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析能否治好口吃(上)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研究 > 秋水理论

秋水理论

精神分析能否治好口吃(上)

发布时间:2017-03-06
点击量:

100多年来,心理学的发展分崩离析,学派林立,除了精分(精神分析的简称),没有任何一个学派的发展超过了五十年。但精分以其临床实践和不断精进的理论发展,掀起了心理学的一次又一次的风暴,并且作为一门人文学科渗透到现代生活的各个角落。

在经典心理疗法中,精神分析占有较大的比重。秋水理论也涵盖精分,但与主流精分(西方)有着本质的不同。

精神分析论,源于100年前的一个叫弗洛伊德的奥地利精神病科医生。他认为人的心理和精神问题,大都源于很早以前尤其童年时期受过的心理创伤。由于时间久远,当时的创伤记忆可能有些模糊甚至完全淡忘,但潜意识没有忘记,而刻骨铭心。

比如有个杀人狂,杀害的对象都是一些四十几岁的中年女性。

凶手被抓后,警察问其杀人的动机是什么,这位年轻人只说了一句:我讨厌她们(中年女性)!

问他为何讨厌这些女性,他自己也不知道。监狱里一位神父帮他进行精神分析,发现他大约3-5岁时被后妈虐待过。这个仇恨一直压在他的潜意识。

长大后,复仇的心越来越强烈。但后妈却和他爸分开了,不知去向,积压的仇恨无法发泄。

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对象。他发现有个中年女人,特别令他讨厌,一种想杀她的冲动涌上心来。尽管他也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与她无冤无仇,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仇恨,真的把她当做仇人杀了。

杀害后,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慰。这种内心上的慰藉更加激发他去寻找下一个“仇人”加以杀害。

当他杀了一个又一个女性后,他的内心得到片刻的安宁,同时也为此感到深深自责和无奈。但他却控制不住自己去猎杀下一个目标。

他就师这种想法。这种扭曲的认知像怪兽一样从潘多拉盒子(潜意识)里冒了出来,驱使他干出了惨绝人寰的恶魔行为。

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认为,这个杀人狂的心理动机,是藏在潜意识里。他说心理问题的病根是在潜意识中,是由最初的有伤害性刺激导致的。这些伤害,源于后妈的虐待。要么采取棒棍殴打,要么采取语言暴力,这些深深烙印在他的心底。

人忍耐越久,爆发的欲望就越强烈。仇恨真是越积越深啊。当他长大后,后妈却走了,而那些跟后妈相似的中年女性就成了替代后妈的牺牲品。

下面我们探讨下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论是否真的靠谱。

他说要治愈人的心理或精神问题,必须要找到以前导致他的心理创伤的根源,比如童年阴影。

事实上,很多人已记不到童年的阴影,但人的行为大都深受童年经历的影响。这也是犯罪心理学的理论基础。

弗洛伊德精分就让你回忆过去。但很多人回忆不到。不要紧,给你来个催眠。

他认为,要调动人的潜意识,就让你的显意识处于休眠。就如酒醉吐真言。利用这个原理,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帮你回忆过去,让你的把过去发生的一些不良记忆捡回来。

比如一个女孩,每当她走到池塘边就很害怕,生怕掉进水里淹死。这次和自己心爱的男朋友一起散步,还是那么恐惧。

比如说,沈老师想约她爱人一起到河边去走走,爱人就说:我不去,我怕水。

“你是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害怕的?我是个女人都不害怕,难道这河里有水鬼?”

“我也说不上什么原因,但我从小就怕水呀!”

如果沈老师觉得有必要帮爱人治好这种怕水的病,弗洛伊德的精分就派上用场。用催眠!通过语言暗示,动作暗示,肌肉放松、呼吸放松、意念放松等,让他的中枢神经由过度兴奋转为过度抑制。这样他就睡着了,或者半醒半睡。总之,让他的显意识处于休眠或半休眠状态。

这时,催眠师说:你是什么时候害怕水的?是不是两三岁?是不是在河边曾经跌下过水?

“对对!你怎么知道啊,你这样一提醒我就知道,对对,我就是在河边被一个比我大五六岁的同村的小哥,把我按到水里边,差点淹把我给掩死了!

“从那时起,我就怕水,我就躲避有水的地方”。

这时催眠师就说:好了,醒来吧先生。

然后把沈老师的爱人拍醒。告诉沈老师说:你爱人的病我把他治好了。

沈老师说:亲爱的,你怕水的病真的治好了吗?

