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症康复三部曲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心苑艺吧

心苑艺吧

强迫症康复三部曲

发布时间:2013-09-06
点击量:
 

强迫症康复三部曲

恨若秋水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心灵导师张景晖!
献给深陷强迫困扰的患友们!

第一篇:往事如歌

“这是一段提起笔就觉得不够分量,燃烧的胸膛堵得慌,茫然的眼里就湿润的日子。多少次提起这支不够分量的笔,又多少次茫然地放下这支笔,以至没有写成一句话,一段字。但萦绕我心间的燃情,就像行星围绕恒星总是转个不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刻也不停地绞痛我,绞得我的灵魂永远不得安息,让我站在窗前总感到天外一片茫然”。
    “我觉得我已经患了恐惧症,焦虑症、孤僻症,抑郁症,生活暗淡无光,来自生活的种种压力让我喘不过气,我工作不力,生活不乐,前途不明,每天行尸走肉”。
    ……

翻开日记,一页页浸染着泪水现已泛黄的纸张,承载着一幕幕凄凉离奇的痛苦经历。往事如歌涌上了心头。

一、一曲悲壮的歌

患强迫的日子里,我几乎没有过上一天真正开心的日子。在希望和失望中漂浮。我的生活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无日不在倾尽全力地与病魔搏斗。每天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希望今天不再强迫,睡觉之前想到的最后一件事情还是希望明天不要强迫。

强迫的恶魔掌控了我的整个身躯和灵魂,让我在绝望无助的岁月中煎熬挣扎,在抑郁痛苦中度过了最宝贵的时光。

为了和强迫抗争,我几乎用遍了所有的方法,都以失败告终。“它好比一道门槛,你抬起脚来想跨过去,却发现它永远在前面,永远也跨不过”。

强迫摧残了我整整20年。人生能有几个20年!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填进了强迫的无底洞。它带来的惨痛如茫茫黑夜笼罩着我,如依附在我身上的一个魔鬼吞噬着我的灵魂。

多少个华灯初上的夜晚,我的手机传来一阵阵凄凉、哀怨的声音;多少个酣梦被天南地北的患友搅醒,我用心聆听着一个个发自内心的诉求,不!那恍如人间炼狱里头的呼救!我的心在沉重中澎湃,我的泪在心中奔流。

二、谈笑凯歌还

有人问我:你的强迫症什么时候好的?虽然我的强迫病早已康复,但我却记不清哪年好的,应该有二十年了吧。

记得老师曾说过:“你们不要记住我的名字,只要把我淡忘了,你的病才算真正康复”。是的,我几乎忘记了张景晖,我的强迫病也真的彻底康复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要不是从前的日记浓缩了当年与病魔搏斗的峥嵘岁月,我几乎忘记了患强迫的苦难经历。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翻身忘本啊。

无论是谁,患上强迫都是一场灾难。作为灾难的见证人,在获得完全康复后的今天,我要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出来,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写出来,让患友在迷茫中找到方向,少走弯路,尽早逃离强迫病的魔掌。 

不少患友问我:你的经验可否复制?能否用自己成功的经验使更多的患友受益,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多年来与病魔共舞,我对强迫病的规律了如指掌。我发现,强迫病的根源几乎是同一个原因:强迫本来不是病,患者却自认为是病,思想由此陷入了泥潭难于自拔,结果变成了一种对强迫恐怖和强迫纠结的精神疾病。

一切靠用仪器、药物、气功等手段消除强迫的方法都是暂时有效的。我同意强迫症的根治论,但不支持根治论。虽然我的强迫症已完全根治,但我不能以此安慰患友,因为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根治。如果直截了当地问强迫什么时候才能根治,这是强迫症康复之大忌。
    我领悟到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道理。我想强迫病痊愈的道路应该是殊途同归。

三、感恩张景晖

    我庆幸自己走了出来,因为我遇到了好老师。

    在我的本命年(1988,我有幸接受了一代宗师张景晖老师的认知心理治疗。短短21天的治疗,大彻大悟。心理障碍瓦解了,心理痛苦消失了,心理纠缠解除了。我终于走出了强迫的重围,踏上了自我康复的轨道。

