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矫正的流派和治本方向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研究 > 学术探讨

学术探讨

口吃矫正的流派和治本方向

发布时间:2021-03-08
点击量:

作者:袁运录(恨若秋水

【导读】:本文系根据作者1021日晚(国际口吃日前夕)在执立QQ群的讲话语音整理而成。

大家晚上好!今天是国际口吃节的前夕,很高兴与群友们共度良宵。
    俗话说的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能聚在这里,说明大家很有缘分。
    借此机会,我想和大家一起谈谈对口吃的一些看法。

大家待在群里(很多都是在潜水)很久了,无非就是想打听最新的口吃方法,都是问有没有方法能从口吃的魔窟里解脱出来……
    然而这些所谓的好方法,只会让患者陷入越治越严重的境地。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先来讲讲我的口吃康复历史。
    我的口吃康复不算奇迹,而是必然。
    自1988年,
去上海接受张景晖老师的疗法回来后,就知道康复是必然的。因为我对口吃的疑惑全部解开,而且对未来的康复方向也了然在胸,尽管当时我的口吃依旧!

我的口吃康复依据是凭周期性的口吃消失。每个患者都有口吃时好时坏的周期性现象。有的人三、四天一个周期,有的一到两个月,有的人甚至十多年发作一次的都有。所以我从来不相信某个人简简单单的声称自己康复。
    要想从口吃的迷宫里走出来,
必须要有实力。
    口吃的解脱必须满足:
    第一,当自己走投无路,治来治去越来越严重,
绝望了,没有办法了,迈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家心很累,想想,算了吧,放下吧,就这样口吃着过吧。这才是真正治疗口吃的开始,这才代表你开始走上正轨了自我康复里程。
    但我们需要知道,放下不代表治好了,这只是一个自我疗愈的开始,这只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我把这个节点称为“
泰山之巅

我见过很多口吃反反复复的人,包括一位大学教授。他说他的口吃隐藏了9年。上大学以前是显性口吃,后来到大学说普通话不口吃。一天他给新生讲课,其中有个学生是他老乡,知道他结巴,这个老乡在班上认出他来了。并跟一个同学说:我认识他,他原来是结巴!这么一句话,而且是交头接耳,声音很小,但是在教授听来如雷贯耳。
    有些事情我们可能充耳不闻,可对于别人议论我们口吃,却异常的敏感,觉得别人笑话我们!我们对所有关乎我们语言的外部环境都变得十分敏感。
    毫不夸张的说,以前我能听到百米以外别人议论我的结巴。每次听到这个,我的心情都是非常复杂。我的书里有写。其实,这就是我们心里埋下的口吃种子,潜意识里的种子!口吃的潜意识理论是我早年创立的,拙作《口吃原理与康复》(江西教育出版社)一书里有详解。

口吃分为“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播种”五步。口吃的种子,埋在潜意识的“土壤里”,遇到适当的环境就会开始发芽,形成了口吃预感。就像那个教授,种子潜伏了9年,别人认为他好了或者没有被人发现,可是自己却清楚口吃的心理因素很重。因为他藏着掖着,就像在敌营卧底。一个卧底间谍最怕的是遇到熟人,怕叛徒出卖。所以我们口吃患者最害怕和熟人说话,与陌生人反而不怕,因为陌生人不知道他有口吃,不会唤醒他的口吃记忆,口吃的种子不会发芽。而熟悉的人会让他触景生情,而这个会泛化。比如以前有人跟我网上聊天,我打了呵呵”两个字,结果对方说:“秋水老师,你怎么笑话我?”我很奇怪,我没有笑他啊。后来我懂了,他为什么这么生气,是因为打的“微笑”的字眼,被他解读为我在嘲笑他。以前我也是这样,这就是泛化现象,对周围的信号,对周围环境的泛化。这就是口吃预感。

口吃预感,不仅仅有未雨绸缪的功能,还有释放负性能量之功效。口吃预感出来了,我要恭喜你,土壤里的一粒口吃种子发芽了,而这粒种子的最终目的并不只是开花、结果,而是在我们潜意识里繁衍后代,变成许多新的种子、新的记忆!这就是种子的使命!

如果说完话,你去回味发生过的口吃场景,我会恭喜你,口吃记忆又被你强化一遍。口吃的种子,储存了你的口吃记忆和负性情感。所以重温回味发生口吃的情景,口吃的记忆就会加深。

打个比方,每天放学,你把课堂上的知识温习一遍,对知识的记忆就会强化。同理,回味、讨论都会强化口吃的记忆。
    当然,我们也不必如此担心口吃的记忆被强化。比如你在口吃群里谈论口吃,确实会强化口吃的记忆。尽管如此,你也需要在群里学习和探讨先进的理论或思想,只有这样才能进步,最终获得思想上的解放。为此,你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的更高远。你只有充分的正确地了解口吃的本质和规律,才能从冰冷的地窖中爬出来,才能沐浴到久违的阳光。
    瞎摸索是愚蠢的,可能会误了你一辈子!治疗口吃的过程就像佛说的打开心灵的眼睛。

