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症成因分析(初稿)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研究 > 秋水理论

秋水理论

失眠症成因分析(初稿)

发布时间:2016-03-04
点击量:

 

文\袁运录 

 

摘 要

科学发展到今天,人们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失眠的研究,学术界对其形成和发展机理也尚无明确定论。由于失眠症患者主要表现为睡眠困难和紧张兴奋,多数研究只停留发如何避免失眠或缓解心理压力的层面,所以各类安眠药,催眠术,减压法,应有尽有,而失眠却越治越严重,给社会带来了许多压力和隐患。

虽有研究者试图从神经生理学的角度去探测失眠发生的机制,临床上也未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作者独辟蹊径,以逆向思维的视角发现失眠者的思想认知与失眠症之间存在因果本质的联系,创立了“失眠+心理障碍=失眠症”的学说,为正确治疗失眠奠定了理论基础。

本文立足于张景晖理论,运用巴氏条件反射学说,从失眠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播种”五个层面阐述了失眠形成和发展的心理根源,提示了失眠研究者和治疗者存在认知上的许多误区,展望了未来失眠症研究和实践的方向。

1 前言

最近,朋友来访,谈起失眠之苦,于是浏览互联网,发现受失眠困扰的人比比皆是,尤其是17岁-30岁的年轻人患失眠的人数之高,超乎我的想象。虽然不排除上网的人群与年轻化有关,但不可否定的是,受失眠困扰的人群越来越趋向低龄化。

   人的一生大约有1/3的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的。睡眠可以使人的大脑和身体得到休整,有助于日常工作和学习,因此,提高睡眠质量,是人们正常工作学习生活的保障。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失眠症发病率不断升高,失眠已成为现代社会的多发病,严重威胁着人类的健康,降低人们的生活质量。   

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失眠症发病率在美国为33%,欧洲为4~22%,而我国也高达10 ~20% [1]。

网上有篇文章叫《全世界的人都在失眠》。文章指出,中国人睡眠状况不容乐观,近3亿人失眠,5000万人在睡眠中发生过呼吸暂停。

笔者也曾陷入过失眠的困境,不可自拔,一到夜晚就担心害怕,不知漫漫长夜如何打发。能有一两个小时的入眠对我就是最大的奢侈,失眠的痛苦不言而喻。尤其是投医无门“陷阱丛生”的今天。不少医者对失眠症的复杂性了解不够,不分析其发病原因和临床症候规律,只开些镇静催眠药,简单化处理,就打发走人,使病人非常失望。这给一些缺乏科学依据、虚构事实、夸大疗效的所谓祖传秘方、高新技术提供了可乘之机,部分病人求治心切,一旦陷入后悔莫及。

还有就是,依赖药物睡眠成瘾的现象也是相当普遍。近70%的病人服用苯二氮卓类镇静催眠药后,出现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严重的有记忆力下降、大便干结、内分泌紊乱等。由于失眠的自身症状和服药的副反应交织在一起,其症状表现更加复杂多样。这给患者带来了双重痛苦,服药后普遍感到各种不适,催眠效果不稳定;不服用又心神不安,以致通宵不眠。

现代人普遍都以为失眠只是一种不好的习惯,因此只要改变不良睡眠习惯就好了,由失眠带来的心理压力和避免失眠的各种怪异的行为也随之而消失。许多研究者也认为,只要减少失眠这个客观存在,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或减轻失眠者的心理问题。毋庸置疑,没有失眠,就没有失眠的各种心理问题,但有失眠的人未必一定就有失眠的心理问题。这表明失眠现象与失眠心理问题之间并不构成因果关系。失眠之所以逐渐加重,不正是失眠者拼命想改却又改不掉的这种矛盾和焦虑心情所致吗?世上哪有越改越严重、越改越痛苦的习惯!

