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口吃的形成与发展机制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研究 > 秋水理论

秋水理论

论口吃的形成与发展机制

发布时间:2015-08-13
点击量:

第九届中国心理学家大会优秀论文——

袁运录   

(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科学发展到今天,人们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口吃的研究,对其形成和发展机理也尚无明确定论,甚至连一些基本的问题都未达成共识。由于口吃患者主要表现为说话困难和恐惧紧张,所以多数研究只停留在如何避免发生口吃或缓解口吃心理的层面。虽有研究者试图从神经生理学的角度去探测口吃发生的神经机制,也未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以张景晖为代表的研究者独辟蹊径,用逆向思维的视角发现口吃者的主观思想与口吃之间存在因果本质的联系,提出了“口吃+心理障碍=口吃病”的学说,为口吃研究奠定了正确的理论基础。

本文立足于张景晖理论,运用巴氏条件反射学说,从口吃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播种”五个层面系统阐述了口吃形成和发展的心理根源,提示了研究者存在的认识上的误区,展望了未来口吃研究和实践的方向。

 

   关键词:口吃,认知,恐惧,强迫,秋水理论

 


1  

口吃病,是中国乃至世界有史以来的科学谜团之一,给患者带来无尽的痛苦。我国大约有2000万名口吃患者[1],他们不聋不哑,智力也不差,却有嘴说不出话,甚至连见人打招呼都非常困难,更不要说与人沟通。口语表达是日常生活基本、也是重要的元素之一。尤其是在今天,经济迅速发展,竞争压力残酷,人际交往频繁,语言交流的重要性愈来愈越突出。现实的反差,导致许多患者不敢求学,不敢找工作,不敢谈对象,不敢出家门,甚至隐居山林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自从人类掌握了语言,就衍生了口吃,自然也就有了对口吃的探索。原先研究口吃的不是别人,往往是口吃者自己。因为嘴巴和舌头是说话的直接工具,所以人们开始都会怀疑口腔存在某种缺陷。为了弥补缺陷,使口腔变灵活,有的口吃者吃药打针、练气功,有的练朗读,有的含着石头练说话,有的甚至割掉舌系带。可是练过、治过后,才发觉很多时候口吃并非口腔原因,而是气流量不够。难道呼吸器官发育不全导致气流受阻?去医院检查,结果却很正常。似乎有充分的理由证明口吃是说话习惯问题。因为口吃者大多都是又急又快地说话,而这样说话容易结巴,因此许多人学习使用“轻柔、缓慢、有节奏”的慢发音说话。这样虽能轻而易举地把话说出来,可是坚持许久后,口吃非但没好,反而加重。“习惯”一说和改变“习惯”的各种发音法也很快被人们否定。难道嘴巴中了邪?因为阴雨天口吃往往会平时更严重,所以有人遇到阴雨天就抽打嘴巴,希望驱赶邪气,消除口吃,这种荒唐做法肯定是不奏效的。口吃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研究者陷入迷茫。

一个多世纪前,巴甫洛夫创立了条件反射学说[2],研究者开始逐步认识到了口吃的本质。苏联学者耶·拉乌提出:“口吃是大脑皮层的正常机能遭到破坏的结果,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活动障碍现象。一些外因,例如过度的惊吓、恐惧、长期患病、小孩模仿所接触的其他口吃的人等,可能是发生口吃的原因[1]。”中国口吃矫治先驱者张景晖也认为,口吃是语言神经系统受到超限压力导致言语功能发生紊乱的现象。但他指出,所谓“超限压力”往往不是来自客观刺激本身而是患者的感觉和态度。口吃绝不是言语障碍这么简单,其背后隐伏着思想与情感的残酷斗争,或者说,口吃的实质是对口吃的恐惧和强迫——即心理障碍,错误认知是其核心[3]

30年来,在计算机、神经影像和基因标记等现代科学技术的帮助下,科学家们开始前所未有的“近距离”观察口吃者和正常人之间的差异。Tulane大学Anne Foundas领导的研究小组通过对口吃者和非口吃者的大脑进行核磁共振成像,发现口吃者脑中与语言相关的区域的体积都格外的大并且有更多的折叠。2003年,美国国家卫生中心的科学家们在《美国基因医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of Medical Genetics)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他们在一项涉及1000多个家庭的“口吃与遗传基因相关性”的研究中发现,在第18号染色体上有一组基因标记在这些家庭中随着口吃而遗传。不少研究者因此又把口吃归因于生理缺陷或遗传基因[4],但这一假设存在悖论。言语是后天学会的,怎么会先天就被破坏了呢[5]?如果不是遗传,一家几代人都口吃该如何解释?假如真是遗传或者生理上的缺陷,口吃就不会因人、因时、因地而异。事实上,当口吃患者唱歌、自言自语、南腔北调地说话都不大会口吃;他们大都害怕和熟悉的人说话,害怕打电话,害怕某些字音和熟悉的场景,而这些都不可能通过遗传而来。

现代人普遍都以为口吃只是一种不好的言语习惯。只要把说话习惯改掉了,口吃自然就好了,心理压力和逃避口吃的各种怪异行为也随之而消失。许多研究者也认为,口吃行为是口吃者心理痛苦的根源 [6]。毋庸置疑,没有口吃现象和由此导致的各种现实压力,就没有口吃的心理问题(以下简称“口吃心理”),但有口吃存在的人未必一定就有口吃心理。我们采访过数千例正常人,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也会偶尔口吃,有的甚至句句口吃,也常常因此而导致嘲笑和歧视等现实压力。在他们看来,别人的笑没有恶意,所以不会生气,更不会产生口吃的心理问题。而许多口吃者,虽然口吃现象极少,更谈不上被人嘲笑或歧视,但由口吃导致的心理压力却非常严重。这表明口吃现象与口吃心理之间并不构成因果关系。这绝不是个案,而是普遍存在的客观事实。由于错把现象当本质,才会拼命地去消灭现象,而口吃就像割韭菜一样——越割越长。口吃之所以逐渐加重,不正是患者拼命想改却又改不掉的这种矛盾和焦虑心情所致吗?世上哪有越改越严重,越改越痛苦的习惯!
    