以前逛口吃贴吧时,当我看到吃友们对各种各样的方法,如:发音法,呼吸法,气功法,励志法,突破法,等等,聊得津津乐道,我就觉得实在好笑,哭笑不得。

我以前也用过很多的方法,就像昨天汪*彬先生说的口含石子,早在1982年我就练过,就是因为我在大学图书馆里看了德摩斯梯尼的经历。我从2颗鹅卵石开始练起,慢慢3颗,4颗,甚至5颗!我的口腔溃疡也是那时候烙下的病根。德摩斯梯尼的口吃到底矫正好没有,因为年代久远,我们无从考证。但是那种方法在我身上是起不了作用的,最后练到满嘴鲜血,还是没有起色,后来逼得我走上绝路!所以口吃并不是练习就可以矫正好的!

当年我喊“老师好”的“老”字难发,见到老师隔着20米远都喊不出来。老师从我身边经过,我一直喊着...…”,老师知道我口吃,就说:好。
    可我还没有说好啊!
    口吃患者就是怕别人说他是结巴,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结巴,就会拼命地喊出难发的字音。所以我一直拼命要喊出”字,直到老师在我视线里消失为止。

张景晖老师曾说,发生口吃后,不评价,不讨论,不批判,不骚动。口吃患者可不这样。发生口吃了,他们总是反复回味、练习和求证。   
    为了降低对口吃可致后果的焦虑,他们会想方设法让损失降到最低。比如,一个小伙子下午发生了口吃,下班后就在家里苦思冥想,怎样才能挽回面子?怎样才能降低损害?于是他就给在场人(比如
张阿姨打个电话说:“那个张....张阿姨。张阿姨说:你是小王吧?小王又说:今天上午我....我……张阿姨说:小王你怎么口吃了?小王继续说:我今天上午这个口......口吃是偶然的!”张阿姨说:“哎呀,小王啊,本来我还以为你上午发生的结巴只是偶然,现在我终于知道真相了,原来你真是个大大的结巴,这是个天大的新闻啊!”

本来小王想把可能会闹得满城风雨的损害降低一些,想努力证明掩饰一下,他不是结巴,只是偶然地口吃了下,可结果越描越黑,搞得自己真的很结巴,真的满城风雨,搞的大街小巷都知道了,这给他带大更大的焦虑和痛苦。这都是自作聪明的结果。

患者总是不断总结说话的经验和教训,他们以为这样做就可以起到前车之鉴的作用。就像体育教练经常说的,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学生考试没考好,老师常说只要不断的总结教训,下次就能考好。可是,口吃病却不吃这一套,所有的心理问题都不吃这一套。因为心理问题是主观的,不是客观的。客观的东西,只要你所花费的精力越多,效果往往会越好。但主观的东西正好相反,你花的精力越多,你就越会跌向万丈深渊。 
    
好了!我们还是原归正题吧。

今天下午执立先生与我商量今晚讲什么话题,我随便说了下,就谈谈口吃研究和治疗的流派吧。       国内外,心理治疗主要分为四大流派:精分派、认知派、行为派、后现代派。而口吃治疗主要有三大流派:即精分派、认知派,行为派。

我简单的介绍一下行为派。行为派起源于西方的三大行为老祖,巴普洛夫,斯金纳,华生。心理问题具体表现在生理和行为上,如果说没有口吃行为,如果不结巴,也就是说,如果口吃行为不存在的话,口吃的心理问题也没有了。因此他们说,口吃行为是所有口吃问题的根本,只有解决了这个根本问题,口吃所有的问题就解决了。这个我在前几天的第一节课已经讲过,今晚不再重复讲了。

口吃现象人人都会有,毫无疑问,它是根本,无人能动摇这个根本。生活中有很多人也有口吃现象,但他们并不害怕说话,没有口吃的纠结,没有口吃的恐惧,更没有口吃预感。这就说明有口吃现象未必就会导致口吃心理问题。显然,行为派倡导的口吃行为是口吃问题的根本,显然是错误的。
    毫无疑问,没有口吃现象肯定就没有口吃心理问题,但有口吃未必就有口吃心理问题。这好比,就两只对角一定相等,但相等的角不一定就是对角。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端正自己的认知,这个认知就是告诉我们口吃的根本是什么。

我相信群里有很多说话很流畅的人,甚至比我说话都流利的人也很多。这类口吃患者被称为隐性口吃者。很多人以为隐性口吃者的人数很少,因为生活中很难见到。人们通常只是知道说话结结巴巴的显性口吃者。我当年因这个问题和很多人争论过。事实上,隐性口吃患者的数量远远多于显性口吃者。根据我所接触过的数万类口吃者,粗略的估算了下,隐性口吃患者的人数是显性口吃者的四倍。如果这样,中国现在显性口吃患者大概有1200多万,那隐形口吃者就有4800万。

