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原理与康复》代序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中心动态

中心动态

《口吃原理与康复》代序

发布时间:2015-03-27
点击量:
 

《口吃原理与康复》

——《代序》(山上无山)

 

曹操的悲哀,是读不懂东风的情怀;吕布的悲哀,是读不懂女人的无奈;关羽的悲哀,源自心高气傲;周瑜的悲哀,乃心胸狭隘;井中蛙的悲哀,是看不到天外。

口吃者的悲哀也是如此。世间烦恼皆因看不清事情的本来。

这正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与口吃结伴20年,我受尽折磨,吃尽苦头。直到学习了秋水理论,我才看清了口吃的真相,改变了认知,改变了心态,才渐渐解脱出来。

实践秋水疗法一年多,我的语言焕发了生机:从一个张口必吃的大结巴,变成了基本能流利说话的人,感觉前方一片光明,康复指日可待。

著序缘由

不久前,秋水老师告诉我,想把他的理论出版成书,我听后大喜过望,近乎手舞足蹈。他还说要我为书写个序,我更是受宠若惊,觉得无比荣幸。之后又深感惭愧,我何德何能担此殊荣?但老师说,最有资格为它写序的人应是秋水理论的实践者,我这才诚惶诚恐地答应下来。

也许你真的不理解我为何如此兴奋,因为你不知道此书的出版,对千千万万的口吃患者,将是怎样的意义;对口吃矫正界,将是怎样的影响。

口吃之殇

口吃,对于正常人来说,不痛不痒;对我来说却是硬伤。因为口吃,我从小被父母责骂;因为口吃,我陷入自闭;因为口吃,我怀才不遇;因为口吃,我爱情不遂。若问我最痛恨什么?口吃!要问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口吃!若问我最丢脸的是什么?口吃!问我今生最重要的是什么?消灭口吃!

口吃之痛,伴随我从小到大。小学还好,没啥压力。到了初中,便结巴的厉害了:自我介绍,支支吾吾;回答问题,装聋作哑,避而不答;甚至跟同学正常沟通都困难了。最怕老师轮流提问,还没到我,心就打鼓,轮到我了,溃不成军……丢死人。

我对口吃真是又恨又怕,没事就读书练习,奇怪的是竞没有丝毫进展,后来读书也口吃了。上了高中,压力更大,更没时间对付口吃了。但每天都在受着口吃的刺痛,更加害怕说话了。就在那时候,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了。

求治之路

高二暑假,无意中在电视广告上看到邻市有个治结巴的地方。我爸就带我去了,这是我的第一次矫正。那老师是一个阿婆,对我们说12天,保证治好;而且康复后比正常人说话还好。看她夸下海口,信誓旦旦的样子,又有大把年纪,还真以为有什么诀窍,就留下了。我对这婆婆充满了信任和期望,甚至还傻里吧唧的庆幸自己是个结巴,因为她说,结巴康复了,说话会比正常人还要好,口吃变口才。

一个老师,几个学员。先练呼吸,后练发音;呼吸是腹式呼吸;发音是说话前吸口气,拉长声说,如你——吃——饭——了——吗?还——没——有——呢。字字相隔好几秒,比正常人慢得多,我们就这样互相沟通。

神奇的是,这样说话,真的就不口吃了,预感小了,难发少了。她让我们做到抑扬顿挫,有节奏;养成轻柔缓慢的说话习惯后,再提速。并让我们一直用这种方法说话,用到生活中,就可以打败预感、难法、恐惧,克服口吃。

我信以为真,因为我真的体会到了流利说话的快感(现在才知道那是在没有压力,转移了注意力的环境下的假性流畅)。只是临走的时候,还剩几个难发音,老师告诉我,按照她的方法反复练习就可以,我也觉得有道理,欢欢喜喜回家了。

回来之后,身边人都很惊讶,觉得我好多了,原以为自己走上了正轨。可是渐渐觉得不妙:跟正常人说话,语速很容易被带快,一快,又口吃了;而且一遇到点紧急、重要的事,还是说不出来,发音的方法根本用不上。没多久,预感、难发、恐惧感一股脑地又回来了。