也有一些研究者认为,口吃是因为胆小、过于爱面子等心理原因造成的,只要厚着脸皮,或者敢于面对镜头说话就成功了。于是出现了逢人搭讪的“突破哥”、公交“演讲哥”、挂着牌子高呼口号的“结巴哥”……这些人唯恐天下人不知道有结巴的存在。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正是这些违反人性的所谓突破,把口吃患者逼到了痛苦的深渊。

人脑就像一面镜子,客观刺激投射在各人的大脑中所产生的影像都是不同的。显然,决定影像差异的不是刺激本身,而是人脑的功能——认知。同样的口吃和打击,有的人介意,有的人不介意,这取决于认知[2]。正如一个人可以形成仇恨,但长期背负仇恨不放,一定是认知的问题。如果口吃久治不愈,应该反省自己的主观思想。
    
迄今为止,学术界对口吃原因尚无明确定论,甚至连一些基本问题还没有达成共识,研究者一直徘徊在“生理论”、“习惯论”、“心理论”之间。口吃仍然还是世界性的难题。本文从认知心理的角度,探索口吃形成和发展的机制,试图解开口吃这道难题。

2 口吃概述

口吃和口吃病,听起来似乎是一回事,实则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概念。口吃,俗称结巴,通常是指说话时出现难发、重复、拖音、变音、伴音(或动作)、中阻等口语现象,涉及到社会压力、世界观、生理神经和语言习惯等诸多因素。口吃病,是以口吃和逃避口吃为外显,伴随发音器官的收缩性痉挛等生理反应,包括错误认知、恐惧、焦虑、强迫、自卑、抑郁等心理问题为一体的综合性神经质类症。我们说每个人都有口吃现象,不能说人人都有口吃病。大约有1.2%的人说话明显口吃,叫做口吃者[5]。口吃者并非都有心理问题。有心理问题的叫做口吃患者,没有心理问题的叫做常态口吃者。据不完全统计,口吃者中大约30%为口吃患者,由于口吃明显,又被称为“显性”患者;另外,还有约占总人数1.5%的人,看似没有口吃现象,却有口吃心理,由于他们隐形在人群中,故称“隐性”患者[1]。口吃患者不是字字句句都口吃,而是时有时无,时轻时重,他们只是在特定的场景才会口吃。口吃发作之前通常会出现恐惧紧张、焦虑不安的预期反应,严重时,口腔和呼吸道会出现痉挛,导致发音困难。口吃患者日思夜想改掉口吃,却越改越重,这种不合常理的结果让他们更加困惑和痛苦。为叙述方便,本文有时会把口吃现象和口吃病简称为口吃。

2.1 口吃反射

条件反射是高等动物对环境刺激的一种适应性反应。反射的本质是在大脑皮层建立具有记忆和反射功能的神经中枢。虽然经典条件反射学说能合理解释动物的行为,却无法解释人的所有行为。因为人不像动物那样只是被动地接受外部刺激,往往要经过一番思考后才会作出相应的行为。所以人要获得条件反射,离不开刺激(外因)和对刺激的认知(内因)的双重作用,而外因往往通过内因起决定作用。由于小孩没有健全的认知,所以小孩的条件反射和动物一样依赖于刺激本身,而不是认知[1]。生活实践中,我们常常遇到一些现有理论无法解释的问题。譬如对失眠症者而言,除了环境和生理等客观因素构成失眠的条件刺激外,心理暗示和各种杂念等主观因素也将构成失眠来临的重要信号。但这些主观因素既不属于代表客观刺激的第一类信号,也不属于语言文字类的第二类信号,我们把它命名为“第三信号”。对第三信号发生反应的大脑皮层机能系统,秋水理论称之为第三信号系统[1]

2.1.1建立反射

如果某人曾在某场景下发生口吃并导致不良情绪体验(某场景+发生口吃→不良情绪体验),以后凡是与此场景有关联的刺激都有可能与这种情绪体验建立暂时的神经联系。如果事后某人对此还是耿耿于怀,暂时的神经联系会因此获得强化并形成稳定的条件反射——即口吃反射(某场景+发生口吃+不良情绪体验+耿耿于怀的态度→口吃反射.即:与某场景有关联的刺激→口吃的不良情绪体验)[1]。口吃反射的形成和强化不仅有赖于口吃的不良体验,更依赖于对口吃耿耿于怀的认知态度。

2.1.2口吃信号

口吃反射形成后,凡是与当初引起口吃的刺激有关联的因素,都有可能变成口吃来临的信号。如:在场人员、哄笑声、观众的表情、提醒暗示、口吃字音、时间、地点、环境、胸闷、心跳加快、呼吸紊乱、恐惧心理、口吃预感、心理波动、伴随动作、结结巴巴的声音等主客观因素都能成为口吃信号。随着口吃反射的强化,口吃信号也将不断复制和泛化[1]

2.2 口吃构造论

2.2.1 种下阴影——生根”

一次次发生口吃、一次次努力后的失败、一次次丢人现眼、一次次逃避现实等多重压力,加上耿耿于怀的认知态度,就会形成口吃心理阴影(以下简称口吃阴影)。口吃阴影既是口吃反射的神经中枢,也是口吃的“种子”。种子深藏于潜意识,会吸收外界一切有利于它生长发育的物质条件。口吃种子越强大,对口吃信号(或条件压力)的敏感度越强。口吃阴影是一个强大的负性磁场,能将人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在其周围[7]

2.2.2 产生预警——“发芽”

只要遇到和当初引起口吃不良体验相似的场景,就容易发生口吃预感——“发芽”。它是口吃反射的结果。口吃预感受口吃信号、感知(感觉并认知)、口吃阴影三要素控制。“口吃信号”和“感知”会随时变化,所以口吃预感和口吃症状也时有时无、时轻时重,呈周期性变化。

预感反映了生命体趋利避害的自我保护功能。口吃预感能使患者对何时、何地、何人、何字是否发生口吃,具有非常准确的预见。患者可以凭着预感来调节自己的行为,有效避免发生恶性口吃,因此形成了逃避口吃的各种“习惯”。调查发现,口吃患者可能面临难发字音、难发句子、难发段落、即将发言、可能发言、涉及口吃、现实生活等七大口吃恐惧和逃避场景。如何处置预警,决定着口吃的不同症状和康复方向。