办过矫正班的人都知道,来参加的学员,不乏说话非常流利的。曾经有个某口吃矫正机构的矫正师(之前在该机构接受口吃矫正,曾作为成功的案例和发音法的标兵),因为隐性口吃,把他逼得快要崩溃,就从西安来我这里矫正。他说话流利得不能再流利,无论与同学,还是与老师都能侃侃而谈。他的口才真的很好,但这样的学员我见过不少。当我们招收学员达到10人以上时,隐性患者比显性口吃者明显要多。这样的人走到外面去,没有人会说他(她)是口吃患者。

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口吃的心理问题并不与口吃的现象多少成正比。相反,口吃的心理问题往往跟口吃现象成反比。就是说口吃现象越多的人,口吃心理反倒越轻,口吃现象越少的人,口吃心里往往越重。这个心理问题,包括对某些特定场合的恐惧,并不是对所有说话的恐惧,对某一个字音的恐惧,对某一个人物的恐惧。因为他根据时间、地点、人物、环境这些客观因素,然后在这种条件刺激之下,必“”无疑。口吃种子在这种刺激下就发芽了,唤醒口吃的记忆呀。

显性口吃者就像大尾巴狼一样,有很长的尾巴,别人看到他的尾巴很长,都劝他,要他把尾巴剪掉,别丢人现眼!但是他却回应:我矫正什么,我不结巴呀,我不碍事呀,我不痛苦呀!
    前几年,我家乡一个同学夫妇,把他们26岁的孩子带我这里来,叫我帮他矫正口吃,好找女朋友。因为他们知道我以前是个结巴,后来好了。
    老同学拜托说:你一定要把我的小孩口吃治疗好。我就问那个孩子,你痛苦吗?小伙子说:我不...不痛苦。我说:你不痛苦为什么还要过来矫正口吃?他回答说:是我爸妈硬拉着我来的。我再说:你这样结结巴巴地说话,不怕女孩子嫌弃你?他说:很多女孩子喜欢我呀。听到这我和我的学员都很震惊,彻底无语了!看到这里,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太自恋?

我经常会叫学员到余干世纪广场和大街小巷,找正常人,特别是结巴者交流。如果找到几个习惯性的结巴子交流,相当于发现了新大陆!那样我会恭喜他们!
    很多事情其实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的。我们总以为有结巴的人都会因此而痛苦,以为口吃越多的人越痛苦。

在我们的群里也是这样一种观点:看到别人说话流畅,就认为别人不痛苦,因为他不结巴呀。所以我从不看别人说话是否流畅,因为语言是可以伪装的,大尾巴狼的尾巴是可以隐藏的。
    隐性口吃者就把自己尾巴隐藏起来了,一天到晚生怕自己的尾巴露出去。
    但他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他常常感到害怕呀,还没说话就折腾呀,焦虑啊。你说卧底的人,精神压力有多大呀。所以就痛苦而言,隐形口吃者通常要比显性口吃患者大得多。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隐性患者做梦都想治疗口吃,但亲朋好友无法理解,当然会极力反对他矫正什么口吃,说其神经有问题,因为大家没有发现他有口吃啊。而不少显性口吃者,自己压根不想矫正口吃,但身边的人受不了,总是施加压力,叫他早日去矫正口吃。

隐性口吃者对口吃总是难以释怀,隐性口吃的治疗也非常困难。因为隐形口吃者的主要表现是强迫和焦虑。显性口吃者表现为口吃行为。所以,要治好隐性口吃者,必须要治好他的强迫和焦虑,然后他的口吃才会最终走向康复。

昨天有个口吃患者说他没有强迫,这就很奇怪了!强迫观念是口吃病的重要组成部分。口吃强迫主要体现在“言前、言中、言后”三个阶段,老是去想口吃,暗示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害怕,不要关注。这就是心理对抗或强迫。

我在大学时期,开始是隐性,后来我的口吃暴露了,就变成了显性。一次我去食堂打饭,售饭的女孩问我打多少饭,而我喊“半斤”的“”字音死都喊不出来,口吃得非常厉害。女孩子见状,就打了一碗饭给我,我低着头离开了,后来心里一直感谢她。
    口吃患者就是这样。只要有一个人理解我们说话,帮我们接下面的话,帮我们解围,就会非常感激,我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找个善解人意的女人结婚,这是后话。

既然不能以口吃现象多少来决定口吃心理问题,那么口吃问题就不是我们想象的那回事。在张景晖理论里,口吃与口吃病是两个完全不同概念。但国际上却只有口吃这个词。所以我在《口吃原理与康复》一书里做了注明:有时候书里说口吃病,有时候说口吃,按照国际惯例嘛。