同学们都很惊讶:你不是好了么,怎么又结巴了?我尴尬无语。还以为学习太忙,没时间巩固,功夫退化了,于是抽时间练习。但是只要跟正常人说话,还是不行,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各种症状,通通发作。我的希望破灭了。

上了大学,接触的人多了,参加的活动多了,真刀真枪上了战场,才发现,2年来的功夫,没有丝毫作用。只要跟人说话,方法就失灵,真是奇怪。

由于自由时间多了,我开始到网上寻找新的方法。网上口吃的信息铺天盖地,矫正机构比比皆是。大都认为,要战胜口吃,就得多练习,多暴露,多突破。我想也是,恐惧是罪魁祸首,要是能突破自我,多挑战恐惧场合,就不会口吃了。我因此迷信上了突破。但我自己是不敢的,就找了一家口吃矫正班,河南郑州的,那里有公交突破,广场演讲等。我疲惫了,不想再跟口吃纠缠下去了,于是向学校申请休学一年,打算尽一年之力,彻底斩断口吃的烦恼,再返回学校。

2010年的深秋,我再次怀着希望和梦想来到了郑州,开始了我的第二次口吃求治之路。这里所授的方法和我第一次矫正时一样。我才知道,那叫发音法,是张景晖先生所创。另外还有一本《张景晖心理疗法》,讲的是要允许口吃,暴露口吃,大大方方地口吃,不要怕口吃,看淡口吃等等。他们的口头禅是:“不用方法不说话,要说话必须用方法”。“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细细品味,似乎有些道理。我不就是一个特爱面子的人吗?

我们在班里拼命练习发音法,隔几天就出去突破一番。带领我们的是一个姓H的男老师。他以前也口吃,说是用发音法治好的,并且给我们做示范,讲课、突破都用发音法,语速接近正常人。我似乎对发音法又燃起了信心,并把他当做榜样。但我更注重的是突破。

公交突破,第一次相当激动,虽然结巴了点,但还不错,下来背后都汗湿了。我们一伙人,一天下来,能突破好几辆公交,晚上畅谈心得。再去突破,真的没那么恐惧了,以为这样坚持下去,就可以康复了吧。

我们总是到人多处演讲,找陌生人交流。公交、广场、公园、甚至面试,我们经常去:释放的感觉很爽,胆量似乎提高了不少。

三个月下来,还是不对劲儿。在班里跟学员交流,没问题;一到外面跟正常人对话,还是结巴,不到三五个回合,就露馅了。原来,突破时,人都很兴奋,能豁出去;但回到生活中,恢复平静,恐惧感又回来了。而且突破的时候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没压力;一旦有些重要的的话,就马上原形毕露,方法失灵。我和同期的同学们无一不是如此。突破治疗口吃的梦又破灭了。

我很不解:这方法明明很管用,回到生活中,咋就不灵了呢。学了3个月,年末回家,我又变回了原来的结巴。父母问我:跟你通电话,不是说的很好么,怎么回来就不行了呢!我尴尬无语。同期的同学,无一不是如此。

来年春天,H老师要出去创业,办班人邀我做代理老师,我勉强答应了。只是想借此平台,多接触下业界人士,看看有没有别的好方法。同时我还发现,招收的学员,有的去过别的矫正班,之后复发了,到这里来巩固。

通过他们,我对全国口吃矫正情况有所了解,知名矫正班很多,采用的方法大同小异。无外乎发音法,突破法,心理疗法,矫正效果都一样——开始有效果,回家后都失效。而且大部分矫正班都是向学员保证能治好,签订合同,无效退款之类的。其中的猫腻只有行内人才明白:让你在矫正班不口吃,出来后,无一例外地复发。有的学员到我们的矫正班才知道,他们学的发音法和心理疗法其实都是张景晖老前辈的,可他们的老师却说是自创的。我想起了,那个第一次帮我矫正的婆婆也是这么说的……

通过调查询问学员,以及浏览网上口吃贴吧、论坛、口吃QQ群、口吃YY语音等,我发现所有用过这类方法的人都复发了。其中我还接到了第四次来这里复读的学员。

难道口吃真的无解吗?最令我不能接受的是,一次我与H老师吃饭时,他也结结巴巴了。他坦言说,在矫正班里面是治不好口吃的。他教了2年学,感觉没什么效果,就出来了,现在也没有好。哎,我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唯一的榜样成了虚假,这个世界我还能相信什么?

