并且放下对你的需求”。结果说是,当我发言时,我一句口吃也没有了。我发现,不断的说这句话对那种无名的被压抑的很深的恐惧也是最有效用的。真希望这个对我有效的方法,对那些练习过发音法而仍然处在巨大痛苦中的朋友们也会有很好的效果。

小小感悟不敢私藏,草成此篇以与同修们共享!

感恩秋水老师,感恩灵修学院的张德芬老师,我有这一点小的进步全赖二位老师提点。再次感恩二位老师,感恩我遇见过的每一位老师们,同学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