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吃病矫治全套讲义(第三册)_秋水口吃研究咨询中心

欢迎进入秋水口语研究咨询中心!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矫治方法 > 张景晖法

张景晖法

口吃病矫治全套讲义(第三册)

发布时间:2011-01-26
点击量:

 

张景晖疗法讲义(第三册)

 

张景晖 张长江 著

 

一、服从自然

 一开始出现的处于萌芽阶段的心理因素,本没有兴风作浪的力量,可是神经质地误认为“唯我独吃”,又“唯吃为大”地把口吃看成天大的大事,又人为地去压制它和否定它,这种思想矛盾会促使心理因素强化和复杂化起来。患者们可以发现,口吃现象的大量出现,往往与患者约束和控制自己的感情有极大的关系。由此可见,治疗口吃病的着眼点应放在思想矛盾的打破上。如何打破思想上的矛盾呢?一言以蔽之,就是放弃人为的拙策,服从事物的自然,服从感情的自然。人皆有之的口吃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口吃本身不具有疾病意义,对口吃的错误态度而引起的单纯恐惧心理是人的正常感情,也具有疾病意义,必须服从它、容忍它,允许它!具有不服从自然规律的口吃患者们不允许人皆有之的口吃和人之常情的恐惧心理在自己身上的存在,硬是要压制它,排除它,但又不可能不引起思想上的矛盾和心理上的纠葛,这个心理上的纠葛就是我们说的口吃病的心理障碍,它才是口吃病的真正病之所在。

斯大林在《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文中说:“经济发展的规律是反映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经济发展过程的客观规律。人们能发现这些规律,认识它们,依靠它们,利用它们以利于社会……。人们不能消灭这些规律或创造新的经济规律。”口吃有它的规律,心理活动有它的规律,经济发展有它的规律,万物都有它的自然规律,谁要违反规律行事谁就会受到惩罚。

“不要口吃”,“慢慢说,不别激动”,“大胆些,不要怕”,“不要苦恼,乐观些”,“不要想吃吃”等等,这是常人常用的俗套,口吃病患者多年来正因为这样作了,这样去努力反抗、压制、排除自然规律才造成思想矛盾和心理纠缠,致使口吃现象加重起来。若一开始就没有这样的错误的对抗态度,决不会发展成复杂的心理纠缠。

口吃病患者说:“对我来说,心理因素是最难驾驭的,当恐惧心理袭来,产生预感口吃的冲动时,我怎么也控制不住,怎样努力也克服不了”。这些患者误以为别人都能自由驾驭自己的心理活动,想怕就怕,想不怕就不怕。这是做不到的。不少身经百战的指战员在战场上表现得很勇敢、无畏,决不是他们随意控制的结果,而是在战场上磨练出来的。

由于对口吃的过高评价和错误态度等而产生的怕口吃心理,这是正常感情,不可人为去压制它和排除它,这种对抗心理就是人为的拙策。口吃即是不可动摇的事实,就应该实事求是地承认和接受这个事实。既来之,则安之,服从之,忍受之。想人为地凭自己的意志却随意地去支配感情,犹如推河水倒流,想把自己的身体提到空中一样,决不能如愿。唯有“觉悟”到这是当然的事,打破思想矛盾和心理纠缠,体验听其自然的境地,才是治疗口吃的基础。

《讲义Ⅱ》里曾经说过:“张景晖疗法”可以用“服从自然”四个字来概括,服从自然就是服从自然规律,服从事物的自然,服从感情的自然。

喜、怒、哀、乐以及紧张、恐惧等都是人的自然感情,决不是通过个人的意志所能改变的。人不能“制造”感情,当然也不可能消灭感情。对口吃的过高评价,错误地把口吃视为天下第一大事,口吃会使自己身败名裂,因而对口吃产生了怕的心情,这种心情决不是病态。正常人认为说话口吃了没啥大不了的,不可怕,所以不怕;口吃病患者认为口吃不得了,所以怕它,两者都是正常感情。人人都有“家常便饭”的口吃,你却偏把它视为最大的大事,因而怕它,这种怕的心情是正常的,没什么可非议的。如果说错的话,不错在你的情感上,而错在对口吃的认识和态度上。口吃病患者固执地抱着对口吃的错误态度,却要正面地压制怕的心情,这就不明智了。2+3=5,如若不愿意等于5,很简单,只要不加上3就行了,可是若固执地加上了,而非要不等于5不可,这可能吗?若死抱着对口吃的错误态度而直接与怕的心情对抗,这是不明智的

与恐惧心理直接对抗是徒劳的,这样自我折腾的结果,反而引起心理纠缠,也会掀起更大的恐惧心理。

口吃病患者从自己的经验知道,对口吃的过分注意和恐惧等心理会加重口吃的现象,因而就强迫自己不要注意和恐惧,否定它,回避它,压制它,反抗它,与之斗争,但是又不能改变它,越是暗示自己不要怕,越怕的厉害,越是迫使自己不去注意口吃,对口吃的注意越固执,恰似幽灵似地纠缠着自己。努力的结果,原有的人之常情的那一点点的的心理因素就会三倍、四倍甚至十几倍、几十倍地增大起来。心理因素的发展使口吃现象多起来,严重起来;口吃现象的增多和加重又反过来加深了心理因素,由于这样恶性循环的结果,口吃病患者就似陷入万丈深渊。

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很自然的感情和感想,神经质的人却常常把它误认为是病的异常,总想去反抗它,当然决不能如愿以偿。努力地去排除正常感情是弱智,这种徒劳地与之反抗的心理就会发展成为强迫观念。