我惊讶地问:“可是在班里,我没见过你结巴啊?”他反问说“你在班里会结巴吗?”我醒悟了:我用发音法说话,加上在班里没压力,而且当了矫正师之后,也学会了在学员面前掩饰口吃,所以学生很少见我口吃。在那边教了3个月,我实在呆不下去了:自己都不抱希望,又怎能给人以光明。辞了老师的工作,一个人去了上海。此时,我心力憔悴,万念俱灰,只想一个人过段平静的日子。

发现新大陆

在郑州期间,就知道秋水老师了。但是没有收到从他那边过来的学员,对他的那里不了解,只知道是讲心理的。那时,我跟大众思想一样,以为口吃是可以练好的,突破好的,就忽视了秋水老师。直到返回大学,才想起秋水疗法。但也没抱太大希望,心想:搞明白了心理,嘴巴就不口吃了吗?张景晖疗法也没什么用,看破口吃,看淡口吃,说的容易,但谁能做到呢?

只是随意浏览网上秋水老师的文章和视频。渐渐地,我发现,这竟是个新大陆。他的理论与别处岂止不同,简直完全相反。他说:任何以正面对抗口吃来矫正的做法,都是暂时有效最终都将失败的;并毫不忌讳地指出:张景晖的“允许口吃”有很大误区,没有几人能大大方方地口吃;用发音法、突破法对付口吃,就如割韭菜——越割越长。

看了这些,简直就像晴天霹雳,真的把我雷到了。句句戳中要点,条条点明厉害。把我失败的经过,剖的如此清晰。既然这样说了,莫非他有何高见?我带着激动和好奇的心情,继续学了下去。

接下来,真是有种绝处逢生,相见恨晚的感觉。秋水老师说:口吃没有矫正好的,只有自愈。只有放过口吃,口吃才会放过你,你的口吃才会获得自愈。他还说,口吃原本是人人皆有的正常现象,只因我们形成了错误认知才会固执地与自然规律作对,才变成今天的口吃。只有反其道而行之,大胆面对,聪明迂回;既不逃避,又不与之正面对抗,即:“战略上藐视口吃,战术上重视口吃,战后允许口吃”,病态性口吃便可渐渐自愈。

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如梦方醒。是啊,人人都有口吃,又怎能赶尽杀绝呢。我的口吃,不就是一路斗来,才越来越重么。而那些莫名其妙自愈了的孩子,不就是没有钻这个牛角尖么。只要不去正面对抗,孤立它,它就会自愈。我这才明白,这场口吃恶作剧,都是我自己一手导演的。

秋水老师还说,口吃患者的心理创伤一般都很严重,口吃的条件反射也很敏感,要经过较长时间的淡化才能康复。在顺其自然的同时,还应采用科学的行为疗法,加快康复的步伐。

这些话,听了就让人觉得轻松、解气,因为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斗口吃了,比打包票觉得可信。

如沐春光

之后的日子里,我真的是放过了口吃,任其来去,专心于别的事。虽然短期内也会发生口吃,也会难过,但我不会一直纠结下去,因为我看清了它的本质,摸清了它的规律。无论它怎样挑衅我,我都不会愤而反击,否则,我又上了它的当。遇到口吃或口吃的场合,大胆面对,不再逃避,能说好就说,说不好就变换个方式,绕过去,不与之正面对抗,尽量不让它伤害自己。平时多读读书,恢复发音流利的条件反射。
    
几个月下来,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恐惧淡化了,难发减少了,说话也流利了;用正常人的语速,同正常人交流。真是神奇,不用费劲巴力地对付它,反而有个更好的效果。这就是遵循规律的结果吧。

时至今日,我的状态越来越好:想说就说,也不刻意去想口吃了,似乎忘记了口吃的恐惧。我相信秋水老师说的,康复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的;我也不去期待何时康复,就把它交给自然吧。虽然也会发生一些口吃,但我知道这都是正常的,因而不再去介意。

