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金山鼓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心苑艺吧

心苑艺吧

我的故乡——金山鼓

发布时间:2014-02-01
点击量:

我的故乡——金山鼓

 

恨若秋水

 

元代至正24年(公元1364年)4月1日,陈友谅率60万水军与朱元璋20万人马相遇于鄱阳湖的康郎山下,一场震撼古今中外的鄱湖大战在此拉开了序幕。

朱元璋的大本营设在康郎山北麓的居龙山。是日,大战在即,太祖兴起,与军事刘伯温、大将韩成、丁普郎等跃马驰骋来到金山鼓,围猎试箭,煮酒论天下。

金山鼓,坐落于康郎山西北,地势险要。山下八百里鄱湖烟波浩淼、天水相连;山上树高林密、荆棘遍布,大大小小的洞穴,千奇百怪、错落有致。更有数百棵千年古樟,参天蔽日,阴森而鬼魅。一条林阴石道,自东往西逶迤径伸,划破了远古的宁静,把金山鼓劈成两半。石径用了数千块上等的星子陨石,铺砌而成,路肩长满了苔藓。大树根须也在石板下疯狂地蔓延,把若大笨重的石块挤翘了起来,或高或低;石路中央被历史的足迹磨踩成柔滑的凹窝,彰显其年代的古远;石径南侧是一条林中小溪,终年潺流不息,蜿蜒迂回跌落到山崖下的金龙潭。小溪水质清澈甘甜、夏秋冰凉。行人弯腰用手捧上一瓢洒在脸上,顿觉神清气爽。 

               

夜幕降临,百兽出山,倦鸟落巢。林中自有一番热闹喧哗。倐然,天地灵光一闪,万物仿佛在一刹那间屏住了呼吸,山林变得万籁寂静。这时,漫步在古石径,触目四周,一股阴森、怪诞笼罩在你的视野。两旁参差不齐的古樟,青藤缠绕,枝丫环抱交错,怪异嶙峋;几截枯枝悬挂在半空,摇摇欲坠;山风掠过树梢,枝叶摇曳婆娑;几缕耀眼星光从叶间透过,泻在地上,留下斑驳的树影变幻徘徊,让人眼花缭乱。

偶尔,天边传来几声“嘎嘎”雁鸣,给静谧的山林平添几分肃穆和庄严。此时此刻,你会禁不住大声呐喊,犹如重槌击打一面大鼓,声音浑厚悲苍、悠扬深沉,在空旷的山野久久回荡。这或许就是金山鼓名字的由来吧。        

金山鼓里长着许多好吃的山珍野果。小时候,常常和伙伴们攀上几颗古藤缠蔓的樟树,采摘一种形似莲蓬,名叫荷包糈的野果。或是爬上高高的树梢掏鸟窝,捡鸟蛋,钻到古树洞里捉石鸭。山里的小竹笋小有名气,嘴尖、皮薄,细嫩、肉厚,吃起来不麻口。用腊肉爆炒,佐以韭菜,味道非常鲜美。一场春雨之后,小竹笋会在一夜之间报满了山冈,发疯似的长得亭亭玉立。放学后,山娃们提着竹篮到来到山里,争先恐后一边采着竹笋,一边摘取草霉。一簇簇红彤彤、长得象算珠子般,又大又圆的野生草霉在阳光下娇艳欲滴、晶莹剔透,馋得娃们口水直流。随手摘取几个含在嘴里,缕缕幽香在舌齿间弥散,顷刻之间,融化成一股酸甜的果汁,流入腹中。金山鼓里里的草霉采摘起来很是困难。草霉大都生长在山崖旁的荆棘丛中,向阳结果,果叶昂然、怒放。稍不留神,手指就被棘刺扎成血淋淋的。如果运气不好,还会滑落到山崖下的金龙潭中。  

金山鼓的四周,到处堆叠着高高的柴垛,象一个个蒙古包,星罗棋布的安扎在野外。隆冬季节,这里就是我们嘻戏的好去处。偶尔在一堆柴里发现一窝鸟蛋,那是过冬的山鸭躲藏在草垛里生下的。这时,我们在草堆下方,扒出几捆稻草,露出了一个洞来,钻到里面去很暖和,虽然头上、衣服上挂满了草屑。当然我们也会遇上惊险。记得有一次,翻动一捆柴草,一条手腕粗的毒蛇正在冬眠,把我们吓得屁滚尿流。

后来看了电影《地道战》,孩子们就仿效着在山脚下挖了一个个地洞。大的可以容纳十几人,用两根绳索加上几根短棍做成一个软梯,洞口用茅草掩盖,生怕被“敌人”发现。冬天藏在地洞里面很热闹,很暖和,这里也成了孩子们“秘密聚会”的地方。大家时常到自己家里“偷”些吃的东西,带到这里一块儿分享。

每年金山鼓总有几场大雪。穿林海、捉野兔,是一种很刺激的狩猎活动。大雪封山了,莽莽山林一片雪原,与天穹浑然一体。找根树枝,踏着雪地搜索着行进,一不小心,就会跌入地洞里去。野兔的洞穴一般都很隐秘,藏匿在密草丛中。加上积雪掩盖,半天才发现一个,就用一把秆秸点燃,火攻烟熏。再观察附近冒着青烟的地方,那一定是狡兔的另一个窟窿。赶忙用布袋罩住那个洞口!洞中的兔子经不起浓烟的折腾,爬出洞来,用小眼睛看着四周的动静。殊不知等待它们的是天罗地网。  

