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口吃的迷宫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矫治方法 > 秋水疗法

秋水疗法

走出口吃的迷宫

发布时间:2010-07-07
点击量:

走出方法的迷宫

 

作者:恨若秋水

 

大学期间,我尝试了很多的方法来矫正口吃。南腔北调是我惯用的方法。记得,有一次我在江西中医学院找老乡玩。当我与老乡寝室的同学用普通话聊天时结巴很重,几乎每句话都口吃得不得了,他们越嘲笑,口吃越厉害。后来我再也不敢去那里玩了。从上海矫治回来的几年里,笔者曾勤练书法、学习太极拳、朗读报纸、积极参加户外和社交活动,多层次、多渠道充实自己、提升兴趣品位。在工作学习中,我还认真阅读了马斯洛先生著述的《人的潜能与价值》,开始懂得了一些潜意识理论和人性的基本需求。通过学习《古代老、庄、列子白话选》,开始接触了正统的无为思想,使我对人生观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闲暇之余我会阅读《罗兰小语》这样的励志性文集来看,经常留意报刊上的成功者的足迹,摘抄些励志方面的资料,这些东西都潜移默化的提升了我的自信。当我意志消沉、情绪陷入低迷的时期我喜欢找好友聊天,倾诉自己的郁闷和烦恼,更喜欢听轻快舒缓的音乐来放松心情,陶冶情操。久而久之,我的口吃意识逐渐淡化,病态性口吃也随之彻底的消失,这和我以上的“使用”的方法是分不开的。看到这,大家一定以为笔者也在使用方法吗?是的。我时常“使用”着方法。但是我使用的方法可能和你们使用的方法存在目的性的区别。你们使用方法是为了治疗口吃,消灭口吃。笔者则不同,我接受了张景晖疗法,深刻的领会了张景晖关于口吃病痊愈的无为思想,认识到口吃是永远无法战胜的道理。

口吃就象身后的影子一样让人心烦,但又无法抓住。如果采取逆向的思维模式,亦即反过来,不理会我们身后的影子,它就不会左右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虽然这个影子会时而影响着我们,但我懂得不去反复纠缠,采取淡漠的态度,久而久之,心中的魔影自会无影无踪。如何才能做到“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不用大家发愁。饥来食,困来眠,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以前我做什么事情都表现出很急躁,领导因此时常批评我毛手毛脚,办事轻浮,为此,我跟一个太极师傅学习了几个月的太极拳道,目的要改变自己的急躁性格;大家说我说话象打机关枪,一句都听不懂,我每天上班的空闲时间就大声朗读报纸,我发现自己朗读和唱歌不大口吃。那时候机关兴周二、周五下午学习有关文件,为了展现自己的普通话,好好表现“口才”,我就找机为大家读文件和报纸。开始一位姓J的秘书长带着嘲讽的眼神看我“你行吗?”因为平时对朗读报纸积累起来的自信,我肯定地点点头。记得那次,我给大家读完一篇中央全会的长篇报告后,大汗淋漓,气喘嘘嘘,秘书长评价说:“小Y的普通话可以得99分”,我听后很高兴,深受鼓舞。为此,我经常用普通话练习朗读,而且越来越流利,自我感觉越来越好,虽然难免会遇到一些难发音,我会迂回而过或者省略之。以后单位学习时,读报纸、念文件的活几乎全落到我的头上,我也乐此不疲。

过去做什么事情都缺乏自信,自卑心理很强烈,深怕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半点伤害。我反复阅读张景晖上课笔记,认为自己太自闭了。于是不再把自己局限在狭小的空间,鼓励自己勇敢地走出去,走出心灵的大门。于是我广交朋友、张扬个性。通过参加社交活动我学到了许多东西。从别人身上我发现了人性的共同弱点,发现大家都有的毛病,之前我总是认为自己低人一等,除了读书学习的优势外,处处感觉自卑。通过广交朋友,我对自己能力的自信也在渐渐积累。在此过程中我很注意报刊上的有关成功、励志方面的文摘,我都摘抄了好几本《学习札记》。这些东西对我以后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发生潜移默化转变起到了关键的作用。特别是老子和庄子的无为思想让我心灵产生巨大震撼。我真正理解了无为才是大的作为,我懂得了“实力才是魅力!”的道理。

张景晖说:“对人起决定作用的,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我们对这个发生了的事物的态度”。由此,我懂得了化解消极情绪的奥妙。马斯洛的“五种基本需要”使我对人生有了正确定位。我开始对生命的意义进行了思考。

