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森田疗法的误区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矫治方法 > 秋水疗法

秋水疗法

再论森田疗法的误区

发布时间:2015-01-02
点击量:

 作者:恨若秋水


       森田疗法能否真正消除神经质类症的病根,也一直困扰着人们。笔者不否认许多神经质类症患者通过研读森田理论或接受森田疗法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解脱,但是,我们必须正视一个事实:从国内外现有的临床案例观察,这样的解脱复发性极高。

       笔者曾接待过上千例学习或者接受森田疗法的患者的咨询,其中不乏“康复”好几年的患者,但他们终究还是回到了原地——症状依旧。
这引起了我的思索。我也曾一度学习老庄思想和森田疗法,后来才明白森田疗法仅仅是让患者通过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获得暂时性的解脱,而不管病灶如何。其缺陷是过度使用暗示疏导和行为转移,而忽略了系统的认知心理分析。
       正因为森田疗法的先天不足,其疗效注定是治标不治本,这意味着森田疗法只能归类于某种行为疗法。笔者觉得学术界把森田疗法同精神心理分析疗法、行为疗法并列为三大心理疗法有些不妥。
      虽然森田先生也告诫患者必须正确认知自然规律,并且按照事物发展规律办事,但这些心理疏导或者传统说教,缺乏实质性的内容无异于隔靴搔痒的心理暗示罢了。许多患者接受心理咨询后,开始都有明显的效果甚至满怀信心,但到了后来就走进了死胡同,希望变成泡影,陷入了更大的痛苦和迷茫。所以,绝不能期望施用鼓励暗示疗法来根治神经质症。
      森田疗法之所以会受到大众的青睐,是因为森田口号“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对久治不愈的神经质类症患者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客观地说,森田疗法之所以不尽如人意,问题不在森田疗法本身,而在于患者接受森田疗法的前提,必须要放下!而不是盲目地顺从“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正如许多患者所述:
       “我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是根本做不到去那样做!”“我也知道只有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是对的,但我为什么就做不到呢?我也知道放下就会好,但是我就是欲罢无能,想放下却放不下。”
        “我的医生(或咨询师)总是叫我服从自然,按规律办事……可是我的强迫症的规律是什么?它是怎么形成的,是怎么发展壮大的?为什么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都克服不了它?我什么都不懂,估计我的医生也不懂。我只知道恶魔来临的时候我会感到生不如死……”
        “佛”,在印度文里是指“觉悟的人”和“大智大慧的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佛语的意思是,只有放下,才能成佛。吃斋念佛也不难,放下却很难,放下是佛的境界。只有放下,才能轻装上阵;只有放下,才能死心塌地离开;只有放下,才能清静无为,才能随缘自在;只有放下,才能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如果没有放下,谈何“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即使短暂做到了,也只能是自欺欺人罢了。 因此,神经质类症患者放下妄念、放下对抗,才是治疗的核心。只有放下,“顺其自然,为所当为”才能水到渠成。
       当然,“放下”和“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具有辩证的统一。没有放下之前患者可以刻意地“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对于神经质类症患者来言,“放下”意味着心灵蜕变,无异于脱胎换骨的重生;对心理工作者来说,要说服患者“放下”,无异于构筑一座浩瀚的灵魂工程。
        神经质类患者都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都是好穷根究理,刨根问底,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要让这些人“放下”,就必须让他们对自己病症的前前后后,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了无牵挂,才能死心;而不是不明不白,稀里糊涂地盲目顺从,否则就像打太极,变来变去,打回原地。简单地说,放下的前提就是看破。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我们相信,只有科学系统的认知心理分析和尊重客观规律的行为治疗,双管齐下,才能让患者更快地放下。
       我们知道,所有的神经质类症,都是因为对病症的恐惧(即主恐惧)。因而神经质类症的康复必须要消除恐惧,而消除恐惧又必须获得对恐惧的正确认知。也就是说,要想尽快获得康复,就必须在思想上和实践上对自己的病同时具备正确的认知。思想认知是先导,实践认知是行动。如果没有正确的思想认知,光凭着自己瞎摸索,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获得正确认知。
       虽然森田疗法的宗旨是叫患者在生活实践中获得认知,并获得领悟。但这种美好的愿望又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呢?事实上所有的神经质类症患者都会顿悟,其病也会因此不治自愈。如果这种顿悟是在七老八十以后,还有多少现实意义?真正的疗法是帮患者早日解脱,尽快缩短康复时间,而不是让患者苦苦地挣扎。如果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捷径的线路也只有一条:那就是直线。你可以从北京绕道南极再到罗马,也可以直飞罗马。
       如果一味的追求所谓的“顺其自然,为所当为”完全是虚度年华。就如大禹治水,如果大禹有理论知识,知道黄河要流入大海故乡,就不用花几年时间跋山涉水。要不是鲧犯错的深刻教训,大禹或许也会像他父亲一样去堵截黄河。现在的人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也不需要像大禹治水那样徒步考察,只要把学到的理论知识来指导实践,从而轻松地获得成功。
       只有懂得学习和借鉴前人的知识,才能事半功倍,只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得更高远。如果事事都要靠自己去摸索,那将是不可思议。人们为什么要读书?从小学读到大学,甚至读到博士,不就是想获得知识吗?不就是想更好地指导人生道路吗?前人花几千年积累下来的知识,而你却丢掷不用,再重新探索,你要浪费多少人力、物力和精力?
       必须继承前辈的理论知识这样才能飞得更高,飞得更远。毫无疑问,森田思想是神经质类症康复的指南针,但是,森田也只是笼统地告诉我们神经质类症的基本规律和大致的康复方向,没有也不可能告诉我们所有神经质疾病的全部原理和真相。比如,神经质类症之一的口吃,它的规律什么?它是如何形成的?难发音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口吃患者说普通话不大口吃,说家乡话很口吃?为什么口吃会时多时少?为什么这个场合不口吃,那个场合却口吃?口吃是语言习惯还是心理习惯?等等,这些都不能从森田理论里找到答案,森田也不可能知道那么多。
       所以我们不能照搬森田理论,更不能把森田思想作为教条,而应结合各自的症状特点,灵活学习和借鉴。在此基础上,深入探索自身症状的真相,把其中的道理全部理解透彻,直到思想完全领悟,才能用学到的知识去指导自己的生活实践。
       何去何从?不言而喻,也毫无疑问,只有学习,在此基础上结合实践,才能有所创新和发展,神经质类症也才能真正获得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