在美国,有人曾就“你最怕什么?”这个问题进行调查访问,访问的对象是三千个美国居民,统计出来的结果,也许会使你大吃一惊,人最怕的居然是在众人面前讲话。应该知道,紧张心理不是口吃病患者独有,正常人在众人面前也会产生紧张心理。由于各自对待紧张的态度不一样,因而产生不同的后果。美国医学界治疗“紧张病”的“秘方”,也就是正确对待紧张,因为紧张的因素是不能根除的。

开会时,不少人尤其是一些小姑娘从来不发言,问她们为什么不发言,回答是怕或是紧张得话也说不出来。可是,她们并没有为此感到苦恼,也没有改变这种状态的愿望和努力,她们能容忍这个事实,这就是平常心。

通过修养,陶冶,社会经验的积累,生活中的不断磨练,随着年龄的增长,紧张心理谁都会得到缓解,而口吃患者们不能容忍紧张心理,焦虑地总想立刻改变这种状态,与之对抗,鼓励自己,暗示自己不要怕,不要紧张,勇敢些,这种正面对抗犹如火上加油,“鼓励”起来的只能是更大的紧张。

心理健康的人从不内省自己心情是否紧张,即使知道自己紧张了,也决不会为之苦恼、焦虑,更不会采取任何技巧试图改变这种紧张状态,他们只是带着这种心情投入到生活中去,该干什么干什么,这就是平常心。

口吃病患者常常误认为不紧张的人才是勇敢的人,实际上没有紧张感的人是不存在的,除非是白痴。打虎英雄武松应该是个勇敢的人吧,但他在井阳岗遇上老虎还不是被吓出一身冷汗吗?可是武松没有酝酿感情,压制紧张,而是带着紧张的心情立即与老虎博斗,终于把老虎打死。如武松也象口吃病患者说话那样酝酿感情,压制紧张,岂不被老虎吃掉。

口吃病患者不仅不能容忍任何一个字的口吃,同时还要求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平静的心情。一个患者对笔者说:“希望医生想个高招,让我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平静的要求!假若你真的成为一个在任何情况下都平静的人,在深山中遇上老虎平静,地震了平静,不管和什么样的人接触平静,任何情况下都没有紧张感,岂不成为日本电影《追捕》里的横路敬二了吗?岂不要送精神病院了吗!一个字也不口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紧张,这是患者一直在执着地追求着的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错误的主观愿望。

口吃病患者被口吃囚于主观之中,终日对之执着,每在工作之余,饭前茶后,睡前醒后,大脑里回旋着一个观念就是几时才能不口吃,怎样才能不口吃。如何解脱这种执着的纠葛呢?就是服从自然!口吃来了,这是人人都有的正常的生理现象,允许它来;怕来了,这是人们的自然感情,允许它,当怕口吃的恐惧心理冲动时,不要有从怕的情境中摆脱出来的愿望,断然不异想天开地下功夫(这就是人为的拙策)去追求不怕,应任其自然的投入到生活中去,不管口吃与否,也不管紧张与否,初一念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毫不犹豫地投入到“说话”中去,这就是患者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

但应该注意是,患者有意识地下功夫追求自然,或者努力地采取这种态度也是不对的,因为下功夫追求自然,努力服从自然其本身就是不服从自然。

“服从自然”通过体验能简单地体会,通过自我教育是不难做到的。应该怎样就绝对地允许它怎样,断然不采取人为的对抗,就是一切任其自然。

例如,患失眠症的人,带着“怕失眠”的忐忑不安的心情脱衣上床,一上床就在睡眠上下功夫,努力保持平静的呼吸,努力不思不想,还是睡不着,打开电灯一看表,都深夜两点了,更加焦虑起来,怕失眠的心情加深了,赶快关上灯,使劲地闭上眼睛命令自己:“睡!快睡!”这样折腾怎么能睡好觉呢?一般人是怎样睡觉的呢?到了平常睡觉的时候就脱衣上床,平静地躺着,没有强迫自己入睡的要求,更没有怕睡不着的顾虑,杂念来时就让它自由流动,不鼓励自己去想它,也不努力地不去想它,一切顺其自然,躺着躺着就不知不觉地进入梦乡。象口吃患者在说话上切不可下功夫一样,失眠症患者也不可在睡眠上下功夫,不要努力地排除杂念,更不要进行思想斗争,准备再失眠一夜好了,没关系。到了非睡不可时,即使你不想睡也会睡着的。我们不是常听说战士们在行军的路上或在马鞍上睡着了吗?安静地躺着,听其自然,服从自然,不久心情就能与之调和,既可入睡。不过,你若抱着“不久既可入睡”的愿望时,还是不能入睡。请特别注意:为了睡觉而控制自己不作自我折腾,努力地服从自然,自以为这样就可以入睡。岂不知,这种“愿望”和“努力”就是自我折腾,努力地服从本身就是不服从自然,是心理纠缠之源。

再如台子上钟表的滴嗒声吵扰了自己,如努力地使自己不去听它,这是不明智的,是徒劳的,定会使你心情更加扰乱。“希望这样”与“不可能达到这样”二者之间发生了心理矛盾,若没有这样徒于奔命的斗争就不会产生烦恼,心情也自会平静。钟表的滴嗒声影响了读书、写字、不想听到它,就努力地要去排除它,这样注意力就更加“朝向”钟表,滴嗒声听得更加清晰,也就更加扰乱了读书写字,为此感到烦恼。常怨恨自己听觉敏感,实际上不是听觉敏感,而是注意力“朝向”并与之对抗的结果。钟表的滴嗒声是客观存在,凡是长着耳朵的人都应该听到它,这有什么可抱怨的呢?一般人能从这个自然,不对抗它,因而不产生心理矛盾,继续看书写字,看着看着声音没有了,过一会可能又听到了,但仍然采取“放任之,服从之”的态度,继续看下去,看着看着又听不到了,这就是生活。真正扰乱读书写字的不是钟表的滴嗒声本身,而是与钟表声对抗而产生的心理纠缠。

对“服从自然”能所领会吗?能与你自己的口吃联系起来吗?去体验吧!