人生的道路总是颠簸不平。人的祸福和心情总是变幻莫测。当我心情走入低谷的时候,如何排泄自己的郁闷?如何缓解紧张和压力?音乐是开心丸。记得那时候我爱听新加波歌手韩XX的华语甜哥集,还有电影《刘三姐》和《五朵金花》里的情歌对唱,抒情的音乐成了我放松心情,化解郁闷的方式。直到现在,当我心情陷入低迷的时候,也会时常听些自己爱听的中国民乐。迷人的音乐可以荡涤思想污垢,震撼灵魂。人们都有适应生存的本领。需要什么就补什么。缺钙了就补钙,缺少维生素就多吃肉类、豆类,多吃水果和蔬菜。电视里、报刊上到处都有生活与健康方面的指导。顺其自然不是叫你不要吃饭,不要补充营养,而是叫你随遇而安。我性急,我就注意培养自己的身心修养,比如钓鱼、散步、音乐、书法都可以陶冶性情,潜移默化改变急躁的性格。过马路了,红灯亮我就停,绿灯亮我就行,看见车飞驰而来我就躲闪,不需要预先计划怎么走,怎么过马路。这都是折腾!因为这些日常规范是自动化的。想睡觉就往床上一趟,无须考虑怎么才能睡着。生活中我们处处都在不知不觉的运用顺其自然,都在悄悄的接受着森田思想。

一位吃友在回复笔者发表在口吃论坛上的帖文《大面积减少口吃现象可以减轻恐惧心理吗》中提出:“病态性口吃减少,恐惧心理必然缓轻”。这句话没有错。但在此文中,我没有提及病态性口吃。因为病态性口吃是口吃病患者的标志,如果一个口吃病患者的病态性口吃能够消除或减轻,证明口吃病人在朝着康复发展的方向前进。恐惧心理是患者的重要特征。毫无疑问,如果病态性口吃能够减轻,恐惧心理就会得到相应的减缓。

笔者在解读张景晖 “大面积减少口吃现象能否减轻恐惧心理”的观点一文中,我指的“减少口吃现象”是指因急快猛重带来的常态习惯性口吃的大量减少,病态性口吃得到有效的抑制。事实上大多矫正班已经做到了以上。但是,为什么绝大部分学员一离开矫正班不久就会抱怨:“口吃反复呢?”这是因为在矫正班,病态性口吃得到暂时的抑制的,请注意是“抑制”,而不是消除。被抑制了的病态性口吃迟早会反弹出来的。如果从矫正班出来的学员能够长时间的安心练习和使用某些发音的方法来说话,完全可以维持较长时间的言语的假性流畅,但不能指望它们能在根本上解决口吃病的问题。这种假性流畅,即“口吃大面积减少”能降低患者对口吃的恐惧吗?

患者应该有自己的切身体会。病态性口吃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不是靠矫正班的一些治标的方法能够解决的,它必须要在心理达到一定的高度之后才可逐步缓解。笔者认为,不少人就具备这种心理高度。大家都比较一致的认识到:病态性口吃难以有效消除。这就是患者常说的,到了“真正要口吃”时,用任何发音法都无济于事。指的就是病态性口吃。我赞成某吃友提出的”口吃的恐惧只有到恐惧的环境中的进行突破,进行脱敏”,但我不赞同有人把突破疗法进行泛化,过分夸大效果做法。

我们知道患者内心都有一个情结,就是患者长期以来因口吃发生丢人现眼的事件后埋下的心理创伤而形成的。如何解开这个心结? 俗话说,那里跌到那里爬起来,解铃还需系铃人。如果患者的口吃的情结是在小学一个班主任老师那里种下来的,那么,直接的办法就是找那个老师进行突破,你的情结自然会得到缓解,但你敢迈出走一步吗?况且口吃病患者内心种下的“情结”太多,留下的心理阴影连我们自己都记不起来,我们能一一返回原地进行针对性的突破吗?

关于病态性口吃,前面已经作了许多叙述。病态性口吃主要包括预期性口吃(含病态习惯性口吃)和反射性口吃(或者叫口吃的习惯)。笔者认为病态性口吃可以使用方法加以抑制,但无法消除。某些方法能有效抑制常态性口吃+病态性口吃+习惯性口吃,但不能矫正病态性口吃,相反,会唤醒和强化口吃意识,加重病态性心理。

我不否认有些吃友使用某些方法“缓解”了病态性口吃。与其说用“方法”缓解口吃,不如说站在心理的高度,藐视了病态性口吃。因为病态性口吃是病态性心理的反映,心态平稳了,病态性口吃自然也会减缓。正确的态度是,战略上藐视敌人(病态性口吃),战术上重视敌人。站在心理的高度已经没有把口吃当回事(病态性心理得到转变):患者没有把口吃视同老虎,视为影响自己“升官发财”的绊脚石。发生了口吃不会感到异常难堪,更不会万分痛苦,只是有些遗憾而已。他们把斗口吃比喻为胜似闲庭信步,这是何等崇高的乐观主义加英雄主义的心态。

试问口吃病人能有几人达到如此心态?哪个吃友不是抱着胆战心惊的心态去严阵以待与口吃血战到底?怎样才能具备这种心理和战略高度?笔者认为有两条途径:

1、当岁月在你脸上刻下了一道道痕迹,当你被生活烦恼所累赘,当你折腾来折腾去,和口吃斗争了一轮又一轮,当口吃越斗越厉害,而你越来越悲观,当你斗不过口吃感到心灰意冷、万分疲惫的时候,当你对口吃敬而远之,望“吃”兴叹的时候,当你对战胜口吃彻底失望的时候,当你认识到口吃不再是你唯一要克服的烦恼的时候,当你仅仅把口吃当作一点小事来克服或者当作一场游戏来完成的时候,你就能达到这种战略心态。我把这种心理高度或者说思想境界比喻为泰山之巅。但这条路不知道要消耗多少宝贵的青春年华。

2、接受正统理论的指导,使之潜移默化的接受思想改造。当患者深刻认识了口吃和口吃病的本质之后,当患者对过去的态度有了深刻的反省、无情的批判的时候,当患者不再对口吃作出过高评价的时候,一句话,接受正确理论指导,口吃病患者才能缩短到达战略心态的时间。当患者拥有这个对口吃无所谓的心态时候,病态性口吃心理从根本上得到了缓解,病态性口吃也就好了一大半了。张景晖把到达“泰山之巅”的口吃病患者称之为口吃病痊愈者。实际上“泰山之巅”是每个获得真正痊愈的患者都必须经过的关卡。通过了这一道卡,就进入了口吃病自我康复的正确轨道。

我们说,到达了“泰山之巅”,离希望的彼岸仅有几步之遥。但并不意味着你的病态性口吃就已消失。你的病态性心理(此时主要有口吃意识)、病态性口吃(即预期性口吃、反射性口吃、病态习惯性口吃)有待于淡化。

如何淡化病态性口吃?张景晖提出了:“不用任何方法的方法才是好的方法”著名论断。笔者认为这才是张景晖思想的核心。任何订立“打倒口吃”为目的的计划和措施都是缺乏自信的表现,必将以失败而告终。患者既要做到藐视对手,又要充分尊重对手。只有立于心理的战略高度,藐视口吃而又重视口吃,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不用方法”是要我们不要被方法所拘束。

这节的开头,笔者已经举了很多“运用方法”的例子。我用方法的目的是什么呢?我是遇到什么就解决什么。一切顺其自然,顺从感情的自然。我想什么就去做什么,我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不希望发生口吃,但口吃发生了我也不害怕,我会坦然面对。这一切是因为我深刻地理解口吃病的原理,顺应口吃病的规律去行事,我带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去“运用”各种方法,口吃病康复道路上的障碍和阻力一个一个被排除。

亲爱的吃友,你们运用各种方法目的又是什么呢?战胜口吃!你们做梦都在如何对付口吃,怎样才能战胜口吃,都在惊叹口吃的强大,都在担心口吃的随时发作。我警告你,你不是在斗口吃,你被口吃吓破了胆,你借助某些方法企图阻挡口吃,其实在激活强化口吃意识,加重口吃病的心理障碍,致使病态性口吃反而增多。

如何藐视口吃?你必须要充分认识口吃,认清口吃病的本质,摸清口吃病的规律才能做到心中有数、胸有成竹,才能真正的藐视口吃。一味的只靠蛮干,靠自我鼓气加油是战胜不了口吃病这个强大的敌人。

孙子兵法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任何对付口吃的方法,一开始都有效,用久了却会产生“抗药性”,不灵了!

为什么口吃患者参加矫正后不久就会复发?这不是生理上的原因,而是口吃病的本质心理原因所决定的。除了正常的口吃现象外,你的病态性的口吃现象都是在产生了口吃意识之后发生的。你唱歌不大口吃,是由于你唱歌从来没有口吃过,你没有唱歌发生口吃的失败记录和创伤体验。没有创伤性体验,就没有口吃意识。因此你在唱歌时候就不会口吃。但是,假如你以唱歌为语言交流的工具,久而久之你照样口吃!什么原因呢?同样是口吃意识在作怪!过去你唱歌时,没有口吃意识,你坦然自若,尽情抒发感情。现在你以唱歌为语言,要求就不同了。几天新鲜之后,你就会戴着放大镜,去检查自己唱歌是否口吃,事实上,任何语言都经不起这般折腾。口吃出现了,你又会惊慌失措,口吃意识又顺势而发,口吃又反复如昨了。

任何方法在接受张景晖疗法之前都有其存在的必要,直至到达”泰山之巅”后,一切都要顺其自然,方法自动废弃,包括张景晖疗法。这好比发射卫星的三级火箭,一级一级的自动脱落,待到达预定轨道后,运载火箭全部脱离。


本站温馨提示:秋水老师最近推出的高清儿童口吃视频已经上线,建议学习。

              秋水老师的微信:kongxi372


高清口吃视频二维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