    在之后的23年的时间,我的强迫症完全康复。那些常年陪伴我的可怕的强迫意识、强迫思维、强迫恐惧、强迫行为,时好时坏的强迫周期性反应全部消失。
   
“感谢这场强迫之劫带给我的心灵洗涤。感谢我的老师,更感谢我自己。也感谢我以前的失败。没有失败的痛楚,就没有我现在的大彻大悟。感谢我的朋友,也感谢所有给我过责难和非议的人,是你们让我迎来了苦尽甘来的痛快!”
    没有张景晖老师的悉心教诲,没有老师的至理名言,我的强迫病不可能康复得这么快,这么彻底。
饮水思源,最应感谢的是我的心灵导师张景晖老先生。感谢他的认知心理分析疗法。如果没有遇到张景晖老师,我今生恐怕会被强迫症所葬送。

第二篇:认知心理

一件偶然的事让我悟出了一个道理:家里的新房,因为角落里留了一个空调洞口,时常会有小麻雀从洞口钻进屋来。进来的小鸟在房子内到处乱飞,拼命的朝光亮的窗户飞去,结果重重的撞击在透明玻璃上,稍作停息,小鸟又转身朝其它窗户飞去,结局还是一样。小鸟为了逃命,在房内飞来飞去,不停的撞击窗户,撞得头破血流,最后惨不忍睹。

其实,小鸟是找不到进来的洞口,一种求生的本能,看到光亮透明的窗户,就以为是出去的通道,谁知道却是一道道陷阱。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置身屋外,小鸟很容易发现墙上的洞口,但进去了之后就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出口。

此情此景,让我想到了患友,强迫症患者何尝不是这样!自以聪明,到处瞎撞,最后头破血流,还要死撞南墙不回头!

在长期与强迫作斗的实践中,患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对强迫的认识也“非常深刻”。其实,患者对强迫的认识几乎全是错误的。

大部分强迫症患者的心身是健康的,学习和工作都很出色,思考和判断能力也并不比正常人差,只是表现在强迫这一点上却坠入了迷雾之中,固执地抱着偏见,导致一叶障目。

“迷中是非,是非皆非”。即被强迫“迷”住,他们对待强迫的态度就不可能是正确的。患者对待强迫的病态心理和错误态度,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强迫的错误认识而来的。因而,全面、正确地认识强迫,进而改变对它的错误心理,才能根治强迫症。如若只凭运用一些技巧、手段、药物与强迫现象进行对抗,这种矫正方法虽是必要的,但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治标的辅助疗法,就象吃一些止痛片一样,想根治强迫症是不大可能的。

要全面地正确认识强迫及其形成和发展的规律。从各种强迫现象中发现和找出它的规律性,并在治疗的实践中应用它们,才能最后驯服强迫,才能真正有效地治好强迫症。

患者常抱怨别人不理解自己,不同情自己,甚至把工作和生活上的一切过失都归咎于强迫,常为此感到苦恼,实际上是患者自己不了解自己。被强迫的现象“迷”住,对自己和自己的强迫失去了判断能力,因而表现在强迫上的一切情感活动都是夸张的、错误的。

强迫症患者决不能无视自己的情感活动。正确的认知可以避免走弯路,尽快踏上良性健康的轨道,而错误的判断会诱使患者步入恶性循环,在强迫的迷宫中迷失方向。正确认知的结果,有助于患者建立某种信念,从而直接左右患者的性格和行为的表现。

强迫症患者都清楚地知道,环境对强迫起着重大的作用。但是真正起着作用的与其说是环境本身,不如说是人对环境的态度。

以往经验的痕迹作用以及当前的刺激,对于个人的作用起着很大的影响。强迫症总是与过去悲痛的、伤心的、强烈的体验联系着的,而这些体验也只能解释为由于情绪、态度产生的。所以,对自己强迫症的不正确态度是心理障碍和症状固定化的源泉。因而重新教育自己改变对强迫的错误态度是根治强迫症的必要措施。这个改变只有应用认知心理分析疗法才有可能。