二、再论允许口吃

《讲义II》第十一节闸述了“允许口吃”,允许口吃就是服从自然的具体化。一开始通过发音法过渡一下,以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口吃现象,但想依靠发音法根治口吃病是不可能的。不厌其烦地再说一遍:“人是口吃之器,口吃是人人都有的正常生理现象”,只要是人谁都避免不了有时要发生口吃,你也是人,所以你也必须允许自己有口吃。发音法是什么?它不是灵丹妙药,也不是万能的法宝,只不过改变一下过去的那种急快猛重的说话方法,使言语变得相对轻柔缓慢些,发音法掌握得越完整口吃现象就会越少,仅此而已。也有一些正常人说起话来象我们掌握发音法那样从容不迫,慢条斯理,这些人说话口吃的机会会少一些,但他们有时也会发生口吃。口吃病患者的愿望是彻底地消灭口吃,这种愿望不现实,是错误的,它只能助长心理纠缠的发展。摆脱心理纠缠的唯一正确途径就是允许人人都有的口吃在自己上的存在。

这些人在笔者这里直接或间接地学去了发音法,在一些地方办起了口吃矫治班,有的把发音法改了名字,叫××法,有的把发音法改变一下加上点油盐酱醋,但发音法最基本的东西——轻柔缓慢还是一样的。这些人对病人说:“用了我的发音法就可以不口吃了,走遍天下也不会口吃的”。无知之甚!讲这些话的人自己还在大量地口吃着,直是天大的笑话!用这些话来鼓励患者的信心吗?鼓励患者战胜口吃,消灭口吃吗?这只能起逆效果。“不要口吃,不允许口吃,战胜口吃”。这种愿望和努力斗争就是口吃病患者之所以患口吃病的动机,如果鼓励患者坚持这样做下去,口吃病还有根治之日吗?只有承认现实,允许口吃才是根治口吃病的正确途径。

“允许口吃”绝大部分患者在道理上都能够接受,他们知道人人都有口吃,自己也是“人”,因此应该允许人人都有的口吃在自己身上的存在。可是有这么一部分患者,口头上虽也高喊“允许口吃”,但一旦发生了口吃,心里就会骚动起来,这些人只是在道理上接受,并没有从感情上接受允许口吃,这是因为他们还死抱着一个字也不口吃的错误的主观愿望,固执地不肯砸烂这个框框,自欺欺人地找出各种借口为自己不允许口吃辩解,也就是有条件地允许,实际上有条件地允许就是不允许。

有的说只能允许少量口吃而不能允许多量口吃,自欺欺人!多量口吃就是不允许少量口吃的结果。每个患者一开始口吃时决不是多量的,只是偶然发生,这时若能正确对待,也就是允许它的存在,可终身不患口吃病。但他们不允许这点偶然的口吃,对之产生了害羞、恐惧、苦恼、焦虑等复杂的心理因素,于是,就与这点偶然的口吃现象对抗起来,斗争的结果必然以失败告终,因为口吃是不可战胜的,它是人人都有的正常的生理现象。实际上允许少量口吃就是不允许的代词。所谓少量是多少?几次以下算少量呢?才能允许呢?患者们自己想想看,你曾经允许过哪一次口吃呢了?有过允许的时候吗?任何一次口吃,甚至连极轻微的别人很难觉察到的所谓口吃不是也要痛苦地自我折腾一番吗?现在要反其道行之,无条件地允许,不管口吃来多少,来了欢迎,去了欢送,让口吃在自己的身上来去自由。

   有的患者说,有些环境可以允许有些口吃,但在另一个些环境不能允许出现口吃。差不多所有的口吃病患者都诉说自己的口吃特殊,与别人的不一样,问他们有什么“特殊”,回答却是千篇一律。所谓特殊是什么呢?就是并非说每一句话都口吃,而是有时口吃,有时不口吃。其实,这是口吃病患者共有的现象。如果不是这样,就不是真正的口吃病了。口吃病患者都有一些容易发生口吃的场合,口吃的发生或不发生,发生的多少或轻重,都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有所差异,这是口吃病患者共同特点。更确切地说,不是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有所差异,应该是随着心情的变化而有所差异。什么时候最容易发生口吃呢?张景晖疗法不做这种细微的具体分析,应抓住一个大的方面,在你“不要口吃”,“千万可别口吃”这种心理冲动时,就是口吃现象最多的时候,这是每个口吃病患者都曾体验过的,换言之,不允许口吃的环境就是最容易发生口吃的时候。什么这个环境、那个环境,这儿允许,那儿不允许,不要再这样愚蠢地自我折腾了,不管什么环境一律允许,这就是从口吃的心理纠缠中解脱出来的唯一捷径。

    有个患者说:“我有几个字特别难发,每说这几个难发音时就要口吃”。还说:“只要这几个难发音不口吃,其他的字口吃了没关系。”就是说,这些患者能允许所有的字发生口吃,就是不能允许这几个难发音口吃,谁相信这些“鬼话”,要知道,你的难发音就是对偶然口吃的字不允许再口吃并产生执着所引起的,如果你允许它口吃,那还有什么难发音呢?!