深秋时节,村民习惯到山上扫落叶,拾枯枝。满地堆积的樟叶,泛着红晕,散发着醉人的芬芳。如遇伤风鼻塞,只要捏一片樟叶贴近鼻孔,轻轻一吸,一股清新、甘甜的謦香,沁入心脾,让你七巧舒畅。

清晨,一个人静静的躲在樟树下读书。虽然有些寒意,但空气异常新鲜,会让人心旷神怡,耳目一新。            

春夏之季,金山鼓成了白鹭、鹤类、湖鸥、石鸭等珍稀鸟类繁衍生息的天堂。漫山的樟树栖满了白鹭:或在枝叶间嘻戏追逐、或是栖立在高高的树梢,窥视着平静的湖面。

老人们常说,山中有虎豹,还有长着血红鸡冠的毒蛇。但我儿时见到的只有狐狸、野猪、穿山甲之类的野兽,当然也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小动物。

金山鼓是一个充满神奇的地方。山下的金山村,自古以来没有蚊子。没有一家吊蚊帐。夏天,太阳西沉,家家户户,把自己的院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在烫热的墙上和地面喷洒些冷水,把竹床和片床摆在禾基上,男女老少就在屋外纳凉,一觉睡到天亮。我最喜欢夏天了,虽然酷暑、闷热,但人多热闹。大伙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或是坐在片床上咬着两角菱唠嗑着,或是下棋、打牌、听老人讲历史。孩子们则在月色朦胧下躲家家,很有趣。我家老宅院比较窄小,显得闷热,我就把竹床般到湖边一户人家的高坎上,盖着薄被,任凭晚风悠悠吹,安然睡到第二天太阳晒屁股才醒。

县里来的文宣队下村住了几天,发现这里没有蚊子,感到很奇怪,此事就传开了。据说,后来来过一个考察队,带着仪器,四处勘察,也没有发现什么。难道是古樟林的缘故?樟树确有驱蚊杀虫的功效。而在附近的山头、山背等山也有茂密的古樟林,蚊子却多的出奇。金山鼓,一个没有蚊子的地方,到今天还是一个没有揭开的迷团。

金山鼓的东边有一颗千年古樟,要7-8人才能合抱,村里人都叫它龙树。与其毗邻处还有一颗耸立云霄的大枫树,秋天的时候,绚烂的枫叶映红了半边天。两颗大树昂然耸立在村头,千百年来默默保护着古老的村庄。

大约是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老师带着我们去参加大队的劳动。数百名学生拉着绳索,高喊着毛主席语录,硬是把大枫树拉倒了。没过多久,说是为了修路,又要把龙树砍了。村里有传说:“古龙树下有一口龙泉井,一条神龙盘居在井下。那是金山鼓的龙脉。”

古龙树有着硕大的树冠,远望过去,好象一团巨大的磨菇云,漂浮在半空;那盘根错节、裸露粗壮的根须,成了天然牛栓。牛儿在这里歇息,或立或側卧,悠闲的甩着尾巴拍打身上的苍蝇,咀嚼回味一天来吞下的嫩肥青草。

然而,古龙树在一个早晨就被连根拔起。树底下没有传说中的龙井,更没有卧居在里面的神龙。只留下一个汩汩冒着清泉的巨大凹坑和老人们跪到在地上祈求神灵宽恕的悲怆和无奈。那年代,没有干不了的事,人定胜天是最时尚的一句话。从此,山下的村落失去了天然屏障。每当鄱湖龙卷风发威之时,总是带着无比的愤怒和嘲笑,咆哮呼啸着,肆虐、横扫着古老的村庄。飓风所到之处,瓦屋片瓦无存,草房寸草不留。

公元2000年,见证了康郎山上千年烽火岁月,有气候活化石之称的古樟林,终于被政府用围墙圈住,得到了有效的保护。透过低矮、裂迹斑驳的围墙,一片荒凉和秃败。

金山鼓,我儿时的乐园,已褪去了昔日的雄风威严,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逝去的沧桑,给远在他乡的游子留下深深的叹息和遗憾。

 

世事变迁,沧海变桑田;风水轮回,金山换银窝。现在的金山鼓变成了康山乡农贸大市场、鄱湖之滨一块重要的水产物质集散地。昔日高低不平的石径代之于宽敞平坦的水泥路。两旁店铺鳞次栉比,高楼林立。每逢集市,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来自南昌、新建、进贤等地的商贩云集在此,给金山鼓带来从来没有的生机和盎然。

远远望去,仿佛一条七彩蛟龙自金龙潭中腾空而起,吞云吐雾,张牙舞爪,飞旋在金山鼓的上空,保佑着康郎山年年岁岁风调雨顺、人民幸福安康!

--------------------------------------------------------------------------------

居龙山:位于康郎山北麓,俯视北方陈友谅的水寨。此山原先无名,因太祖在此居住数载而赐名。

高坎:用泥土堆积筑高,再用石头砌围起来,用来抗击风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