那么我们通常说的口吃到底是什么?口吃并非单纯的语言现象那么简单。口吃是一种语言障碍,加心理障碍,再加生理上异常反应。语言障碍包括两种,一个是思维短路了,大脑卡壳了。比如我在台下想好了要说什么,但一上台,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其实这就是口吃。你能说这是语言问题吗?这是心理问题。
    我们到一个重要的场合,比如会见领导呀,接见客户呀,就会出现害怕和预感。因为这些场景,马上让我们触景生情,唤醒口吃记忆,我们害怕重蹈覆辙,所以就会选择逃避。

人的本能都是趋利避害,所以你肯定就会逃避。这个时候,你其实也在释放正能量,于是你的生理会紧张,包括神经系统发生紊乱,这个紊乱主要表现在语言神经系统上。
    心理学有个名词叫兴奋诱导,语言器官的兴奋也会诱导周围其他器官发生兴奋紧张。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人在紧张的时候,容易出现尿频现象。这些医学知识,我们不去探讨它,
也没必要了解过多。

话说回来,我们害怕口吃,必然就会出现紧张兴奋的生理反应。你会发现你的呼吸困难,说话器官僵硬,不听使唤,所以就出现了难发,说不出话来,发生了卡壳。这就是第二个卡壳。
    开始是思维卡壳,现在就是发音器官的卡壳。为了避免或掩盖即将发生的口吃,你就会逃避,就会用各种肢体语言、替换词、转移话题,甚至离开现场,等等。这就是口吃患者为了避开口吃所做出的各种怪异的行为动作。这些反应都可归类为口吃的伴随症状或附加症状。
    这些动作不是习惯,而是强迫症状。因为任何习惯都是自己愿意的或喜欢的,而我们逃避口吃的各种行为恰好相反,是违背自己的主观意愿,不得不去做的,不做就受不了。
    说句题外话,手淫开始是为了一种快感,但到了后面就不一定了。有些人是因为害怕手淫而去手淫的,患上手淫强迫症。一般来说,单纯的害怕不足以导致手淫恐惧症,关键是他对抗这种害怕,导致更为强烈的复杂性害怕。正是后面的害怕才导致强迫性手淫发生。

口吃患者也这样,比如说,我有话向领导汇报,我就暗示自己不要怕,怕他干什么。很多朋友在群里说:口吃算个屁!在我看来,这些话都是自我打气。靠自我暗示的人,是好不了的。声称走出来、成功根治……都是不真实的。你蒙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因为我见过太多。

口吃并不是那么简单,当然也不是那么复杂。你可以不赞同某个人的观点,但是你不可忽略他,不可不尊重他的人格,特别是你的敌人。口吃我可以在战略上藐视它,但战术上我必须重视它。因为所有的敌人都是狡猾的。口吃就好像一个小人,小人藏在一个角落里,你对它了解多少,决定着你能痊愈多少。

要从口吃魔窟中走出来,第一个就是靠生活这个老师,当然这个要靠些运气;第二个要通过良师的指导:接受正确的理论引导,千万不可瞎折腾。
    人的一生很短暂,想想我们以前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消耗了多少的青春年华,都是用在研究和对付口吃上,但最后的结果告诉我们,口吃是个无底洞,怎么填也填不满! 

有个江苏无锡的吃友告诉我,他研究口吃至少3万个小时。我告诉他:你花了3万个小时都是做了无用功,白白的消耗了。假如你把三万个小时用在科学研究上,恐怕早变成了科学家。

口吃的出路在何方?你必须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节省大量时间。就像大禹的父亲鲧,凭着主观经验,采取正面堵截黄河的方法,虽然立竿见影,但最后导致黄河泛滥,成为更大的灾难。本来黄河泛滥是天灾,你从其正面堵截,就会把黄河的水堵得更高了,结果大坝一跨,就搞成了人为的灾难。

前面说了,口吃患者,实际上就是强迫症患者。我们都有与口吃斗争对抗的深切体会,都知道斗争对抗的结局是什么,所以我们也不愿对抗。这种不情愿的斗争对抗就是强迫。

口吃患者开始时往往是一点点口吃而感到烦恼,或者我们小时候学会了别人的结巴,但模仿了口吃以后我们并不难过。当我们年纪大了,被别人嘲笑了或被家人责骂了,或自我感觉说话困难,我们就会认为口吃是不好的东西,可能就会产生心理负担,于是就想把口吃改掉。这样一来我们就开始了与口吃作斗争的历程。什么发音法,呼吸法,暗示法、催眠术、书写法、气功法、针灸法、药物控制法、放松术、突破法,几乎所有的方法全用上了。
    然而,结果却不是我们所意料的。不管我们花了多少精力,用了什么方法,都无济于事!虽然屡战屡败,但我们毫不气馁,因为我们相信总会找到战胜口吃的方法,因为我们看到许多名人和矫正师都“好
”(其实,这里面有猫腻),宣称他们都战胜了口吃。既然如此,为何我就不能战胜它?因此我们不断总结失败教训,吸收新的方法,但结局仍然是越斗越死,变成了死局,但我们死也不心甘!

