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者如何提高自己的口才?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研究 > 秋水理论

秋水理论

口吃者如何提高自己的口才?

发布时间:2015-01-06
点击量:

作者:恨若秋水

结巴变演说家,灰姑娘变白雪公主,癞蛤蟆成了白马王子,这是口吃患者梦寐以求的心愿。口吃者天生喜欢说话,喜欢演说、喜欢表达。这是因为口吃者太聪明,思维太敏锐的缘故。强烈的发言欲望,严密的逻辑思维、睿智的思想、渊博的知识、远见卓识的气魄,以及一定的记忆能力、较强的应变能力、持之以恒的毅力,这些“口才之花”的养料几乎都被口吃者所拥有,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这个东风就是“面对现实,勇于实践”。

竞技体育告诉人们,高手间搏弈过招,拼的不仅是实力和技能,更主要的是心理素质。看谁的心态好,看谁能有一颗平常心,谁就可能摘取桂冠。而心理素质恰恰又是大多数口吃患者的一块软肋和走向社交舞台的一大障碍。许多口吃患者都会问:口吃矫正除了治疗口吃外,能顺便训练好口才和心理素质吗?

必须告诉患者的是,治疗口吃不是治疗口才,更不是训练心理素质。口吃是心理障碍上的问题,口才是说话的技能问题。两者截然不同。医生只负责把病人的腿伤治好,而不是把受伤的腿培养成“飞毛腿”。

心理素质和口才,大多都是从小到大在某些环境中所接受的教育和实践经验的积淀,也是一个人的综合技能的体现,这些素质不可能通过短期培训而获得。

下面我们谈谈在生活中如何培养口才的问题,与大家共勉。

口才是人际交往必备的技能,是体现人的学识和养修的一个重要标志。中国自古以来都是礼仪之邦,几千年的礼仪之道早已深入我们的骨髓。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以恰当的礼仪和口才去待人接物,去展示我们的文化,口才和礼仪也因此成了我们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口才不是天赋。古今中外历史上一切口若悬河、能言善辩的演讲家、雄辩家,无一不是靠刻苦训练而成功的。正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

美国前总统林肯虽然有口吃,为了练口才,徒步30英里,到一个法院去听律师们的辩护词,看他们如何辩论,如何做手势,他一边倾听,一边模仿。他曾对着树桩、成行的玉米练习口才。

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少年时曾患有口吃,为了练就口才,他跑到山里去练朗诵、慢读课文、练习演讲,虽然田中的口吃病一直没有痊愈,但是他出色的口才足以应对风云变幻的政治外交。

丘吉尔更是一位演讲大师。虽然出身名门,但从小就有口吃的毛病,并且呆头呆脑的,学习成绩永远是很差的。这个口吃的孩子后来竟然成为了英国的首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用他那富有激情的演讲鼓舞了千千万万的人。虽然丘吉尔一直在掩饰和逃避他的口吃,却丝毫没有影响他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政治家和演讲家。

口才也是一门艺术。不管是与人说话、与人交往、与人办事,都蕴含着说话分寸的玄机。交往讲分寸,办事讲策略,说话有尺度,行为有节制。做到这样,别人就很容易接纳你,喜欢你,帮助你。如果举止失体,不识深浅,不知厚薄,就会人人讨厌,事事难为,处处碰壁。

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意思是君子的修养要尽力使自己做到话语谨慎,做事行动敏捷。不把话说绝,给自己留点余地。少说废话,但也不能谨慎到不说话。言必行,行必果。

“大巧若拙,大辩若讷。”意思是有智慧的人,真正有本事的人,虽然有才华学识,但平时像个呆子,不自作聪明;虽然能言善辩,但好像不会讲话一样。

沉默是金,言多必失,祸从口出。一个冷静的倾听者,不但到处受人欢迎,而且会逐渐知道许多事情;而一个喋喋不休者,像一只漏水的船,每一个乘客都希望赶快逃离它。同时,多说招怨,瞎说惹祸。

口才即口德,绝非花言巧语,巧言令色。一个说话极随便的人,一定没有责任心。即使千言万语,也不及一件事实留下的印象那么深刻。多言是虚浮的象征,因为口头慷慨的人,行为常常吝啬。有道德者,绝不泛言;有信义者,必不多言;有才谋者,必不多此一言。多言取厌,虚言取薄,轻言取侮,保持适当的缄默,别人将以为你是一位有涵养、可信赖的人。

口才是一门技术。如何让自己的语言达到预期的效果,需要表达技术。除了使用嘴语,在一定的场合,还可以通过手势(这里指广义的身体语言)来传递思想感情。手势可以说是语言的辅助手段。

漫步街头,常能见到友人邂逅时兴奋而又热烈的场面。瞧,他们寒喧着,同时伴随一连串的手势:握手,拍肩,捶胸,乃至拥抱亲吻……

如果两个人碰到一块儿,只是讲一大堆话,垂手而立,四目对视,脸上毫无表情,这是很难想象的。因此,正常人大都会使用手势和表情来表情达意。说话的“诀窍”就在于注意力集中。如果注意力集中在说话内容上,就是正常的;如果集中于如何发音,这个“字音”就很难开口说出来。口吃患者的注意力往往都是集中在如何发音。所以,口吃患者要想完美表达,就必须学会转移注意力。看看正常人是怎么做的,他们也常常借用身体语言强调语气,有时也用手势充当“开路先锋”,引出嘴语。这样一来,嘴语几乎不承担什么压力,没有压力,说话自然轻松。

几乎看不到正常人说话是先使用嘴语再使用身体语言的。譬如,朋友要告辞,要说再见。先摆手(手势语),再喊出“再见”。甚至有许多正常人做完了手势语之后,就免开尊口——不说嘴语。比如,路上有人跟你打招呼:你吃了饭吗?你可以先点点头,再说:“吃了”。后面的嘴语(“吃了”)就成了可说可不说的“尾巴”。

有些人一直坚持认为,练口才可以治好口吃。这是一个误区。言语技能的高低(即口才)在一定程度上会左右口吃现象的数量,并且带着恐惧去说话,本身就是一种突破,有利于克服社交恐惧症,对口吃病的局部治疗无疑十分重要。可是,任何方法都有其副作用,练口才很容易滑入自我矫正和评价口吃的怪圈,会极大地激活和强化口吃意识,让口吃病久治不愈,也就是说,练口才会在整体上阻碍口吃病迈向康复的进程。

只有顺应口吃的规律,才能运用一些发音技巧真正有效地抑制或减缓病态性口吃现象,练习口才也就适逢其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