    不要再为不允许口吃找借口了。

    有的患者说,允许口吃一时难以接受,要慢慢地来,要逐渐地允许。无知之甚!逐渐地允许就是不允许。在认识的基础上,一瞬间可以作到的事为什么要慢慢来,要逐渐到哪年哪月,难道多年来自我折腾得还不够吗?还要再折腾下去不成?!

   有的患者说,允许了口吃就会不口吃了吧!患者们请想想看,为了“不口吃”而允许口吃,这叫允许吗?以允许口吃为手段来达到不口吃的目的,有这样的允许吗?一个患者说,我允许了口吃怎么还有口吃?既然允许了口吃,怎么口吃了还要大喊大叫,这种所谓允许不是虚假吗?

   有些患者嘴上也喊着允许口吃,在道理上他们也能理解,人人都有口吃,自己也是人,也应该有口吃,可是一旦口吃了,在感情上总是要折腾一番,这样固执成性的人,死抱着“一个字也不口吃的”错误的主观愿望的人是难对付的。这些患者从道理上认为是对的,允许口吃才是解脱心理纠缠的唯一途径,但感情上做不到的,实际上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做到。叫你说话不要口吃你做不到,但叫你口吃,你怎么会做不到呢?岂有口吃病患者连口吃都不会了?这难道不是固执地不想做到吗?

允许口吃是目的,是最终目的,决不能把它作为手段。有些人把“允许口吃”作为达到“不口吃”的手段,这是绝对有害的。笔者的口吃病是怎样根治的?是发音法吗?不是。笔者曾苦练了十年发音法,口吃现象确实有所减少、减轻,但由于心理这块“病”没有解决,始终没有根治,终日为自己的口吃在翻腾着、纠缠着,也就是终日在折磨着自己的。笔者曾多次下决心要消灭口吃,要作一个永远不发生口吃的人,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下得决心越大越糟糕,因为人是口吃之器,口吃是人人都有的正常生理现象,发音法又不是万能的法宝。笔者就去观察正常人的说话,发现每个正常人都或多或少地都有些口吃,我怎么就不允许自己口吃呢?这不就是真正的“病”之所在吗?以后又发现正常人口吃时,从不大惊小怪,对自己的口吃毫不介意,大大方方地口吃。笔者从中醒悟过来,也从“悟”中解脱了出来,真正认识到口吃病患者与正常人之间仅一步之隔,一念之差,既然每个正常人都有口吃,我为什么不放弃一个字也不允许口吃的愿望呢?为什么还作这种无谓的追求和期待?为什么不能象所有正常人一样做一个带有口吃的正常人呢?服从自然!于是毅然脱离了口吃病患者的队伍,一步跨进正常人的行列。解脱了!真正解脱了。从此,口吃在我的身上来去自由,来了欢迎,去了欢送。“来去自由”必须是真正的,无条件的。有一位患者说:“允许口吃,允许口吃在我身上来去自由,这样一来,压力没有了,心情松驰了,口吃也就大幅度减少了。”这句话说得很对,是患者的亲身体验。但是,如若以追求不口吃或减少口吃为目的地让口吃来去自由就不是张景晖疗法的真谛,因为这不是真正的允许来去自由,这样无休止地追求必然会导致纠缠。必须无条件地允许口吃的来去自由,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真正的摆脱。不再回顾口吃了没有,不介意,毫不介意,也不再顾虑会不会口吃,不知道,不需要知道,口吃了就口吃了,不口吃就不口吃,需要说话的时候张嘴就说,管它紧张不紧张,管它口吃不口吃,张嘴就说,不需要说话的时候就闭上嘴不说,不象过去那样这儿试试看,那儿练练看,看是否能不口吃。练习说话,特别是练不口吃本身就是自我折腾。笔者口吃病根治至今已四十年,从不知什么叫复发、再犯,有些人好了以后不久又复发了,这些人不是好了又复发了,而是本来就没有好,张景晖疗法根治了口吃病之后,是不存在复发、再犯的。

   允许口吃之日就是口吃病根治之时。请看一封患者来信:

“张老师:您好!!时值国庆佳节,向您致以节日的祝贺。

   离开矫治班已多年了,心中却难以忘记这近一个月的岁月。每当静下来总愿意翻一翻在矫治班作的笔记,头脑里也愿意回忆一下您的谆谆教诲,每每以此来指导自己。经班过半年多的实践,特别是收到您给我的两封信,我的思想境界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飞跃”,现在,我完全可以说,我已经把口吃病患者这顶“帽子”甩掉了,尽管我在日常生活中有时还会出现口吃,这不足为怪,人是口吃之器么,既然人人都有口吃,我岂能例外。不管口吃出现多少,我的心情总是坦然的,并不以口吃的出现而发生新的思想波动,这都是您的“允许口吃”的原则指导下取得的成功。

   也只有在今天这个时候,我更深地体验到您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的重要含义,这句话就是:“口吃出现时心情坦然比不口吃宝贵千百倍。”确实是这样,过去,在未接受您的矫治之前,我的欲望是来矫治班把口吃现象一点也没有地都消除掉,自以为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算是根治,实质上这个愿望恰恰是根治口吃病的大敌。每一个口吃病患者过去都想尽种种办法与口吃病作斗争,都是想达到消除口吃这个目的,结果适得其反,口吃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加重了。只有真正做到允许,一切任其自然,口吃病就不攻自破。我想每一个正常人决不会因为自己的说话出现口吃而惊慌失措,大惊小怪,这样的正确态度是不可能患口吃病的,这就是正常人之所以是正常人的原因所在。