请不要告诉我你用什么方法把口吃斗下去了,不要忽悠我啊,世上没有这样的方法!为什么你会失败?因为你是在和客观规律斗,世上没有人能斗得过客观规律,除非你是超人。毛泽东那么伟大的人,号召人类与天斗与地斗,最终把客观规律斗死了吗,没有,也不可能。就如江河不可能逆转。作为一个人,一定要服从客观规律,决不能以自己的主观意志修改客观规律,让客观规律来服务我们的主观意志。违反客观规律的做法,必然会受到自然规律的惩罚,所以我们就落下了各种心理问题,如对口吃的恐惧、强迫和各种口吃引起的心理问题。

当我们背上口吃心理以后,人也斗累了,我们就会想,算了吧,不要再斗。但这时,你会发现根本阻止不了与口吃的斗争对抗的“惯性”。

开始的斗争对抗,是自己选择的,符合我们的主观意愿,是为了消灭口吃做出的一种尝试和努力。而现在的斗争,绝非我所愿,是受强迫所控制而不得不斗。就像两个人打架,打架的双方都不想打了,但在旁边观战人却说:不行!你们必须要打!

怎么出现了第三个声音?这就是强迫观念。所以我们越是想要自己不要斗,斗得越厉害;越是叫自己顺其自然,越是违反自然。这就是口吃的规律。

斗也不行,不斗还不行!这让我们无所适从!让我们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恐慌。开始我们只是一点口不如人,说话不那么利索,但我不会害怕,不会恐慌,毕竟咱还年轻,没关系,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我花点时间用心去改,就没有问题。但当我们花了好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用心去改口吃,越改越糟糕,到了一败涂地的境地,你的想法就不一样。你就会心灰意冷,开始恐惧、痛苦啊,你开始陷入黑暗的深渊,不可自拔啊,你的心智开始迷茫,心理开始感到绝望……这个时候你想放下口吃,但此时的口吃却愈挫愈勇,就像一只被激怒的巨兽,它怎么会放过你呢?
    所以很多人就用大话、励志的话鼓励我们,诸如:不要在乎口吃,不要想它,口吃就口吃,口吃算个屁啊!这些耳熟能详的大道理,在我们心里不知翻滚了多少遍,对我们又能起到多少作用呢?

当我们一次次体验到斗争失败惨痛教训后,不得不退缩起来,我们也想叫停。然而,我们的对抗心理似乎像一只斗红了眼的斗牛,怎么也无法停止下来。真是欲罢不能啊!不少患者因此想到了森田疗法这根救命稻草。
    “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接受口吃,回归现实生活,投入到行动中去。
    但是,森田,只讲现在不究过去,只讲接纳不求认知。不管怎样,统统放下,完全接纳!
    却不知:没有提升,何谈放下?没有胸怀,谈何接纳?
    我们不妨问问自己:我的境界有多高?我的心胸有多宽?我能容得下口吃吗?

    森田疗法,归根结底还是行为疗法。所以,森田疗法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口吃的问题。

我们一次次的败下阵来,感到一千个无奈,一万个心不甘啊!我们黯然神伤!我们没有力气,没有底气去面对现实中的各种压力和挑战,于是关起心门,暗自思索,开始幻想着与现实接轨,开始穷思竭虑地想,闭门造车地想,最后我们陷入了自闭和抑郁……

再讲讲精神分析法。“精分”起源于奥地利的一个叫弗洛伊德的神经症医生,他开始以催眠治疗神经症。提出了潜意识学说,认为潜意识包括:本我意识,自我意识,超我意识。他认为人的行为动机和人的潜意识有关。比如一个凶手杀死几个中年妇女,经分析后发现,凶手小时候受过一位中年妇女,也就是他继母的虐待,所以心理变态,通过杀死中年妇女来释放他心理的扭曲和压力。

通过自我暗示或者催眠,可以暂时解决潜意识,却不能解决思想问题。比如口吃患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口吃的,通过催眠,使之明白了:啊,原来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喊“报告”没喊出来,丢人了,留下不好的记忆了。可是你知道了过去的经历又能怎么样?你知道了原委,不还是对眼下的情景害怕吗?你想通过这种方法治好口吃实在太幼稚了!因为口吃的病根不在潜意识,潜意识也只是一个结果而已。

为什么对潜意识催眠治不好口吃呢?
    这要从口吃的三个结果来说:
    一是口吃行为,即口吃现象,这是显而易见的客观现象。
    二是口吃心理,
如预感、恐惧、焦虑、强迫,这些都是我们看不见却可以感受到的心理问题。
    三是口吃种子,即隐藏在潜意识深处的口吃记忆。它不容易被发现,但可以通过催眠回忆找到。