    由于现有的治疗效果都不理想,一些研究者开始把失眠归因于生理缺陷或遗传基因[4],但这一假设存在悖论。失眠是后天形成的,怎么会先天就被破坏了呢?假如真是如此,失眠就不会因时、因地而异。事实上,当失眠症患者变换空间和时间,不大会失眠。他们大都害怕某些熟悉的环境和固定的时间,而这些都不可能通过遗传而来。

    还有一种潜意识学说,认为失眠是由于过去经受的创伤事件引起的。然而,这种感受体验是在什么情况或条件下才能构成心理创伤,这些问题不深加研究,就无法加以说明。同样的生活环境、经受同样的感受体验,有的人却不得失眠症,一定是缺乏最重要的条件。

    迄今为止,研究者仍然徘徊在“生理论”、“习惯论”、“心理论”之间,失眠仍然属于世界老大难的问题。本文从认知心理的角度,探索失眠症形成和发展的机制,试图解开这道科学难题。

2 失眠概述

  失眠和失眠症,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概念。失眠,通常是指入睡困难、易醒、早醒、睡眠质量低下、睡眠时间明显减少,甚至彻夜不眠。失眠症,是以失眠和避免失眠为外显症状,包括日间困倦、嗜睡、记忆力减退、头痛头晕等生理反应和恐惧、焦虑、强迫、抑郁等心理问题为一体,涉及社会压力、人生观、世界观、生理神经和睡眠习惯等诸多因素的综合

性心理疾病。

  我们说,每个人都会失眠,但不能说人人都有失眠症。失眠症患者只是在特定的场景才会失眠。失眠之前通常会出现紧张兴奋和焦虑不安的预期反应。患者千方百计地治失眠,却越治越重,这种不合常理的结果让他们更加困惑和痛苦。

3 失眠症状

   1.外显症状

   这是失眠症的标志性症状。表现为:入睡难,似睡非睡,多梦,易醒,早醒,醒后再入睡更难,只好瞪眼到天亮。     

    2. 生理症状

    一是睡眠前各种生理反应。因害怕失眠而表现出来的各种生理反应,如胸闷、心悸、血压升高、躯体亢奋等,导致入睡困难。这些生理失调现象,绝不是失眠的始发原因或生理缺陷,而是失眠的生理症状。

    二是睡眠期间的各种生理反应。如经常做恶梦,从恐怖惊险的梦境中惊醒,出一身冷汗、紧张心悸、面色苍白。

    三是睡眠后的各种生理反应。如疲乏、无精打采、头晕脑胀、胸闷胃胀、头晕目眩等等。

3. 行为症状

    一是睡眠前的各种行为反应。因害怕失眠,患者会做些热身运动或避免外界刺激,目的是为了降低焦虑,防止失眠。如练习太极拳、瑜伽、放松术、泡热水澡、消除噪音等。

    二是睡眠期间的各种行为反应。为对抗失眠,患者就会努力挣扎并伴随着各种怪异的行为。如起床走动、看电视、上厕所、更换枕头、转辗反侧、戴上耳塞等。

    三是睡眠后的各种行为反应。为总结经验教训,患者往往会对自己的睡眠状况进行回顾、评价、讨论、演练,甚至到处求医问药等。

4. 心理症状

    这是失眠症最为神秘而巨大的部分,包括压力、认知、情绪三个方面。

    (1)压力:是指失眠给患者带来的紧张、烦恼、忧郁、痛苦等。

    (2)认知:是指对这些压力和导致这些压力的直接或间接因素的看法和态度,这些看法往往都是夸大和扭曲了的。

    (3)情绪:是由压力和认知共同形成的心理创伤和由此带来的恐惧、不安、兴奋、焦虑、强迫与反强迫等情绪波动,包括睡眠前、睡眠期间和睡眠后三个阶段的各种心理纠缠。

4 失眠症的形成

 

    4.1  失眠的最初原因

    引起失眠的原因很多,主要是中枢神经的兴奋和抑制过程出现失调,导致大脑部分区域兴奋过度。正常睡眠时大脑皮质的兴奋和抑制交替进行,协调一致,但当外界的刺激因素强度过大或持续时间过长,导致统一协调功能发生异常,而引起失眠。

   引起失眠的因素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种:

 