爱人说:这个医生神了,太神了!他终于让我知道过去为什么这么怕水。原来是这么回事。

各位老师,问题真的解决了吗?

他只是暂时好几天,没过几天还是害怕水。为什么?

精分只是帮你分析问题的客观缘由,事情的来龙去脉,这里边有个关键的东西他却没有帮你做出分析。

他只帮你分析了客观刺激。难道就没有主观原因吗?

有人说,童年时期,哪有什么主观原因,我的思想认知还没有启蒙呢?

为什么你的病久治不愈,难道就是这个客观原因吗?

其实稍作思考就知道,你那过去的事早已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东东。虽然童年阴影或记忆对你有巨大的影响,它会左右你的现在,但你现在是成年人,应该有自己的独立的思辨能力。

比如那个杀人狂,杀死过那么多人,你说是由于他童年的阴影所致,既然这样法律应该豁免他的罪行?

我们把100年前的弗洛伊德请来,帮嫌犯做做精神分析。

弗洛伊德告诉他:你杀人的动机,是因为你在童年时受过你后妈残酷的虐待。

找到这个原因后他就不杀人了吗?没有那么简单吧。

或许弗洛伊德会告诉他:你的认知已经严重扭曲了。

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或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认知理论)却认为这个严重扭曲了的认知完全归结为潜意识,也就是童年时期被残酷虐待过的情感表达——仇恨。只要让他把过去的仇恨释放,杀人的欲望就会消退。

秋水理论认为,弗洛伊德忽略了显意识,忽略了人类的思想理性的先锋导航作用。情感是人与动物共有的认知。动物性认知,是根据本能或经验来判断。

而人却完全不同。案犯的人性在哪里?有没有受到过思想和道德的教育?有没有法治意识?

这些思想理性层面的认知,都是人行为的先导,是左右人生航向的东西。

心理或精神问题之所以久治不愈,客观伤害不是主因,核心信念、中间信念或自动思维,等等都不是问题的主要原因。

真正的主因是当下的思想认知,而不是潜意识的经验认知(自动思维),这是关键。

通过催眠、梦释等方法,可以帮你追溯过去心理创伤的源头,但不能达到治愈目的。

通过暗示催眠,可以暂时安抚你受伤的心,解决你内心积压的负性情感,但没有触及到你的病灶。

你的病灶是什么?它在哪里?你的病灶并不在潜意识里,是在你的显意识里,在你的思想意识里。

就像口吃或强迫症患者。是他的思想认知出了问题,才导致整个认知发生扭曲。

虽然童年时期被扭曲的认知几乎受环境操控,与思想认知关系不大,但现在你已经是成年人,应该有自己辨别是非的能力,当然也有纠错(修复被扭曲了的认知)的能力。一句话:知错能改。

小时候,别人老是笑我口吃。我一个婶母,喜欢当着很多人的面,模仿我的结巴逗乐。

还有我一个同事,见到我,老是叫我“结巴哥”,而且他总是在有很多人的时候叫我“结巴哥”。尤其是在我上下班的路上更喜欢大声喊着。

我生怕被人听见,尤其怕被美女听到。他怕我听不见,他就大声喊,甚至走过来抱着我的肩膀喊“结巴哥”。

一次我实在忍无可忍,我就说:“你x光头!

我对这人从来没有过好感,我恨死了他!

如果让弗洛伊德帮我做催眠,把我从小到大,谁嘲笑过我,谁喊过我过“结巴哥”,把这些让我伤心的往事一一找出来。找出我潜意识的负性记忆。

找出来又能怎样?重要的是你的思想认知是什么。

我从上海治疗口吃和强迫回来的1988年,我获取了正确的认知。原来别人笑我并不是恶意的,人家笑我就像看赵本山演的小品,那么滑稽搞笑,人家怎么不笑你。

我喊:“同……同……同志”;叫师傅打饭喊:“半……半斤米饭!”

我的嘴巴就像吹唢呐似的鼓起腮帮子死劲地吹。拿镜子照下,这么滑稽的表情,怎么不叫人捧腹大笑呢?

以前我到外地讲课,有一个学员发言时结巴得很厉害,同学们都在笑。

他愤愤不平地说:“老师,他们不但不同病相怜,反而落井下石,往我伤口上撒把盐呀。

“因为口吃,我真的好痛苦啊!他们怎么能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呢?”

我说:“我知道你痛苦。但人家笑你有错吗?笑得好!大家都来笑吧!”