为了消灭口吃,我们通常用的最多的是各种发音法。虽然用发音法说话不口吃了,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就如靠安眠药维持睡眠,能治疗失眠症吗?对口吃现象的治疗,无法动摇其根本。遗憾的这种缘木求鱼,割韭菜式的方法,很多人仍然相信或依靠它。

也有不少人开始醒悟过来,不再相信这种暂时改变口吃行为的发音法,进而转为从导致口吃行为的源头——恐惧、焦虑的心理问题下手。因而各种突破(系统脱敏),自我暗示、鼓励、励志的心灵鸡汤、抗焦虑的药物,等等,也源源不断上演了。然而用过之后,疯狂之后,暂时陶醉于心理释放之后,大家就会发现自己的口吃依旧,恐惧依旧,一切又回归到从前。 
    最后我们又想到了口吃的记忆:“假如没有口吃记忆,我就不会口吃!”是啊!假如我能铲除埋藏在潜意识深处的口吃记忆,口吃的问题将迎刃而解!    
    有人曾经告诉我说,英国科学家貌似找到了消除创伤记忆的办法。如果这样,赶快去寻求这种方法。

有的人想到了催眠术。是否可通过催眠,找到潜意识里的口吃记忆,之后再通过系统脱敏、放松术,把这些不好的记忆统统释放掉,从此不再产生口吃的焦虑、恐惧和强迫?

愿望当然是美好的,但事实却很残忍,总与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为什么会这样?这只是一厢情愿,因为口吃的记忆和负性情感仅仅只是我们能感受到的东西而已,或者说,它们也仅仅只是口吃问题结下的果子而已。制造这个结果的因在哪里?我们不得而知。

群里的朋友哪个不是在焦急地等待?等待矫正口吃的新疗法出现?当我们找到一种所谓的好方法后,就会欢欣鼓舞,迫不及待的投入练习和实践。
    然而,当我们一次一次为之疯狂和苦苦挣扎后,当我们读罢羊皮卷、品尝了各种心灵鸡汤,当我们感受了一次次的成功喜悦后,最终带给我们的却是幻灭后的痛苦。这让我们欲哭无泪!

口吃的三种结果都是我们能够感受到的东西,我们一直都在同它们作殊死的斗争。然而,你有没有反思过,它们真的是我们的敌人吗?

其实,它们只是敌人投下的烟幕弹。真正的敌人,藏在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嘲笑我们的愚蠢!
    它就是潜伏在你左脑里的思想意识!

每个口吃患者的症状都不同,但我们的敌人却是相同的。是谁把口吃种子埋进了我们的潜意识?是谁把口吃的不良记忆留在我们的心底?是我们的思想,是我们的颠倒了的思维。

我在群里呆了这么久,却没有看到几个人把注意力放在思想层面,没有人去反思自己的思想问题。只有执立先生一人在谈思想境界问题,谈他的庄子,好像没有几人愿意去听这样的夫子言论。大家的注意力只聚焦在心理痛苦上,聚焦在怎样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怎样消除口吃现象上。因此你们关心的是新奇的疗法,而对不痛不痒的思想问题嗤之以鼻,何况你们感受不到自己的思想或思维有任何问题!

心理学上有个“错位归因”律。人们通常都把自己的失败归因为客观环境上,能找出许多客观理由。怪自己运气不好,怪自己的命不好,怪自己的出身不好,怪自己居住的环境不好,什么都怪,就不怪自己的主观思想。如果成功了,就说这一切都归功于自己的努力,归功于自己的主观思想和思维的正确导向。而看待别人的成功与失败却倒了过来:某人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不思进取,思想太臭、太矫情等等。某人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命好,运气好等等。
    口吃患者何尝不是这样?自己的一切失败,一切不如意都是因为自己有口吃!而自己的主观思想毫无问题!这是多么幼稚的思维!

所以我建议大家,不要老盯着自己的口吃现象,要从口吃的根源,也就是从思想认知下手!当然也不要把改变认知挂在嘴边上,要落实到具体行动上,要做出来!人的思想认知不是那么好理解、好改变的。

最后我讲讲认知派。2015年在北京开会的时候,就跟一位来华讲课的美国认知派先锋,来自芝加哥整合心理学院的戴维教授交谈,我发现他对认知理解,也仅仅只是构建在改变行为模式的基础上,这恰恰是我不能认同的。

认知分为两类,一种行为认知,另一种思想认知。我觉得许多行为认知不靠谱的,甚至是错误的。就如我们口吃患者,靠自我摸索、盲人摸象的行为认知方式,能搞出正确的认知来吗?思想认知需要吸收借鉴前人的经验和智慧,尤其是正确的思想理论。