    ①身体因素:如头痛、腰痛、饥饿、腹胀、肌肉痉挛、关节痛、咳嗽、高烧和尿频等。

    ②环境因素:如强光、噪音、异味,室温过高或过低等。

    ③心理因素:如恐惧、压力、烦躁、思虑、悲喜、愤怒、焦虑、抑郁、精神创伤、神经衰弱等。

    ④习惯因素:如时差的改变,倒班原因,睡眠环境的变化,不定时睡眠等。

    ⑤其他因素:如消化不良、喝浓茶、吸烟、过量咖啡、看书、看电视、营养不良(如缺钙、缺铜)、药物刺激等。

    人都是对自己切身利益有关的刺激产生敏感,或者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比如,张某家居铁路旁,也能安然入睡,但是张某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居住,反而会半夜醒来。这是因为铁路喧嚣声与张某的安全感结合在一起,久而久之,习以为常,就能安心地睡眠。如果换个环境,熟悉的吵闹变成不熟悉的安静,心里反而感到不踏实而失眠。

    4.2 失眠恶化的原因

    不管哪种失眠,开始都是偶尔性或者一过性的急性失眠,如果掺杂了心理因素,就容易变成慢性失眠。慢性失眠的本质是对失眠的恐惧和强迫。

失眠和由此导致的生理疲劳,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多数人都不会介意,只有少数人大惊小怪,认为失眠是不正常的现象,夸大了失眠的危害性,继而耿耿于怀,形成了失眠记忆。第二天休息时,如果碰到其他因素引起兴奋,再加上前一次因兴奋引起的失眠体验,就会担心再次失眠。     

每到睡觉的时候,就会害怕失眠,害怕失眠必然会关注失眠,全身细胞为之高度兴奋,这样就难以入眠。睡不着时就会更加关注,并暗示自己,叫自己不要想这想那……结果辗转难眠。再一次失眠的苦恼,加上耿耿于怀,就会导致更加苦恼、恐惧、纠结。失眠后的无精打采、头昏脑胀和耿耿于怀的心理纠结,进一步强化了失眠的体验。

可以发现,正常人是因为生活烦恼而导致失眠,失眠症患者是因为失眠的烦恼而导致失眠。

    4.3 建立反射

    如果某人曾在某场景下发生失眠并导致不良情绪体验(某场景+发生失眠→不良情绪体验),以后凡是与此场景有关联的刺激都有可能与这种情绪体验建立暂时的神经联系。如果事后某人对此还是耿耿于怀,暂时的神经联系会因此获得强化并形成稳定的条件反射——即失眠反射(某场景+发生失眠+不良情绪体验+耿耿于怀的态度→失眠反射.即:与某场景有关联的刺激→失眠的不良情绪体验)[1]。失眠反射的形成和强化不仅有赖于失眠的不良体验,更依赖于对失眠耿耿于怀的认知态度。

    4.4 失眠信号

    失眠反射形成后,凡是与最初引起失眠的刺激有关联的因素,都有可能变成失眠来临的信号。如:时间、地点、环境、心悸、恐惧、预感、心理波动、怪异的动作等主客观因素都能成为失眠信号。随着失眠反射的强化,失眠信号也将不断复制和泛化[1]。

失眠循环论

    5.1 埋下种子——“生根”

    一次次失眠、一次次努力后的失败和因失眠带来的各种现实压力,加上耿耿于怀的认知态度,就会形成失眠阴影,它是失眠的“种子”。种子深藏于潜意识,会吸收外界一切有利于它生长发育的物质条件。失眠种子越强大,对失眠信号的敏感度越强。

    5.2 产生预警——“发芽”

    只要遇到和最初引起失眠不良体验相似的场景,就容易发生失眠预感——“发芽”。失眠预感受失眠信号、感知、失眠阴影三要素控制,所以失眠症状也时有时无、时轻时重,呈周期性变化。

    预感反映了生命体趋利避害的自我保护功能。失眠预感能使患者对何时、何地、何境是否发生失眠,具有非常准确的预见。患者可以凭着预感来调节自己的行为,有效避免发生恶性失眠,因此形成了逃避失眠的各种“习惯”。如何处置预警,决定着失眠的不同症状和康复方向。

    5.3 形成强迫——“开花”