   记得您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口吃病不用发音法,只要加强心理治疗,摆脱心理纠缠,也是能治愈的。回忆我半年多实践,差不多是按着这条路子走过来的。应该承认,我发音法掌握得并不够好,许多时候忘记了发音法,但是,由于我摆脱了心理纠缠,再加上在说话时注意轻柔缓慢,改变了过去那种急快猛重的说话方式,平时再注意个人思想上的修养,如“自我中心”,“好胜心”,“完全欲”等等,我同样达到了根治口吃病的目的。我想,每一个口吃病患者只有走这条路,才能够治口吃病。……

   患口吃病的同志们,你们看了这封信有什么感受?有没有从中得到启发?这位患者的口吃病好了,真正的根治了。怎么好的?是消灭了口吃现象好的吗?当然不是,口吃现象是消灭不了的,它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人人都有的,口吃绝对是不可战胜的。他能够认识到“一个字也不口吃”的主观愿望,才是根治口吃病的大“大敌”。他是“允许口吃”好的,允许口吃在自己身上来去自由,放弃了一切人为的拙策,放弃了斗争、对抗、挣扎,解脱了心理纠葛,同时也解脱了苦恼、焦虑。这封信的最后一句说得对:“我想,每一个口吃病患者只有走这条路才能根治口吃病”。这是他经过半年多的实践、体验总结出来的。患者们应该学习这位同志,学习他思想境界的飞跃,学习他从“一字也不许口吃”到“无条件允许口吃”这个思想升华,但不要学他“半年多”的拖拉。口吃病患者与正常人之间仅不过是一步之隔,一念之差,勇敢地向前跨上一步,果断地转一下念,怎么需要半年多的时间?太宽恕自己了,向正常人跨出勇敢的一步吧!

三、勇于承认,敢于暴露

   口吃病患者最怕人家谈论口吃,总是想方设法地装模作样地掩盖口吃。一发生口吃就羞愧难当。一些患者来信,要求回信时替他保密,用没有“口吃”两字的信封回信。又有两个患者在火车上坐在一起,一个说去上海出、出、出差,另一个说到上海探、探、探亲,下车后两人握手互说再、再、再见。不久又在笔者面前“会师”,原来两人都是来矫治口吃病的。口吃怕人知道,矫治口吃也怕人知道。表现在口吃上这些思想和态度不仅助长恐惧不安心理,进而加重了口吃现象。

   “爱面子”是口吃的好朋友。”“羞愧难当、无地自容”这种过分爱面子的态度才使口吃强化和加据。要想缓解口吃,首先要把口吃的这个同盟一一爱面子“争取”过来,把口吃孤立起来。口吃病患者们都曾体验过口吃的这条规律,就是越怕口吃越口吃。当你怕口吃的恐惧心理冲动时,挖一下你的思想,问一下自己,你为什么这么怕?你究竟怕什么?怕学习受到影响、工作受到损失吗?不要再挖空心思寻找各种借口欺骗自己了。你怕什么?说穿了无非是怕当场丢丑,怕丢面子。所以,若扭转了爱面子的错误思想,怕口吃的恐惧心理也自然随着缓解。躲躲闪闪,藏藏盖盖是错误态度,它会加深口吃的心理纠缠,只有勇于承认口吃的存在,敢于暴露口吃的存在,无条件地允许口吃的存在,才是解脱心理纠缠的唯一正确途径。有的患者说,只要我说话能不口吃(这是不可能的),我就不会有面子了。这种说法不对,因果颠倒了。你的口吃所以逐步“升级”,不就是这种不必要的错误态度促使的吗?必须在口吃大量存在的情况下,把爱面子这个错误思想挖掉,立即挖掉,毫不保留挖掉。必须理解:对口吃的错误态度就是口吃病的病根,必须挖掉这个病根。挖去树根,枝叶自枯,釜底抽薪,锅里的滚水自会冷却。

    当然,爱面子这个“羞耻心”并不是坏东西,它是人之常情,有羞耻心才可能有向上之心。但是其程度过甚时,甚至到一般人无法理解的程度就不能不说是病态的表现了。别人一提到口吃就犹如“谈虎色变,看小说看到书里有口吃两字就不舒服,“作贼心虚”地跳过去看,银幕上口吃的场面,难过地闭上眼睛,这时若观众哄堂大笑,就会如同身受。笔者小时候口吃非常严重,但有时骂起人来却很流利,如同学对骂起来,骂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容忍提到口吃,有一次对骂时,一个同学说“结结巴巴的倒挺会骂人”。这个可不得了,比骂什么都难以忍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象斗败了的公鸡几天抬不起头来。对口吃的评价过于高了,过于“爱面子”了,这是错误的态度,这也是促发口吃的心理因素,必须立即改变这种态度。

    最积极的办法是暴露,不是虚伪的而必须是真诚的、无私的,把痛苦和自尊都置之渡外的舍身态度,使口吃没有了藏身之地,赤裸裸地无条件地暴露,透视一切口吃的、不自由和外来打击,有了这样的态度,你立即会感到如释重负,身心都觉得轻快。不过,若企图借此来达到不口吃的目的则是虚假的暴露,这种虚假的暴露本身就是思想矛盾。举个不大恰当的例子,一个犯罪的人去坦白自首,如抱着挠幸免罪的心理,必然是战战兢兢、忐忑不安,若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罪,真正以忏悔自新、甘受应得的惩罚的心理去自首,才是舍身的态度,真正毫无顾虑的态度,心情自会坦然,才能得到真正的轻松。

    总之,不要有意地去回避口吃,躲闪你的感情,也不要躲得远远的把它埋藏起来,更不要给它穿上一件漂亮的外衣。勇于承认,敢于暴露,把它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好好地看看它们,面对面地静静地看看它们,还其庐山真面目,想方设法去了解它们,弄清它们的脾气,再和它们交个朋友,这样它们就会很好地照顾你,不至于和你过不去了。