 



2.2.3 形成强迫——“开花”

预警是一柄双刃剑,口吃患者不是把这柄锋利的宝剑用来防身,而是“自残”——内斗,即思想与情感之间的斗争。预警出现后,患者就会害怕再度发生口吃而引起高度紧张和注意。接着就会对抗或逃避——内斗开始了。欲以一波消一波,就会千波万波交交而起。若以“不要波动”对抗“波动”,必然引起更剧烈的心理波动[8]。心里“炸开了花”,说话必然困难。如果长期抑制情感,会因情感得不到释放而形成抑郁和强迫症。

2.2.4 行为后果——“结果”

口吃患者想说的话说不出来,就会努力挣扎或者干脆逃避。不管采取哪种行为都会产生结果,口吃的言语症状正是因为避免发生口吃而导致的各种行为结果。

2.2.5 种子繁殖——“播种”

口吃“结果”后容易给患者带来精神压力,若加上耿耿于怀的错误态度,又会重新形成口吃阴影——“播种”。这意味着新一轮的口吃又将重新“发芽”。

不管说话如何,口吃患者都会对说过的话总结和评价一番,从而导致口吃记忆不断强化。因此评价、讨论、总结、自责、回味、检验、演练等言后纠结是加重口吃阴影的关键。口吃病就这样从“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播种”周而复始地循环[1]

2.3 口吃构造论

口吃受反射控制,其症状通常以口吃心理、口吃生理和口吃行为三级反射的形式表现出来。

2.3.1 言语症状

这是口吃病的标志性症状。是指结巴的、不正常的言语表达方式,主要表现在某些字音上的难发、拖音、连发、重复、强直、变音、伴音等等。除难发现象外,其他都是患者为了对付难发阻力而形成的语言现象。

2.3.2 伴随症状

1)生理症状:因为害怕发生口吃而表现出来的各种生理反应,如肌肉紧张性收缩、胸闷气短、声带闭锁、语言神经系统紊乱、口腔发生痉挛等。一旦语言系统出现强烈的生理反应或失调,就会导致发音困难。但是语言系统出现这样的暂时性失调,绝不是口吃的始发原因或生理缺陷,而是患者在口吃发作前表现出来的正常生理现象。换句话说,这些生理失调都是口吃的结果,而不是口吃的原因。

2)行为症状:面临发音困难,为避免即将而来的口吃,患者就会努力掩饰和挣扎,并伴随眨眼、清喉咙、手舞足蹈、换词、转移话题、沉默不语、逃避现场等各种怪异行为。

2.3.3 心理症状

这是口吃病神秘而巨大的部分[6],包括压力、认知和情感三个方面。

1)心理压力:是指口吃给患者带来的丢脸、恐惧、压抑、焦虑、痛苦等。

2)错误认知:是指患者对这些压力和导致这些压力的直接或间接因素(如说不出话,旁人的模仿、嘲笑,家人的提醒、责怪,社会的排斥、歧视等)的看法和态度,这些看法往往都是夸大和扭曲了的。

3)口吃情感:是由心理压力和认知态度共同形成的心理阴影和由此带来的预感、恐惧、亢奋、对抗和强迫等心理波动。

2.4 口吃恐惧

2.4.1 简单恐惧

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恐惧的场合,只是情境不同而已。口吃患者只要遇到过去经历过的口吃场景或相似场景,就会立即变得恐惧紧张起来,生怕再次发生口吃。我们称它为简单恐惧。害怕发生口吃,反而容易导致口吃。这种因害怕口吃而导致口吃的恐惧被称为口吃的“主恐惧”或“条件性恐惧”,它是建立在失败记忆上的口吃意识。正常人因为害怕别的因素(如怕挨骂)而导致口吃,称为口吃的“副恐惧”或“无条件恐惧”[1]。由口吃的条件性恐惧造成的口吃属于病态性口吃,而由无条件恐惧造成的口吃属于常态性口吃。有口吃的记忆和主恐惧都不可怕,可怕的是纠缠它,使其复杂化。

2.4.2 复杂恐惧

临场说话时,每个人都会因感受外部压力(Pressure,记为P),而产生害怕心理(Afraid,记为A)。恐惧A所害怕的对象是外部压力P和由此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这是一种对客观刺激的简单恐惧。正常人觉得此乃人之常情,因而对A不在意,接纳之;而口吃患者则认为不应该,非得与之战斗(Fight,记为F),结果却消灭不了,反而使A翻了一番,升级为新的恐惧A1。根据能量守恒定律,F对抗A所消耗的能量将全部转移到新的恐惧A1上,即:A1=A+F,而F要抗拒A,就应F≥A,所以A1≥2A。感情似水。流水越堵越高,情感越压越大。A1害怕的是主观性刺激A,不再是客观刺激PA1本来是由内斗而来的合理化结果,患者却强行压制,使其强度又翻了一番,并质变成新的恐惧,记为A2A2≥2A1)。对抗不仅没达到目的,反而做了无用功,耗费了能量,伤了元气。随着内斗不断升级,恐惧也将成倍地增长,并质变成新的恐惧An。显然,An是一种对恐惧(An-1)的恐惧。随着n的增大,An的强度将是天文数字(An≥2nA)。没有任何力量能突破这种水涨船高的恐惧感。许多人都认为,只要努力,完全可以消除紧张、摆脱困境,却不知,正因为“努力”才导致紧张加剧、讲话更加困难;正因为对抗才促使简单恐惧恶化成“怕上加怕”的复杂恐惧(如图所示)。

恐惧在学习中获得,在对抗中加剧。当恐惧强度突破人的心理防线,就会产生失控行为——强迫行为。如果强迫行为表现在言语活动上,就会发生恶性口吃。既然紧张会导致口吃,假如能消灭紧张,当然就没有因紧张而导致的口吃。但世上没有根除紧张的有效办法,因为紧张无处不在。对付紧张的正确态度只能面对和包容,而不是排斥和逃避。正如,世上没有让你对冷水感到不冷的办法,只有把手浸泡在冷水里才能逐渐适应。