秋水理论,如黑夜中的灯塔,照亮了前方,隐去了过往。

期待大作,横空出世

网上的秋水理论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其核心尚未公布。我也是经过很多的努力,才悟出其中一点真义。真正完整的秋水理论,还未广泛流传。当我获悉秋水理论即将出版成书、公之于众的时候,是那么的激动和兴奋,因为这对一个四处求医、久治不愈的口吃患者来说,是多么的难得,甚至是拯救他命运的转折点。

设想,我中学时就能到的一本《口吃原理与康复》,将会少吃多少苦,省去多少时间,避免多少失败,少走多少弯路……想起走过来的一幕幕,一阵辛酸涌上心头。推而广之,这对千千万万个如我一样的患者,又是怎样的福音。

就拿中国来说,口吃患者1500万,都是在用“割韭菜”的疗法,不能根治;此书出世,会给多少患者带来光明,给多少家庭送来温暖。从而也将改变口吃界的方向,引领矫正界突破“口吃不可根治”这个瓶颈,给口吃矫正打一个真正的包票。

该书可以让多少个患者初学时,就能接触到秋水理论,及时治疗,不走弯路。这怎能不是一件利益千秋的大功德呢? 

关于口吃的研究,纵观古今,少有著述;当代理论,发音突破;再看国外,也是逃不出与口吃对抗的圈子;虽然森田疗法也讲心理,但对口吃,还是相差甚远。只有秋水理论,独树一帜:强调认知,遵循自然,既倡导无为,也重视有为,取得了大量的实实在在的康复成果。

“鲲鹏击浪从兹始”。秋水理论将以其科学性、严谨性、根治性、实用性,开启口吃史上的新篇章。

本书的出版,也许无声无息,甚至此时此刻,也会被历史湮没,但是我知道它在口吃发展史上的价值。我在这里记录下这一刻,希望对于后来者研究口吃发展史有一点帮助。

伟大的洞见能跨越时空与文化。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时间是检验经典的见证。我相信本书一定能惠及病友,改变口吃界,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经典之作,我们将拭目以待。

成书不易

   作者的口吃求治历程,更是一部血泪史。他曾口含石子练习说话,练到吐血,诸多坎坷,一言难尽。直到24岁,得张景晖先生指点,才大彻大悟。之后回到生活中,一扎就是近20年,把张景晖疗法运用到极致,彻底康复。

2006年,秋水先生重返口吃界,现身说法,传经送宝,解救病友,奔赴各地开展公益活动。通过咨询,走访调查,与各家互辨等方式对口吃进行全面深入的探索。

2009年,在其倡导下建立了秋水口吃研究讲学基地,开始了临床实践,以求其理论的科学性、完整性和实用性。

秋水理论的前身是张景晖思想。众所周知,张景晖疗法难以操作,很少有人达到预期效果。作者采用条件反射的学说和中国传统文化对张景晖理论全面解读与创新,使之更加符合客观规律,并且通俗易懂,更具人性化。所以秋水理论对于张景晖疗法,是一个成功的改革;对于整个口吃界,是一场史无前例的革命。

时至今日,已是八年风雨,秋水老师仍然矢志不移的研究口吃,传播理论、解救患者。他讲课生动形象,风趣幽默,拯救了数百名深受口吃困扰的面授学员;他的文章,措辞准确,切中要害,帮助了千千万万个素不相识的网友缓解了心灵的痛苦。他的学生大多都能看透口吃,得以根治!足见其理论的科学性。

此书是对张景晖口吃理念的继承和发展,贯穿了几代人的思想精华,凝聚了两位老师的一生心血。愿病友念其内容宝贵、成书之不易,好好珍惜,认真研读,早得解脱。

在此,让我们感谢秋水老师辛勤劳作和来之不易的研究成果,也感谢秋水老师家人、朋友对秋水老师的支持和帮助。

本书简介

本书涵盖了秋水理论的精髓。它详细、科学地阐述了口吃病的发生原理和康复途径;深刻地剖析了口吃的特征和发生机制,阐明了错误认知对口吃病形成的关键作用;指出正确的康复方向,并提出了必要的行为治疗;最重要的是改进了张景晖疗法,使之便于操作,更加可行。