他用眼睛死劲瞪着我说:“老师也笑我,就像拿把尖刀捅我呀!我是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可你们不但不理解我的痛苦,反而嘲笑,这比拿刀杀人还痛……痛……痛苦啊!”

我让人拿个摄像机过来。把他鼓腮帮子吹唢呐、摇头吐舌头的表情把它给拍下来,然后放给他看。

过了一个星期之后,那个学员在电脑看了这个画面。惊讶地说:哎哟,这是谁呀?这么难看的表情!

我就说:你自己仔细瞧瞧,不是你还是谁!那个表情有多别扭,多幽默呀!你说这么一个幽默夸张的表情,哪个人见到不笑呢!

假如一户人家突然死了人,亲人们悲痛欲绝,而街对面一户人家却在吹吹打打办喜事。你在这边放哀乐,人家在那里放喜剧。这不是故意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接下来可能就会吵架。

这站在哪个角度啊?你难过,别人开心,觉得人家就是在故意在讥笑你?

张三家结婚的日子早就定了的,李四家昨天死的人。你怎么说人家的幸福是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呢!你这样看问题你,完全只站在自己的角度。

其实,所有的心理问题或精神问题都是在顺向的思维下导致的。

顺向思维,因为他的眼睛已经迷茫了,他的心智失去了判断,没有客观判断的能力。因为他的眼光,他的思想已经受到严重扭曲。

导致它扭曲的是习惯性思维,也就是说,现在的认知已经被过去的经验认知所控制。

思想认知被潜意识牢牢牵着,现在看问题的思维方式一直在跟着习惯性的思维走,没有一点独立自主的能力。

本来人的理性思维是主导认知方向的,但有的人却把自己的认知决定权交给经验认知。

秋水理论是逆向思维。逆向思维就是由他到我。顺向是由我到他。

正如我那个喜欢在路上喊我“结巴哥”的同事,虽然我也曾骂过他,说了他最忌讳的外号。虽然他当时也生气,可没过几天又跟我打招呼了。因为他不认为我是恶意的,所以他没有真的跟我生气。

就像我婶母,在我很小时候就经常模仿我结巴的样子。记得我十岁的时候,我跟妈说:你帮我做…做…做一件新…新…新衣衣服,不…不…不做,我就不…不…不过十岁了!

这个有点像经典段子的笑话在我们有着上千户的大村子里流传广为。

我婶母,正好她有哮喘病,所以那个夸张的表情,她模仿得惟妙惟肖。只要来了几个妇人跟她说话,只要看到我在场,她就来劲,拿我的结巴说事。那种屈辱场面,逼得我想钻个地缝下去,气得想把手里的碗,往她头上砸!但她是我的婶母,是我的长辈啊,我能这样做吗。所以我气的连问自己:我口吃怎办?我今后怎办?怎办?

在那时候我就暗下决心要改掉口吃,不改口吃肯定会气死。

那时候要走出农村,只有参军和考大学两条路,没有别的出路。

她们笑得越厉害,我就越努力学习。我闻鸡起舞,不是练武术,而是看书。半夜就起来点着油灯看书。为我一定要考上大学,一定要考上大学!受不了啊!在本乡本土,这些人天天模仿我,怎么受得了哇?

奇怪的是,我说普通话从来不口吃,所以我更加向往考上大学,这样我就可以说普通话,就可以不口吃。等我上了大学,我就不会口吃,就不再有人笑我,就这样想着……

高中的日子十分艰苦,但心里却很甜美。因为我活在希望和梦里。

带着痴心和妄想,我如愿以偿地上了大学。我用普通话与同学们交流,也真的没有口吃,更没有人嘲笑我,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心里暗自高兴着:你们不是嘲笑我口吃吗?不是嘲笑我连一句都说不好吗?那就等“胡汉三杀回老家”,让你们瞧瞧我流利的口才吧!压了那么多年的结巴,终于要扬眉吐气了!

还没有等我把梦做完,口吃真的杀…杀…杀回了老家啊!

原本以为口吃从此消声匿迹,但好景总是不长。几个月后,我的结巴还是羞羞答答地露出了马脚,被人识破了!

虽然说话流畅了一两个月,但寒假回到家乡,结巴还是依旧,痛苦还是依旧。

我知道了口吃的过去又怎么样?我对未来信心满满又有怎样?还不是照样口吃?

口吃或强迫都没有那么简单,精分也治不好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