森田式、口号式、催眠术、鼓励、安慰、激励等都不出暗示疗法的范畴,即使会产生立竿见影之效,也只有一时性。因为暗示不能改变病人对强迫的错误认识和错误态度。而且患者大多富于理智的倾向,对事物持批评态度,好穷根究理,容易接受助长不安的暗示,而积极方面的暗示却不易影响他们。

音乐放松法、运动放松、倾诉释放、系统脱敏法、思维转移法、行为转移、疲劳转移、药物转移法(包括饮酒)等都属于转移注意力的疗法。这些方法虽然有效,但也只有一时性。

因为转移注意是根据人脑不能二用的原理:转移患者对强迫症状的高度注意,就可以有效的做我们该做的事情。但对大脑的重复刺激用久了,刺激强度需要加大,否则大脑就会麻木。所以,任何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和手段用久了都会失灵。

这些行为疗法、药物疗法等在强迫症的前期治疗中很有必要,尤其对强迫现象较重的患者。行为治疗(包括药物疗法等)的方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或减少强迫症状对大脑的重复刺激,缓解心理压力,为患者接受认知疗法减少阻力,铺平道路。

但我们必须要理解:各种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包括思维转移法、行为疗法、药物疗法)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强迫症的心理本质问题,相反,还会阻碍强迫症的康复。尤其是药物治疗,容易让患者产生药物依赖,并且对患者的身心带来巨大的伤害。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对抗强迫症状的方法属于折腾,而且会加重心理纠缠和焦虑不安等情结。

只有在正确认识强迫症的基础上,才能自觉地改变对待强迫症的错误态度,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强迫症的问题。

积极地批判自己的错误态度对治疗强迫症有很大的意义,也是好转的一个标志。各地心理师和康复中心可以组织患者开一个“诉苦会”,让他们把多年来积压在内心的苦闷,把那些对任何人甚至对最亲的人也不敢诉说的隐情,尽情的、毫无保留地诉说出来。通过倾诉,可使患者内心的苦闷得到疏泄,缓解心理上的纠葛,获得心情舒畅。并且在诉苦的过程中,患者也会自发、主动地对自己和别人的错误态度进行批判。

通过自我批判,改变错误态度,才能改变内在世界的内容。

“入山不见山,出山观山景”。只有彻底转变对强迫症的错误观念,从错误思想中解脱出来,才能踏上强迫症根治的正确轨道。

进入这个轨道,就无需动力,完全依赖患者的自觉。它是强迫症康复的一个全封闭的轨道。这是一次思想上的脱胎换骨,灵魂上的痛彻心扉、意识上的大彻大悟,也是认识上一个全新的高度。我称之为泰山之巅。只有到达泰山之巅,强迫症算是初愈,离康复的“目标”就已经触手可及了。

第三篇:心灵康复

没有一个强迫康复者会说他用了什么方法治好的。因为强迫症的康复都是不治自愈的。患者记不到自己的病是怎么好的,也记不清具体什么时候好的。

患者对强迫所持有的固执己见的错误态度被粉碎后,就会放弃对强迫的奢望和不切实际的梦想,这对强迫症的根治无疑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封闭的心房重见天日,患者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至此,还不能说强迫症真正痊愈。您还需要放松和脱敏,更需要战略性的转移注意力,全身心投入生活的洪流,让时间淡化创伤阴影。

一、固本强身是根本

患者刚从强迫的魔窟中逃了出来,好似大病初愈,身体还十分虚弱。百废待兴,一切从头开始。长期与强迫作斗的结果,心身已被摧残成千疮百孔,支离破碎,人格受到严重扭曲。这一切都要有待于恢复元气,抚平心灵创伤。但康复需要调养,康复更需要时间。其过程又是一点一滴的。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只有等相当长的时期后,你回顾走过的路,才会发现质的变化。

所谓一年内的短期根治法是不现实的。强迫症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

冰冻三尺,决非一日之寒。长期不懈地与强迫症做斗争,导致了病情的逐渐加重,焦虑的情结与日俱增。患者谈论强迫,如同见到猛虎。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更何况患者都有着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病历。一提到强迫,一看到跟自己症状有丁点联系的刺激物,患者都会心惊肉跳。这是一种歇斯底里的,无法抗拒的心理。