    笔者几年前曾在电视讲话里向观众呼吁:“请不要讥笑口吃,讥笑别人是一种不文明、不道德的行为,这样会使患者精神上受到创伤,加深痛苦”。现在想想向观众呼吁真是多此一举,毫无意义,越是呼吁越是笑料。在我们矫治班里,一次让患者轮流到前面作自我介绍时,一个严重的患者结结巴巴地还出现一些“怪相”,引起了其他患者们的笑声,这个患者恼羞成怒,大发脾气,指责这些笑他的人说:“你们笑什么?难道你们不是口吃病人吗?不理解患者的痛苦吗?我在这儿痛苦地口吃着,你们却兴灾乐祸地笑,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资产阶级的损人利己的思想”。回过头对笔者说:“希望医生采取措施,不准互相讥笑,这样会打击情绪影响治疗效果。”等自我介绍完了以后,笔者对大家说:“他叫我采取措施,我的措施是当你们发现他口吃时尽情地笑。别人笑你就是损人利己的思想,而你口吃作着滑稽可笑的动作却不准别人笑,这是什么思想?难到有看滑稽而不让笑的道理吗?”口吃病患者态度往往就是这么不讲理。问题不在于别人笑与不笑,而在于自己对口吃的态度,对别人笑的态度。我们知道,真正起作用的不是客观刺激,而是人们对客观刺激的态度。而对你起不起作用或起什么程度的作用,不决定于口吃,也不决定于别人笑不笑,而决定于你对它的态度,最积极的办法是“你笑我也笑”不介意,一笑了之。

                        四、改变对口吃的错误态度

    口吃病患者都清楚地知道,环境对口吃起着重大的作用,但是真正起作用的与其说是环境本身,不如说是人对环境的态度。过去经验的痕迹作用是如此之大,以致一切反应在很小程度上依赖于当前的刺激物,而更多的取决于过去的体验,我们对外界影响的反映取决于建立在过去体验基础上的我们对它的态度。口吃病是与过度悲痛的、强烈的体验联系着的,而这些体验也只能解释为由于态度产生的。

   对自己口吃的不正确的态度是心理纠缠和症状固定化的源泉,因而重新教育自己改变对口吃的错误态度是根治口吃病的唯一途径。

   只有在正确认识口吃的基础上,进行必要的批判和审查,自觉的改变对创伤性条件的态度,再在自发活动的环境和实践中加深体验,认识和体验相辅相成,才能改造已形成的妨碍病人对周围环境作出正确反映的伴有感情障碍的态度。这种表现在口吃上不正确的态度乃是病人整个生活过程中个性发展的产物,它的改造过程存在着一定的困难,可能还需要进行一番思想交锋,但通过自我教育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自己积极的批判自己表现在口吃上的错误态度对根治口吃病有重大的意义,也是好转的一个标志。在我们的口吃病矫治班里,常常组织患者开一个“诉苦会”,让他们把多年来积压在内心的苦闷,对任何人甚至对最亲近的人也不敢诉说的隐情,都尽情地,无保留地诉说出来。通过倾诉,可使内心的痛苦得到疏泄,缓解心理上的纠葛,心情立觉舒畅。并且在诉苦的过程中,常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诉苦会”变为“批判会”,患者常会自发地主动地对自己和别人的错误态度进行批判。“过去误认为全世界只有自己有口吃,现在通过观察发现原来人人有口吃。”“我发现有些正常人发生的口吃并不比我少。”“既然人人都有口吃,为什么我就不允许自己有口吃呢?过于自我中心了。”“以前我以为别人都象自己一样在‘关心’着自己的口吃,太自作多情了。”“现在我知道真正关心自己口吃的人全世界只有一个,这个人就是我自己。”“被人皆有之的,正常人不值一顾的口吃折磨到这种地步真是太愚蠢、太可笑了。”“对口吃的评价太高了,认为在自己身上的这点口吃是天大的大事,现在想想真是滑稽可笑。”“一切皆可抛,口吃不可有,这实在是过分的得象个精神病了。”“一个字也不口吃的错误的主观愿望必须立即砸烂。”“我为什么不能允许人皆有之的口吃在自己身上存在?难道我不是‘人’吗?”“过去就怕别人知道自己口吃,现在我能主动暴露了,紧张心情也随之缓和多了。”“痛苦的心情是自我折腾起来的,自作自受,这种自我折磨结束了。”“我单位有个同志口吃了,我向他指出,他不承认,在十分钟里我二三次找出他的口吃,他对我一笑,淡然地说:“这有什么!”说完就算了,也没有把我向他指出的口吃放在心上,而我呢,只要有一次口吃内心就会翻腾不已,真是作茧自缚。”“别人一讥笑,自己就会面红耳赤,大动肝火,有时还会和人打骂起来,对口吃太多情,太没有修养了。今后我要一笑了之,‘你笑我也笑’是我的座右铭。”“努力地不想口吃,越来越被口吃的观念囚住,它几乎占有了我整个意识,决不再作这种无谓的努力了。想了就想,不想就不想,一切任其自然。”“压制恐惧心理,越压越怕,这种对抗不明智,要学会服从感情的自然。”“与口吃斗了这么多年,越斗越感到口吃的强大,今后再也不作这种不讲策略地蛮干了,要服从自然,要绝对无条件地允许口吃。”“过去我都是用感情来生活的,现在我才真正学会了用理智来判断是非。”“一切都成为过去,我已经开始用一种全新的态度对待口吃了。”

    自我和相互批判的结果,加深了对自己口吃病的理解,找出了口吃病的病根所在,改变了对口吃的错误评价和一切错误态度,缓解了促发口吃的心理因素,心理疙瘩解开了,思想包袱甩掉了,如释重负。