    预警是一柄双刃剑,失眠症患者不是把这柄锋利的宝剑用来防身,而是“自残”——内斗,即思想与情感之间的斗争。预警出现后,患者就会害怕再度失眠而引起高度紧张和注意。接着就会对抗或逃避——内斗开始了。若以“不要失眠”对抗“我会失眠”,必然引起更剧烈的失眠心理[8]。心里“炸开了花”,睡眠必然困难。如果长期抑制情感,会因情感得不到释放而形成抑郁和强迫症。

    5.4 行为后果——“结果”

    失眠症患者想睡却又睡不着,就会努力挣扎或者逃避(如服用安眠药)。不管采取哪种行为都会产生某种结果。

    5.5 种子繁殖——“播种”

    失眠“结果”后容易给患者带来精神压力,若加上耿耿于怀的错误态度,又会重新形成失眠阴影——“播种”。这意味着新一轮的失眠又将重新“发芽”。

    不管昨晚睡眠情况如何,患者都会总结和评价一番,导致失眠记忆不断强化。因此评价、讨论、总结、自责、回味、检验等睡后纠结是加重失眠阴影的关键。如果说,已发生的失眠属于自然灾害,那么睡后纠结则属于人为灾害。有时次生灾害的危害和实际损失会超过原生灾害,危害不可小觑。正因为人为因素作祟,失眠症从“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播种”周而复始地循环[1]。

6 失眠恐惧论

    5.1 正常恐惧

    日常中,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紧张兴奋的特定场合,只是造成紧张兴奋的对象、情境不同而已。

    失眠症患者只要回到过去经历过的相似场景中,就会立即变得兴奋紧张起来,生怕自己再次发生失眠,睡觉自然就会顾虑重重。

    患者对睡眠的恐惧,仅仅只是担心失眠影响切身利益等,这种心理极其单纯和正常的。由于害怕再度发生失眠,反而容易导致失眠。我们把这种“害怕什么导致发生什么”的恐惧称为“主恐惧”。正常人因为害怕非失眠的因素(如怕财物被盗)而导致失眠。这是失眠的“副恐惧”。

    一般来说,由主恐惧造成的失眠是病态失眠;由副恐惧造成的失眠是任何人都具有的常态失眠。

    5.2 病态恐惧

当怕发生失眠的潜意识和不要怕失眠的表意识暗示相遇时,就会在心里发生冲突。结果不是减缓而是加重了失眠。

许多治疗者认为,只要方法得当,完全可以摆脱睡眠困境,却不知,正因为“努力”才促使简单恐惧恶化成复杂心理,导致睡眠更加困难。

7 心理障碍

    7.1 介意失眠

    发生自己失眠后,大多数人并不介意,因为他们觉得发生失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有少数人耿耿于怀,因为他们觉得失眠是很不合理的事情。

    7.2 注意失眠

    介意失眠,就会注意失眠,就会想方设法地防止失眠。在睡之前,患者常常会苦思冥想,以为这样就能把不失眠的办法想出来。实际上,越注意越失眠,不注意反而不失眠,这就是失眠的规律。

    注意力朝向哪里,哪里必然就会引起紧张兴奋。神经系统高度兴奋下还能入眠吗?

    7.3寻找症状

    注意之后,就会寻找。失眠症患者常常是持之不懈地、努力地“寻找”自己的失眠。不管找什么,只要有目的地寻找就容易找到目标。他们在搜寻失眠方面已达到“上乘”的功夫,能够把自己的失眠全部“找”到,甚至连很轻微的所谓失眠也不例外。

    7.4对抗规律

    失眠本身并不含有疾病意义,这本是不难理解的常识。而有些人偏偏把它看成是“病”,却偏要追求“我不能失眠”,拼命地压制它但又不能战胜它,发疯似地想消除失眠,失眠却越来越重。无论怎样“努力”,也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就像不能改变赛跑时心跳加快、呼吸紊乱一样。企图以主观愿望去改变客观规律的人,没有不受到惩罚的。

    患者也知道,越是关注失眠,失眠越重,所以一到睡觉的时候,他们就会想方设法转移思想注意,迫使自己不要去“想入非非”,强迫自己要睡着。可结果,神经更加兴奋,更难入眠。越失眠,越会胡思乱想,翻来覆去,又是一夜无眠!焦虑、痛苦,滚滚而来……没完没了的折腾、纠结,使他们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