患者都知道,假如没有对强迫的念念不忘的焦虑,就不大会强迫了。是的,焦虑情结伴随着强迫症康复过程的始终,它是强迫症患者的“烙印”。就如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并且失恋之后,不能说忘记就忘记。但时间是最好的淡忘剂。一年、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受伤的心灵才会渐渐的抚平,“烙印”才能消逐渐褪。

世界上没有忘情水,所谓短期淡忘强迫的愿望是不现实的。

二、平价症状是祸手

为什么强迫症久治不愈,就是因为强迫症不是单一的病灶,而是一串盘根错节,恶性循环的病态链。评价症状是它的润滑剂和动力源。不评价自己的强迫症状,意味着病态性强迫失去了润滑剂,失去了“动力源”,恶性循环病态链才会慢慢地失去活性。

何谓评价?对自己症状,是好还是差,过度地评述讨论。症状轻,神清气爽,兴高采烈,得意忘形,迫不及待跟人分享,写经验总结。变重了,情绪一下子掉进了冰窖,心理很难过,自责不已。反思强迫的原因,对发生过的场景进行模拟演练,反复练习诱发了强迫的某时、某地、某人、某物,折腾得不吃不睡,沉浸在无限的失望、追思、痛苦之中。甚至杞人忧天,设想、虚构强迫后果会如何、如何影响自己的前途,怎样会影响自己一生等等。

不管发生强迫还是没有发生强迫,适当评价乃人之常情的,但是过度评价就是折腾和纠缠。

由于康复过程渺渺无期,患者往往会失去等候彻底康复到来的耐心。在中途会出现犹豫不决,徘徊不定,甚至会出现回头倒退的现象。这是因为强迫症的出现总是和人的心情一样呈周期性的发展变化。

在症状较重或心情陷入低谷的时候,糟糕的强迫行为会在很大程度上会刺激患者的受伤的心灵,滋生消极的情绪。加之病人都有急切康复的思想,导致康复途中频频回首顾盼,倒退的现象。就象电饭煲煮饭一样,不停地揭开锅盖,势必影响煮饭的速度。

那么在康复中:

1、出现了强迫意识怎么办?

2、出现了强迫思维怎么办?

3、出现了强迫行为怎么办?

4、出现了强迫恐惧怎么办?

这系列问题足以让患者在康复途中反反复复,充满疑虑。因此,您需要放松发泄和系统脱敏。

1、强迫意识来了怎么办?

强迫意识,也叫强迫预期,简称预感。它是一种对强迫来临前的过敏反应,同时伴随着恐惧、紧张、不安、焦虑、逃避等症状。

一般来说,强迫预感袭来时,患者都会酝酿感情,展开激烈的心理搏斗,并暗示自己不要害怕、不要强迫、不要关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去。
    强迫的本质就是自我对话,是显意识和潜意识斗争的惯性。

请记住:强迫预感的强弱,同朝向自己的注意力成正比,和当下需要完成的内容的重要性成反比。

如果任务很紧急,患者就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强迫预感就会被这“任务很紧急”的心理压制下去,而非被其“冲过去”的勇敢精神所压制,这时患者都能把当下的工作圆满完成。

如果任务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那么强迫预感就不那么容易消失。这时候,患者若是鼓励自己还要完成任务的话,那么只有死路一条:越想做自己该做的,强迫的预感越强烈;越是想冲过去,越会担心万一冲不过去的后果。越是这样担心,就越不甘心,非要完成任务不可!为此,他拼命的酝酿感情,反复折腾,最后强迫心理会在一瞬间极度膨胀!这种膨胀跟患者要想冲过去的欲望成几何比例的飙升。它让患者万分恐惧!