    认识自己才可以正确地反映和改造外界的作用,而不受过去的感情障碍的影响。改变对口吃的错误态度才能改变内在世界的内容。

                           五、冲破执着

    性格的某些不良倾向,如过分内向,不服从事物的自然,急于表达,激动、自卑心理,爱面子等是口吃病发病的基础,因而口吃病患者必须针对这些不良因素进行自我改造。

    生来耳朵大,鼻梁高,个子矮等身体的特征是一生固定的,几乎没有变化的余地。然而性格却是心理方面的活动,与固定的躯体特征不同,相当富有变动性。

    人的性格虽然不能说与遗传无关,但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环境教育。人类一生下来就接受着各种各样的环境教育,如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同学、朋友和社会各方面的影响。所以每个人的性格都颇为复杂。有时某一性格倾向占统治地位。而在另一环境里,当占统治地位的某一倾向“休息”时则另一种倾向就会占据优势。这就说明人的心理活动富有变动性。一个好逸恶劳的人,在教育和环境启发下,可以变得发奋图强起来,这时好逸恶劳的性格不是没有了,而是暂时“让位”了,若不继续进行修养,在一定的条件下仍然会变得好逸恶劳。

    有的人青少年时爱好音乐、诗文、绘画、哲学,随着处龄的增长,对政治颇感兴趣,以不挠的精神表现出钢铁般的意志,到了晚年却变得喜欢过隐遁的田园生活。

    看似懦弱的人,有时却表现出刚毅不屈;平时威势迫人的人,遇到事有突变而意气消沉。人的性格常随着年龄、时间、环境以及所接触的事物,各种倾向会忽隐忽现地变化。

   口吃病患者都具有复杂的性格,表现在口吃上某些不良性格常占有统治地位,应该在千变万化的生活环境里通过修养、陶冶和磨练,使各种性格倾向的关系保持平衡和协调。反之,遭遇不幸时,宴会上被不相识的人包围时,学生遇上老师,下级在上级面前,就容易表现内向,执着,有自卑感。这是一般人谁都可能有的,只是内向性格倾向的人稍许有些动机就容易被吸引去,也容易引起神经质症状。一旦发生神经质症状以后就被苦恼压倒,对生活失去兴趣,变得更加内倾,所以,口吃病患者们一天到晚总是执着干自己的口吃,一说话或一遇上要说话的场合就会紧张不安起来。

    然而,没有内向倾向时,易陷入猛虎过河之勇,处事不顾自己的能力易招致失败,并且自己主张过强,难于与和平相处。自负心强,对自己所信所行之事一点也没有不备不安之感,从而毫无踌躇巡而勇猛地言行。这种人是骄傲的,事成时据为已功,事若不成刚不认为是自己的过失,不是借口于时之不利就是转嫁于别人。

    内向倾向的特征是过小地评估自己,对自己的行动不能自负,缺乏自信,常是恭谦翼翼,总是畏惧自己的不足之处,一日三省吾身。这种人即使作为凯旋将军胜利归来时也会叹说:“有何颜面见父老,凯歌今日几人还。”

    可见内倾性格也有它积极的一面。品行的修养则需要内向的自我反省,有了自我反省才能认识自己的缺点(口吃病患者常执着于口吃,把人皆有之的正常的生理现象的口吃误认为是缺点),才有自知之明,才有生活的向上和进步。内倾是我们生活上非常重要的性格倾向,但是内向,外向两者之间调和得不好,也就是内向的执着就会妨碍了生活的进步,口吃病患者的心理状态是内向的执着,它与单纯的自我内省是截然不同的趋向。

    爽朗的人在人多面前拘束,认为是这是理所当然,应该是这样的,不因之苦恼,也决不努力地去改变这个状态。而有些神经质的人,误以为只有自己才这样,努力地不想这样,还去意识自己当时的行为和感觉,走路时常意识自己手的摆动,脚的起落,意识种种杂念,意识自已不安和恐惧的心情。

    乘坐汽车发生事故时谁都会发生很大惊惧。以后再乘汽车时,有的人就毫不在意,而绝大部分的人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以前发生的事故,担心是否还会发生那样的事件而产生不安不快的心情,这是人的正常感情。一般人都认为这种不安不快的感情是理所当然的,不,根本就不去理会这是不是理所当然。只是抱着这种不安的心情乘坐汽车。去者日疏,随着时间的过去,这种心情自会逐渐淡漠以至消失。可是有的人想排除这种不安,打消这种不安的心情,想从这种不安的心情里逃避出来,在这个方面下功夫就会发生心理纠葛,遂成强迫观念,以后就越来越感到乘坐汽车困难,这就是理智的“谜”一一执着,理智本身是可贵的,但若变成与事实相反的思想的纠葛时便成为恶知,就会助长执着的加深。

    口吃病患者意志消沉时,常把自己关闭在一个小世界里与世无争,尽量避免与人接触,只要别人不来干扰自己的小天地,对人也没有什么要求。这就是越来越加深自己内身倾向的执着。

    要想冲破内倾的执着,就得反其道而行之。去掉局限性的失调,把自己的注意力和思想朝向广大的外界,不要把自己囚禁于自我中心的个人小圈子里,这就是向外转化,以求达到内外的调和。但是,只是想向外转达化而不行动起来是不行的。活动(说话本身就是一种活动),积极的活动本身就是向外的态度,活动中精神不得不转向外界,而且注意力向外时活动也会更积极。