推论:口吃恐惧不是口吃决定的,而是对口吃的错误态度决定的。解决口吃恐惧,不能依赖口吃现象的消失,而应改变对口吃的错误态度[3]——正确面对恐惧。



2.4.3 能量流失

我们曾对正在广场演讲的口吃患者进行体温测试。发现一名高二学生手指冰凉,体温显示16度,而当时室外温度接近40度,真是不可思议。体温怎会远远低于常温呢?我们突然想到了空调。正如空调可致室内降温,恐惧可使能量释放。正能量消耗了,体温自然下降。正能量流失越多,底气就会越少。而底气不足,就会心虚胆怯,处事缺乏弹性。这时,机体就会自动启动自我保护机制,切断与外界的联系——陷入自闭。长期自闭,人格极易扭曲,敏感多疑,甚至步入极端[1]

3 口吃形成

众所周知,神经中枢、传导神经、发音器官三大语言系统共同参与完成的,系统一旦出现故障或者内部配合不协调,说话就会出现异常。

3.1 器质性口吃

器质性口吃,是指语言系统存在先天性缺陷或后天性病变,致使患者不能正常说话。如遗传因素,大脑、发音器官和语言神经系统发育不全等原因造成语言系统先天不足,致使神经回路传导受阻导致言语不畅而口吃。大脑受伤、中风、脑溢血、脑血栓、气管炎、药物副作用等后天因素也有可能导致语言系统损坏而无法正常说话。器质性口吃属于医学范畴,不是本文研究的对象。

观察发现,绝大部分口吃患者的脑细胞和语言系统的组织并无实质性损害。许多患者到医院做过CT扫描、X光检查,也查不出毛病[1]



3.2 协调性口吃

在言语过程中,如果语言器官之间配合不协调,就会发生口吃或形成类似口吃的一种表达方式。前者属于言语协调问题,如发音动作跟不上发音指令而口吃;后者属于言语习惯问题,如经常模仿口吃者说话,容易形成一种口吃的言语习惯。

3.2.1 措辞性口吃

措辞性口吃,是指说话者由于词汇贫乏、文句不熟、表达能力低下等原因导致说话出现停顿、拖音、连发、伴音的一种口吃现象。它属于单纯的具有一过性的语阻现象。

3.2.2 模仿性口吃

它是刻意模仿口吃者说话而形成的一种言语习惯。口吃具有感染性,只要跟口吃者生活在一起,很容易“感染”口吃。儿童的模仿性很强,见口吃者说话滑稽可笑,更喜欢模仿。当亲友、同学和邻居中有口吃的人,就会成为模仿的对象。如果让儿童电视剧中的主角口吃着说话,将会有无数的儿童感染口吃。不难理解,在一些地区口吃之所以呈家族型的特点,并非遗传基因所致,而是模仿缘故。既然模仿而来,当然也可以再模仿而去。如果家长强行孩子改变说话方式,不仅改善不了口吃,反易导致压力型口吃,久而久之变成口吃患者[8]

3.2.3 习惯性口吃

如果说话总是又急又快,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易于口吃的不良言语习惯。由这种不良言语习惯导致的口吃叫做习惯性口吃。习惯性口吃者只要有意识控制语速或语调,可以不口吃地说话。但在情绪激动时由于失去自我控制,口吃会更厉害。

3.3 功能性口吃

功能性口吃,是指语言系统在执行言语的过程中出现暂时性的失调(如呼吸紊乱、声带闭锁、口腔痉挛、语言中枢不活跃、传导神经堵塞等)所造成的言语障碍。只要是人都有可能出现功能性口吃。功能性口吃是由于支配发音器官的神经系统发生失调或者发音器官暂时不能正常工作而引起的。正常情况下大脑皮层的兴奋和抑制会协调交替进行。当大脑受到强度过大或持续时间过长的刺激(如惊吓、愤怒、恐惧、压抑、疲劳、思想斗争、持续紧张等),就会导致大脑皮层的部分区域过度兴奋,以致破坏神经系统的协调性,使之不能正常调节各器官的活动,如果表现在言语活动上就可造成语言系统在组织语言、传递语言命令和执行语言命令方面发生功能性失调而引起口吃。譬如,当人疲劳过度时大脑皮层不兴奋,语言中枢不活跃,导致在发出语言指令并经过神经传递到发音器官时发生了短暂性失调,导致说话不连贯的口吃现象。另外,如果发音系统自身出现短暂性的失调也会引起口吃现象。如剧烈运动中呼吸系统会出现呼吸急促、紊乱等现象,此时说话可能会因换气和发声产生冲突而引起口吃。我们把语言系统受到某种刺激导致即时性失调而引起的口吃称为反射性口吃,而把语言系统因其他原因导致阶段性失调而引起的口吃称为非反射性口吃[1]

3.3.1反射性口吃

1无条件刺激引起的口吃

如见到严肃的上司,因为紧张而导致口吃。这里严肃的上司构成了实际的压力。无论是谁,在严肃气氛中都会不同程度地感到紧张、甚至发生口吃。这是由无条件刺激(或无条件恐惧)引起语言系统失调而导致的无条件反射性口吃,是每个正常人都会发生的。主要包括:

惊恐性口吃:是指遇到突发事件而发生的口吃。任何人都有可能发生这种口吃。

压力性口吃:是指说话者在恐惧紧张、愤怒、压抑、理亏、尴尬、拘谨、有求于人等有实际压力的场景下说话,表现出语无伦次、结结巴巴。

2条件刺激引起的口吃

生活中,常常会有一些场景,在大多数人看来并不会引起较大情绪反应,但对某些人却会带来剧烈的情绪波动。譬如小张同学只要听到老师点名就紧张,继而不由自主地发生口吃,因为小张在老师点名应“到”时曾有过口吃的创伤记忆。我们把这种由条件刺激(或条件性恐惧)引起语言系统失调而导致的口吃叫做条件反射性口吃或预期性口吃,它是患者特有的病态性口吃。预期性口吃,顾名思义是指有预感下发生的口吃,离开了条件刺激,就不存在,因此具有一过性和多变性的特点。它包括口吃心理、口吃生理和口吃行为三个阶段。其中口吃行为又包括对抗型口吃(即显性口吃)和逃避型口吃(即隐性口吃)两大类。

