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口语中心答口吃患者问_余干县秋水理论心理文化研究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培训平台 > 培训咨询

培训咨询

秋水口语中心答口吃患者问

发布时间:2013-09-22
点击量:
 

 

问:我一次一次提醒自己口吃就口吃吧 ,霍出去就好了。如果迂回绕过就是是逃避啊,有用吗   

秋水口语答复:豁出去好啊。问题是有谁不害怕丢脸,有谁敢豁出去?

迂回绕过,不是逃避,是勇敢面对,是聪明迂回。这是用兵之道,是采用迂回战术。所谓的豁出去,其实就是受到“厚脸皮的突破法”的误导缘故。厚脸皮是违反人类的本性和良知。

人类有三个害怕,是不能突破的,只能随着年岁的增大会逐步淡化和消退。

人都要名,都要脸皮,这是第一大恐惧。除非人到古稀之年,都不大会在意脸面。第二大恐惧是对利益受损的害怕;第三大恐惧是对死亡的恐惧。

问:老师,如果出门赶车报地名,我心里虽然怕,但是我能逃避吗出去买东西,我能逃避吗

秋水口语答复:当然不能逃避。但你可以大胆面对后,再随机应变地说话。

问:不逃避,所以我只有带着恐惧去说,我认为我这就是霍出去,我错了吗

秋水口语答复:当然错了。你对口吃的原理不懂,所以,你才会一直纠缠。正常人也不逃避,但没有跟你一样的蛮干。

问:我错在那里呢?老师 

秋水口语答复:你说“豁出去”, 那可是跟口吃拼命啊。任何事情都是看情况而定,而不是蛮干。

对付难发音,只有两种途径:一是逃避,二是面对。我们当然要选择面对。你说的虽然也是面对,但跟我的面对不一样。我讲策略的面对,你是不讲策略的蛮干。

问:难道我去打车不说话,买东西也不说话,写纸条吗?

秋水口语答复:你不管打得过敌人还是打不过敌人,你从不考虑。不管你跟敌人是否属于同一级别的对手,你都是拼命,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而我却是能打得过敌人,我就尽力去打。如果我尽力了,还是打不过,我会保全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嘛,我会在战术上灵活的迂回下。

问:老师,我该怎么迂回法? 

秋水口语答复:我不能操控你怎么迂回。因为每个人面对的敌人都不同,战场也不同,就不可能有固定的模式。况且就是你自己,在不同场合,与不同的人说话,迂回的途径也不同。迂回怎么能机械的千遍一律?

问:我只知道逃避后,我心里会难受。

秋水口语答复:迂回是叫你见机行事,不是叫你逃避。你这是整体上陷入了口吃的误区所致。因为你看不到口吃的真相,就看不到正确的方向。

如果换成是我,跟口吃蛮干发生了口吃,并且被人嘲笑,我会很难过,很纠结。
   
问:看清楚了口吃又怎么样,该怕还是怕。 
     
秋水口语答复:从你的字里行间,就折射出你对口吃的误解有多深。

大部分走不出口吃的泥潭的人,都跟你的想法几乎是一样的。过去我也是一样。我建议你学学用兵之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如果不了解口吃的真相,谈何打败口吃这个强大的敌人?靠蛮干,靠刀枪不入,靠自我打气加油,靠自我暗示、掩耳盗铃般忽悠自己?

其实,我们开始的口吃都是因为偶然或习惯性原因导致的常态口吃,而发展到现在,我们的口吃则是因为有口吃的恐惧症和强迫症等心理问题导致的病态口吃。

心理学有个法则:距离决定恐惧。这里的距离是指对口吃的思想认知和实践认知。治疗口吃,自然从消除错误思想认知下手,建立正确认知,只有这样,对口吃的恐惧就减少了一大半。

其次,就是消除实践认知。即与口吃零距离接触:勇敢面对说话(但聪明迂回),而不是逃避说话。

当你在大部分场合跟口吃亲密接触后,都没有被口吃所伤害,你就消除了对口吃的实际恐惧。

而这,只是治好了口吃一半。口吃病的另一半:每个口吃患者几乎都有强迫症。

你必须要消除负面情感,即消除积压在潜意识深处的口吃阴影,这个阴影是由愤怒、压抑、挫败、恐惧、焦虑、强迫等负面情感组成。

除了上述要消除的恐惧阴影外,我们还应该消除愤怒、压抑的负面情感。

如何消除它们呢?用正确认知打开心结,再发泄和放松,一举歼灭它们。

问:我们公司有一个可爱的财务总监,五十来岁,口吃特别厉害。我觉得他应该是能放的下了,可他依然口吃的很厉害,呵呵。不过口吃已经不影响他了。

秋水口语答复:不光是50岁的人,还有不少70多岁的老结巴,虽然他们也都放下了,但还是结巴依旧。他们不是口吃患者,他们是习惯性口吃者。即:属于没有口吃痛苦、烦恼、恐惧、纠结、焦虑的那种口吃者。

