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秋水老师帮我指点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口吃研究 > 口吃咨询

口吃咨询

请秋水老师帮我指点

发布时间:2011-12-12
点击量:

秋水老师:您好!

您是个好人!我今年29岁,目前在北京。QQ:***32,昵称是*中人。

2009年(27岁),我在网上听到大安法师(江西庐山东林寺)一次关于口吃的开示,提到上海张景晖老师。后来我看过张老师的理论后,醍醐灌顶,解答了我很多疑问。记得当时与您简单的QQ交流了下,老师要我投入到工作中,在日常生活中去突破。

这两年,换了两份工。两个老板都说我有才,特别是上份工的老板寄予我很大的希望,要重点培养。不过还是离职了(离职的原因不是因为口吃)。

近来无意中又在土豆上发现您又上传了很多YY聊天音频,获益良多,重新回忆并分析了一些往事,对自己的问题有了新的认识。

前天在QQ简单发了下,您在上课,现在我重新完善并形成文档,希望您能看到。

我本性是开朗的,喜欢自由独立,相信真理,怕被人误解,无从解释。但现实的经历每每与这些相悖,使我形成了复杂的双重性格。

我3、4岁在武汉上的幼儿园,有天上学两个老师(其中一个好像是新来的)突然要求必须用普通话问“老师好”。轮到我时,开始我没用,在家说方言习惯了,结果遭到责骂,要求重来,如此反复多次,我试着用普通话,也未能通过。于是把我叫到一旁罚站,等同学都通过了(后面的有些人没用普通话也通过了),将我带到一个没人的房间,逼我再来。每当我问一句,她都说不标准重来,并重击我头部,这样反复多次。如此折腾一天,中午也不停,直至我精疲力竭。

回到家后,我妈看我头上大包小包,认定是受同学欺负。我反复解释不是,他们死活不信。此事过后,每当见人(不管熟人还是生人),便不会主动叫人。每次我妈都说我不懂事,内向,不爱说话等等,我听到这些非常反感。这时我只能极不情愿的叫下。

也是幼儿园,有天课间休息,我听到上课铃响怕迟到急忙往回跑,结果被健身器材绊倒摔到头部,正好身边有个同学看到了。回到家,父母看到后认定是又遭同学欺负了执意带我去见老师。老师问我被谁欺负,我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父母不信,非要我说出那个人,我无奈之下好像提到那个看到我摔倒的同学。老师问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那时也不懂啥是故意啥叫无意。父母说“故意”就是对方有心要打你,“无意”就是无心的。我想好像无意更接近事实吧,就说对方是无意的(其实自始自终,他根本没有与我发生任何身体接触,何来故意无意之说?)。回到家,父母说我傻,打不还口,骂不还口云云,被人欺负还说对方是无意的。我很反感他们这样说我,我努力像他们解释,可事与愿违。后来再不愿跟父母交心,他们认定的事似乎很难改变。

小学一年级(6、7岁)来到北京,因普通话(其实是北京话)不标准遭同学歧视,说我有口音、大舌头、乡下人等等。因此害怕上课发言,厌学。难过归难过,但我还是努力学好普通话并找机会熟悉同学。功夫不负有心人,逐渐和一个同学玩的很近。他没把我有口音当回事,其他人也逐渐不那么孤立我了,这也是我想要的结果。可好景不长,那时放学要排路队,有次轮到他做路队长,半路上我排的不整齐被他推了下(无恶意开玩笑的那种,小孩子玩得比较近,推推搡搡是很正常的。)结果怎么那么巧就被我爸看见,邪刺里窜了出来。揪住他说你怎么打人?路队长芝麻大的一点小官,谁给你的权力,走找老师去。后来老师把他撤了,之后他开始疏远我,尽管有时也一起玩,我感觉他心里始终对我有隔阂。我也不知如何解释,这样直到毕业。

    那时由于情绪压抑,精神紧张,得了少儿抽动秽语综合症(同口吃类似,是一种强迫症)。外部症状表现为眨眼、眯眼,面部表情怪异。全身突发性抽搐并伴有急促短音。心理症状表现为压抑,想发泄,抽搐后压抑情绪会稍微缓解,但在一般人看来这个小孩精神有问题或者是抽羊角风。父母先是怀疑眼睛不好和癫痫,看了一些医院,没任何效果。我后来试图控制外部症状,但越想控制越控制不了。我很清楚这个是心理问题,也不是太担心,父母医生都不懂的,只能靠自己化解。9岁时,不治而愈,那时我出现难发音。现在分析起来,我想是强迫心理由投射在肢体动作上(少儿抽动秽语综合症)转移到投射到语言功能上(口吃病)的过程。

三四年级(9、10岁),一次上课发言紧张导致出现颤音,随后极端恐惧发言,后来开始出现难发音,有时朗读课文都有难发现象。从此,我开始自闭。在家里与父母基本无语,在学校每天上课提心吊胆害怕被老师叫到。由于不说话,始终是隐型口吃,周围基本没人说我结巴,但心理负担很重,活得很累。

我是个追根究底的人,高中时开始深入思考人生,接触佛教、道教方面的学说。我始终认为口吃与抽动症一样是个心理问题,心结解不开,是不可能好的。但解开心结,投入生活又谈何容易?

2004年(22岁),大学毕业那年,我爸求人进了一个单位实习,我也不想待在那个地方,第一天去见那个管事的,说实话感觉不太好,也许这个就是不投缘吧。隐形口吃病者往往会词不达意或废话连篇,可能是我有些用词不当吧,结束那天走时,他和一个人谈话,当着那个人的面对我说了一句“先学会说话,有事再叫你爸找我”。可能是我敏感吧,他说这句话不是真正那种关心我的感觉。后来听我爸说,之前找到他家把礼送了,希望我留在那个单位,他当时没在,是他家里人收的。这件事对我打击较大。

2005年(23岁),也是因为我爸的关系获得了第一份工,一部分职责是需要接听或拨打电话,对象还是老师,这个就要我命了。一提到“老师”就难发(幼儿园被老师无故毒打),实在叫不出来就下意识转移注意力或加些水词,偶尔也会拖音、连发,自己觉得很囧,就加以掩饰下,那段很难受的,不过别人也没在意。这样干了两年,并不开心。

    2008年后,逐渐发展了些兴趣,(受中国应试教育的毒害,荒废了二十多年),一部分能力得到激活,转移了注意力。虽然还是自闭,但工作都是自己找的,工作中多少也能展现下自己的能力,这份成就感很重要。

 

在休息了半年后,现在,又要上工了,这份工与之前的都不一样,是我感兴趣的。我想这样更能发挥我的创造力和分析力吧。当进入忘我状态时,也许多年的阴影及被口吃心理所束缚的表达能力也会完全释放。

我可以原谅我的父母,尽管他们的教育方式有问题,但动机是好的,希望我好。我可以原谅我的同学,他疏远我理所当然。我也可以原谅所有嘲笑我的人,只是精神攻击下,没肉体攻击。但我始终无法原谅幼儿园那个无缘无故打我的老师,他为什么打我?那么多人偏偏跟我过不去?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也许这是上天对我的考验吧。

我想口吃病痊愈的标准是发生口吃前无口吃预感(难发音),发生口吃后无心里纠结。这样就完全消除了病态性口吃。很惭愧,这两点我尚未做到。

以上就是我多年的心结,我想您能理解我的。

  愿天下口吃者早日走出阴影,愿秋水老师的公益事业如日中天!!

   非常希望再次得到您的指点,如果方便,可以在下面直接写,谢谢。

                                             北京吃友

                                             2011.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