通常人们只有遇到实际压力的场合才会发生口吃。而口吃患者即使在许多没有任何实际的压力或者预警反应也会毫无理由地发生口吃,这让人很费解。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口吃患者只要触及某些似曾相识的场景,即刻能唤醒口吃记忆而引发口吃。就如一截烟头可引发油库爆炸,而烟头本身没有威力,只是引信而已。

3.3.2非反射性口吃

在某一时间段,无论在什么场合,无论跟谁说话,都可能发生口吃。譬如剧烈运动中断断续续地说话、受了惊吓几天说不出话来、长期受精神刺激导致语言神经持续紧张而口吃等等,都属于非反射性口吃。此类口吃具有阶段性的特点,没有疾病的意义。只要慢慢调养,待失去弹性的语言神经恢复正常后,说话也就正常了[1]

4 难发音

当“我要说话”和“我不能说话”相遇时就会发生冲突并出现发音困难,这就是难发现象。如果偶然说某字发生了口吃或者出现难发现象而耿耿于怀,以后就会对这个字注意起来,生怕再次发生口吃。而当它再次出现难发或口吃,就会对这个字更加恐惧和关注起来,并在反复口吃和纠缠中强化了难发的体验,难发因此而固定下来。我们把固定难发的字音叫做难发音。

口吃患者都有几个固定难发的字音。有的是“d”开头的一些字音,有的是“b”开头的一些字音;有的是句子开头的字,如打招呼首字难发;有的话说到中间就卡住了,即中阻性难发。难发音是通过口吃反射建立的,这意味着越练习难发音,越强化了它的记忆和反射[1]

【秋水定律】

1)难发程度与说话欲望成正比,与要说的内容重要性成反比[1]

推论:被动说话不大会难发,可说可不说或说废话时难发明显;非说不可的话不大会难发。没有患者说不出的话,只是未到关键时。

2)难发与恐惧、关注成正比。怕什么就会关注什么;而关注什么就会害怕什么。害怕就会压制。越压越怕,越怕越压。

推论:即兴发言几乎不难发,想好后再说,反而更难发。转移注意或脱口而出不难发[1]

5 口吃机理

正常人说话是由左脑组织语言,再由语言中枢给发音器官下达语言命令,后者接到命令后自动完成发音动作变成口头语言[9]。由于发音器官在正常发音过程中的肌肉动作已成习惯,而习惯是由右脑掌控,所以在说话过程中左脑和右脑分工非常明确:左脑只是下达任务就可以,至于如何完成任务,无需左脑参与,只要右脑直接调动发音器官完成就可以。在日常交际中,左脑需要认真组织语言,并且每一词句都要和右脑默契配合才能达到言语流畅。譬如要说“老师好”,发音器官接到命令后,立即报告掌管记忆的右脑相关中枢,如司掌口腔运动和呼吸运动的神经中枢,这些平时记忆了大量发音动作的神经中枢就会立即行动起来,调动发音器官自动完成发音动作。但此时,这些相关中枢的记忆库(潜意识)可能会向左脑发出安全警报:发“老”字音会口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报警呢?这是因为患者曾经喊“老师”有过口吃的创伤性记忆。接着就看左脑如何对待这个突兀而起的报警。

口吃患者有时不经意地顺利发出某些难发音,而在平时是不可想象的。此时并非右脑不给左脑报警,而是报警了左脑无暇理会。事实上,病态性口吃往往都是在左脑(或显意识)严密监控下的产物。如果避开了显意识的监控,任凭潜意识发挥,患者往往不口吃[16]。发现了这个规律,患者往往会把要说的话说得非常快,目的是为了逃避显意识的监控。很多时候,他们没有那么幸运,因为显意识对潜意识的监控常常寸步不离,一旦接到了潜意识的口吃报警,显意识就会投鼠忌器:是说还是不说?如果说,可能会口吃;如果不说,可能影响利益。害怕什么,就会注意什么,显意识就会干预潜意识。若以“不要怕”对抗“怕”,必然掀起更大的怕;若以“不要关注”对抗“关注”,必然引起更强烈的关注;若以“不想对抗”去压制“对抗”,必然引起更强烈对抗!若以“不要强迫”对抗“强迫”,必将激起更大的强迫。如此强迫与反强迫,无疑会把心理波动推向高潮。当心理波动的强度超过心理防线,就会打破言语动作的自动化。如果此时转移注意,让潜意识放手去干,发音器官的自动化又将恢复正常。所以,往往不是恐惧或心理波动本身导致了病态性口吃,而是在强迫思维的驱动下导致了口吃。这也是为什么正常人有些紧张往往不口吃,而口吃患者只要一紧张就会发生口吃的主要原因[1]

综上所述,病态性口吃的实质不是发音本身存在问题,而是病态心理的外在反映。

推论:口吃患者在没有注意自己是否会口吃的状态下说话(如说梦话)往往不口吃,而常态口吃者即使说梦话也和平常一样结巴[1]

6 口吃发展

6.1 知道口吃

只要注意观察,很多正常人说话也常常口吃,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不少人就这样带着口吃“稀里糊涂”地度过了幸福的一生。知道自己有口吃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外界的提醒,如家长或周围人的提醒、暗示、叱责、讥笑等;二是内倾性格所致。这种人对自己的一得一失都很在乎,一旦发生了口吃,难逃其“法眼”。一个语言发育正常的孩子,说话时难免会有重复、停顿或拖音,这些口吃无非是情绪反应的结果或言语措辞的问题,是这个阶段的儿童常见的生理现象,并没有疾病的意义。孩子对自己的口吃本来没有自我意识,因而具有一过性。可有些家长时而提醒孩子注意口吃,尤其是被完美欲支配的家长,对孩子的口吃特别在意,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惊慌忧虑,甚至大发脾气教训孩子:“你又口吃了!”“说话注意些!”“慢点,别口吃!”“从头再说一遍!”“下决心改!”“慢慢地说,想好了再说!”等等。这样明察秋毫的关注,让孩子知道了自己有口吃,背上了不必要的思想包袱,若加上周围人的模仿、哄笑,就容易使孩子产生精神创伤[3]