患者在这时候如果想突破完成任务,无异以卵击石,势必头破血流,把自己搞得黯然神伤!事实上他是无法冲过这道瞬间筑建起来的“铜墙铁壁”。

正确的态度是想归想,做归做。强迫归强迫,生活归生活。想做你就做,实在完成不了任务,就别做!我不反对患者此时使用一些独门的转移注意力的技巧,即迂回战术,把当前的任务完成。

如果连迂回的办法都没有,实在是无法工作,就暂时放弃当下的工作。千万不可犹豫不决,该放弃就放弃,决不能暗示、鼓励自己,妄图克服这种心理!

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通过转移注意力的办法把这些发生过的事情通通丢之脑后。虽然效果不理想未免有些惆怅、懊恼,就让这种心情充分发泄,切勿正面的制止,更不能火上浇油:责怪自己,总结失败的教训,甚至反复模拟演练发生过的场景。你只能从侧面劝解自己,宽慰自己。

即使你会情不自禁的模拟演练发生过的场景,但也不能抑制它,你只有顺着它,劝解自己。你只能默默的问自己:我这样责怪自己、这样演练发生的场景,有必要吗?

一句话,一切情感产生后,不要去控制它,更不要去纵容它,你只能从侧面劝解它、疏导它,让心情尽快归于平静。

请记住:人的任何情感、情绪是不能抑制的,抑制的结果必将导致更大的心理波动和情感爆发。

由情感引起的行动,在情感的初级阶段都可以得到有效控制控制。对行动控制的程度,就是人的修养性。比如夫妻吵架,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心情,但我可以控制自己不去打人,不摔东西。

值得一提的是,当情感有低级向高级发展,而且超越个人的心理和生理承受的阈值,行为冲动就会冲破理智的阀门,导致行为失控的不良后果。患者的强迫行为往往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发生的。

2、出现了强迫思维怎么办?

强迫思维是与偶尔强迫现象作斗争的结果。偶尔强迫思维是人皆有之的正常现象。它是人的意志力和动物性的本能之间发生矛盾的结果。就如舌头和牙齿一起共舞也会发生碰撞一样。所以它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如果我们与正常的现象作斗争,必然受到“天谴”。于是“上天”惩罚我们患上了强迫症,它是偶尔性的强迫与“逆天道”的思维方式久而久之的发酵而形成的。强迫现象因此越斗越多,变成久治不愈的顽疾。

如何消除强迫症状?唯一的办法就是不用任何方法。任何消除或减轻强迫的所谓的方法和手段都是暂时有效,最终必然无效。而且任何正面的对抗都是强化强迫症,加深强迫的心理阴影。

3、发生了强迫行为怎么办?

不评价强迫是关键。过后,我不评价发生的一切。即使难过,即使情绪低落,我也不抑制,不会从正面堵截这种心情的发泄,不去反复默念,或是模拟演练发生过的场景,更不去责怪自己,甚至想打自己。退一万步,如果以上这些情感和行为全都情不自禁的发生了:我反复默念发生过的场景,模拟演练发生过的场景,我责怪了自己,甚至打了自己等等,我也不要抑制它们的发生。要让这些情感充分的发泄。最多只能从侧面劝解自己,宽慰自己,让不平的心尽快恢复平静。

请记住:事后接纳强迫比事前接纳更为可贵。

没有一个人能在任何场合下都能事前允许强迫发生。尽管大家都明白,只要允许强迫发生,强迫反而不会发生。这种允许是置于死地而后生的人生最高境界。

面临万丈深渊,即使有个声音在喊,跳下去就有生的希望。但不到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如后面有追兵杀来,谁敢往下跳?

对待强迫症能有这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胆识,强迫症根治就在举步之遥。

然而,我不建议患者具备这样的胆识!因为它违法了人的趋利避害的本性,违反了人与自然的规律。

一般而言,在强迫意识十分强烈、强迫恐惧感和焦虑感非常强大的场面,能泰然自若、坦然处之的人犹如凤毛麟角。

打个不大恰当的比喻:你敢睁眼看着别人往你眼睛内撒进沙子吗?如果在你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被人撒进了沙子后,你会接纳这种情况存在吗?我的回答是,我决不允许别人当我的面把沙子撒进我的眼睛内,除非迫不得已。

退一步说,万一发生了这种不幸和痛苦的事件,我还能怎么样?我只有接纳这个事实啊。我怨天尤人有何帮助?我难过,我后悔,难道就能改变这个事实吗?