    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失败的结果,加深了失眠的体验,强化了失眠记忆。因此,对抗的态度是失眠恶化的主因[3]。

    7.5 过度内倾

    失眠症患者大多有内倾性格。本来是具有一过性的失眠现象,神经质地对它高度关注,并想象自己患了病,逐渐地把它“捏”成了“病”[3]。

    许多心理学家认为,女性内倾向的人数比男性要多得多,这意味着女性更容易患上失眠。

    7.6  苛求完美

    失眠症患者不允许自己有一点失眠。他们不仅不能容忍任何环境下发生失眠,同时还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足够睡眠才算正常的。他们消灭失眠的欲望和行为没有止境,即使今天不失眠了,还要明天不失眠,永远不失眠。“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失眠”是失眠症患者一直追求却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主观愿望。

    有人说:“我也知道不能太追求完美,正常人有的失眠,我应该也有,我痛苦的是正常人没有的病态性失眠啊!”

    无中生有的狡辩!病态性失眠不就是当初对抗常态性失眠而一步步恶化来的吗?

    7.7  错误认知

 

    患者总是把问题归咎于客观存在,从不反省自己的主观问题。即便如此,笔者也不否认失眠问题对患者构成的实际伤害。然而,同样的压力,正常人却能换个角度去看,这值得患者去思考和反省。

    其实,大多数患者思考和判断问题的能力并不比正常人差,只是表现在失眠这一点上却陷入了迷茫,固执地抱着偏见。既然被失眠“迷”住,对自己和许多客观事物就会失去判断能力,因而表现在失眠上的一切情感活动都是夸张的、错误的[3]。

    遇到烦恼,大多数人都是带着烦恼去生活,在生活中解决烦恼;而少数人总想先消灭烦恼,再回归生活,结果反被烦恼束缚。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态度。失眠症患者总想解决失眠这个烦恼,反被失眠的烦恼牢牢束缚。这是作茧自缚。

    既然失眠现象人皆有之,那么正常人与患者发生的失眠有什么区别呢?从失眠的轻重来看,许多失眠轻微患者甚至比大多数正常人睡眠还要好,但他们的心理问题却很重。还有许多借助安眠药睡眠的患者,表面上睡眠也好,但失眠的心理问题依然很重,因而从表面上无法去区分他们。正常人虽然或多或少存在失眠,有时也会感到苦恼,但他们认为失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而不会纠结,这样的人即使失眠再多也不成为失眠症患者。

    可见,正常人与失眠症患者的区别,不是决定于失眠现象的有无或多少,而决定于对待失眠的认知和态度,错误认知是失眠症患者的心理障碍。只要有心理障碍,不管失眠现象多么少,都是失眠症患者;反之,不管失眠现象多么的多,没有心理障碍就不成为失眠症患者[3]。

    这个结论告诉人们,失眠心理问题和失眠现象的多少往往不成正比。因而失眠症的治本方法不是依赖减少失眠现象,而是转变对失眠的态度。这一结论能有效区分失眠症患者与非失眠症患者,为失眠症的诊断和等级鉴定提供理论参考。

    笔者创立了解决心理障碍为核心的失眠症因性学说——失眠症=失眠+心理障碍,这一学说能合理完整地解释失眠症的各种问题,为失眠症研究和治疗开辟了新的航向。

8 结束语

    既然失眠症的人都是因为害怕失眠而导致失眠,就不难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失眠症患者背负了巨大的思想包袱,放下包袱是治疗的关键,剩下的就是改善睡眠的方法(请关注续篇《失眠症的根治途径》)。因为思想上解决了失眠的困惑,行为采用有助于睡眠的办法,困扰了我一年多的失眠症很快就消失了。

    虽然我现在有时候还会偶尔失眠或者几天失眠,但不管失眠多久,我都认为是正常的,有果必有其因。需要消除的是“因”,而不是一味地去求“果”。

    基于以上的认知,任何时候发生了失眠,我都不会自责,更不会怨天尤人,而是坦然面对,我终于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参考文献

[1] Mallory LJ, Taylor DJ, Lichstein  KL, et al.Epidemiology of insomnia and medical disorders[J].Sleep.2006.29:245-246.

[2]森田疗法

[3]《张景晖心理疗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