该书颠覆和纠正了大众对于口吃的各种错误认知,揭开了口吃病久治不愈的真相;破解了口吃恐惧和难发音等系列难题;消除了许多口吃矫正的误区,解答了很多让人不解的疑惑;让康复之路清晰可见,不再曲折朦胧;并有秋水先生的康复经历,情真意切,真实可信,可以让病友借鉴一下康复心路。

全书40余万字,内容全面深刻,笔法深入浅出,案例形象生动,饱含人生哲理,给人以启迪,无处不显现作者的用心良苦。

作者巧妙地借用心理学、神经学、哲学、佛学、伦理学、传统国学、军事学、社会学等多学科的思想精髓,生动形象地将口吃的本来面目剖析的淋漓尽致;把口吃病的康复方向和操作方法进行了科学阐述,让读者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此书结构完整,逻辑严密,道理深刻,触类旁通,发人深省,对抑郁症、强迫症、焦虑症、失眠症等精神类疾病,皆有独到的见解,是难得一读的好书。   

爱心无价

秋水老师的书要出版了。我问他,就不怕别人盗用版权吗?如果人人都可以买一本《口吃原理与康复》,不用再花钱去治疗,就不怕自己的利益受损吗?老师说,他从小发了大愿:等自己康复了,就要帮助病友。在办班期间老师已将部分理论公布于世了,但因缺乏临床经验和案例,故而未公布全部。而今理论成熟了,公之于众,也算了却心愿。我被他的胸怀感动了。

是啊,难道没有名利就不做了吗?扁鹊写书从来不留名,黄帝内经也不是黄帝写的,玄奘求法也不是为了出名;他们都是为了解脱人的病苦,甘愿付出和牺牲。口吃患者不正是一个急需真理来拯救的一个群体吗?

秋水老师深深地了解我们内心的痛苦。想到秋水口语网站或空间上的上千篇口吃指导性文章和数百个讲课视频,内心一阵阵温暖;看到下面无数的感谢和评语,内心一阵阵感动。

《金刚经》说:菩萨应无所住行于布施。这不就是菩萨行么。我又被秋水老师的责任心感动了。激动之余,赋诗一首:

赠秋水老师

我自做我事,何需有人知。古今真英雄,多是无名氏。
因利才去舍,不是真布施。解脱诸病苦,方是我本意。
浮名千百万,转眼随风去。善恶总有报,人生岂无畏。
是非由人论,浊清自两分。沧桑任流转,不失菩提心。

饮水思源,当我们读到这本书时,应以一颗感恩的心,感谢秋水老师的爱心和无私,向他说声谢谢。同时祝老师身体健康,生活愉快,一生平安。

寄语病友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对于口吃,这其中味有:患者埋怨世人不理解自己,世人埋怨患者无病呻吟;患者羡慕过来人得以解脱,过来人却嘲笑患者看不透。这其中的道理,只有患者亲身修证,才能体会得到。

这就要求患者,认真研读此书,把秋水理论吃透,好好践行才行。

本书虽然通俗易懂,可患者的错误认知根深蒂固,不易改变,患者必须勤加自省,不可大意。如果对口吃的错误认知不改变,康复还是不可期。
    
领悟的前提是看清口吃的本质和规律。自信的前提是资本:心理没谱,嘴上空喊是没用的。当你真的对口吃的原理和康复途径了如指掌的时候,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信心也就来了。这就要患者认真揣摩本书,直到透彻本意。不可稍有心得便沾沾自喜、自以为是,止步不前。我见过的失败者都是如此。
    
只要遵循规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只要你拿出认真的态度和足够的毅力来研究本书,带着正确的认知,全身心投入实践中,就没有不成功的。秋水老师开悟后,也用了23 年便彻底康复了,相信你也能。
    
《序言》就写了这么多。无非是感概口吃病之怪、痛苦之深,良医难寻啊。千言万语,真诚希望病友,得此书时,知其宝贵,好好珍惜,勤加努力,早日康复,回到美好生活。 

若解其中味,请看秋水篇。

已有过来人,莫失此良缘。

                                               山上无山
                                 
写于吉林.长春
                                 2014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