就拿我来说,要不是得到张景晖的思想,我恐怕现在还在纠结口吃!张景晖老师让我节省了几十年的时间。
    大禹的父亲鲧被皇帝处死前就跟大禹说:你要吸取我治水失败的教训,不要走我的老路,要有正确的认知。于是大禹谨记父训,不再急功近利。他徒步从黄河上游走到下游,贯穿西东,终于对黄河有了正确的认识,治水的思路方法就出来了:顺其自流,但不放任自流,否则容易泛滥成灾。
    也就是说,顺天道——顺从水的自然流向,
流到它的故乡大海行人道——从维护人的自身利益出发,防止黄河流到两旁,以免造成洪水泛滥变成灾难。这才是王道。这就是道法自然,浑然天成的治水方法

你们矫正口吃的方法都是急功近利,只是停留在口吃的表面去搞。这是行不通的!张景晖老师矫正口吃也会教学员使用发音法。我1988年去上海听了老师16天的心理课就恍然大悟,觉得后面的发音法就不用学习了。我深深知道,对付口吃的方法是没有长远效果的。只有掌握正确的认知,才能轻松驾驭口吃。剩下的只能交给时间和生活。

张老师也同意我不用练发音法了,因为它是拐杖,虽然我当时的口吃还很重。尽管如此,但我仍然建议:那些严重口吃的患者最好练习下发音法,毕竟开口说话是最重要的。

必须理解,发音法就像火炉,冬天怕冷就一直抱着它取暖,身子不冷后就不要一直抱着了。因为用火炉取暖不能提高人的抗寒能力。相反,越用越会怕冷。这意味着,越是借用发音法说话,越会削弱你真实的言语能力。

为什么发音法在现实生活中用不了?你谈恋爱相亲,跟女孩子说:”你~~~~~~~~~~~~~“女孩子不被你吓走了才怪。所以那些让你在生活中坚持使用发音法的矫正老师都是忽悠人的。如果你在生活中发音法用不了,他们只会说责任不是他们,而是你脸皮不够厚或者说你没有练习和掌握好。

张景晖老师为什么也会教发音法因为张老师发现,发音法在某种意义上还是有其人性化的一面。那么多重度口吃患者来矫正,作为矫正班的老师,就必须让他们开口说话啊。发音法可以派上用场!它是重度口吃者开口说话的法宝!但是不管你发音法练得多么流畅,都不可能让你的口吃真正会好。就像张景晖老师在他的《口吃讲义》(1988年版本)中说的:即使你发音法练得再好,练到一个字都不口吃,也不代表你的口吃真正好了!如果坚持不放弃,你只能带着口吃的痛苦去见马克思!

我见过练了40多年的发音法的人,最后口吃还是很严重,离开了发音法就不能说话了。
    发音法就像是拐杖,长期用拐杖走路,你的腿不着力,久而久之就萎缩了,成了真正的残疾人。日本的田中首相年轻时就严重口吃,在别人看来他的口吃已经好了,但是我却不怎么认为。田中从首相位置退下来,因为遇到了超强现实的压力,导致其沉睡已久的口吃种子大面积爆发,最后他的语言崩溃,说不了话。

我们讲了这么多,口吃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治本的方向在哪里?口吃的因,就是你的思想和认知问题。
    然而,
思想认知,飘飘渺渺,我们应从何处下手呢?

口吃患者的思想认知,包括:1.对口吃本身的看法;2.对自我的评价;3.对身边人、对社会、乃至对整个世界的看法。所以要改变认知,也应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改变对口吃的认知。
    为什么口吃久治不愈,为何越斗越严重,为什么花的力气越大,口吃反而加重?为何我练的那么辛苦,我突破那么多回,朗读那么多,发音法坚持了那么久,我的口吃还是依旧,我还是不敢面对真实环境?为什么会这样呢?你必须对这些有个清晰的认知,你必须有这个认知高度,否则你很难获得解脱。

    第一种解脱方式:当你治来治去还是治不好,让你灰心丧气了,不再想治口吃了,死了治口吃的那颗心了。这可能会把你冲上泰山之巅,让你在战略上藐视了口吃。

或者,当你人到中年,儿孙满堂,家庭问题,事业问题,健康问题和各种生活问题,缠住你的时候,你会转移注意力,不再关心口吃问题。或许你口吃就这样“好”了一辈子。但这并不代表你真正意义上的解脱,只是你转移了注意力。

    第二条解脱之道:找到真正懂口吃的良师的指引,短期内找到口吃的真理。这可以让你避免走许多年的弯路。如找不到真理,只能走第一条路:要么一辈子折腾下去,要么交给生活,转移注意力去。

二是改变对自我的认知。
    要
对自己有个恰当的评价。改变对自我的认知很简单,就是找一面镜子照一照就行。没有人能发现自己的脸上有污点,只有通过镜子才能发现。所以每个人都会自以为是。只有别人才能看到你的问题在哪儿。因此我们只有把自己客观化起来,才能看到自己脸上的污垢。