    一个任务没有完成好的时候,有的人专心研究没有完成好的原因,有的人则更多地考虑自己的处境。前者是外向,是积极的态度,后者是内向,是消极的态度。

    襟怀开阔,视野宽广,多关心别人,少注意自己,以天下之忧为忧,以天下之乐为乐,冲破自我的小圈子,把自己的精力用在工作上,学习上。不仅用劳动,此劳动必须是从理想和兴趣出发和劳动,而不是任务观点的劳动,而且还要用合理的锻炼和娱乐使自己经常地忙碌着,使自己没有时间想到自己,越是这样越好。

    任何内、外的偏激都不能认为是良好的性格,唯有内、外调和才是健康的心理,精神园满的人性格毫无矫激粗刚之处,这种人不会在某个“点”上执着起来,纠缠起来,他们的心情永远象春天的大海那样相对地安静、开朗。

六、制急

    急躁和发怒容易使神经过程的灵活性、平衡性和稳定性遭到破坏,患口吃病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导致更多的口吃。

    口吃病患者都具有急躁性格,不管什么事都是又急又快,尤其在说话时,恨不得一开口就把所有的话一下子都倾倒出来,这是绝对有害的。不要“急于表达”,应该训练自己学着练习从容不迫地不紧不慢地说话。

    患口吃病的人们常说,一急就要口吃,并希望能作到急躁也不口吃。多么无理的要求!连正常人在急躁的情绪下都容易出现口吃,何况一个患有口吃病的人,治疗胃肠病,在用药的同时还须注意饮食卫生,如若暴饮暴食,睡觉不盖被子不注意保养,用什么特效药也无济于事。所以问题不是在于怎么样作到急躁时不口吃,而是应该不要争躁,要服从治疗的要求。林则徐把“制怒”奉为座右铭,对口吃病患者来说“制急”更为重要。

    感情冲动时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情绪,如急于表达之情;二是相应的行动,就是急快的说话,激动之情的相应行动之情一旦付之以行为,则激动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强烈。如急于表达之情发作时,若“机关枪”式地急快猛重地说话,就会助长了急于表达之情,越急越快,越快越急地形成恶性循环。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感情是不能控制的,行动是可以控制的,急于表达之情只有通过修养使之得到改变,还应该教育自己,学会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善于管制自己的行动,不失掉对自己行动的主宰,特别重要的是每说话时,不论多么急于表达,必须从一开始就控制自己的说话方式,从容不迫的说话方式会导致心平气和的心情,心情心平气和了,就更容易从容不迫地说话,相辅相成地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所以我们说,掌握发音法说话本身不仅是意志培养的过程,同时也是急躁性格改造的过程。

    有修养的人能够做到喜怒哀乐不形于色,这些人并不是没有喜怒哀乐之情,而是他们善于控制自己的行动。

    不少口吃病患者说,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他们未尝不想掌握发音法,从容不迫地说话,可是急于表达之情冲动时,说话就会急快起来,控制不住。不要再这样欺骗自己了,任何强大的激动决没有使我们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这些人之所以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决不是控制不了,而是没有控制,也就是身自我控制投降。

性格改造是一个自我再教育的过程,不能依赖别人,急躁在你的身上,别人怎么能替你改呢?

    急躁发作时才是急躁性格改造的最好的时机。在生活里要不时地检查自己,发现自己急躁的情绪,这时要抓住这个绝好的时机进行自我改造,决不宽怒自己,不放过任何一次时机。当急于表达之情发作时,决不可急快猛重地冲口而出。这件事急于向对方表达,等以后心平气和地再从容不迫地说话,不能再这样原谅自己,这样只能助长争躁性格的发展,就应该急于表达之情发作时,控制自己的行动从容不迫地说话,这就是自我修养。

   对自己和自己行为的严格要求,对自己行为的原因分析,在性格和态度的培养中有着巨大的意义,当你急噪时问一下自己:“我急什么?”这种原因分析可以有助于调整自己的情绪和行为。

    有些患者往往以怕别人着急为借口来对抗从容不迫地说话,明明是自己在偏说听话的人着急。

    性格改造必须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生活中的每一举一行都要与性格改造结合。患者常以为说一两句话不须要改造,岂不是只说一两句话才是改造急于表达的重要时刻。

    体是一个完整的肌体,很难想象一旦用赛跑的速度奔跑,一面能从容不迫地说话。因而必须做到一切行动都应该是缓慢的。

    生活要有规律。安排好自己的生活,以减少急躁情绪发作的机会,没有合理安排好生活可能是忙乱的土壤。从家里到单位上需要走30分钟,八点钟上班,七点半从家里出来,路上碰上朋友说两句话,误了一班汽车,就有迟到的可能。把时间卡得这么紧,就容易冒出急躁情绪,若能提早10分钟或一刻钟出门,心情就可平静,行动也可以从容。

    有规律的生活可以使我们心情安定,不急躁,不慌乱,也能促进我们的身心健康。正确组织起来的个人生活制度可以促使个体与环境之间建立良好的相互关系,使个体对环境有良好的适应能力。

    迅速与仓促或匆忙须区分开来,在某种形式或程度上后者会导致焦虑。遇上紧急情况须要作出迅速行动的时候,也必须作到快而不急,急而不躁。就是做到“心不急,情不躁”。

    家里着火,火上了房也不着急吗?马路上老太太就要被汽车撞上也能从容不迫地说话吗?无稽之谈!这样的事一生能碰上几次?为什么想出一辈子也不见得碰上一次这样偶然的事来对抗急躁性格的改造呢?

    不要以急躁来改造急躁。常听患者怨恨自己说:“我这个急躁脾气怎么还没改过来呢?”在改造急躁上急躁起来了。性格的改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它须要一个过程,但也汪要以需要一个过程”为借口来原谅自己。