6.2 介意口吃

绝大多数人对自己的口吃从不介意,他们觉得发生口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有极少数人认为口吃是影响自己前途的绊脚石和污点,因而耿耿于怀。显然这是由错误认知导致的态度。对儿童口吃者来说,由于没有独立的思想和认知,对口吃是否介意,主要取决于外部压力。

6.3 注意口吃

介意口吃,必然就会注意口吃,就会想方设法地防止发生口吃。口吃患者在说话之前,常常会把想说的话先想好,甚至反复练上几遍,以为这样就能把不口吃的“把握”想出来或练出来。实际上,越注意越口吃,越练越严重,脱口而出反而不口吃,这就是口吃的规律。注意的实质是怀疑和害怕,注意朝向哪,哪里必然变得敏感不安起来。和打字一样,如果把目光集中在指法上,打字就不会自然。注意说话,是要注意说话的内容,而不是注意字音怎么发出来。注意朝向嘴巴,说话肯定就不自然。

6.4 寻找口吃

注意之后,就会寻找口吃。口吃患者常常是持之不懈地、努力地“寻找”自己的口吃。不管找什么,只要有目的地寻找就容易找到目标。他们在搜寻口吃方面已达到“上乘”的功夫,能够把自己发生的口吃一字不漏地全部“找”到,连很轻微的甚至别人无法察觉的所谓口吃也不例外。读一篇文章,眼睛一扫,就知道几个难发的字音,可谓纤毫毕现[3]

6.5 对抗规律

一旦找到了口吃,就会大吃一惊,仿佛真的患了大病。为了检验这“病”是真是假,这里试试,那里练练,无话找话说。折腾来,折腾去,当他们一次次确认自己真的有口吃,就会开始认定自己患了口吃病。其实,每个人都有紧张和口吃的时候,因而紧张和口吃本身并不含有疾病意义,这本是不难理解的常识。而有些人偏偏把它看成是“病”,却偏要追求“我不能紧张,更不能口吃”,拼命地压制紧张,但又不能战胜它;发疯似地想消灭口吃,口吃却越挫越勇。他们无论怎样“努力”,也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就像不能改变赛跑时心跳加快、呼吸紊乱一样。企图以主观愿望去改变客观规律的人,没有不受到惩罚的。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失败的结果,加深了不良体验,强化了口吃记忆。因此,不服从自然规律的态度是口吃恶化的主要原因[3]

6.6 自我诊断

当丢人现眼、嘲笑、社会歧视等不良刺激从四面扑来,当他们张嘴想说却说不出,用尽了方法控制不了口吃,就会感叹:“啊!原来我是个口吃患者!”给自己下了“确诊”,一头挤进了口吃病的队伍[3]]

7 心理障碍

7.1 当初原因

咨询中,多数人反映当初的口吃是因模仿而来,少数说是因生病、惊吓、挨骂等原因造成的,还有不少人反映是强行纠正“左撇子”造成的。在对待口吃的问题上家长常常和孩子的看法迥然不同。一位孩子的妈妈反映,孩子在小学时就已口吃,只是没有在意和提醒过。可孩子不知道自己小学有口吃,他只记得,初二一次语文课朗诵发生了口吃,招来了同学们的哄笑和老师的批评,才开始闷闷不乐和耿耿于怀,从此成为真正的口吃患者。我们说这个孩子很小就有口吃,而患口吃病是从初二那一次口吃开始。无论何时、何因发生口吃都是陈年往事,对患者已经没有任何现实的意义。譬如,以前模仿过的口吃者已去世,现在不是你去模仿别人口吃,而是别人在模仿你;因某些疾病而引起的口吃,现在那些疾病早已好了,而你还在口吃;小时候一只猫把你吓成了口吃,现在那只猫早已死掉了,也不可能还会有另一只猫吓到你,而你仍然在口吃[8]。显然,当初发生的口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口吃病为何久治不愈。找出致病原因,对症下药,才是唯一正确的途径。

7.2 口吃记忆

口吃患者开始知道自己有口吃后,就像孙悟空见到“紧箍咒”好奇地琢磨,把它套在自己头上,结果越摘越紧。这时患者才开始后悔,总想退回到对口吃什么都不知道的“糊涂”状态,做梦都想忘记口吃。事实上,不管有了什么记忆,就不可能消除。当然也就无法回到不知道的地步。只有通过“再认知”对口吃的“再诊断”,来解脱对口吃的心理纠缠[3]

7.3 过度内倾

内倾是把注意力朝向关乎自己利益的方面。如关注自己身体上的一些细微变化,关注别人是否会嘲笑自己,关注某些东西是否会影响自己的切身利益。显然,这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顺向思维。口吃患者大多有内倾性格。这样的人一旦发觉自己有口吃问题,就以为是一件稀奇的事,神经质地认为自己得了什么大病。本来是暂时的具有一过性的口吃现象,对它高度关注,并想象自己患了病,逐渐地把它“捏”成了“病”[3]。从患者的自述中也能发现,他们在小时候性格也比较开朗、注意朝外,即使说话有些口吃,并不在意,但家长对孩子的口吃却很在乎。经过望子成龙的家长的“跟踪追击”和高强度的塑造,孩子的性格由外倾逐渐转向内倾。不少研究者认为,女性内倾向的人数比男性要多得多,这意味着女性更容易患上口吃病;而男性面临的生存压力一般要比女性更大,按理女性患口吃的实际概率比男性小。通过网络调查和咨询发现,女性和男性患者的比例基本一致。在显性口吃者中女性大约是男性的四分之一,而在隐性患者中两者的比例刚好倒了过来[1]