当年我的口吃能够解脱,就是因为张景晖老师做了我们的镜子。他就是一面“照妖镜”,把我们丑陋的一面照的清清楚楚,自以为是的“自我”再也藏不住了。

“过去我错误地认为全世界只有自己有口吃,现在通过观察发现原来人人有口吃。”“我发现有些正常人发生的口吃并不比我少。”“既然人人都有口吃,为什么我就不宽容自己有口吃呢?过于自我中心了。”“以前我以为别人都象自己一样在‘关心’着自己的口吃,太自作多情了。”“现在我知道真正关心自己口吃的人全世界只有一个,这个人就是我自己。”“被人皆有之的,正常人不值一顾的口吃折磨到这种地步真是太愚蠢、太可笑了。”“对口吃的评价太高了,认为在自己身上的这点口吃是天大的大事,现在想想真是滑稽可笑。”“一切皆可抛,口吃不可有,实在是过分得象个精神病了。”“一个字也不口吃的错误的主观愿望必须立即砸烂。”“我为什么不能允许人皆有之的口吃在自己身上存在?难道我不是‘人’吗?”“过去就怕别人知道自己口吃,现在我能主动暴露了,紧张心情也随之缓和多了。”“痛苦的心情是自我折腾起来的,自作自受,这种自我折磨结束了。”“我单位有个同事口吃了,我向他指出,他不承认,在十分钟里我二三次找出他的口吃,他对我一笑,淡然地说:“这有什么!”说完就算了,也没有把我向他指出的口吃放在心上,而我呢,只要有一次口吃内心就会翻腾不已,真是作茧自缚。”

只有改变自我,才能改变内在世界的内容。

当然,除了找到良师,你还可以通过生活。因为生活本身也是老师。可以借助生活这面镜子,照见真实的自己。但你要碰碰运气。机会总是留给寻找它的人。所以你不能等待,否则不知等待猴年马月,去寻找吧,心想事就成。

三是改变对你周围环境和社会的看法。
    社会是个大学堂。那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好经验、好素材。你可以多观察社会,观察现实世界的一草一木,尤其是找正常人交流,观察他们的言行举止,从中获取正确的认知。

口吃就是人生。矫正口吃就是矫正人生态度。没有正确的人生见解,你的胸怀宽不到那里去。你也不可能会原谅自己的口吃。所以,没有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口吃病很难痊愈。贪婪、纵欲、浮躁、狂妄是我们的天敌。提得起,放得下,胸怀宽广,富有爱心,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懂得得失利益关系,都是优良的品行。

口吃病康复后,并不意味着你已获得了心灵上的解脱。这仅仅是频道切换:从一个游戏切换到另一个游戏;从一个轨道转入另一个轨道;人生的烦恼和困惑依旧接踵而来。当然,这与你在深受口吃病煎熬时的感受有着本质区别。过去你的烦恼就是口吃和由它带来的痛苦、困惑。那时的你就像一只井底蛙,只能看到一小块天空,只能看到口吃给你带来的负面影响。你的眼睛,你的心灵之窗被一文不值的口吃遮住了,让你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当你跳出了口吃魔窟后,你会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更无奈!

人生苦短,岁月易老。淡泊名利,克己制欲。不必虚伪,无须奉承。认真做事,踏实做人!闲看花开花落,净看云卷云舒。平常心是道。以一颗游戏心去应对各种挑战;以一颗宽厚心去接纳失败;以一颗博爱心去关爱需要关心的人,就一定能收获壮丽的人生!

【题外的话】现在很多口吃患者选择心理咨询师,但普通心理咨询师难以胜任这个职责。虽然他们具有心理学专业知识,他们只会告诉你认识心理规律,认识人生,认识社会等等有关的规律和大道理,而无法告诉你口吃的原理是什么,无法解开你对口吃的疑惑。这需要对口吃有更专业的知识。

合格的矫正师可谓凤毛麟角。虽然不少口吃患者也走了出来,他们对口吃也有专业的知识和领悟,但他们对人生,对社会缺乏洞察能力。
    有道是,人情练达即文章,世事洞明皆学问。作为口吃矫正师,如果人生阅历太浅,缺乏人生经验,很难达到人生的某种高度。

我很庆幸自己经历了许多人生颠簸,经历了苦难、疾病、被贬、分离等各种人生坎坷,终于悟道了口吃的真理和人生的真谛。我更庆幸自己接受了一代名师的指导,才毅然踏上了自我疗伤的生活轨道。

回归领悟十七年后的2006年,我又重新研究口吃,用自己的人生感悟,诠释着口吃的原理和康复。我也庆幸我的学生至今没有一个人从事口吃矫正这一行当,虽然他们有的跃跃欲试,最终还是牢记了我的话。正如我在2008年写的《口吃病根治三部曲》——不要对康复后的人生寄予厚望。口吃病康复后,你不会有任何快感。就像大病痊愈后,不会有任何舒适的感觉,一切平淡无奇。当你回过头来看看自己所走过的路,就会发觉:过去与口吃拼搏得来的一切想法和体验是多么幼稚,你可能不屑一顾,从此与口吃之事分道扬镳,彻底离开口吃这个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