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首字会难发?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研究 > 学术探讨

学术探讨

为何首字会难发?

发布时间:2010-02-19
点击量:

在我尝试从医学生理的角度来解释这个现象之前,我想先听听论坛心理派重量级人物,特别是秋水,心悟,beerjordan是怎样解释这个口吃现象的,解释下心理因素是如何只“作用”在词语的第一个字上?

  秋水评论:
   首先对楼主的敬业精神深表感叹。几乎每一个口吃病患者都是这样喜欢钻些牛角尖。这其实就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前的挣扎和撕裂。口吃病患者不经过痛苦揪心的折腾不可能有新的发现!我要恭喜楼主,曙光就在前头。因为你不会纠缠于同一个话题,否则就在原地转圈永远走不出口吃病的魔掌。
   从你以往的帖子来看,你应该算轻微口吃现象的患者,但请恕我直言,你的心理障碍并不轻!你的病更离不开张景晖的心理疗法,因为对你来言更重要的不是语言的流畅问题,而是有时(关键场合,在你想表达的时候),你的嘴巴不听使唤,为此你陷入了迷离和困惑。你挣扎过,用尽了千方百计来试图改变现状,但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反而加深了心理困惑和思想负担。
   为什么口吃这么难对付呢?患者学习可不是这样啊,患者的智力不笨相反大都很聪明,是不是口吃是大脑的问题呢?既然中国没有好的治疗方法,美国等发国家应该有吧?于是有些患者查阅了大量的国外文献资料。国外除了美国的卡那教授提出口吃病是心理病,大部分专家和学者都认为口吃病是语言现象问题,更有的学者提出了大脑结构问题和基因遗传问题等学说。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和分析,不一定正确。
   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张景晖的理论几乎可以解释口吃病普遍存在的所有现象,这是任何理论无法做到到的。你以上的问题张景晖理论并未忽略,属于老生常谈的话题。张景晖的诱导式发音法就是基于此原理提出来的:一句话的每个词组的首字都采用一升一降呈跑物线似的诱导发出。这种诱导方法就是解决你说的为什么每个词组的首字可能难发后面的字则轻易滑出的问题。
   还是言归正传吧。当你有了难发音那么你说话的语速一定很快,这是轻微口吃症状的口吃病患者存在的普遍现象。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说话也一样,每一句话、每一个词组,其首字对患者来言都是挑战,都是一道难过的坎。就拿你的例子来说:“我们要去福州”我们读出来的节奏一般是:“我们—要去-福州”,我们的“我”字是词语的首字。如果“我”字是你的难发音,也就是说,你曾在这个字上吃过亏,引起过你的强烈关注并重复训练过,那么这个字就会变成你的难发字。比如“福州”,福字你难发,你在念“福建”可能不难发。福州的"福"难发,而在幸福的"福"可能不难发。张景晖理论不提倡对口吃现象细化,而善于抓住问题的本质。首字难发不外乎一:这个字是你的难发音,在轻微的条件下你见到它就会产生惊慌失措的心理反应,导致难发;二,这个字不是你的难发音,当你说话前萌发了口吃意识,你会酝酿感情,会情不自禁的产生对抗情绪,想着不要口吃,暗示自己不要口吃,我千万不要口吃啊等心理纠缠后,继而用尽全力,结果导致预感强烈,口吃预感来了。首字就难发。有了第一字在那挡着后面的字就轻而易举发出,因为你对它们视而不见,心理没有任何纠缠。至于你说的下一个词组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依上类推。在与口吃搏斗的经验中,患者都学会了不停顿的说话!因为一停顿就意味着下一个开头难的问题。因此患者都是闭着眼睛的耗尽吃奶的力气,一口气把几句话联珠炮似的说完,之后就有气无力,气喘嘘嘘。     
值得一提的以上的我说的条件是指首发字要和后面的字紧密联系。比如:我说“陈总”不难发,因为陈总不是我的领导,我没有说"陈总"发生口吃的经历,而“陈秘书长”则首字难发,是因为他是我的顶头上司!我说它的时候经常发生过口吃,有创伤性体验。当我准备念“陈秘书长”的时候,我是面对陈秘书长,我见到他就紧张,口吃意识就油然而生,口吃意识一来,后面的恐惧、预感、难发、对抗、纠缠等症状就全来了。
  以上解释不知道楼主是否接受?如果还是不懂,你可以电话交流或语音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