眼看自己要发生强迫,眼看着强迫将会损毁我的利益,这一担心,导致我不敢强迫了。我会本能的掩饰、压制这种强迫的发生,甚至我会慌不择路逃窜,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过后,我会难过,情绪会低落,甚至会自责,也可能自个模拟演练刚才的一幕场景。当我懂得了这些心情和内心活动原来都属于人之常情这个道理后,我还要死死的遏制它们的发生吗?我只能顺从它们,让它们尽情的发泄,我最多只能从侧面去劝导自己,宽慰自己:既然发生了逃避或者发生了严重强迫这种尴尬事件,再难过也是枉然,再责怪自己也无法挽回影响,再后悔也莫及啊!就这样安慰自己,让自己的负面情绪充分发泄,让自己的心情尽快恢复平静。如果反行其道,从正面去堵截,则会激起心海的翻腾澎湃,掀起更大的波澜!试想,我们的强迫症不就是这样与日俱增的吗?

4、恐惧感来了怎么办?

俗话说,人不求人一样高,水不流动一样平。距离导致神秘,神秘产生敬畏。无论是何人、何物,只有认清了它的本质,摸清它的脾性,才会不害怕,甚至可以驾驭它。

请记住:令人真正感到害怕的不是来自客观世界,而是自己的内心世界。人总是对自己的内心世界充满着无限的神秘和敬畏。

强迫的心理情结在患者心中扎根不是几天的事情了,它是在患者长期与强迫搏斗的实践中一步一步发展壮大起来的。

出现了强迫预期性恐惧感,患者会本能地排斥,暗示自己不要怕。诸如:“我怕它作甚?”“它能把我怎么样?”等等类似的心理活动,鼓励自己勇敢的冲破它,结果使恐惧感更加强大。

请注意:对恐惧感越是抑制、堵截,越是帮了它的忙。恐惧感会在一瞬间以几何比例飙升,让你恐惧万分,不寒而栗!在它面前,你只有老老实实的屈服,否则必将导致恐惧心理的巩固和加深。

强迫症的恐惧感的实质是什么?

患者一般有两种恐惧感:

一是害怕丢脸,害怕影响自己切身利益的怯场心理;

二是害怕再次强迫的病态心理。

前者是每个人都有的恐惧心理。而后一种害怕强迫的心理又包括两个情况:

1)是担心发生强迫后,影响自己切身利益。它恐惧的对象是客观的现实的。这种恐惧属于社交恐惧的范畴,是强迫症者临场最初反应,属于最低级的恐惧心理现象。就象正常人在社交场面也会紧张害怕,也会担心举止失态,担心当众出丑,担心自身利益受到影响等。因此,患者担心发生强迫后影响自己的切身利益是正常的心理反应。

那么怎样消除或减轻这种恐惧心理呢?对待社交恐惧症的方法可以参考使用。系统脱敏疗法中的突破疗法是比较直接有效的手段。

2)过去发生过的难堪场景和伤害自己的往事,是患者心中最大的隐患和忧虑。每当想起它,患者就会心有余悸、不寒而栗。这一主观心理因素是导致患者恐惧紧张的真正原因。

患者都有同感:“假如我把过去的强迫经历都忘记,我的强迫症也就好了”就是这道理。

你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恐惧心理?因为发生了强迫,确实会导致一些负面影响。但是患者要知道,对人起决定作用的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人们对它持有的态度。假如当初我们对偶尔的强迫场面一笑而过,能够正确对待,像正常人一样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就不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归根结底,你的病因是对强迫产生的错误认识。

换言之,错误认识,产生错误评价,错误评价导致错误态度,错误态度和强迫症状一起发酵后形成了强迫症的心理阴影。

由此可知,要克服这种恐惧心理首先就应接受正确的认知疗法,正确认识强迫,正确地评价强迫所致后果。

要深挖狠批自己思想灵魂深处的错误观念,从根本上摧毁“唯我独‘强’”,“唯‘强’最大”的错误思想,切实改变错误的态度。只要思想上消除了恐惧的源头因子,再加上实践中的亲身体验,才可以真正减轻和消除对强迫的恐惧心理。