7.4 苛求完美

口吃患者不允许自己身上有一点口吃。常常对自己的口吃自责不已。他们不仅不能容忍任何环境下发生口吃,同时还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平静的心情。假若真有这样的人,岂不成了精神失常的人?口吃患者总是以为世上只有他才有口吃而正常人都不口吃,世上没有比口吃更严重、更可怕的事情,这种“唯我独吃”、“唯吃为大”的思想是口吃患者坚守的堡垒。口吃患者消灭口吃的欲望和行为没有止境,少了还要少,即使今天不口吃了,还要追求明天不口吃,永远不口吃。“一个字也不能口吃,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紧张”是口吃患者一直追求却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主观愿望。

7.5 错误认知

一件偶然的事让我悟出了一个道理。房子下方有个空调洞口,经常会有小鸟钻进来。一种求生的本能,小鸟看到明亮的窗户,以为那是出去的通道而飞过去,结果撞死在玻璃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置身屋外,很容易发现墙上的洞口,而身在其内却迷茫了。此情此景,让我想到了口吃患者,他们何尝不是这样,自以为聪明,还要死撞南墙不回头!几乎没有一个患者会觉得自己的认知有错,反而自以为对口吃了如指掌。他们总是把问题归咎于口吃,从不反省自己的主观问题。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否认口吃的存在对患者构成的实际伤害。然而,同样的伤害,正常人却能换个角度去看,这值得患者去思考和反省。所以张景晖说:对人起决定作用的往往不是客观刺激本身,而是人们对它的态度。这是打开心灵大门的一把金钥匙。其实,大多数患者思考和判断问题的能力并不比正常人差,只是表现在口吃这一点上却陷入了迷茫,固执地抱着偏见。既然被口吃“迷”住,对自己和许多客观事物就会失去判断能力,因而表现在口吃上的一切情感活动都是夸张的、错误的[3]。在患者眼中口吃为何会变得越来越恐怖?这是因为条件反射不断强化和泛化的结果。就如擦除灰尘一样,客观上灰尘越擦越少,主观上灰尘反而越来越多。常擦洗,虽然暂时擦除了灰尘,却擦亮了眼睛——把自己训练成“火眼金睛”。遇到烦恼,大多数人都是带着烦恼去生活,在生活中解决烦恼;而极少数人总想先消灭烦恼,再回归生活,结果反被烦恼束缚。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态度。口吃患者总想解决口吃这个烦恼,反被口吃牢牢束缚。这就是作茧自缚。

7.6 心理障碍

形成了“唯我独吃”和“唯吃为大”的思想,就会对口吃产生恐惧、焦虑和强迫等心理。既然口吃现象人皆有之,那么正常人发生的口吃与患者发生的口吃有什么区别呢?从口吃现象本身来说,都是说话结结巴巴,没有什么区别。从发生口吃的数量和轻重来看,许多口吃轻微患者尤其是隐性患者,甚至比大多数正常人说话还要流畅,他们的口吃现象少到小数点,轻得像空气,但心理问题却很重;还有许多借助发音技巧说话的患者,表面上说话也流利,但心理依然十分恐惧和痛苦,因而从表面上无法去区分他们。正常人虽然或多或少的存在口吃,却毫不介意,这样的人即使口吃再多也不成为口吃患者。可见,正常人与口吃患者的区别,不是决定于口吃现象的有无或多少,而决定于对待口吃的认知和态度。错误认知才是口吃病的心理障碍。只要有心理障碍,不管口吃现象多么少,都是口吃患者;反之,不管口吃现象多么的多,只要没有心理障碍就不成为口吃患者[3]。这个结论出乎意料地告诉人们,口吃心理和口吃现象的多少往往不成正比。或者说,口吃现象越少口吃心理往往越重,口吃现象越多心理反而越轻。因而降低口吃心理的根本途径不是依赖减少口吃现象,而是转变对口吃的态度。这一结论能有效区分口吃患者与非口吃患者,为口吃病诊断、心理干预和等级鉴定提供理论参考。上世纪70年代末,张景晖创造性地提出了“口吃+心理障碍=口吃病”[5]著名观点,奠定了口吃病心因性理论的基础,并创立了解决心理障碍为核心的张景晖疗法,为口吃病研究和治疗开辟了正确航向。

8 结语

本文可以清晰地看到口吃是怎样形成和发展成为口吃病的简略过程:偶尔或习惯性口吃(常态性口吃)→知道口吃→介意→注意说话→寻找口吃→找到口吃→惊讶不止→高度警惕→进入临战状态→努力防止口吃→越防越重→千方百计地斗口吃→屡斗屡败(若+嘲笑、歧视等压力+耿耿于怀的态度)→口吃阴影(若+口吃信号)→口吃预感(若+对抗和压制的错误态度)→恶性口吃(若+耿耿于怀的态度)→新的口吃阴影(若+口吃信号)→病态性口吃……病态性口吃+耿耿于怀的态度→口吃病。可见,口吃发展变化的关键全部指向错误认知。

真相已浮出水面。口吃病既不是生理原因,也不是习惯或环境压力所致,更不是胆小爱面子的心理缘故,而是错误思想认知主导下的结果。

口吃生理缺陷论者,看不到口吃的真相,才会把暂时的生理现象当成口吃原因;口吃习惯论或环境决定论者,忽略了认知的力量,从而把一切问题归结于客观存在。殊不知,口吃患者,哪怕十分严重者,也有不口吃的时候,也有正常说话的潜力;不知世上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口吃者不会因口吃而痛苦的客观事实[1]。环境决定论者仅仅借助于“刺激→反应”的公式来解释患者的行为和设计治疗方法,既不探求患者对口吃的认识、态度和人格方面的原因,也不重视患者的认知、信念、动机和意志等因素在治疗中的作用。他们只注意口吃行为以及引起这种行为反应的刺激,而忽视患者在刺激到口吃反应之间的中介因素——认知过程,主观臆断地把可能性说成必然性。这样设计出来的治疗方法,虽然简单易行,却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症状性治疗[9] [1]。实践告诉人们,认知在行为中往往起重要作用。不改变错误认知和态度而单靠行为治疗,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口吃问题的。现在的口吃治疗,从理论指导到具体方法都在不断发展和变化,许多口吃行为治疗专家已放弃了极端行为主义理论,重视在刺激和反应之间的中介调节因素的作用,认为扰乱人精神的,与其说是事件,不如说是人对事件的判断[9] [1]。这一观念的转变,为口吃病的心理治疗开拓了广阔的前景。



