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的口吃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研究 > 学术探讨

学术探讨

奇葩的口吃

发布时间:2018-11-11
点击量:

秋水老师,你好,我是一位口吃患者。我很早以前就看到过你的文章,我当时不理解,但是我昨天看到你的左右脑分工的那篇文章后恍然大悟,以前我的那些做法都是错的。

简单说一下我的情况啊。以前我的口吃,只是在几个难发音上面。虽然难发音很少,但心里面纠结啊,想去治好它,然后我就在网上看了要突破,要接受。可我突破了接受了后,我的口吃现在反而严重。

真是恨自己,恨网上那些误人子弟的家伙。我看了你的文章后真的很佩服过,你和你的学生以亲身经历和亲身实践证明了突破和允许口吃是错的。

以前我跟人说话的时候,只要不说到难发音我就能很流畅。但是现在只要一开口说话,都紧张的不得了,就不只是难发音了,而是根本就说不出来。

以前那些能说出来的也说不出来了,这就是我接受和突破的后果。

我现在想学习您的课程啊,因为我现在还在工作,还没有严重到那种逃避工作的程度,所以说我也没有时间到你那边听课,我想问一下你那边有没有函授之类的课程啊,我好自学一下。

今年的八月份左右,我在郑州一家口吃矫正机构花了四千五百块钱买了一套他的函授课程。他在视频里面讲的居然就是您的秋水理论。但是我感觉他根本没有触碰到问题的精髓。

我刚开始认识到自己有口吃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这可能是我说这个字的时候太急了,我不感觉,也不认为那是口吃。或者说,刚开始的时候我不认为这是口吃,我只是暗示自己说话时候不要这么急。可是这样的暗示并不奏效。然后我就去上网一查,原来这叫难发音。然后又查到森田疗法,要接受口吃,口吃才会好。于是我就去接受。

以前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口吃患者的。自从看到森田疗法,我开始就承认自己是口吃患者。

不承认倒没关系,可一承认后,只要碰到个人说话,我就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口吃患者,结果真的口吃啊。

森田说要接受,但没有说什么东西不能接受,什么东西可以接受。没有说清楚。如此泛泛而谈接受,只会误人子弟。

刚开始我接受自己是一个口吃患者后,发现自己无法接受,可能这个是心理的防御机制,在抵抗啊。就像秋水老师说的一样,没有一个人能接受自己有口吃,就如没有人接受自己是放屁大王一样。

我心里刚开始是抵触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对吧?

然后我发现接受了也没好。我心里就想:是不是自己接受的不够彻底呀?

那么就暴露呗!
于是我用暴露疗法,想大胆暴露自己的口吃。可是我的口吃就更严重了。

本来就几个难发音,后来就变成很多了,而且一说话说话就很紧张。

因为要接受啊,不接受不行啊,就跟自己这么说。现在反过来不接受,反而我又好像很难倒回去了。
真是苦恼,还请秋水老师指点迷津。

我现在回想,口吃这个问题完完全全就是你接受了这个字是难发音,你在这个场景下会口吃,完全是你接受了它才会有这种结果。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人的生理层面上有免疫机制,我想心理层面也有免疫机制。如果是正常人,他肯定不会接受自己是口吃。其实就是人的心理的免疫机制在起作用,是在保护你,潜意识在受到攻击。
口吃患者刚开始口吃时,本来是有这种心里免疫机制起作用,我们刚开始没有免疫直接就接受了这个结果,才会在某种字上面或者是特定场面会发生口吃。

那又碰到一个深田理论,说你要接受,你要接受岂不是不攻自破吗?

我有个朋友,有一回他跟女朋友过性生活,他说硬不起来,那我就开玩笑的跟他说了一句:你这是阳痿。可他马上就反驳说:这不是阳痿,我是因为很紧张引起的,正常啊。
所以说从这一点上来看,正常人如果碰到这种情况的第一反应,应该是不接受。如果是正常人发生口吃,哪怕是有朋友提醒你刚才是不是口吃?正常人马上就反驳:我没有口吃,我刚才只是紧张了或者说急了。

我感觉正常人会用这样反驳,而不是接受”我刚才是口吃!”

我觉得这个逻辑才是对的。

如果从这个逻辑推导的话,那么网上的其他人所说的什么接受口吃完全就胡说八道。

这就证实了你的秋水理论。就像您文章里写的一,人总是有审美的吧,大多数人总是认为范冰冰是漂亮的吧,凤姐是丑的吧,没有人会认为凤姐是漂亮的,对吧?

人的审美大致都相同。口吃也一样,大家都认为是一个不好的现象,你不可能接受他是一个好的现象,只能说他出现了,允许她的存在,就像世界上的坏人,我们认为它是不好的,但是也没办法消灭它,只能用这种态度去对待口吃,而不是我一定要认为凤姐是漂亮的,这就违反了人之常情。

 为了这个口吃,我看了很多文章,也看了很多书,我对你那个左脑和右脑的理论非常认同。
但是我心里有个疑问就是,我在一本书里面看到一个例子,以前治癫痫要把左脑跟右脑连接的那个纽带给切断。
既然左右脑之间联系的纽带被切断,而我们知道,人说话是靠左脑组织语言,然后把指令传给右脑,右脑再通过他的习惯化或自动化地去控制发音器官去工作。
像这种左右脑之间的纽带被切断的病人,如果按照你的理论,是不是就不能说话了?可是这本书里叙述的案例病人是可以说话啊。
按照书上说的,右脑控制人体的左侧器官,左脑则控制人体的右侧。
这样一来,左眼是由右脑控制的,右眼是左脑控制的。
科学家让病人用左眼看一张图片,是一张鸡爪图片,然后问他看到了什么,病人用语言准确表达出来:看到的是鸡爪。
如果让这个病人用左眼去看,而不是用右眼去看这个鸡爪图片时,他应该是说不出来这个是鸡爪。
但是科学家在一堆图片里面让他找,他能找出来,也就是说他的右脑只是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但他却不能用语言表达出来。我不知道您是怎么解释这种现象。
秋水老师,我刚刚在网上查了半天,证明您的理论是对的。丧失左半球大脑的时候,按理会完全丧失语言功能,但是右脑还可以说话,只是口齿不清。
老师,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您说口吃是强迫症。凡是有口吃预感时,我都会跟它对抗,只要遇到难发音,我一定要强行说出来。
这两种都算是强迫吧。
第一个是思维上的强迫,第二个是行为上的强迫,但是这两个强迫的关键就是错误的认知。
我们以为是口吃预感导致了的口吃,然后我们想消灭他们,但又消灭不了,于是我们就会拼命去消灭它。这就是第一个强迫。
第二个强迫是,我发不出自己想发的音来,我一定要发出来,想突破这个难发音也是错误的认知。
我不知道这样理解对不对啊。
秋水老师,我知道你很忙我的废话有点多,我真的希望如果你那边有函授课程的话,我想报名参加一下这个函授课程,系统的学习你的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