必须注意的是:

大面积减少非病态性强迫现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等以上程度的强迫症者的恐惧心理;

采取迂回的手段,尽量避免发生病态性强迫,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轻微强迫症患者的恐惧心理。

1)中叙述的恐惧对象,即“担心发生强迫后,影响自己切身利益”是客观因素。

(2)中叙述的恐惧对象,即“过去发生过的难堪场景和伤害自己的往事”属于主观因素。

客观的东西因为看得见摸得着,容易对付。可以采取直接有效的方法,短期内消除。而主观因素看不见更摸不着,无从下手,无法直接消除。

产生强迫预感后,恐惧感可以克服得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任何害怕紧张的因素,一旦袭击了你的心灵,你都无法克服。

世界上没有克服紧张心理的通用办法,只有正确面对紧张心理,带着紧张去工作。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紧张恐惧。

面临即将发生强迫的场景,你能做到坦然自若,毫不在意发生强迫引起的难看场面和伤害你的切身利益的后果吗?

相信世界上没有几个强迫症患者能够做得到。

面临强迫预感,你可以抑制自己不回忆过去的难堪的场景吗?触景生情,乃人之常情!相信世上没有人可以做到。

我们应该允许这些恐惧心理的存在。决不能从正面堵截它,要让这种恐惧心理有个发泄的通道。你最多只能从侧面加以疏导,劝解自己,问问自己:“我为何要害怕?”

决不能暗示自己“不要怕”,甚至鼓励自己去克服恐惧感,冲破恐惧感。

出现了恐惧感,我不去直接斗它,让它尽情的发泄。事后我也不去评价它。

出现了恐惧心理可能会导致一些不正常的动作,陷入尴尬的局面,甚至丢人现眼,利益受损。心里难过、心情郁闷、情绪低落都是难免的,我也让它们尽情的发泄,我只能从侧面劝解宽慰自己。不要去责怪自己,不要去反复模拟演练当时的场景,更不要去总结失败的教训等等,即使,以上几个“不要”都难以做到,你也只能听之任之,让它们发泄。

一句话,顺应情感的发泄,决不能堵截!否则必将掀起更大的情感波澜。

既然我们不敢正面对抗恐惧心理,那么我们总可以敬而远之,从它身后绕过去吧?

恐惧感好比一座抵挡在我们面前的悬崖峭壁,我们对它望而生畏,无法突破。怎么办?多花点时间绕到它侧面或背后。当你最终以胜利者的姿态站立在山峰之巅,你还会觉得已被你踩在脚下的悬崖绝壁还高不可攀吗?你还会望而却步吗?再瞧瞧山崖下你当初的位置,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当初的处境、逝去的感觉,你会通通不屑一顾。因为你完全融入了天地万物,壮怀激烈,豪情冲天。

三、不如意事常八九

强迫之劫就是坎坷人生的一个缩影。没有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强迫症很难痊愈。贪婪、纵欲、浮躁、狂妄是我们的天敌。提得起,放得下,从容不迫,胸怀宽广,富有爱心,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懂得得失利益关系,都是优良的品行。

患者都会对未来寄予厚望,拥有较高的期望。以为只有强迫这事最烦恼,殊不知,生活的烦恼无时无刻不存在。一旦强迫的烦恼消除之后,你的工作和生活的烦恼就会接踵而来。其实它们早就摆在你的面前,只不过,以前被你强迫的烦恼遮挡了,你看不见它们。一叶障目,就是这个道理。

生活需要大大小小的烦恼,要是你没有烦恼的,你就悲哀了。你的眼前犹如一马平川了。但一堵巨大的高山横阻在你的面前,它就是死亡之山,你将直接面对死亡的极端恐惧。这座山,你是无论如何翻越不了的。