如果你不改变认知,到了中老年后,虽然不会像那个老结巴一样口吃,但你心理的那个结,恐怕会长期伴随你。

问:我属于那种有口吃的痛苦,很少有口吃现象的人,但我真的很痛苦。

秋水口语答复:口吃者有三大类:

第一类是有大家听得见的口吃现象,旁人习惯性叫他结巴。但他自己并不觉得痛苦、纠结、害怕。这类人我们称之为习惯性的结巴。这类人,如果你叫他去治疗口吃,他准会骂你是神经病。但这类人的口吃现象比较重,家长都想他去治疗,而他自己根本没有治疗的欲望。 

第二类是跟第一类样,有较多的口吃现象,也被人成为结巴。和第一类结巴不同的是,此类人很痛苦。很纠结,很害怕某些场合说话。具有强烈的改变口吃的欲望。我们称他为口吃患者。或显性口吃患者。

第三类,是不被人知道的口吃。虽然他们在公开场合没有露出口吃现象,但口吃者却很清楚自己说话用换词、手势、节拍、换气等手段掩饰口吃。

这类人对自己没有被人发觉的口吃十分过敏和恐惧、痛苦、纠结。

问:这种自己不痛苦,别人很介意的口吃者,别人也会笑话他,他心理不难受吗?

秋水口语答复:同样的口吃,不同的人、不同的认知、不同的心情,对待口吃(或嘲笑)的态度就不同。即:有的人不介意口吃,有的人会介意口吃。

问:我是隐性口吃患者,对发生口吃会受不了的。我就是很少被人发现,但是我是口吃患者,我很害怕。比如当公司年会主持人和给客户打电话都是很害怕,很纠结。

秋水口语答复:这是因为你对口吃有了错误的认知,从而导致了现在的恐惧。

问:老师,我觉得道理都知道,但是我还是很害怕口吃。

秋水口语答复:你表面上了解了一点口吃,但你只是半桶水。假如你对口吃一点都不知道,你反而不害怕口吃。这就是“不知者不畏”的道理。
  
问:老师你一会说我厚脸皮蛮干,一会又说我半桶水,干脆你来个痛快,直接告诉我们如何操作嘛
 

秋水口语答复:既然你知道一点口吃的道理,那么只有两个方向供你操作:

一个方向,是倒退到不知道口吃的地步,你就什么都不害怕。也就是说,让你倒回到从前没有口吃痛苦的年代,没有口吃失败记忆的年代,你就不会害怕口吃。但这条路似乎不可能。世界上没有忘情水,世界没有能让你忘记口吃的方法。

另一个方向,只有再知道口吃,重新认识和审视口吃,彻底地认知口吃。正确认知口吃,不是几句话就可以做到。比方说,你考大学,老师不可能把十多年学的语文数学知识用一朝一夕的时间灌输到你的脑子里去。要不普天下的学子就无需忍受十年寒窗之苦。

问:我觉得我现在要释怀很多了。不想以前那么纠结了。不过我觉得我有社交恐惧症。

秋水口语答复:当你对口吃有了一定的正确认知后,你的心理自然就会释然一些

问:我发现主动打电话给领导很口吃,而当我接到领导的电话,明显不大口吃。还有,我问别人问题,第一次如果口吃的话,我重复第二次就不会口吃。我回答别人:第一次不口吃,当别人没听清我说的时候、我再回答就相当口吃。

秋水口语答复:是的。难发音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才能流畅地说出来。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有说话流利的本领,其实我们口吃患者都有流畅说话的习惯,只是我们流畅的说话习惯在某些场合受到口吃条件反射的攻击而破坏了,或者被口吃的“习惯”掩盖了,从而导致许多吃友认为自己说话已形成了口吃的习惯。

因此他们就会听从一些语言矫正师的教导,去学习一种新的所谓不口吃的说话习惯,如轻柔、缓慢、节奏的慢发音法,或者鼻子吸气,嘴巴说话的发音法。

这些发音法虽然让他们暂时摆脱了口吃现象,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种与众不同的说话方式很难在现实中广泛使用,只能在矫正班或极少数场合使用,因而被大多数人唾弃。

虽然也有少数口吃患者持之以恒、排除万难地坚持使用发音法,但也只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羞羞答答的用起来。

而且,他们会发现,使用长期某种发音法,照样会口吃,照样会受到口吃条件反射的攻击而瘫痪。他们常常因为难发性口吃而不敢主动与亲朋好友打招呼,因而总是被动地等待别人的问话,因为这样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们的难发症状。

他们怪里怪气的说话方式虽然可以一时瞒过别人,却瞒不过自己。口吃的潜意识时时折磨他,甚至在梦里也常常被口吃惊醒。这种难以言状的苦闷在现实中几乎无人可解,无人可诉,甚至包括父母、爱人也无法理解。因而大多数坚持发音法说话的患者在压抑、焦虑、恐惧中煎熬,度日如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