口吃病并非绝症,只要方向正确完全可以治愈。口吃病难治,是因为心理障碍在暗中支持它。只要铲除心理障碍,把口吃现象孤立起来,口吃病就会不攻自破。若再进行辅助性的行为治疗,效果更加明显。换句话说,要治好口吃病,必先转变观念以切断口吃恶化,再以正确的理论为指导改变口吃行为。其实,很多问题一开始就像一层很薄的窗纸,由话语轻轻一点,就能捅破。只可惜许多人往往弄不清事情的真相,导致问题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不容易改变。

在研究口吃多年的基础上,结合大量的临床实践,我们总结了一套口吃病心理治疗的原理与方法——秋水理论。秋水理论以认知心理学为基础,采用逆向思维颠覆了传统理念,阐述了口吃形成、发展和变化的机制,揭示了患者在言前、言中、言后的心理活动规律,剖析了口吃症状与“七大逃避场景”之间的内在联系,澄清了口吃认识上的许多误区,从“改变错误认知、切断强迫思维、淡化心理阴影”三个方面对口吃病治疗作了全面系统的阐述,康复之路清晰可见。

秋水理论的基础是认知,其核心是道法自然的无为思想。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盲目对抗口吃的方法暂时有效,终究都会失败。如果反其道而行之,既不逃避口吃,又不与之正面对抗,即大胆面对,聪明迂回,过后全都接纳,或者说,言前藐视口吃,言中重视口吃,言后接纳口吃,口吃便可自愈。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秋水理论不是传授对付口吃现象的方法或技巧,而是从口吃原理入手。因为方法或技巧只能奏一时之效,以后还会问题不断。只有掌握原理,才能出神入化地创造各种适合自己的方法,这样创造出来的方法浑然天成。这就是知行合一、止于至善的诠释。

秋水理论的宗旨是“放下口吃,回归自然”。但神经质类症者都是一些刨根问底、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要使这些人“放下”执念,绝非易事。所以对口吃患者而言,“放下”无异于脱胎换骨的重生;对心理工作者来说,要使患者“放下”,无异于构筑一座浩瀚的思想灵魂工程。这恐怕是秋水理论的亮点。

条条道路通罗马。你可以从北京绕道南极到达罗马,也可以直飞到罗马。神经质类症者终究都会放下。如果这种放下需耗费数十年,还有多少现实意义?心理治疗的价值和意义,是采用心理疗法帮助患者尽早摆脱心理困惑,缩短自我折腾的时间,而不是让患者忍气吞声、苦苦挣扎,更不是靠药物麻痹痛苦。因此方向比治疗更重要。

不曾拥有,何谈放下!古人也说:要放下,必先看破。只有对自己病症的前因后果,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能死心蹋地的放下;而不是不明不白地被迫接受一些大道理,否则就像玩太极,绕来绕去还是绕回原地。只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得更高远。没有正确的理论为指导,仅凭自己瞎摸索,看破谈何容易!心病只有心药医。所谓心药即用开心的言词,给病人热情的指导、耐心的启发和深刻的批判,打开心灵大门,触及深层的内心世界。这需要从源头到末尾去分析和梳理问题的因果关系,使之明白,口吃乃昨日因、今日果,一切苦果皆由心生,丝毫怨不得别人。并且抽丝剥茧地撕开口吃的层层面纱,让患者看清问题的真相,由衷地感悟以前是多么的无知和固执,从而自觉地放下对抗,反思主观问题。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内在世界的内容,也只有从内心深处挖掘思想病根,才能走出重围,这对口吃病的康复无疑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治“心”之道,犹如治水之道。既要顺从水的自然流向(顺天道),又要避免由此导致的泛滥成灾(行人道)。只有顺天道,行人道,方为帝王之道;如果逆天而行,必遭天谴。只有掌握真相,才能把握方向。口吃病的科普势在必行,也迫在眉睫。遗憾的是,我国至今还没有专门研究和治疗口吃病的官方机构,而在西方许多国家早已普及,这对我国的2000多万名受口吃困扰的患者是不公平的。

20156月我国颁发了《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2015-2020)》,全面部署未来几年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加快推进精神卫生事业发展各项工作。作为精神问题的口吃病,理应受到社会各界尤其是学术界的关注。

解开一个心结,温暖一户家庭,和谐一片社会。让心理疾病患者回归正常生活,是时代的要求,更是广大心理工作者的神圣责任。我们期待,在“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的框架下成立“中国口吃心理研究会”,把口吃的研究和治疗引入健康发展的轨道。

秋水理论已被写入《口吃原理与康复》一书。但愿不久的将来,我国高等师范院校和特种教育机构能开设《口吃与心理》这门课程,也希望秋水理论能造福更多受口吃困扰的人们。

致谢

感谢我的心灵导师张景晖先生,没有他的指导,我至今恐怕还在口吃苦海中挣扎。感谢秋水理论的广大受益者,没有他们的实践就没有秋水理论。

参考文献

[1] 袁运录,袁媛. 口吃原理与康复[M]. 江西:江西教育出版社,2015.

[2] 周瑛,胡玉平. 心理学[M]. 吉林:吉林大学出版社,200780-81149-150162-164.

[3] 张景晖,张长江. 口吃病矫治讲义(第2册)[M]. 1988: 10-16.

[4] K. M. Heilman. Aberrant auditory processing andatypical planum temporale in developmental stuttering[J]. Neurology, 2004,63:1640-1646.

[5] 张景晖. 口吃的矫治[M]. 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215-25.

[6] 维基百科. 口吃[EB/OL].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F%A3%E5%90%83[引用日期2015-06-11] .

[7] 约瑟夫•墨菲(Joseph Murphy. 潜意识的力量[M]. 北京:中国城市出版社,2009121-122.

[8] 张景晖,张长江. 口吃病矫治讲义(第4册)[M]. 1988: 01-02.

[9] Richard Gerrig / Philip Zimbardo. 心理学与生活[M]. 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0350-69159-163301-30440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