死亡之山平时看不见,却隐藏在我们的视区。只因我们工作生活太忙,烦恼事情太多,我们就顾不上。一旦拥有了一切,没有了烦恼,它就会凸现在人们面前`。你会为之忧虑不安,甚至会作出许多荒唐之事。

四、一进一退乃人生

康复途中有许多岔路口,让患者犹豫不决、徘徊不前,所以强迫症会经常反复的现象。

强迫心理会在很长的时期内占据着患者的心灵,使患者几乎失去信心。

“我不斗争了怎么还会有恐惧感?我不评价了,怎么还有强迫?我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我做自己该做的,怎么还会有强迫?”是的,我曾经也出现过这样的徘徊。

“解脱都几年了,强迫意识和恐惧感怎么还是一样啊?难道强迫症真是绝症?”

怀着这一疑问,在我治疗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89年,我给远在上海的张景晖老师写了一封信,把我的康复过程和我的思想疑虑告诉了老师。老师的回信简单扼要;一进一退乃人生。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从此,我一头扎进工作和生活中去。这一扎就是20年!

五、大智若愚真糊涂 

历史上的圣贤和伟人无不都是虚怀若谷,大智若愚。聪明反被聪明误。枪打出头鸟,人怕出名,猪怕壮。郑板桥的“难得糊涂”可作为患者的座右铭。

聪明难,聪明转糊涂更难。一些细小的事情不要去斤斤计较,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最明智,利益得失有公道。

六、笑看红尘乐逍遥

红尘滚滚,卷起千层瘴。欲壑难填,平常心是道。幸福是什么?痛苦又是什么?穷人做梦思温饱,脸上挂微笑;富人做梦被人杀,醒来一身汗。

人生如梦,人生是游戏。把握今天,活在当下,拥有一颗平常心,快乐自己每一天。

修炼至此,我要恭喜你,你的强迫症完全康复了。长期伴随你的病态性的强迫现象、强迫预感、强迫恐惧感、强迫周期性现象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我要敬告你:不要对康复后的人生寄予厚望。强迫症康复后,你不会有任何的快感。当你回过头来看看自己所走过的路,你就发现过去与强迫拼搏所得来的的一切想法和体验是多么的幼稚。你因此会它不屑一顾!你很有可能从此与强迫之事彻底的分道扬镳。

从强迫的纠缠中解脱后,并不意味着你已获得了心灵上的新生。其实这仅仅是“频道切换”,从一个游戏切换到另一个游戏,从一个轨道转入另一个轨道。人生的各种烦恼和困惑依旧接踵而来。

当然,但这和你遭受强迫症煎熬具有本质上的区别。过去的你,最大烦恼就是强迫和它所带来的痛苦困惑。就象井底之蛙,只能看到一小块天空。你只能看到强迫给你带来的负面影响,你的眼睛,你的心灵之窗被强迫症的魔掌遮住了,它让你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跳出强迫的魔掌后,你会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其实外面的世界更无奈!人生莫过于如此。

不如意事常八九,一进一退乃人生!

第四篇:画蛇添足篇

强迫症患者与强迫长期的斗争的过程中,心身受到严重摧残,留下了一些后遗症。特别是患者的思维和行为可能还存在一些习惯性强迫。您不必担心,这只是强迫症伤口愈合后的疤痕,没有任何疾病的意义。

    之所以当初我们不把强迫当成习惯来治,是因为那时侯的你的强迫和你的心理因素结成了牢固的战略同盟关系。它们彼此策应,让你背腹受敌,让你屡战屡败。所以你的症状会越改越多,心理越来越重。

    只有切断了强迫现象和心理因素这个同盟,斩断它们的恶性循环链条,使强迫现象失去活性,我们才能分个击破之。也只有到这时候才可以把明显的强迫现象视为习惯来改造。

世上没有改不了的习惯。病根去处之后,剥皮抽筋那是你的自由。至于你用什么方法去改变,就象戒烟一样,你想怎样就怎样。

    值得一提的是,任何习惯都是顽固的,都需要持之以恒的毅力。改变这个习惯的难度系数是与强迫的历史成正比。

根据恨若秋水原著《口吃病根治三部曲》改编

2012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